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59章 智商锐减
赘婿出山 1259章 智商锐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曦将她的坦克300一直开到了小楼旁边才停下来,李子安一下车就看见了站在小楼台阶上的孙丽,还有关勇。

    李子安走了过去,说了一句客气话:“孙同志、关同志,两位辛苦了。”

    虽然是一笔交易,但是人家毕竟是出力救了自己的媳妇,这个人情得认。

    关勇冲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孙丽只是看了李子安一眼,视线就移到了后一步往这边走来的董曦的脸上。

    师太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一米九五的身高也给人带来视觉性的冲击,还有心理上的压力。

    “董队,我们聊聊吧,去你的办公室还是我的办公室?”孙丽说。

    董曦说道:“去你的办公室吧。”

    “那好,我们走吧。”孙丽转身进了小楼。

    李子安愣在了当场,孙同志连话都不跟他说一句,这是什么态度?

    董曦跟着孙丽走了。

    李子安要跟去的时候,关勇说了一句:“大师,我带你去见马赫塔布小姐。”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他明白孙丽的套路,不让他跟着,是防着他破坏她跟董曦的谈话,所以才会和关勇一起在这里等着,让关勇带他去见马赫塔布。

    关勇走下台阶,然后往一栋病房走去。

    李子安以为关勇会带他去地下实验室,没想到是位于地面的病房。这个情况也好理解,女诸葛肯定是考虑到了两点,一点是马赫塔布的情况不明,不便安排在地下基地的实验室里。第二点就是他这边的感受,马赫塔布毕竟是他这个大师的女人,关在实验室里总归不合适。

    “关同志,今晚的事谢谢了啊。”李子安跟着关勇走,说了一句谢谢。

    关勇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裂开嘴笑了一下:“大师,你说这些客气话干什么?在阿汗国,你救过我和孙科长的命,今晚的事也是我的本职工作,你不用这么客气。”

    很少见他笑。

    李子安笑了笑:“也对,兄弟之间不用客气,对了,你这边有没有那四个光头僧侣的新情报,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关勇说道:“他们乘坐快艇进了公海,然后就消失了,我的同志还在用无人.机搜寻,我这边还没有最新的情报,不过根据我的经验,估计是跟丢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会不会是去了东瀛?”

    关勇摇了一下头:“这个就不知道了。”

    李子安心里暗自琢磨着,那四个光头僧侣本应该跟雅娜一起回大阴的,却提前出海,然后还消失了,目的地不明。他这边刚刚跟孙丽签了一份绝密的大单,不会是泄密了吧,那四个家伙提前去东瀛埋伏?

    可是泄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东南亚那边的颜色运动闹得真厉害,或许是去了佛甸国,并不是去东瀛。

    “不管是哪里,如果遇到,正好铲除,为波斯媳妇报仇。”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波斯媳妇心中这种情况与雅娜有关,也必然跟那四个光头僧侣有关,这个仇肯定是要报的。

    病房到了。

    关勇打开了门:“大师,你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我在外面,如果有什么事你招呼一声就行。”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进了门,然后关上了门。

    其实这个举动是多余的,一进门他就看见了安装在墙角的一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床,马赫塔布就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

    这跟药量有关,当时李子安担心药量太少不能将马赫塔布药倒,然后被雅娜控制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所以他在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上抹了双倍量的止行膏。就那份药量而言,马赫塔布昏迷几个小时都是正常情况。

    这间病房也很特殊,墙壁上覆盖了人造皮革和填充物,病房门里也没有金属和玻璃器皿,这是防着病人自残的措施,倒也合适马赫塔布现在的情况。

    李子安来到了床边,静静地看着马赫塔布。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与她在一起的一些画面,悲伤的感觉也悄悄地从心底涌冒了出来。

    她是无辜的,可是她却承受了这样的伤害。

    那些对女人下手的人真的应该下地狱!

    马赫塔布睡得很安详。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正要往她的身体里注入元气,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看着监控摄像头,说了一句:“同志,把监控摄像头关闭了吧,这样有点不合适。”

    监控摄像头上的工作指示灯还亮着,不知道是谁在看着这里,但他的话肯定不管用。

    不过,约莫一分钟后监控摄像头的工作指示灯就熄灭了。

    李子安的左手往上一推,一团元气涌过去,那只监控摄像头的镜头就变成与天花板平行的位置了。

    这样做是防备某个同志偷拍。

    刚才他说了这样不合适,监控摄像头隔了一分钟才关闭,这一分钟的时间里那个同志肯定是向上面请示了。那个上面十有八九就是孙丽,女诸葛那么猴精,没准会让那个同志悄悄打开监控摄像头偷拍他,所以他才把监控摄像头推上去,这样一来她还拍个锤子。

    搞定了摄像头,李子安蹲了下去,将右掌贴在了地上,心念一动,成百上千的白色“菌丝”就从他的手掌上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万物互联,天纱的菌丝就等于是他的眼,他的手。

    一分钟后,他起身走向了床头,伸手从皮质床头的线缝里掏出了一只窃.听器。

    李子安把那只窃.听器拿进了卫生间里,放在了水龙头旁边,然后将水龙头拧开了一点。

    想听我跟媳妇谈话?

    你就听听水声好了。

    搞定之后李子安回到了病床边,伸手抓住了马赫塔布的手腕,天纱的菌丝又从他的手上蔓延到了她的手腕上。

    元气和炉身血从天纱的菌丝进入了马赫塔布的身体。

    “嗯……”马赫塔布的喉咙里传出了一个呻吟的声音,眼皮也跳动了一下。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柔软,给马赫塔布解除止行膏的药性的同时,他也操控着天纱的菌丝在马赫塔布的身体里搜寻信息。

    这样的身体检查可比医院里的核磁共振还要彻底,如果波斯媳妇的身体里有什么不应该有的东西,别说是一块芯片什么的,就算是一块米粒大小的肿瘤,或者黏.膜气泡,他这边也是清清楚楚。

    各式各样的信息,各式各样的数据流水一般涌进大惰随身炉,经过处理之后又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更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但其实跟计算机处理数据在显示到显示屏上一样快。

    检查很快就结束了,李子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一次他的检查非常彻底,什么犄角旮旯,坑凹不平的地方都检查过了,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波斯媳妇的身上没有任何芯片,大脑也正常,所有的器官也都没有问题,完全是一个健康而又正常的女人。

    马赫塔布睁开了眼睛,也不说话,就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

    “媳妇,你感觉怎么样?”李子安关切地道。

    “你……是谁?”马赫塔布有点紧张的样子,说的话也是波斯语。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是什么情况?

    “你、你别过来啊,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你想干什么?”马赫塔布双手压在胸前,生怕李子安袭击她的高地。

    李子安在床边坐了下去,温声说道:“你别害怕,你仔细看看我,我是李子安,你还记得我吗?”

    他会讲波斯语,可是他故意用汉语跟她说话。她精通汉语,学会的东西不会平白无故地从脑子里消失。如果她能听懂,那就说明她的记忆并没有被完全抹除。

    马赫塔布又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困惑与警惕。她显然是在回忆什么,可是就她的眼神而言,她显然没有想起李子安是谁,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媳妇,我们在波斯举行过婚礼,你还记得吗?”李子安继续跟她说话。

    “你不要脸,我才不是你的媳妇!”马赫塔布说。

    这一次,她说汉语了。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李子安继续引导她的思维。

    “妈妈!妈妈!快把这个坏人赶走呀,妈妈……”马赫塔布很害怕的样子,声音里带着哭音,蓝底带翠的眸子里泪花闪闪,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的样子。

    李子安傻眼了。

    昨天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给他的感觉,马赫塔布的反应,还有她说的话,她根本就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波斯媳妇,而是一个智商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

    “你走呀!你走!我不要看见你!”马赫塔布嚷叫着。

    “你冷静一点,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李子安站了起来,往后退。

    “你出去,你出去呀!”马赫塔布吼叫着。

    李子安的心里乱糟糟的,他也不想她这么紧张和害怕,慢慢地往后退。

    “大师,没事吧?”门外传来了关勇的声音。

    “没事,我出来了。”李子安回了一句,右手探出,隔空一抓,然后往下一压,那只被他推起来的监控摄像头又恢复了原位。

    孙丽不可能让一个男同志来监视马赫塔布的房间,他将监控摄像头还原,为的也是继续观察。他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马赫塔布,但是101局的同志却可以。

    李子安退出了门,然后把门关上了。

    他的心情和这夜色一样凝重。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