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79章 低调而又含蓄的装逼
赘婿出山 1279章 低调而又含蓄的装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快更新赘婿出山最新章节!

    “大师?”波多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她发现大师正呆呆地看着她的腿。

    她这这方面的经验那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比拟的,所以她的心里对这个大师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心里也多了一丝警惕。

    李子安收起了乱糟糟的思绪,他干咳了一声:“施主,贫僧是在给你把脉,确认一下情况,不要着急,你只是摔破了皮,贫僧这边给你处理一下就好了。”

    波多野的眼神里带着一点疑惑:“大师,你把脉是在膝盖上吗?”

    导师她虽然不是医生,但出演护士没有100次也有99次,听筒该放在什么地方,把脉该把什么地方,她还是知道的,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医生把脉是在病人的膝盖上的。

    李子安淡淡地道:“贫僧把脉没有定处,在贫僧这里人体无处不可以把脉,膝盖可以,脚底板也可以。”

    波多野眨巴了一下眼睛,这话是在暗示她吗?

    她决定试一试眼前这个大师。

    她的腿微微打开了一点,约莫三厘米的间距。

    李子安是蹲在她身前的,她这一操作,他的视线顿时陷入了困难的境地。

    是直视,还是斜视?

    都不好。

    不看也不好。

    可终究需要一个应对,波多野明明是在怀疑他了。

    “大师,你为什么还留着头发?我所知道的僧人,我所见过的僧人,他们都没有头发。”波多野的思维越来越清晰了。

    李子安没有解释,他忽然将双掌压在了波多野的一双受伤的膝盖上,心念一动,天纱的菌丝从他的手腕延伸至手掌,再从他的掌中扎进了波多野的破损的皮肤之中。

    炉身血加元气,该整上的都整上。

    他其实有带金创膏,以作不时之需,但即便是元气有点不济,他还是愿意用最装逼的方式给她治疗。

    大师装不请来都是不计成本的。

    “咿呀,什么东西钻进我的身体里去了,热热的,好奇怪的感觉。”波多野紧盯着李子安的压在她的膝盖上的手,眼神之中充满了惊讶与好奇。

    李子安还是没解释,继续催动元气与炉身血进入波多野的膝盖,直到一分钟后才抬起手来。

    波多野的视线落在她的膝盖上,顿时惊呆了。

    她的膝盖上本来有两处破皮的地方,她都没时间处理伤口周围的血迹,可是现在血迹还在,但是伤口却不见了,而且连一块疤都没有,完好如初,就跟没受过伤似的。

    “大师,这、这是怎么回事?”她终于说出话来了,因为激动,声音儿有点颤。

    李子安站了起来,双掌合十:“阿弥陀佛。”

    他实在不想对着波多野家的骆驼,而且是只露出一只脚背的骆驼。

    出家人就要有出家人的样子和矜持。

    波多野也站了起来,试着走了两步,激动地道:“哎呀,不疼了!”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你两只手肘上的伤也给你治好了,你看看。”

    波多野慌忙抬起两只手肘,一看之下又受惊了,她的两只手肘上也有破皮的伤口,可是现在都没了,也是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大师,你明明是在给我治疗腿上的伤口,为什么我手肘上的伤口也好了?”

    李子安说道:“佛法所致,万物萌生。”

    波多野

    一脸懵逼,这话太高深了,她听不懂。

    “阿弥陀佛。”李子安双掌合十,“施主,你与贫僧有缘,贫僧有义务帮你度过此劫,你给贫僧讲讲发生了什么事吧。”

    “大师,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我的房间。”波多野往楼梯间走。

    李子安其实什么都知道,可这是他自己写的剧本,他得配合。他跟在波多野的后面上了楼梯,然后又受到了一点影响。

    波多野身上的“东热航空”的制服裙太短了,而她的腿又很长,她在上面走,他跟在她的后面,纯洁的心灵很容易受到视线的影响和污染。

    “大师,我刚才在房间里泡澡,忽然有什么东西戳我,然后还拿洗澡的海绵给我搓澡,我吓坏了,我逃出了浴缸摔倒了,所以受了伤,然后那个东西又拿洗澡的海绵在地上写字,我带你去看看,这会儿那些字应该还在。”上楼的时候,波多野简单地跟李子安描述了一下。

    李子安只是听着。

    他自己写的字,他能不清楚吗?

    来到那个房间的门口,波多野停下了脚步,看着门上的两个小孔,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激动地道:“大师,那个东西肯定是从这里进来的!你看,这里有两个洞!”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看了一眼,然后双掌合十:“阿弥陀佛,果然是有脏东西,进去看看。”

    “嗯嗯,带上一定要帮帮我呀。”波多野进了房间,一边领路一边说话,“那个东西说是我的前世的丈夫,他说我把他推下了山崖……就是这里。”

    她指着地砖上的一滩水渍。

    她离开的时候地砖上的字迹还很清楚,可是现在已经模糊得看不清楚了。

    李子安说道:“字迹不重要,他还对你说了什么?”

    波多野说道:“是他写在地上的,他说让我求大师帮他超度亡魂,帮他转世为人,不然、不然他就一直缠着我,直到我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原来是前世的一段孽缘,幸好贫僧路过此地,不然女施主你就危险了。这个鬼魂很厉害,居然知道贫僧今晚会路过此地,这也算是有缘,贫僧这就做法帮他超度亡魂。”

    “多谢大师,大师,我要做什么?”波多野很想帮忙。

    李子安说道:“你躺在床上就行了。”

    这个房间是卧房,有榻榻米,上面卷放着床垫与被子。

    波多野看了李子安一眼,心里有那么一丝犹豫,但还是脱掉了脚上的拖鞋,上了榻榻米,打开床垫和被子,把被子往旁边挪了一点,然后躺在了床垫上。

    躺着的波多野导师又勾起了大师的一些青春的回忆,他又有点走神了。

    其实如果论长相身材,大师家里随便一个女人都能把波多野比下去,但是波多野代表的是逝去的青春,在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特殊的情怀。

    “大师?”波多野唤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大师有点不正经,可那只是一个源于直觉的感觉,她没有证据。

    “阿弥陀佛。”李子安来到了榻榻米上,盘腿坐在了波多野的身边,解下背包放在了一边,然后从腰后抽出了天杠剑,又把左手的外套的袖子挽了一截上去,露出了满是裂纹的元气安全套。

    大师做法,正确的道具是木鱼,桃木剑,八卦镜什么的,可是这些东西他一样都没有,也就只有就地取材,拿他能拿出的

    东西来糊弄一下了。

    “大师,你这是……”看见李子安拔剑,波多野顿时有点紧张了。

    李子安说道:“女施主,不要问,闭上眼睛,然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嗯。”波多野很顺从地应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抓住她的手,然后将她的手掌放在了他的手掌下面。

    波多野身子轻轻颤了一下,刚刚闭上了眼睛也悄悄睁开了一条细缝。

    李子安假装没有看见,接着说道:“你用你的食指在我的手掌上随意写写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下。”

    “大师,这是干什么?”波多野好奇地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不要问,开始吧。”

    这是画卜术,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用这个手段了,因为它太低级了。不过现在却可以拿出来用一下,一是节省“能耗”,再就是有利于装逼。

    波多野闭着眼睛,用手指在李子安的掌心里写写画画。

    李子安看着她的脸,心中一声叹息:“对不起了,这样骗你……”

    一分钟的时间转眼到了。

    李子安说道:“好了,停下。”

    波多野停了下来,睁开眼睛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波多野说写写画画的那些线条转眼间就被大惰随身炉处理了出来,呈现在他脑海之中的是一幅碟片封面图,那封面上有他,也有波多野导师。

    封面上还配了东瀛语内容简介:来自东方的神秘大师邂逅了羸弱的东瀛女子,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两人……可事后发现,这个羸弱的东瀛女子居然是……

    我天!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他不得不承认,这边的确是一个变态大本营。在这片热土之上,从来就不缺各种品种的变态,有些还是极其罕见的品种。

    卦辞浮现:扶桑恶狼藏祸心,四方守卫掌精兵,看似顺境实凶险,性得导师来相见。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这卦辞秒解。

    扶桑恶狼藏祸心,这说的是东瀛的势力会介入,而且很有可能是特高科,甚至是自卫队。

    这个情况其实也不意外,因为他此行要杀的人之中,就有一个名叫川岛正雄的男子。孙丽给出的情报显示,这个叫川岛正雄的男子表面上是一个商人,在东南亚开橡胶园和服装厂,但背地里却跟东瀛特高科有关系。

    他横竖都要杀掉那个叫川岛正雄的男子,这就必然引起特高科的反应。东瀛的特高科,那就等于是阉割版的cia,自己的人死了,肯定是要采取行动的。

    四方守卫掌精兵,这一句说的是那四个光头僧侣会调动那霸军事基地的美军,这对他来说倒是一个危险的情况。

    东瀛特高科,加上圣地四方守卫,再加上那霸的军事基地,这看似简单的任务其实充满了凶险,这卦辞的第三句也就顺解了。

    至于卦辞的最后一句,性得导师来相见……

    他觉得这是大惰随身炉出了一个错别字,是幸而不是性,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大惰随身炉交流,让它把这个错别字修改一下。

    “大师?”波多野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导师真的觉得这个大师有点什么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