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61章 师太的神秘仪式
赘婿出山 1261章 师太的神秘仪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厚重,天空上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黑色的云团笼罩着天空,来时还好好的,现在却变天了,要下雨了。

    出了小楼董曦就往她的房子走去。

    李子安本来想矜持一下,可人家都没看他,也不好展现演技,只得跟上去。

    两人前脚刚走,孙丽就从小楼里走了出来,看着两人的背影,轻轻呸了一声:“男的不要脸,女的也不自重,那么好的条件,跟谁在一群不好,偏偏跟一个不要脸的在一起。”

    李子安有点感应,回头看了一眼。

    孙丽跟着就扭过了头去,看别的地方。

    “孙同志,你是不是什么东西掉了?”李子安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孙丽回了一句,心里又暗骂了一句不要脸,狗耳朵。

    “孙同志,你不会是在骂我吧?”李子安说。

    孙丽:“……”

    董曦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带煞。

    本尊还在这里,你也敢撩?

    李子安跟着就闭上了嘴巴,跟着师太走。

    进了门,董曦换上拖鞋之后才开口跟李子安说了一句话:“施主,那个孙丽心机很重,你小心点,你得跟她保持一点距离。”

    李子安点头:“嗯嗯。”

    “我感觉她有点怀疑我,你没来的时候,她问我了我一些奇怪的问题。”

    李子安心中一动:“什么奇怪的问题?”

    “她问我是不是去找什么东西去了,还问我会不会卜卦,让我给她卜一卦。”董曦说。

    李子安的心头也一团雾水。

    这些问题的确很奇怪,按理说师太“消失”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也联系不上,孙丽最该问的是她为什么不开手机,或者都去过些什么地方才对,怎么会问她会不会卜卦?

    “我觉得她是怀疑我的身上是不是有牧师的火种,不然怎么会问我会不会卜卦?”董曦说。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不可能,我将从禁地冰湖下面带回来的火种交给孙丽,我跟她说那就是牧师的火种,高明起了贪恋私自接触火种并被感染,这事等于是坐实了,她不可能怀疑牧师的火种在你的身上。”

    “那她怎么好问我会不会卜卦?而且,还请我给她卜卦。”

    李子安想了一下:“我觉得她是在怀疑我把巫师身上的火种带回来给你了,巫师被我杀了,但是火种也被我灭了,她要是怀疑你身上有火种的话,应该是怀疑巫师的火种在你的身上。她根本就不了解火种,不管是疗养院还是101局也没有能力研究火种,给她提供技术支撑。”

    “也对,可终究是怀疑了。”董曦叹了一口气,“那个女人还真是猴精,不好对付。”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看来的确不好对付,我以为赶走了高明,她会容易对付一点,却没想到比高明还难对付。媳妇,看来你真得从疗养院辞职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如果你在职出现了问题,上面估计要追究你的责任,你会有麻烦,高明就是一个例子。”

    此时此刻,高明或许就在一个封闭式的病房里躺着,一大堆科研人员正围着他,一个个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这样的情况,他可不想出现在董媳妇的身上。

    “我明天一早就写辞职报告,然后交给老总。”董曦说。

    “高叔叔要是不答应呢?”

    “你是我男人,你去说服他。”

    这话听着心里舒服,李子安爽快地道:“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明天一早我陪你去见高叔叔,他要是不答应,我就说服他。”

    “嗯,我就包在你身上了。”董曦说。

    李子安觉得她没必要重复,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就她现在这种情况,本身也不正常。

    “我这边也没什么要聊的了,我们开始吧。”董曦看大师的眼神有点放光的反应。

    “那个……开始什么?”李子安莫名心虚。

    “回来的路上我就跟你说清楚了的,你是我的第一个信徒,我要给你举行一个仪式,然后给你念天空经。”董曦说。

    李子安有点头疼了:“媳妇,我们能不能不整这些?你就当我是你的信徒,我也认,仪式什么的就免了吧。”

    董曦的眉宇间顿时多了一抹煞气:“施主,你的心灵需要净化,废话少说,把衣服脱了。”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讶然道:“媳妇,怎么天空神教入教仪式……还要脱衣服吗?”

    他知道这事怎么也逃不了,可让脱衣服,这是神马仪式?

    忽然,董曦的身上放射出了一团白茫茫的能量光,形成了一团包裹身体的光晕。她站在光晕中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却又给人一种圣洁、光辉神秘的感觉,不是仙却胜似仙,会让人生出一种跪倒在她的脚下,然后四十五度仰望她的冲动。

    这个现象只持续了两三秒钟就结束了,白茫茫的能量光消失了,董曦的身上牛仔式t恤衫加牛仔裤,而是神秘的天空圣衣。

    真正的师太现身了。

    李子安一双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安放,可是他还是硬着头皮直盯盯地看着。此刻的他就像是在黑夜里行走在马路上的迷路的少年,突然一辆劳斯莱斯加长型豪车驶来,两只车前灯照得他眼花缭乱。

    可是,他还得直盯盯地看着,不然被车撞了怎么办?

    车还是那辆车,可是内饰和引擎却不再是从前的内饰和引擎,车的神秘感太强了,让少年忍不住向车致敬,渴望拥有它,幻想驾驶它的感觉。

    有些情况哪里能逃过师太的法眼,董曦的眉头皱了起来:“施主,你的心灵果然很脏,需要净化,不然你不会有进步。”

    李子安的思维受到了影响,反应慢了半拍,但还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嗯嗯。”

    “你还愣着干什么?衣服脱了。”董曦说。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媳妇,为什么非要脱衣服?”

    董曦神色肃穆,声音里也带着严肃感:“那衣服不过是尘世间的俗物,遮掩的不过是你藏污纳垢的心灵。脱吧,脱吧,把自己解放出来,把你最肮脏的一面呈现在我的面前,呈现在苍穹之下。”

    李子安:“……”

    一边让人家脱衣服,一边说人家心灵肮脏,这事怎么都让人感觉不对劲。

    “你是要我动手吗?”董曦已经失去了耐心了。

    “好吧,谁让你是我媳妇,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李子安放弃挣扎了,他将外套和t恤衫脱了,长裤也脱了。

    被天纱包裹着的天书和灵盘也取了下来,他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由天纱编织而成的四角小裤子。

    不透光,很正规。

    “好了,来吧。”李子安摊开了双手,展现出了很高的积极性。

    与其消极抵抗,不如积极拥抱天空神教的神秘仪式。他自己其实也有些好奇天空神教的仪式究竟是什么样的,还有师太心心念念的《天空经》又是什么样的。

    董曦却摇了一下头:“还有。”

    李子安:“……”

    真的是太过分了。

    天纱飞了起来,飘荡了两下,坠落在了地上。

    李子安又摊开了双手,坦荡地道:“来吧,媳妇,净化我的心灵吧。”

    董曦转身向饮水机走去。

    李子安看着师太白皙的背影,心里有些纳闷,好奇地问了一句:“媳妇,你不是说要举行仪式吗,你去哪?”

    董曦没有回答,她走到饮水机前,将饮水机上的矿泉水水桶取了下来,然后提着矿泉水桶子往这边走了。

    李子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摆手道:“媳妇,我看这个就不必了吧?我们走走过程就行了,没必要……”

    没等他把话说完,董曦举起那只矿泉水水桶当头就给他浇了下来。

    哗啦!

    李子安被浇了一个浑身湿透。

    诡异的一幕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那些浇在头上身上的水并没有流到地上,而是在他的皮肤上缓缓流淌,开始是往下,转眼是往上,然后又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大部分的水贴着他的皮肤流动,还有一部分水滴悬浮在空中,那景象让他产生了一个在太空舱中的感觉,没有重力,水可以悬浮在空气之中。

    李子安惊呆了。

    这太神奇了。

    他以为董曦给他泼水是一个类似基督教的浸礼和洗礼,受条件限制,所以师太才去拿了矿泉水桶子来给他浇水,却没想到这个仪式如此惊艳和神奇。

    董曦缓缓抬起了右掌,然后穿过水幕,贴在了他的胸膛上,用一种充满磁性的声音念叨道:“天道昭昭,红尘是苦,早脱苦海,归途是天。”

    这话李子安听过,如果要说感觉的话,那就是感觉董媳妇秀逗了,脑子不正常了。可是同样的话,这个时候却给了他一种奇特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在开满鲜花,蝴蝶飞舞的草原地上奔跑,天空干净得就像是一块蓝布,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也照耀着心田,微风吹拂着脸颊,柔软的头发向后飘,飘呀飘……

    这是什么魔法?

    “天路遥遥,携子之手,与子相伴,同登极乐。”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

    这又是什么经文?

    如果这就是《天空经》的话……

    那么,创作《天空经》的神,大概不是个什么正经神。

    不过,遵从内心的话,他却想打赏这个创作《天空经》的神10块钱……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