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39章 偶遇马化云
赘婿出山 1239章 偶遇马化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整个下午李子安都跟马赫塔布腻在半岛酒店的房间里,聊天和看才艺表演。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里,大师才发现他的波斯媳妇在艺术领域居然有如此高的天赋。一支玉竹纳伊在她的手里玩得滴溜溜转,她不但会吹最后的莫西干人和星光灿烂的旗帜,还会吹天佑女王等等曲子。

    反差真的是太大了。

    闲着的时候,李子安跟她聊了一些波斯炼油厂的事。

    有了黑锅公司的投资,还有这边的设备和技术支撑,炼油厂运转得很好,只是目前波斯正处在灯塔的严厉制裁下,炼出来的油销不出去,所以还处在亏损的状态下。

    听波斯媳妇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种奇怪的奇怪的感觉又从李子安的心里冒了出来。

    虽说那笔投资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也完全是看在波斯媳妇的情面上才投资的,可是那毕竟是黑锅公司的第一笔实业领域的投资,作为全权负责人兼管家婆的角色,波斯媳妇应该主动跟他聊炼油厂的事才对,可她非但没有主动跟他聊,而且连解决问题的方案都没有。

    甚至,给他的感觉,她就没当回事。

    这个就跟他熟悉的那个白手起家,仅凭自己一手之力创建埃兰贸易公司的波斯媳妇的人设就有点起冲突了。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这样的事情在心里琢磨就行了。

    傍晚,李子安给汤晴发了一条消息说不回家吃饭,然后带马赫塔布去了酒店的餐厅吃了晚餐。

    吃过晚餐,李子安送马赫塔布回房,他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媳妇,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参加那个艺术品展览会吗?”

    马赫塔布很确定地点了一下头:“嗯,我很想去。”

    “那我明天一早过来接你。”李子安说。

    马赫塔布凑过来在李子安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用很温柔的声音说道:“我的丈夫,明天见。”

    李子安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早点睡,明天见。”

    从半岛酒店出来,李子安很想给莎尔娜发个消息,让她黑进半岛酒店的监控系统。自己媳妇肯定不好说监视,就说以保护为目的,好好盯着波斯媳妇。可是犹豫了一下,他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用手机上的app叫了一辆网约车,准备坐车回家。

    马赫塔布这次过来,他感觉上的确有些不对劲。如果要把这种感觉用数字来概括,那么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十的程度。可是,他没有证据。监视这样的事情用在别人身上没有问题,可是用在波斯媳妇身上就不合适了,他的良心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他甚至不愿意往坏的方向去多想,车子还没来,他就主动将心思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

    大阴伦登城西郊的王权堡,它真的是圣地吗?

    在1939年的那个历史时空里,巫师说王权堡就是圣地,可他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而且,那个地方还是雅娜故意泄露出来的。

    “回去再进天书看看,我在1939年的历史时空里接触到了王权堡,下一次我应该能直接进入城堡内部,那样的话,那座城堡究竟是不是圣地,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一辆车停在他的面前,很眼熟的感觉,他定眼一看才发现是孙丽的比安迪唐,坐在驾驶室里的人也是孙丽。他下意识地将手机拿起来,人脸开锁,叫车的界面映入眼帘,才发现车牌就是孙丽的比安迪唐的车牌。

    粗心了,这么明显都没有发现。

    孙丽从驾驶室里探出了头来:“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上车。”

    李子安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上了车,系上安全套,说了一句:“我坐你的车,app会扣费吗?”

    “当然扣,不然你想白坐吗?”孙丽说。

    李子安:“……”

    孙丽启动车子上了路。

    “你怎么知道我在半岛酒店?”李子安其实知道答案,但还是要问一下。

    孙丽瞅了李子安一眼:“我们保卫这座城市,一些重要目标系统会主动跟踪,你的女人也是我们的重要保护目标,在半岛酒店的那一位一来我们就重点关注了,酒店里也有我们的同志暗中守护,你去见她,我能不知道吗?”

    “谢谢。”李子安转移了话题,“高科长怎么样了?”

    孙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回京接受进一步的调查和心理评估,目前还没有结果。”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哎,高科长那么好一个同志,怎么会出现这种意外呢?实在是太可惜了,让人痛心啊。”

    孙丽忍不住又瞅了李子安一眼,眼神里有话。

    你说这些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对了,现在是谁在带队?”李子安又转移了话题。

    他虽然可以不要脸,但不要脸也是有尺度的,不要到恰到好处就可以了。

    “上面让我暂时带队。”孙丽说。

    李子安笑了:“恭喜恭喜,你真应该早点过来,我们还可以喝一杯庆祝一下。”

    孙丽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我一点都不高兴,但你是知道这个消息后最高兴的人。”

    “看你这话说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高科长对你来说是一个麻烦,我来带队,我比高科长好对付,这对你来说是好事,你是这样想的吗?”孙丽说。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哎,原来你对我的误会这么深,不管怎么样,站在朋友的角度上我还是为你感到高兴。”

    “谢谢,但我带队只是暂时的,只要高科长通过了第二次心理评估,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上面就有可能再派他下来带队,所以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还有,我得提醒你,你别以为我比高科长容易对付,我可不是那么好对付好忽悠的人,我会盯紧你的,你最好不要犯错误。”孙丽故意把话说得很重。

    李子安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看你把话说得这么严肃,我看上面也会考虑到我的感受,就算高明通过第二次心理评估,我看也不见得会再到这里来带队。而你,你也不要看轻自己,有时候升职其实是很容易的,你只需要在临时带队的这段时间里做出成绩,上面的人看你做得比高明还好,就会给你升职转正了。”

    孙丽不说话了,继续开车。

    如果要问她想不想转正,成为特别行动科真正的科长,不管她嘴上怎么说,但她心里的答案却是肯定的。

    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从小受的教育都是做人要上进,不要虚度光阴,要获得成功,这些东西就像是基因一样在每个人的血液里流动,她自然也不例外。如果能成为真正的科长,在更大的平台上施展拳脚,发挥自己的才能,这样的好事她怎么会不想?

    可她也知道在体制里要升职那不是一般的难,以她的资历和年龄几乎是没有希望的,除非立大功,可是哪有那么好立功?

    “你其实是想的,对不对?”李子安说,智慧的眼神已经看穿了一切。

    “想又有什么用?”孙丽心里其实不抱希望。

    李子安笑了笑:“有我帮你,这事其实也简单。”

    孙丽沉默不语。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不要误会啊,我就只是单纯的想帮你,没有别的心思,你甚至都不用欠我人情。”

    孙丽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不欠人情?

    这句话本身就站不住脚。

    “其实很简单,101局有没有什么棘手的任务,或者解决不了的事,找不到人背的黑锅,你申请一下,我这边帮你搞定,这不就成了吗?”在大师眼里,这的确是小事一桩。

    “高首长说你背黑锅上了瘾,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现在看来他说的是真的。”孙丽把话题扯到了一边,就是不表态。

    李子安笑了笑:“总之我把话说在这里,你自己考虑吧。”

    “明天你真的要去大阴领事馆参加那个什么珍贵艺术品展览吗?”孙丽还是不表态。

    “看来没什么事情能瞒过你,我当然要去,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要是不去,那不就是认怂了吗?”

    孙丽说道:“我估计动手的可能性很小,但对方肯定有阴谋,我没有被邀请,所以我去不了。不过我会带着人在外面策应你,你自己小心一点,有什么情况立刻给我发信号。”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董曦什么时候回来?”孙丽问了一句。

    “你比我还关心她,估计就这几天了吧。”李子安说。

    “究竟是几天?”

    李子安笑了笑:“我怎么知道?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你明知道她的电话打不通,你还让我打电话。”孙丽又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你打不通,我也打不通,然后你来问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李子安反问她。

    孙丽不说话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九间堂。

    李子安下了车,说了一句:“孙同志,要不要进去坐坐?”

    孙丽摇了一下头:“还是算了吧,你们家阴气太重,我担心我受不了,明天见。”

    李子安:“……”

    他觉得明天还是不见的好。

    孙丽驾车离开。

    李子安进了小区,顺着人工湖旁边的步道往家里走。

    还没到家,一张识辩度极高的面孔忽然映入眼帘,那人老远就笑着跟他打招呼:“大师,你搬过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是不想我去你家喝你的酒吗?”

    迎面走来的是商界王者马化云。

    李子安迎了上去,笑着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我,我搬过来的这几天,每天都去你家周围看看,你家始终都没人,我心里还琢磨着你是不是不想见我,怎么还敢打扰你。”

    “我是偶尔过来住一下,大多时候都在杭城,这么说来是老哥我不对了。”马化云笑着说。

    李子安给了马化云一个拥抱。

    彼此都是瞎扯的人,就不要扯远了。

    “马大哥,既然这么巧,要不去我家坐一坐,我陪你喝两杯怎么样?”李子安说。

    马化云说道:“今天就算了,最近公司遇到点麻烦事,一大群人在公司等我,我得赶回去处理一下。”

    “什么麻烦事,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马大哥你尽管开口。”

    “这事你还真帮不了我,就这样吧,有空的时候我来找你喝酒,我先走了,接我的车马上过来了。”马化云说。

    “那我就不烦你了,对了……”李子安想起了一件事,“马大哥,有件事我想向个意见,耽误你两分钟没问题吧?”

    马化云说道:“看你说的,我们俩用得着说这么客气的话吗?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别说是两分钟,只要是你用得着我,就是两个小时都没问题。”

    李子安笑了笑,也不说客气话了,开门见山地道:“马大哥,是这样的,我在波斯投资了一家炼油厂,以前缺钱缺设备,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油也炼出来了,可是因为灯塔的制裁,我的油卖不出去,我也不知道往哪里卖,你这边有没有什么路子?”

    马化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看李子安的眼神也很奇怪,也不说话。

    “马大哥,你这是?”

    马化云这才开口说话:“老弟啊,这世界上那么多可以投资的地方和项目,你怎么跑去波斯投资炼油厂,你这投资的思路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李子安很尴尬,可原因却说不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波斯媳妇,他怎么会去投资炼油厂?

    “这事我不好出面,你得自己解决。”马化云说。

    李子安的心里有些失望,不过嘴上还是客气了一句:“没问题,我能理解,你要是出面的话,你和你的公司也会受到牵连。”

    “不过渠道却是现成的,这边不是有原油期货吗?以你的关系,你把你的油挂期货市场就能交易了。”马化云说。

    李子安笑了:“不愧是马大哥,你算是给我指了一条明路了,你去忙你的吧,等你忙过了我们再约。”

    “没别的事那我就走了,改天约。”马化云拍了一下李子安的胳膊,走了。

    李子安往家走,心里也在嘀咕。

    就这么简单?

    我拿这么简单的事情去问人家……

    我是不是丢脸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