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68章 三个未亡人
赘婿出山 1268章 三个未亡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砰砰……

    谋杀亲夫的事件以金账将军的一招旋风腿结束了,金账将军那跳跃起来的旋身一腿抽在了李子安的头上,李子安飞出好几米远倒在了地上,再没有爬起来。

    来时的大师身披天纱,盛世美颜,风流倜傥,现在却连余美琳都认不出他来了。

    “你们还真是……”李子安想说一句什么话,但没说完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那张帅气的脸庞左右两边都肿了,腮帮子里好像塞了包子,鼓得高高的。额头上也有好几个青包,两只会放电的眼睛也变成了熊猫眼,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乌黑的眼圈却又大又明显。

    不过他做到了,哪怕媳妇待他如死敌,他也待媳妇如初恋,不管师太和金账将军怎么打他,他都没有还手,也没有抵抗。

    余美琳从4d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李子安的身边看了一眼,很心疼的样子:“你们是不是下手太狠了?”

    康馨一脸无辜的表情。

    董曦神色肃穆:“女王,女神交代过了,不能留情,要真的往死里打,他越接近真的死亡,效果就越好。”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把他抬出去埋了吧。”

    董曦和康馨一个抱腋下,一个抱腿,就这样把李子安抬了出去。

    大师的血滴滴答答地低落在地上,酷似一朵朵小红花。

    余美琳从4d体感沙发上拿起了天纱,然后跟了上去。

    夜已深,四周静悄悄的。

    左右两侧有邻居,不过隔着围墙和树木也看不见。后花园过去是人工湖,这个时候也没有人。

    坑是一早就挖好的,师太和金帐将军江李子安抬到了坑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坑里。

    李子安一动不动,“死状”可怖。

    不过最让人痛心的却还是那张盛世美颜,大师的脸已经被揍得面目全非了。

    “大叔不会是真的死了吧?”康馨稳不住了,一双眸子里泛起了泪花。

    董曦伸手在李子安的鼻孔前探了一下,说了一句:“还有气,别担心。”

    “可是大叔被我们打的好惨……”康馨还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董曦的心里又何尝不难和愧疚,可是她跟康馨不同,她杀人的时候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自然也不会将内心的情绪流露出来。再说了,就她对坑里的男人的了解,那个不要脸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打死?

    余美琳说道:“你们俩让开吧,我把天纱给老公盖上。”

    董曦和康馨让开了。

    余美琳一条腿迈进了土坑里,将天纱展开,很细心的盖在了李子安的身上,从头盖到脚,一寸皮肤都没有露出来。

    殡仪馆里的入殓师也就这水平。

    “老公,你安息吧。”余美琳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把那条踩在土坑里的腿收了回去。

    董曦和康馨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交换过眼神,彼此都是那个懵逼的人。

    女王这又是犯病了吗?

    老公明明没死,说什么安息吧?

    余美琳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铁锹,准备铲土埋人。

    “女王,还是我来吧。”康馨伸手去拿余美琳手中的铁锹。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女王亲自动手。

    余美琳却说道:“我的老公,还是由我自己来埋吧,也算是送他最后一程。”

    康馨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董曦。

    交换过眼神,彼此还是那个懵逼的人。

    女王是不是缺电了,脑子又不正常了?

    可是,汤晴和沐春桃今天晚上才给她充的电,不可能缺电啊。

    余美琳连铲带推,不到一分钟就把李子安给埋了,然后还用铁锹拍了拍松散的土堆,将土拍紧。

    董曦和康馨又对视了一眼。

    余美琳忽然跪了下去,两颗眼泪夺眶而出,哽咽地道:“老公,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会把小美照顾好的,也会告诉肚子里的孩子,他的父亲是一个盖世大英雄。”

    一句话说完,两行眼泪牵着线儿的往下掉。

    董曦实在忍不住了,提醒了一句:“女王,老公没有死。”

    余美琳抹了一把眼泪,声音哽咽:“我……我知道。”

    “那你还这么伤心?”康馨也忍不住了,哪怕是冒犯女王,她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余美琳又抹了一把眼泪:“你们也跪下吧,他也是你们的男人。”

    董曦和康馨又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个女人的眼睛里都满是困惑的眼神,不过女王有令,她们还是跪了下去。

    不管是站在天下国女王的角度,还是站在李家大房的角度,余美琳的话她们都是要听的。

    “你们俩也说句什么吧。”余美琳说。

    董曦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余美琳一眼,脸上的神色肃穆,虽然看不出什么,可心里却犯着嘀咕。

    “不会是我和康馨刚才打老公打得太狠了,她受了刺激,脑子出问题了吧?”这样的话,也就只能在心里默想一下而已。

    康馨这边老老实实的说了一句:“大叔,你一路走好,明年的今天,我来给你坟头除草,给你烧纸……嘤嘤嘤……”

    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

    余美琳看董曦一眼,眼神里带着鼓励,还有期许。

    真的是不对劲啊!

    这个家庭已经不是奇怪那么简单了,应该用上疯狂这个词才对。

    董曦心里一声叹息,硬着头皮说了一句:“老公,你放心吧,家里有我们呢,一路走好。”

    “好了,我们去凉亭喝茶吧,然后等老公还阳。”余美琳起身往凉亭走去。

    董曦和康馨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跟在余美琳身后往凉亭走去。

    “女王不会是……”康馨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她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董曦压低了声音:“我也感觉她不太对劲,是不是刚才我们下手太狠了,刺激到她了?”

    “有可能。”康馨说。

    余美琳回头看了两个“小妹”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别胡思乱想了,我这样做只是让事件变得更真实一些而已,既然是女神的安排,那就要做好。我们在老公的坟前流露出悲伤的情绪,或许能帮助老公修炼元气。”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董曦双掌合十,念了一句,“天道昭昭。”

    “女王英明。”康馨干脆拍了一个马屁。

    三个女人坐在凉亭里喝茶,等着这个家的男人还阳,诈尸

    出土。

    土坑里,天纱的菌丝扎进了李子安的血肉,又从他的血肉之中延伸到了泥土之中。李子安的意识沉浸在黑暗之中,无知无觉。可是在他的脑海之中,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七图长亮,不断吸收着从天纱菌丝之中输送过来的原始元气,将之炼化并输送到李子安的身体之中。

    李子安的黑眼圈一点点褪色,肿起的脸颊和额头上的青包也在快速消散,身上的伤口和受伤的内脏也在悄无声息地愈合着。

    却就是这一伤一愈,他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就如同冶炼,烈火烧除杂质,反复的捶打,留下的就是金刚。

    这一切他都没有意识,这一次他是真的处在十分贴近真实死亡的状态。以前他将自己埋在泥土里进行轮回炼气术修炼,其实是一种真实的“假死”状态,虽然也有效果,但肯定没法跟这一次相比。

    假死就等于是欺骗,如果一个人就连修炼这种事情也要欺骗,骗的其实就是自己,那又怎么可能取得好的效果?

    月光下,被拍紧的土堆上冒出了一棵棵青草的叶芽,一转眼那些叶芽就长成了小草,又过了一会儿,大师的坟头上就长出了一片绿幽幽的青草。

    一股夜风吹过,那些青草随风摇曳。

    坟堆旁边的桂花也开了,满园的桂花香。

    三个女人喝着茶,看着月光下满树的桂花,嗅着浓浓的花香,看着自家男人坟头上的青草,真个是景美人也美,人从画中来,又在画中坐。

    一个时间里,余美琳忽然想起了什么,说了一句:“明天换一堆干净的土吧,不要这些土了,老公的坟头上长草不好。”

    康馨好奇地道:“女王,为什么不能长草?我觉得大叔的坟头上长草很好呀,看上去很漂亮,自然又环保。”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们看那些草多绿啊,这不是在骂我们吗?”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呃,谁骂我们?”康馨一脸懵逼。

    余美琳已经懒得解释了。

    董曦说了一句:“金账将军,你觉得那坟堆和坟头上的草合在一起像什么?”

    康馨仔细看了看:“嗯……像帽子!”

    “这不就对了吗?”董曦说。

    康馨这才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我晕,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得换干净的土,我们可没有那啥。”

    这些话,大师一句都没有听见。

    他的意识一直保持混沌状态,没有呼吸,也无任何知觉。

    他一点都不知道,在他的脑海之中,大惰随身炉之上第八幅天图亮起了一个绿点,那画面就像是一块墨翠无事牌在背面打了一点灯光,散发出了一点幽幽绿光。

    因为没有意识,所以他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第八幅天图上的绿点消失了,天纱的菌丝也不在吸收原始元气。

    李子安的意识快速回归,并感到憋气,他本能地往上一撑。

    哗啦!

    长满青草的坟堆破开了。

    大师从土坑里坐了起来,一脸懵逼。

    以前,他甚至估摸得到他在土坑里躺了多久。

    可是这一次,他却感觉他在土坑里埋了起码一百年,一朝醒来大清都亡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