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176章 有心收个小弟
赘婿出山 0176章 有心收个小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松江明月山庄,李子安一下车便看见了站在大门口的钟福。

    “大师,可把你盼来了,我在门口等了你一个小时了。”钟福迎了上来,脸上满是笑容。

    上次康复宴上他没给李子安安排贵宾席位,回去之后就挨骂了,这次提前一小时就等在了门口,这样总不会出错了吧?

    李子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钟叔,怎么能劳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个小时,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钟福慌忙说道:“大师,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叔啊,老爷才是你叔,要是老爷听见你叫我叔,我又得挨训了,你就叫我钟管家吧,我心里也踏实。”

    李子安笑了笑:“行行行,钟管家,我们走吧。”

    “大师,汤罐给我拿着吧,你提着你的箱子就好。”钟福来拿李子安手指的汤罐。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不用,我自己拿就好了。”

    钟福说道:“这可不行,你是贵客,你提着东西进门,我一个管家我打空手,回头我又要挨骂了。”

    李子安当即就把汤罐塞钟福的手里去了。

    豪门的规矩多,在豪门里伺候人可是一门技术活,不会察言观色的人混不了饭吃。不过,想必回报也是很高的,如果杜家亏待了钟福,这个钟福又怎么忠心?

    钟福领着李子安来到了杜家,还没进门便看见了站在二楼阳台上的初八,依旧是一身功夫服,身上满是鼓鼓的肌肉疙瘩,十分彪悍的样子。

    初八冲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而且把头放得很低,有点社会上的小弟见了老大的那种感觉。

    李子安也对初八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了。

    进入客厅,钟福说了一句:“老爷,大师来了。”

    正在客厅里喝茶的杜枝山跟着站了起来,大步迎了上来,拉着李子安的手,亲热地道:“子安啊,过来坐。钟福,去泡杯茶来。”

    “好叻,我马上去,这是大师煲的汤,我先拿去厨房。”钟福提着汤罐走了。

    杜枝山又叮嘱了一句:“你去拿碗给我盛一碗,我现在就要喝。”

    “好叻。”钟福下去了。

    李子安入座,跟杜枝山聊了几句,钟福就用托盘端着一杯茶和一碗安神汤走了过来,把茶给了李子安,把汤给了杜枝山。

    杜枝山用银勺勺了一勺汤,慢慢的喝进了嘴里,然后咂了咂嘴:“没有药材味,味道还不错。”

    李子安说道:“这安神汤是用黄芪、人参、天麻、陈皮、肉桂、炙甘草、鸽子、姜葱等等药材和食材煲出来的,另外还加了一样我炼制的炉身泥,杜叔叔你喝这一碗,相信很快就会睡一觉。”

    “呃,这么神奇,你说的那些药材和食材很普通,那炉身泥又是什么?”杜枝山好奇地道。

    炉身泥就是李子安从身上搓下来的泥,他每天晚上都要修炼大睡炼气术,每天早晨起床都会一身汗湿,然后身上就会有点泥垢,冲洗之前,他都用刮板把那些泥垢刮下来保存着。要知道,那可是珍贵的药材,不能白白冲洗掉。

    可是这个肯定是不好跟杜枝山说的。

    李子安笑了笑:“那是我用师门秘法炼制的,我说给叔你听,你也不会懂。”

    杜枝山笑着说道:“我肯定不会懂,我要是懂了,我就是大师了。那要是不用炉身泥煲这汤,有没有效果?”

    李子安说道:“会有一点安神的效果,但应该不是很突出,我给你写个配方,你可以试试。”

    他打开合金工具箱,取出纸笔,当即把安神汤的配方写给了杜枝山。

    没有炉身泥,这汤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安神的汤,不会有神奇的效果。

    换作是别人,他肯定不会写着秘方,更不会说什么炉身泥,杜枝山是条大腿,可这大腿是为余美琳抱的。若是他自己,他堂堂大师,需要抱杜枝山的大腿,杜枝山抱他的大腿还差不多。

    李子安把安神汤的配方写出来,杜枝山就把一碗安神汤喝下肚子了。

    李子安将配方递给了杜枝山:“这就是安神汤的配方,只是没有炉身泥,那玩意很难炼制,明天我给你带点,往后你可以自己煲这种安神汤喝。”

    “子安啊,你这人真是大气,我能与你叔侄相交,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今天你就别急着走了,留下来吃顿便饭。”杜枝山拿着配方,高兴得很。

    李子安笑了笑:“好,那我就留下来吃饭。”

    大师大师,当然什么都要大。

    桃子最是清楚。

    杜枝山移目去看配方,眼皮越来越沉,结果一张配方没看完,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从他闭眼到睡着,也就十来秒时间,他的鼻孔里就传出了轻轻的鼾声,就这么进入了深度睡眠。那安神汤的效果,比之市面上的安眠药还要牛逼,而且没有半点毒副作用,更不存在什么依耐性。

    这炉身泥的特效让李子安的心里冒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

    身上的泥垢都是如此珍贵的药材……

    那么,蝌蚪呢?

    炉身蝌?

    炉身蚪?

    “哎哟,老爷怎么睡这里了?”钟福走了过来,猫着腰将杜枝山的鞋子脱了,又把腿捧上了沙发,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杜枝山放平在了沙发上,并把靠枕垫在了杜枝山的头下。

    整个过程,杜枝山都睡得很香。

    “我还得去拿张毛毯来。”钟福说。

    李子安问了一句:“钟管家,杜小姐在哪里?”

    钟福说道:“杜小姐在江边练武,要不我给老爷拿张毛毯来盖上,我去江边请杜小姐回来。”

    李子安说道:“不用,我去看看她练武,怎么走?”

    钟福说道:“从后门出去,一直往下走,不远,几分钟就能走到。”

    “谢谢,我去看看。”李子安说。

    钟福笑着说道:“大师,你客气了,你要是不赶时间的话,等我把毛毯给老爷盖上,我就陪你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李子安一个人去了。

    从别墅后院出来,李子安顺着路往下走。

    这明月山庄的卖点就是江景,一条路下去,路两边都是别墅。杜家的别墅的位置是这个小区里面最好的,既能看见江景,又与松江隔的一段距离,听不见江水的哗哗声。如果时刻都听见那声音,那就不是享受,而是受罪了。

    李子安往下走了差不多一多百米,隔着老远便看见了江边的一块草地上,有一个白衣女子在舞剑。那姿势灵动优美,给人一种刚柔并济赏心悦目的感觉。

    那个白衣女子正是杜林林。

    好奇怪的感觉,隔着老远的距离,第一眼看见杜林林的时候,李子安莫名其妙的将她与姑师大月儿联系在了一起,以为看见了她。

    杜林林当然不是姑师大月儿。

    李子安来到了草地边,也不出声,就站在草地边上看着。

    杜玲玲身上穿的是一套白色功夫服,身形高挑匀称,虽然看上去有点瘦,却给人一种有力量的感觉。

    唰唰唰!

    杜林林手中的三尺青锋舞出了一朵朵剑花,人美,剑招却凶悍得很。

    李子安忍不住想一声好,却又担心打扰到她,没有叫出来。

    突然,杜林林纤腰一折,修长的身子折过来,剑尖指向了李子安,好一招回头望月!“好!”李子安喝了一声彩,觉得还不够,又拍了两下巴掌。

    “子安哥,你来啦。”杜林林收了剑,往李子安走来,脸上带着清美的笑容。

    李子安说道:“我刚来,没打扰到你吧。”

    杜林林笑着说道:“你看你,你在我这客气什么?你能来,我高兴得很。”

    李子安笑了笑:“我给杜叔叔煲了安神汤,他喝了一碗,这会儿已经睡了。”

    杜林林说道:“我爸听说你要给他煲汤来,就一直在家里等你,我说陪他,却被他赶到这里来练功了。你煲的汤那么神奇,他喝一碗就睡着啦?”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睡着了。”

    “那真好,我爸这两天睡眠不好,早晨起床之后就没精神,这下好了,喝了你煲的汤,他可以睡个好觉了。”杜林林很开心。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子安兄,你是大师肯定会武功,不如我们切磋一下怎么样?”

    说话的是初八,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他大步走来,身上自带武者的气场,有着如同凶兽一般的危险的气息。

    杜林林皱了一下眉头:“初八,不许无礼。”

    初八淡淡的说了一句:“师妹,我看人准,除非子安兄不愿意出手,或者害怕跟我交手,怕输了丢了脸面。”

    这话就带了点激将的意思了。

    李子安笑了笑:“那就切磋切磋吧,点到为止。”

    初八点了一下头:“点到为止。”

    杜林林想劝阻,可心里也想看看李子安的功夫,也就没有再出声制止。

    初八来到了草地上,双腿微分,左手竖掌在前,右手握拳在后,已经摆好了架势。

    李子安来到了初八的对面,随随便便的站着,给人一种松垮垮的感觉。

    杜林林有些担忧地道:“子安哥,初八很厉害,你要小心。”

    她的话音刚落,初八突然吼了一声,双脚一蹬,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扑食的猎豹一般扑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这个样子太托大了,明显没将他放在眼里,他要给他一点教训!

    却不等初八扑到身前,李子安侧身,右臂挥出,隔空一拳打向了初八。

    嘭!

    一声闷响。

    初八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而他此时的位置距离李子安至少还有一米四五!

    杜林林惊得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了。

    内家真气!

    难道李子安的身上有传说中的内家真气?

    李子安走了上去:“初八兄,你没事吧?我怕伤着你,只用了两成的功力,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你一定要跟我说。”

    杜林林又惊呆了。

    他才只用了两成功力!

    李子安其实是吹牛了,刚刚那一拳他动用了起码五成功力,但既然决心要吹牛,肯定要注点水的,不然逼格怎么能高起来?

    之所以吹牛,那是因为他知道初八这样的习武之人最佩服的是强者,之前看见初八的时候他心里就在琢磨,去楼兰遗迹的时候要不要向杜枝山借用一下初八,毕竟路途遥远,那几个西方枪手又没有抓到,万一出点幺蛾子,也有人保护一下康馨和康海川。结果,初八主动就送上门来了,所以就有了这一拳。

    初八缓过了起来,他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着李子安深深一拜:“子安兄,我服你,你跟电视里的那些小白脸不一样。”

    李子安:“……”

    敢情,你把我当小白脸看啊?

    你会不会夸人啊?

    杜林林很尴尬,却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