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179章 大师砸缸
赘婿出山 0179章 大师砸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饭后喝茶的时候,李子安随口提了一句,杜枝山跟着就让人去砍那棵桑树了,一分钟都不愿意耽误。

    “子安啊,你不说,我还找不到原因,你真是我命里的贵人啊。”杜枝山拉着李子安的手,眼神里除了尊敬还是尊敬。

    李子安笑了笑:“叔,你这话就严重了,我是你子侄,我当然得为你排忧解难,一家人不说二家话。”

    杜枝山呵呵笑道:“对对对,你我是叔侄,这更亲呐,一家人不说二家话。”

    坐在旁边的余美琳看着李子安,那眼神说不出的喜欢,还有崇拜,标准的望夫眼。

    不过她心里也有些纳闷,她跟李子安结婚四年了,为什么过去的四年里,她就没有发现李子安这么优秀呢?如果她早发现了,又怎么会浪费那四年的时光,她早就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也就没有桃子什么事了。

    坐在杜枝山旁边的杜林林也看着李子安,但不敢多看,她的视线就只是在李子安的脸上停留了三秒钟。

    毕竟人家是有主的男人。

    人家的管家婆还在旁边,怎么敢多看?

    就在这时一个杜家的青年子弟说了一句话:“大伯,我听初八说李大哥功夫了得,他都不是对手,我有点不相信,我想跟李大哥切磋切磋。”

    大概,是杜枝山的那句“你我是叔侄”这句话刺激到了这位仁兄,不等杜枝山答应,他就站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李子安。

    这青年二十出头的年龄,身体很结实,长得虎头虎脑,两只手的手背上都有一层厚厚的铜钱茧,气势也刚刚的,一看就是练家子。

    杜枝山皱起了眉头:“杜武,你以为你出国练了几年泰拳,打了几场八角笼,你就可以再大师的面前放肆吗?给我回去!”

    被称作杜武的青年低下了头,却还是斜眼瞅着李子安,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还真是人如其名,是一个标准的武夫。

    杜林林说了一句:“武哥,你跟初八实力相当,子安哥一拳就把初八打倒了,你真不是对手。”

    杜武说道:“那是三年前,现在初八也不是我的对手。”

    初八并没有在这里,不然两人或许会先干一场。

    杜武还是硬着头皮站在那里,他低头也是对杜枝山低头,他斜着眼睛看李子安的眼神,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吹牛装逼的骗子。

    杜枝山尴尬地道:“子安,我杜家是押镖出身,家风尚武,让你见笑了。”

    说完,他起身,右手提前并拢了五指,在是准备要抽人了。

    李子安却将杜枝山拉了下来,他笑着说道:“叔,你坐着,习武之人喜欢切磋是很正常的,我就陪这位杜武兄弟玩玩。”

    “这……”杜枝山真的感觉有点丢人。

    李子安却没有再说什么,他起了身,挽起了唐装的袖子。

    他本不想穿唐装的,可是早晨出门的时候,管家婆非得让他穿她给他买的那一套唐装,他只得穿上。

    这喝茶的地方是杜家的后院一茶亭之中,杜武先一步走出茶亭,来到了茶亭外的一块空地上,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只大缸,那只大缸里种着睡莲,几朵莲花开得娇艳。

    李子安挽好了袖子,也往茶亭外走去。

    余美琳站了起来,有点紧张地道:“老公,你小心一点。”

    她心里其实一万个不愿意李子安跟那杜武比武,可李子安已经答应了,她做女人的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制止李子安,只得叮嘱他小心了。

    她现在最想的其实是李小美在这里,那么她只需要在李小美的耳边小声的说一句,去把你爸爸

    的腿抱住,把他拉回来,李小美出动,李子安保准回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下了茶亭也来到了空地上,但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径直往那只大缸走去。

    杜武微微愣了一下,他显然不明白李子安要干什么,不过他跟着说了一句挑衅意味十足的话:“不怕告诉你,我刚刚成为UFC蝇量级的种子选手,今年年底我就要挑战大力鼠狄米崔斯,我要拿走他的金腰带!”

    李子安在大缸前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杜武一眼,笑着说道:“所以你才要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比武。”

    杜武轻哼了一声:“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淡淡地道:“虽然我无心伤你,但是拳脚无眼,我怕伤着你。”

    杜武冷笑了一声:“你怕不是不敢跟我切磋吧,我不知道初八是怎么跟你打的,可我猜他是看在大伯的情面上故意输给你,对不对?”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

    大师的口水很珍贵,抛开炉身液的药用价值不谈,听大师说话也是要给钱的。不三不四的人,就是想挨大师的骂,那也要看有没有资格和大师的心情。

    杜武的脸上多了一丝鄙夷的神色:“我看你是真不敢,却在这里胡扯。”

    杜枝山听不下去了,又站了起来,就要开口骂人,杜林林却拉住了他,小声的说了一句:“爸,让武哥受点教训是好事,他是我们这一代里最强的,让子安哥调教调教,没准真能拿个冠军回来,给我们杜家争光。”

    听她这么一说,杜枝山又把心头的火气压了下去,然后又坐了下去。

    杜林林直盯盯的瞅着李子安,心里其实也很好奇李子安为什么不打,却站在那只大缸旁边看莲花。

    大师这行为,难道有什么寓意?

    却就在这时,李子安双臂一抖,两只衣袖哗啦一下就鼓起了风。

    这个动作太快,在场没几个人看见,杜林林却是其中之一,她顿时吃了一惊,人也站了起:“子安哥,你手下留情啊,点到为止就好。”

    杜武皱了一下眉头,不满地道:“林林,你在说什么,你应该让我手下留情才对。”

    却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在大水缸旁边,沉腰跨步,顺着大水缸的方向一掌推出。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大水缸里的水本来是纹丝不动的,却就在李子安这一掌推出之后,水缸里的水无风自动,顺着李子安的手掌的方向掀起了一个波浪,哗啦一下拍在了缸沿上,几朵水花也就在那一瞬间溅射了起来。

    杜枝山也沉不住气了,哗啦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活了这么几十年,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强大的内家真气!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没看李子安的杜武,几乎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子安的方向。

    杜武这才察觉到不对劲,慌忙移目看着李子安。

    就在这时,李子安先是慢吞吞的收掌,然后又猛地将双掌推出,两只袖子好像被鼓风机吹着一样,鼓得老高老高。

    双掌推出,大水缸里的水又顺着他的双掌的方向涌过去,哗啦一下撞在了缸沿上,这一次泼出去的水犹如瓢泼,那动静远比刚才溅出去几滴水滴大得多!

    杜武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就李子安这一招,恐怕就是隔着两米远,他也得躺地上!

    这尼玛怎么打?

    水缸里的水还在翻涌,李子安缓缓的将双臂展起,缓缓上举,右脚也随着手臂的动作轻缓抬起,那动作就像是一个谪仙就要振臂飞起,一飞冲天,直上九霄,说不出的超凡脱俗的味道。

    为什么是谪仙?

    不为别的,只因为谪仙之中就没丑逼。

    如果大师没帅到这种程度,只配使用“帅哥”、“帅气”这样低俗的词汇。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大师这是要干什么?

    他真的要飞起来吗?

    这个时候,如果李子安嗖一下飞走了,恐怕也不会有人怀疑那不是真的。

    李子安没有飞起来,他又不是鸟人,怎么可能飞起来。他把双臂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突然往下一拍,抬起的右脚也在那一刹那间重重的踏在了地上的青石地砖上。

    轰!

    劲气四射,李子安脚下的青石砖四分五裂,水缸里的水骤然下压,然后从大水缸里喷涌出来,喷起一米多高。

    全场讶然。

    杜武彻底懵逼了。

    就大师这实力,别说是他,就算是泰森返老还童,重回巅峰时期的状态,也经不起大师一巴掌啊!

    余美琳腾的站了起来,看李子安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李子安这一下耍帅的动作似乎是戳到了她最兴奋的那个点儿,瞬间就飞起来了。

    没有男人比她的男人更帅,更牛逼!

    李子安退了两步,距离大水缸差不多两米多的时候停了下来,突然一拳打向了大水缸。

    咔嚓!

    大水缸四分五裂,半缸子水散了一地,睡莲也掉在了地上。

    然后,李子安看着杜武,淡淡地道:“好了,我热好身了,你真的要跟我打吗,还望杜武兄手下留情啊。”

    杜武的脸上一片燥热,愣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木头人。

    李子安这话有点损他的意思,可是他心里非但不生气,反而还满怀敬意。

    杜枝山呵斥了一声:“杜武,你这木头墩子,还不给大师跪下认错!将来大师要是指点你一二,你想要什么冠军拿不到?”

    一语点醒梦中人,杜武没有半点犹豫,扑通一下跪在了李子安的面前:“大师,我错了,请原谅。”

    李子安笑了笑,上前伸手将杜武扶了起来:“杜武兄请起,我受不起你这礼。”

    “请大师收我为徒。”杜武跪着不起来。

    李子安为难了:“这……”

    杜枝山走来,满脸堆笑:“子安啊,我杜家就一百年就出了这一个练武的好苗子,你要是不嫌弃,你就收他为徒,指点一二吧。他父母走得早,他是我养大的,我把他当亲儿子看待。”

    人家都这么说了,要是不收就有点不给面子了。

    可是李子安却还是很犹豫,他会的东西教不了这个杜武,如果他收了人家为徒,却又不传功夫,那就不好了。

    杜林林聪明,挽住了余美琳的手:“美琳姐,你跟子安哥说一下嘛,让子安哥收杜武为徒,指点一下。”

    余美琳笑盈盈的说了一句:“老公,你就收了这个徒弟吧。”

    李子安也不考虑了,点了一下头:“嗯,那我就收了吧。”

    “谢谢师傅。”杜武激动得很。

    杜枝山怼了一句:“你个傻货,拜师该怎么做,你忘啦?”

    杜武愣了一下,脑袋往下一落,咚咚咚就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跑去把李子安喝过的茶端来,跪在地上奉茶:“师父请喝茶。”

    李子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算是喝过了拜师茶。

    他的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我本无心装逼,奈何逼逼人。

    他这个逼倒是装得一飞冲天,神龙摆尾还凤凰展翅,却莫名其妙的收了个徒弟。

    装逼,果然是要负责任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