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386章 piu!piu!piu!
赘婿出山 0386章 piu!piu!piu!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振兴铁矿里黑黢黢的,唯有大门旁边的门卫室里有一点灯光。

    车子快开到大门前的时候,李子安说道:“老孟,先停下。”

    孟刚踩了一脚刹车,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才问了一句:“老板,停这里干什么?”

    李子安看了一眼窗外黑黢黢的夜色:“那个老孟估计不会进去,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里。”

    孟刚干脆把火熄了。

    李子安掏出手机打电话。

    快要到一分钟,对方才接电话。

    “我以为你忘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是那个胡老头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我有点事耽误了,你在哪?”

    “我已经走了。”胡老头说。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你走了?”

    “我有我的原则,我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我的原则。”

    李子安:“”

    “不过你放心吧,东西我给你放办公楼的天台上了,你上去就能看见。”胡老头说。

    李子安说道:“那行,我去看看。”

    “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再给我打电话,没事就不要联系我。”胡老头说。

    李子安伸手点了一下红色的电话键,挂断了电话。

    董曦欠的债,这个胡老头替她还了。

    “进去吧,他说他把东西放在办公楼的天台上了。”李子安说。

    孟刚点了一下头,启动车子往大门开去,到了大门前又按了两声喇叭。

    两分钟后大门打开,一个白人青年出现在了门口。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林松开了那个老马,他心想的是另一个老头,却没料到是个白人青年,看上去还很壮实。

    孟刚大量了那个白人青年一眼,然后又移目过来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说道:“估计是林松怕我询问另外两个老头,趁我们去褐石部落的时候把人换了,别管他,开进去就是了。”

    孟刚低声说了一句:“这小子的右手食指有茧,是个经常摸枪的人。”

    李子安移目看了一眼,车前灯雪亮的光束下,那白人青年的右手倒是看得很清楚,可是他却看不清食指上有没有老茧。

    狙击手的眼睛果然有些不一样。

    那个白人青年往这边走来。

    孟刚伸手到腰后,抽出了插在腰带上的手枪,提前抵在了车门后面。

    白人青年凑到车创倩用英语问了一句:“请问,是李总吗?”

    孟刚说道:“车上是李总。”

    白人青年说道:“我是新来的保安,我叫亨利。”

    说完,他还微微低了一下头,展示他的敬意。

    李子安也对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孟刚开着车子进了大门。

    李子安从驾驶室里的后视镜看着那个自称亨利的白人青年。

    亨利关上了铁门,进了保安室。

    孟刚将车子直接开到了办公楼下。

    李子安说道:“估计孟刚担心事情败露,想对我下手了。”

    “我弄死他。”孟刚的声音很冷。

    李子安说道:“待会儿进了办公室也不要随意说话,可能有监听器。”

    孟刚点了点头。

    李子安下了车,爬楼上了五楼,他并没有立刻去取枪,而是回到了办公室,打开了灯。

    孟刚也跟着进了办公室,他记着李子安的叮嘱,并没有开口说话。

    李子安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孟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他以为李子安会上天台去取枪,但是李子安却回到了办公室里,而且还坐在沙发上养起了神来了。

    不过,哪怕心里再好奇,他也没有开口说话。跟了这帅逼老板这些天,他多少也有了点经验,那就是不管帅逼老板做什么,看上去有多奇怪,听帅逼老板的就对了。

    短短几秒钟时间,观星意识便发射升空了。

    星空暗蓝,繁星如尘。

    四方神在其位,紫薇星耀耀生辉。

    紫薇命星旁边,两颗将星一明一暗相伴,明的那颗是孟刚,暗的那颗是谁直到现在也不清楚。不过奇怪的是,较之上一次看见那颗命星,这一次的它要明亮一些,给人一种它即将从遮掩它的星云之中出来见主的感觉。

    其它的都很正常,即便是有困主之相,但就紫微星那亮度,那耀耀东升的气运,又有什么魑魅魍魉害得了他?

    观星意识飞速下坠,几秒钟后变飞进了这办公室中,轰然爆炸,所过之处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个诡异的情况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观星意识自曝所释放的能量漫过孟刚的身体的时候,孟刚的影像也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而且是没穿衣服的那一种。钢铁直男的身体还真像是的用钢铁铸造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是肌肉,到处都是伤疤。

    呃

    辣眼睛了。

    几秒钟之后,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开口说道:“这房间里没有监听器和针孔摄像头,你可以说话了。”

    孟刚讶然道:“老板,我看你只是闭上眼睛养神,你怎么确定这办公室里没有监听器和监控摄像头?”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是大师,我自有我的手段,刚才我不但将这个办公室搜查了一遍,这矿区我也侦查了一遍,这矿区里只有我和你,还有那个白人小子三个人。”

    孟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虽然没说什么,可那眼神却是明显不相信。

    李子安笑了笑:“我刚刚还看见了你的身体。”

    孟刚一脸懵逼的表情。

    李子安轻描淡写地道:“你的左边屁股上中过刀,那个伤口缝了5针,对不对?”

    孟刚顿时惊愣当场,他的眼神里再没有怀疑,只有惊悚和诡异。

    这也太神太牛逼了吧?

    “你去天台上把枪取回来,我在阳台上看着那小子。”李子安说。

    孟刚这才回过神来,往门口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转身过来问了一句:“老板,你为什么看我的屁股?”

    李子安有些无语地道:“你以为我想看见啊?刚才我发功的时候,你挡在我的身前,我不想看见也看见了。”

    “这么厉害?”孟刚肃然起敬 ,“老板用的是什么神功,我能学吗?”

    “快去拿枪吧,我的神功你学不了。”李子安也懒得解释,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孟刚出去了。

    李子安来到了阳台上,站在阳台栏杆后面看着大门旁边的保安室。

    保安室的侧墙上没有窗户,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不过也不需要看见。

    李子安掏出大重九烟,抽出一根点燃。

    一口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进入焚香状态。

    轰!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李子安的耳朵

    门卫室里,亨利正在与人通电话。

    “林老板,那个李总和他的保镖已经回来了他并没有问我什么,我确认了一下身份,他只是冲我点了一下头,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

    可惜距离太远,听不清楚手机里的声音。

    不过就冲那一声林老板,李子安也知道那个亨利正在跟林松通电话。

    “好的,我会小心的林老板,你放心吧,我们是国际水准,一个华商,一个保镖而已,我们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行,等你回来再说,再见。”亨利挂断了电话,然后吹起了口哨。

    他的心情还真是不错。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在他这样的大师面前玩这种阴谋诡计,这不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吗?

    孟刚从天台上下来了,手里提着一只军用帆布袋,看上去挺沉的样子。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回到了办公室里。

    孟刚提着那只军用帆布袋走了进来,顺手关上了门,然后走过来将军用帆布袋放在了茶几上。

    李子安伸手拉开了拉链。

    军用帆布袋里的东西曝露了出来,里面有一只金属箱子,还有两只手枪,几盒子弹,以及一台类似机顶盒似的电子设备和两只精致小巧的配件。

    李子安好奇地道:“这是什么设备?”

    孟刚说道:“这是微型通讯器,它能让我们在千米范围之内通话,这两个小的是接收器,放耳朵里的。”

    李子安拿了一只接收器出来,看了看,说了一句:“那个胡老头想得还挺周到的。”

    孟刚将那只金属盒子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打开,里面装的是一只狙击步枪的部件。

    李子安看了一眼,却认不出是什么狙击步枪。

    孟刚却是两眼发光,有点小激动:“这是英国产的l115a3狙击步枪,有效射程1500米,但在阿富汗,我用它击杀过2400多米的目标,在阿富汗战场上,我用的就是这种狙击步枪。”

    李子安说道:“老孟,你说会不会是那个胡老头知道你习惯用这种枪,所以才特意送了这样一只狙击步枪来?”

    孟刚说道:“或许是的,不过你这个朋友还真是奇怪,这支枪在黑市上能卖5万美金,他就这么扔天台上走了,连面都不见。”

    李子安有点想告诉他胡老头的身份,不过刚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就摁了下去。

    胡老头是组织上的人,身份是绝密,孟刚是他的人,跟组织没有任何关系,他不能跟孟刚聊跟组织有关的任何人或者事。

    孟刚也是懂窍的人,只是问了一句便闭上了嘴巴,开始拿盒子里面的部件组装狙击步枪。

    他的动作流畅而准确,咔咔几下,一堆部件便拼凑出了一只狙击步枪。

    他端起狙击步枪瞄向了窗外,仿佛一瞬间就找到了当年在战场上的感觉,那眼神之中有着食肉动物才会有的凶光。

    李子安也拿起了一只手枪,装模作样的瞄了瞄,却始终没有孟刚身上的那种凶悍的气息。

    “老板,明天可能要大干一场,你早点休息吧,你住休息室,我睡沙发。”孟刚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拿着那只手枪,又从军用帆布袋里拿了一盒子弹,准备去休息室里装填弹夹。

    孟刚看了一眼离子安手中的子弹,说了一句:“老板,你拿的是狙击步枪的子弹。”

    李子安好生无语,他干脆把手枪放在了茶几上,说了一句:“你装好子弹,明天给我。”

    孟刚莫名想笑,但使劲忍着。

    李子安进了休息室。

    修炼绝学,洗漱上床,跟管家婆煲电话粥,跟桃子视频聊天。

    这一夜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和莎尔娜尽情跳舞。

    沙沙,沙沙,沙沙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