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342章 白骨精与白龙马
赘婿出山 0342章 白骨精与白龙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辆哈佛H9停在了高臣一品的大门旁边,李子安下了车,猫着腰,对着董曦挥了挥手:“路上开车慢点,我回去了。”

    董曦说了一句:“你就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他真没这样想过,现在人家主动提出来,他感到很尴尬。

    “那个,上去坐坐吧。”李子安说。

    还是假装请一下吧。

    董曦抿嘴笑了一下:“一点诚意都没有,算了,我不去了,我还得回去写报告,手机保持畅通,我随时都有可能联系你。”

    “嗯嗯。”李子安应了一声,但实际,他想给她一个白眼。

    董曦开车走了。

    李子安来到了家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隔壁的门口。

    这会儿才下午两点过,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可干,跟桃子聊聊人生或者理想什么的也不错。

    管家婆那边的平安押后再报,现在报的话就没有时间差了。

    虽然那层纸都捅了个窟窿了,但它勉勉强强还在,还是要小心翼翼的维护着。

    叮咚、叮咚。

    李子安按响了门铃。

    脚步声传来,房门打开,一张桃花儿脸出现在了门后。

    李子安对着桃子笑:“你好,我是送快递的。”

    沐春桃也看着李子安笑:“真是呢,我刚刚在网上买了猪头肉,你这么快就送来了。”

    李子安:“……”

    沐春桃一把就把他扯了进去。

    房门关上。

    细微的声音荡漾开来,隔着门板都能听见。

    好大一会儿才分开。

    沐春桃眼热热的看着李子安,忽然发现了什么,好奇地道:“老公,你入伍了吗,怎么穿制服了?”

    李子安看了看身上的制式衣服,笑着说道:“背锅的时候衣服烧了,这是董小姐给我找的,凑合着穿一下,怎么,不好看吗?”

    沐春桃一脸嫌弃的表情:“不好看,你把它脱了吧。”

    李子安:“……”

    都是老夫老妻了,且是心有灵犀,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桃子的心里在想什么,他还看不穿吗?

    “待会儿脱也行,我想听你讲背锅的故事。”沐春桃拉着李子安往沙发走去。

    沙发的旁边摆着一张瑜伽毯。

    桃子的身上穿的也是瑜伽服,蓝色紧身,宛如第二层皮肤。

    刚才纠缠在一起来不及看,都忙着啃好吃的,这个时候才看见,那朦胧的风景隐隐约约显露出来,说不出的一种撩人的味道。

    偏偏又很正规,不触犯任何法律条规。

    沐春桃将李子安拉到了沙发前,摁着他坐下去,脸上满是欢喜的笑容:“老公,喝点什么?”

    “随便给我一杯水就好。”李子安还真是有点渴。

    沐春桃笑盈盈地道:“我爸珍藏了一瓶苏格兰威士忌,45度的那种,很带劲哦,不如我们开了那瓶酒,怎么样?”

    老沐如果在这里,恐怕会冲进厨房提菜刀出来与奸夫安一决生死。

    抛开闺女大白菜被拱了这事不说,他所珍藏的好酒都被这奸夫安喝了,就凭这点,老头子也有砍人的动机。

    “不是要听我讲故事吗,喝酒干什么?”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懵懂的样子。

    “喝点酒更有兴趣,还能陶冶情操。”沐春桃说。

    李子安忽然感觉自己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沐春桃转身去拿酒去了。

    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茶几上,打开。

    箱子里面的东西都被打湿了,那包大重九烟算是报废了。一些膏药倒没问题,虽然被海水浸泡了一下,但并不影响什么。他把手机取了出来,甩了甩,顿时甩出几滴水来。他尝试唤醒,结果还是黑屏。

    “我晕,这手机好几千块啊,这次背黑锅的成本太高了。”李子安唠叨了一句,却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之中闪过了一道灵光。

    他跟着将手机至于双掌之间,然后我手机之中注入真气。

    真气进入手机,一转眼功夫,手机的缝隙里,还有充电的插口什么的便冒出了一缕缕蒸气。

    一些藏在电子元件缝隙里的水珠也都被蒸发出来,甚至是海水里的盐粒,那也被真气推了出来。

    “老公,你在干什么?”沐春桃提着一瓶颜色老旧的威士忌酒,还有两只杯子走了过来,好奇地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我的手机进水了,我用功把水逼出来。”

    沐春桃的桃花儿脸微微一红,放酒的时候还轻轻的啐了一口:“不正经。”

    李子安:“?”

    大师是当局者迷,桃子却是受之者清,她对用功这个词有着刻骨铭心般的理解。

    桃子开了酒,倒了两个大半杯。

    李子安这边也结束了用功逼水的操作,他又尝试唤醒手机。

    这一次成功了,手机激活了,而且并没有卡顿的现象。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开心得很:“还好抢救回来了,不然又得损失好几千块。”

    沐春桃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给他递了一杯酒:“老公,我们两口子好久都没有在一起喝酒了,我们走一个。”

    这话让人没法拒绝。

    李子安与她碰了一下杯,然后喝了一大口。

    果然是顶级的威士忌,有一种很神奇的泥煤味,又有麦芽的香味和甜味,还有烧过的烟熏味,这些味道混在一起,给人一种唇齿留香的美妙感受。

    桃子也喝了一口酒,眉开眼笑地道:“这可是50年份的老酒,味道怎么样?”

    李子安笑着说:“味道好极了,不过我又喝了沐叔叔一瓶珍藏酒,要是被他知道了,我觉得他会打我。”

    沐春桃说道:“我们把这瓶酒喝掉,然后我给他灌别的威士忌酒,他不会发现的。”

    李子安:“……”

    莫名的,他现在有些担心李小美将来会不会这样对他?

    沐春桃喝了一口酒,然后爬上了沙发。

    李子安正好其她想干什么的时候,她忽然凑了过来,一口堵住了他的嘴。

    酒还可以这样喝。

    美人美酒,饶是李子安千杯不醉,这会儿却也有了一点微醺的醉意,头轻飘飘的,身子也轻飘飘的,浑身都舒畅,每一个细胞都很愉悦。

    沐春桃放开了李子安,脸红红的:“好喝吗?”

    李子安点了点头:“好喝。”

    “我也要喝。”沐春桃的声音带着点撒娇的味道,然后她将头枕在李子安的腿上,身子也平躺在了沙发上。

    李子安的视线里不只有那带着点仙气的桃花儿脸,还有高山平原。

    一只骆驼调皮的探出了脚背。

    似乎还自带弹幕。

    对面的男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李子安的喉咙有点干了。

    “老公,我要喝酒。”沐春桃又撒娇了,一颗螓首摇晃着。

    李子安被撞得神魂出窍,飘飘欲仙,哪里还能拒绝这样的请求。他跟着也喝了一口酒,然后俯下身去……

    正规喝酒。

    你一口,我一口,一瓶50年份的老酒,转眼就少了半瓶。

    李子安也把这次背黑锅的故事讲给了桃子听,不过这个故事的版本是删减版的,八个金发女郎给他抹防晒霜的故事情节肯定要删除,免得她吃醋,后面的枪战情节也要删除,免得她担心。

    你有故事,我有酒。一个背锅的故事听完,沐春桃有些醉了,桃花儿脸红扑扑的,身上的皮肤也白里透红,就像是三月里的桃花花瓣。

    春桃,人如其名,她真的像是一只成熟了的桃子,鲜艳欲滴。

    李子安又去拿酒杯倒酒。

    沐春桃却抓住了他的手。

    “不是要喝酒吗?”李子安很喜欢这酒的味道,还想再喝点。

    沐春桃软绵绵地道:“我现在刚刚好,再喝就醉了,真醉了就不好玩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想玩什么?”

    沐春桃想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狡猾而又调皮的笑容:“我们来玩剪刀石头布怎么样?”

    “这么幼稚的游戏你也玩啊?”大师心中不屑。

    沐春桃眨巴了一下眼睛:“我要是输了,我随你怎么样,你要是输了,随我怎么样,你敢不敢玩?”

    看样子很公平。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沐春桃干脆坐到了茶几上,一只脚踏在了沙发的扶手上,真个是霸气侧漏。

    李子安的被作用力扭曲到了四十五度斜视,他觉得这样不好,努力抬起了一点,但一番纠结和努力之后也只达到了四十四点五度。

    骆驼真的很好看。

    沐春桃将一只粉拳伸过来,一本正经的喊起了口令:“剪刀石头——布!”

    李子安以为她要出布,结果当他出剪刀的时候,她的粉拳却还是粉拳。

    他输了。

    他耸了一下肩:“好吧,你想干什么?”

    “愿赌服输,我要骑马马!”沐春桃激动地道。

    李子安:“……”

    “快快快,我要骑马马!”沐春桃迫不及待的将李子安拉了起来,来到了瑜伽毯上。

    李子安哭笑不得:“我说你都这么大了还玩什么骑马马啊,小美才玩这样的游戏。”

    沐春桃抱着李子安的胳膊摇晃:“我不嘛,我就要玩。”

    “好好好,我给你当马马,哎。”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跪了下去,双手也撑在了地上。

    李小美在他这里撒娇管用,余美琳在他这里撒娇也管用,桃子在他这里撒娇还管用,这都是他的命。

    谁让他命苦呢?

    沐春桃瞅着李子安,笑盈盈地道:“你这马儿怎么还穿制服,你是军马呀,可我要骑白龙马,我不要军马。”

    李子安:“……”

    可你细品,人家这话也没毛病,穿制服的马儿不就是军马吗?

    一番磨蹭之后,白龙马上路了。

    女骑手将头发当成了马鬃,将后背当成了马鞍,一提一夹,骑马的动作相当标准。

    “驾!驾!驾!”

    李子安看了一眼身边的蓝色瑜伽用品,真的很难受。

    他怀疑他这马儿随时都会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咦咻咻……驾!驾!”女骑手好开心。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叮嘱了一句:“你小声点,老太君回来了,小心被她听见。”

    沐春桃果然压低了声音:“白龙马,我要骑着你去西天取经。”

    “你又不是唐僧,你取什么经?”

    “我是白骨精!”沐春桃忽然抱住把龙马的脖子往瑜伽毯上倒下去。

    没唐僧不要紧。

    白龙马是自带导航的,骑着它就可以到西天取经。

    人家白骨精懂行。

    PS:感谢土匪哥的哥的盟主,感谢所有为本书打赏和订阅的江山父老,名字我就不一一说了,要是全写上,这又得几千字,成骗钱了。我自己有个小本本记着呢,下辈子我是要报答你们的,谢谢!所以,今天加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