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173章 老公,我们谈恋爱吧
赘婿出山 0173章 老公,我们谈恋爱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该走的程序走完,李子安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他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站在窗户旁边看着江堤。

    江堤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昨天晚上的战斗,他一直以为姑师大月儿会出现,可是没有。

    他之前觉得姑师大月儿是站在他这一边的,现在这个信念也变得不确定了。

    昨天晚上的战斗,那是真的凶险,他稍有不慎就会死在那里,如果姑师大月儿是站他这一边的,她那么强大的人物,她介入战斗的话,那几个西方枪手肯定跑不了。然而,人家并没有来。

    “你提醒我要小心,却又不管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李子安心里想不明白。

    发了一会儿呆,李子安出了卧室。这会儿睡觉太迟,做早饭又太早,他上了楼,来到了余美琳的房门前。

    卧室的门关着,但没有反锁,李子安抓住门把将门打开,然后走了进去。

    卧室里香香的,那香味带着一点撩人的魔力。

    李子安开了灯,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床边。

    余美琳睡得很香,呼吸均匀。

    李子安走到了床边,坐在了床沿上,伸手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真气出去,真气回来,带回了她的身体内部的信息。

    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

    它就像是一台电脑的CPU,很快就分析和处理了真气带回来的信息。

    李子安只是用合金尖刺轻轻的扎了她的屁股一下,中的止行膏也只是那么一点点,现在她的身体里已经没有半点药物反应了,只是自然的熟睡。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她没事他就安心了。

    他的视线落在了余美琳的脸上,她的脸蛋清美绝伦,睫毛长长的,即便是闭着眼睛,也给人一种灵动的感觉。也让人忍不住去想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眼睛会有多么漂亮。

    李子安心里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叫了一声:“美琳。”

    他的声音轻得就连他自己都很难听见,更别说是一个熟睡的人了。

    余美琳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没反应就对了。

    李子安又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我跟你说件事。”

    他有些紧张的看着余美琳的脸,生怕那双眼睛突然睁开,然后问他一句,什么事?

    余美琳还是没有反应。

    李子安心稍安,又嘟囔了一句:“我和春桃……”

    余美琳的睫毛动了动,忽然一脚踢开了被子。

    一双大长腿曝露了出来。

    其色欺霜赛雪,其质冰肌玉骨。

    白色的睡裙擅离了职守,露了底。

    又见骆驼的脚背。

    大漠的绿洲散发着神秘的气息,那只骆驼的脚背踏在青青草地上,压弯了草儿,踩出了坑儿。

    李子安心里难受,他真不知道这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给自己卜卦的报应,一晚上的时间,看了两只骆驼。

    余美琳翻一个身,拿满月对着李子安。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踢被子,你羞还是不羞?”

    这话,还是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他伸手将被子拉过来,重新给她盖在了身上。

    刚才他是想对睡着的她吐露心声,寻个心理上的解脱,被她这一脚一踢,他什么都吐不出来了,而且还担心她会醒来。给她盖上被子之后,他赶紧开溜。

    哪知,他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嗯。”

    李子安慌忙回头去看,余美琳还闭着眼睛,并没有醒来,他暗暗松了一口气,放轻脚步又往门口走去。

    身后忽然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带着一点嗔意:“你还真是可以哟,三过家门而不入。”

    李子安:“……”他的脚也僵住了。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

    她或许在他开门进来的时候就醒来了。

    她或者在他开灯的时候就醒来了。

    她或许在他给她被子的时候就醒来了。

    她或许在他嘀嘀咕咕的时候就醒来了……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醒来了。

    余美琳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伸手撩了一下秀额前的法式刘海,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我怎么到床上来了?”

    走是走不掉的了。

    李子安倒转了回去,面带微笑:“昨晚我们聊着聊着你就睡着了,我把你抱床上了。”

    “你能回来就好,我很担心你,没受伤吧?”余美琳的眼神里满是关切。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她这么聪明的女人,她肯定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是否认和编故事,那就没意思了。

    “嗯,我没事,刘警官已经接手了,那个麻烦已经没了。”李子安说。

    “你过来我看看。”余美琳向李子安招手。

    李子安走了过去。

    “你坐呀。”余美琳伸手拉住了李子安的手,把他往床边拉。

    李子安坐了下去,心里有点小紧张。

    这个时候离做早饭还有一段时间,万一余美琳要来收他的作业,他是交还是不交?

    沐春桃虽然鼓励他交,可是他的心里始终还有点疙瘩。

    他用了四年的时间结了一个疙瘩,那是说解开就一下子能解开的吗?

    “你还说你没受伤,你看你身上到处都是伤痕。”余美琳看见了李子安胳膊上的伤痕,那些都是在山林里逃命,被树枝荆棘给划伤的,都只是一些皮外伤,可她却很心疼。

    “没事,被树枝划的。”李子安说。

    “身上有没有受伤?”

    “没有。”

    “我不信,我要看看。”余美琳伸手来撩李子安身上的体恤衫。

    李子安没制止,任由她的手抓住体恤衫拉了上去。

    八块腹肌曝露出来,然后是结实的胸肌,灯光照耀下,泛着一点小麦色的光。

    好看,性感。

    他穿衣服其实是一种浪费,他要是不穿,真的能帅到独孤求败。

    余美琳的视线微微呆了一下。

    好色是人的天性,女人也不例外。李子安这身材,女人看了要是没反应的话,那只能是盲人。

    他的身上没有伤痕。

    余美琳却还抓着他的体恤衫往上撩,最后卡在腋窝下才停下来。他要是抬手的话,没准她还会把体恤衫脱下来。

    那样的话,看伤的性质就变了。

    下一步恐怕会看神雕侠侣。

    好在余美琳并没有要他把手举起来,她凑到李子安的后背看了一眼,然后就把体恤衫给他拉下去了。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

    余美琳瞅着李子安,眼神里满是担忧:“以后不要再去做危险的事情了,好不好?”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也看着她,但很快就不敌的视线,移去看被子上的图案了。

    他心中有愧。

    她没有给他戴绿帽子,他却给她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昨晚她拦着他,那也是担心他,不让他涉险,可他却用止行膏药倒了她。

    “刚才我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你在说什么,你说什么了?”余美琳问。

    我跟沐春桃有奸情。

    这话他之前是想说的,但前提是她睡着了,听不见,她现在直盯盯的瞅着他,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那个,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睡觉怎么还踢被子。”李子安说。

    余美琳捂着嘴笑了。

    李子安悄悄琢磨着找个什么理由离开。

    余美琳将她的右手放在了他的右手上,五指重叠,两只婚戒也重叠在了一起,她看了看,说了一句话:“子安,我知道你心里有疙瘩。”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她说这话让他感到有点意外。

    余美琳的声音轻轻的:“这几天我或许有点着急,而你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我应该给你一点时间适应和接受我,我们……”

    她抬起头来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看着她,猜测着她心里想说的话。

    余美琳笑了笑:“我们其实可以重新谈恋爱。”

    “嗯?”李子安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余美琳要说的话是这个。

    娃都三岁了,现在开始谈恋爱?

    “我们结婚的时候没有感情基础,过去的四年我们又没有在一起,可我相信我们会成为一对很幸福的夫妻,所以,老公,请你跟我谈恋爱吧。”余美琳把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玉靥上也泛起了一点红晕。

    李子安这还是第一次听见余美琳叫他老公,有点恍惚的感觉。

    “你说好不好?”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却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跟着又说了一句:“我们都是夫妻了,孩子都三岁了,还能谈恋爱吗?”

    “有些夫妻七老八十了还能谈恋爱,我们为什么不能?”

    “也对哦,恋爱不分国籍和年龄。”李子安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到的这句话,顺口就拈来了。

    “那我们现在试试?”余美琳满眼期待的样子。

    “怎么试?”

    “哎哟,你真是笨,谈恋爱都不会。”余美琳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你就不知道抱一下我吗?”

    李子安微微呆了一下。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女帝撒娇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他的心里也有了一点被撩的感觉。

    原来,夫妻之间真的可以谈恋爱。

    “你是不会,还是不想抱我?”余美琳的声音里又带了一点幽怨。

    李子安笑了一下,张开双臂将她抱住。

    他不是不会,桃子教了他很多谈恋爱的技巧,只是会也得装着不会啊,不然余美琳问他你从哪学的,他怎么回答?

    “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次抱我。”

    “昨天晚上我也抱你了,还把你抱上床了。”李子安纠正了她的说法。

    余美琳伸手掐了李子安一下:“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怎么把我弄晕的?”

    “你自己晕了,我可没弄你。”李子安打死也不会承认。

    “刚才我醒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以为你报了四年前的仇。”

    李子安:“……”

    四年前她醉驾了他,四年后的昨天晚上他下药迷晕了他,然后药驾,这看似天道好轮回,一报还一报,可报仇也不是那样报吧?那样报仇,那是没有灵魂的。

    “老公,我能枕着你的腿睡一会儿吗?”余美琳的声音软绵绵的,很温柔。

    “嗯。”李子安轻轻应了一声。

    余美琳躺了下去,将头枕在了李子安的腿上,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静静的看着她,出奇的,他的内心一片安宁。

    好像,本来就该这个样子。

    余美琳忽然翻了一个身,面对着他。

    热热的呼吸扑卷而来。

    大师的内心无法安宁了。

    她不知道她的鼻孔所对的位置不对吗?

    就像是印度魔术师手中的笛子,一吹,笼子里的大蛇就会扬起脖子站起来,你就不怕它突然咬你一口吗?

    说好的先谈恋爱。

    可是这种谈法,未免也太快了吧?

    哪有姑娘第一次枕男朋友大腿就吹魔笛呵仙气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