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080章 勇敢者的游戏
赘婿出山 0080章 勇敢者的游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沐春桃同志从来说一不二,说留门那门就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李子安走了进去,反手轻轻一带,房门又关上了,只有一个微乎其微的“咔嚓”声。

    客厅里并不安静,那只小巧的帝瓦雷WiFi音箱正播放着酒吧里的情景音乐,带着梦幻的色彩,很小声,犹在耳边呢喃低语,不吵人却又能融入到音乐的氛围中。

    客厅里没开灯,却点了一支蜡烛,一点烛火微微跳动,散发着光和热,驱散了小小一团黑暗。

    沐春桃就在那团光亮之中,一袭红色的吊带裙,仿佛是那红烛孕育出来的红烛精,性感妖娆,又带了一点神秘色彩。

    她显然精心化过妆,樱唇鲜艳欲滴,睫毛长长的,越发衬托出两只眼睛的乌黑亮丽。她的身上还撒了香水,很难描述那种味道,淡淡的香,闻着了却会让人有一种心猿意马的兴奋感。

    茶几上除了一支红色的蜡烛,还有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杯,两只杯子里各装了三分之一的酒业,烛光映照下,泛着宛如红宝石般的光泽。

    美人配美酒。

    人香酒也香。

    李子安长这么大,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一时间有点发呆了。

    “你倒是过来呀。”沐春桃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已经决定了,如果李子安胆怯要溜,她就冲上去把他拉回来。

    李子安没溜,他走了过去。

    沐春桃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我还以为你胆子小,不敢过来呢。”

    李子安笑了笑:“我为什么不敢过来,我怕你吃了我吗?”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李子安看着她,疑心有诈。

    沐春桃凑了过来,贴着李子安的耳朵说道:“我是千年蛇妖转世,原名沐素珍,我来人间寻找我的郎君,请问这位公子,有没有看见我的郎君在哪里,妾身找得好辛苦呀。”

    李子安的耳根子红了。

    一半是给热气呵的。

    一半是被这话给撩的。

    尤其是话尾处那个“呀”字用得极好,似喘似吟,柔柔弱弱中又透露着韧性和力量,黑暗中隐见一线光亮,压抑中又预示着即将释放。

    如果是别的男人,此刻恐怕已经进入状态了,可李子安毕竟是一个连恋爱都没有逃过的菜鸡,他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那个,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吗?”沐春桃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你怎么不开灯,却点了蜡烛还开了红酒,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李子安有些慌,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话题。

    沐春桃笑着说道:“这酒上次就开了,你跑了,没喝成,我又不敢让我爸知道,所以趁他和你老婆去云地看矿,特意把你叫过来一起喝了呀。”

    “也对,被沐叔叔发现了,他肯定会教训你。”李子安说。

    有些事情仅仅是自欺欺人是不够的,还得为自己找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

    沐春桃从茶几上将两杯红酒端了起来,一杯递给了李子安:“为了今天的好日子,我们干一杯。”

    李子安端着酒杯,正要喝,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好奇的问了一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沐春桃一本正经的说道:“许仙和白素贞相会的日子呀,你不知道吗?”

    李子安:“……”

    无缘无故又被撩了。

    叮!

    两只高脚杯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玛瑙一般的酒液在杯中荡漾,还有两颗年轻的心,也随着那一声脆响飘了起来,荡来荡去。

    李子安看着沐春桃,将高脚杯往嘴边递去。

    他确定眼前这个沐素珍是除了他妈以外,在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女人。

    余美琳?

    她和他结婚那不过是她需要的一次交易,就连她生下李小美,那也是为了封住余家的人嘴,坐稳大江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过去的四年他是怎么过的,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样的日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这次出山,他原以为他能感动他,跟她做真正的夫妻,结果她还是冰山一座融化不了。她不跟他同房也就算了,更过分的是她的心里还藏着一个初恋情人,这是一个妻子该干的事吗?

    他对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沐春桃不同,她不在乎他有没有钱,也不在乎他结过婚还有女儿,她对他是真的好,一味的付出也不求回报。

    最难消受美人恩。

    看着情况,今晚似乎是要报恩了。

    酒就要入口,沐春桃忽然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手。

    “不是说要喝酒吗?”李子安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沐春桃的嘴角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还记得我们上次吃日料吗?”

    李子安当然记得,他还和她喝了交杯酒。

    “你不会是想……再玩一次那个游戏吧?”

    “那你敢不敢再和我玩一次?”沐春桃的话里带着一点挑衅的味道。

    李子安笑了笑:“我有什么不敢的?”

    他伸手挽住了沐春桃的胳膊。

    沐春桃咯咯笑出了声来,慢慢的将酒杯递到唇边,眼神脉脉的看着李子安,将杯中的酒一点点的喝下去。

    烛光灼灼,红唇似火。

    李子安看得有点呆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小杯酒其实可以一口喝下去的,但两人起码三分钟才喝完,大多数时间都是你看我,我看你。

    总算是喝完了,谁也不好意思举着空酒杯还保持着挽手交杯的姿势。

    “我好看吗?”沐春桃问。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好看。”

    “你也好看。”沐春桃笑着说。

    李子安也笑了。

    男子汉大丈夫从来都不回避事实,要直面事实。

    沐春桃坐下倒酒,一边招呼李子安:“你坐呀,你打算在这里站一晚上吗?”

    李子安本想到对面去坐的,往常也是她坐一边,他坐对面,可是今晚是个特殊情况,他犹豫了那么零点几秒钟,然后坐到了沐春桃的身边。

    她的身上香香的,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香水,那淡淡的香味总让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和想象力,心慌慌的总想找点什么事情做。

    沐春桃又递了一杯酒来。

    这一次两人就没喝交杯酒了,碰了一下杯就喝了下去。

    两杯酒下肚,沐春桃的脸上红红的,烛光里拿桃花脸越发像是一朵盛开的桃花,清美秀气,却又不失艳丽。

    “子安哥,那天吃了日料,我们又去干了什么?”沐春桃问。

    李子安说道:“去看电影,这才没几天的事,你忘了吗?”

    沐春桃直盯盯的瞅着李子安,眼神热热的,嘴上却说道:“我好像喝醉了,脑子昏昏的,记不清楚了,你说我们去看了电影,我们在电影院里做了什么?”

    李子安忽然骂了自己一句。

    你是猪啊!

    人家是女孩子,这种事情你应该主动,人家是在提醒你,你跟个傻逼似的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你当这是奥数抢答啊?

    可是,心里想是一回事,正在去做又是一回事。

    归根结底,还是没有经验,是只菜鸡的原因。

    “那个,你教我这个。”不好意思说,李子安在酒杯上啄了一下,动作还生硬。

    沐春桃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

    李子安的脸红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红酒的原因,还是给窘的。

    “那你想不想再试试?”沐春桃问。

    李子安没说话,只是直盯盯的看着沐春桃。

    沐春桃也不说话了。

    客厅里氛围音乐轻轻的响着,空气中仿佛流淌着磁性的因子,将凝视对方的男人和女人往一处吸引。

    距离一点点的缩短,越来越短,最后消失,随后又变成了负数。

    有一种冰激凌是牛奶味的,有一种冰激凌是草莓味的。

    蜡烛熄灭了。

    可它并不重要。

    这客厅里蕴藏的能量足以照亮整个客厅。

    黑暗里,高脚杯翻到在了地上,茶几移了位,一转眼沙发也移位了,感觉就像是地震现场。

    李子安从小就被父母教导,做人要厚道,受人滴水之恩要以涌泉相报。他一直也是这样做人的,命里的桃花对他这么好,他怎么也要涌泉相报。

    “不是,不是,你个笨蛋,要不开个灯?”

    黑暗里,命里桃花的声音,紧张又慌乱。

    “不用,不用,我找到了!”

    黑暗里,厚道青年的声音,激动又高兴。

    突然,叮铃铃,叮铃铃!

    掉在地毯上的手机突然点亮了屏幕。

    厚道青年被吓了一跳,移目看去,却是昆丽打来的电话,他顿时僵住了。

    这么晚了,昆丽打电话来干什么?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白天昆丽说的那些话,伸手拿起了手机。

    沐春桃欲言又止,好想一巴掌把李子安手指的手机打掉。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压低了声音:“什么事?”

    手机里传出了昆丽的声音:“美琳打电话过来,让我来你家住两天,我来得急,忘记带门卡了,我在你们小区门外,你下来接我一下,我上不了。”

    李子安:“……”

    客厅静谧,手机虽然没有开免提,但是沐春桃还是听见了,她此刻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听见了吗?”

    李子安吞了一口口水:“你等我一下,我来接你。”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跟个木头人似的保持着固定的姿势。

    沐春桃叹了一口气:“这绝对是余美琳的主意,她防着呐,你快去吧。”

    “你没事吧?”李子安心中好生愧疚。

    没事在家练什么折枝拳?

    早一个小时过来不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吗?

    “我没事,你快去吧,那个跟班不是一般人,你出去的时候洗个脸,不要被她瞧见口红什么的。”

    “你真没事?”

    沐春桃笑了一下:“我担心你有事。”

    李子安:“……”

    “你快去吧,我躺一会儿就好了。”沐春桃推开了李子安。

    李子安有一种寒冬腊月里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感觉,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昆丽啊昆丽,尼玛逼啊!

    几分钟后李子安出现在了大门口,居家服,腰上还系了一条围裙。

    沐春桃看着李子安,讶然道:“都这么晚了,你还系着围裙干什么?”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为明天的早饭做准备,一大家子人要吃早饭,我不早点做准备怎么行。”

    昆丽凑近嗅了嗅:“我是说你身上怎么会有醋味。”

    “走吧,我带你上去。”李子安转身就走。

    路灯照射下,他的脖子上有一片很明显的褐色的痕迹。

    那是他特意摸的老陈醋。

    他也不想,可满身都是沐春桃的香水味,必须要掩盖啊。

    “我说你是不是把醋瓶子打翻了?”昆丽问了一句。

    “那个,醋溜白菜吃过没有?”

    “没有。”

    “那你就有口福了,我明天早晨给你们做醋溜白菜,哈哈!”李子安笑得莫名其妙的开心。

    可这笑里藏着泪。

    他心里想说的话其实是……

    你去吃屎吧你!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