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38章 最后的莫西干人
赘婿出山 1238章 最后的莫西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快更新赘婿出山最新章节!

    黑暗潮水一般退去。

    意识回归,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这里还是半岛酒店的251号房间。

    马赫塔布坐在他的对面,保持着冥想的姿势,她的皮肤上也还清晰可见天纱的菌丝,使得她就像是一朵人形的大蘑菇。

    李子安的心中一沉,难道她出什么意外了?

    他有这样的担心是因为马赫塔布在天书的历史时空里比他先死,所以理论上她会比他先醒来,可是她还闭着眼睛,没有睁开的迹象。

    就在这个时候天纱的菌丝回收,白芒一闪就消失了。

    马赫塔布忽然睁开了眼睛,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气:“嚯……嚯……”

    李子安慌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元气,为她镇神稳心。

    就这个过程里,他也找到原因了。

    马赫塔布是他带进天书里的历史时空里的,也就是说整个介入事件是由他发起,也是由他主导的。马赫塔布虽然比他先死,可是她的意识回归却要等他出来之后,天纱回收之后才行。

    在刚才那个历史时空里,马赫塔布差不多先死了两分钟,尸体并没有消失,那个历史时空也在因为他而继续演绎,处于激活状态。被他带入历史时空的马赫塔布,她又怎么可能先醒转过来?在过去的两分钟时间里,她其实是一种无意识的假死状态。

    马赫塔布缓过气来了,可是脸色却还是很苍白,心中的恐惧也明显没有消退,说话的声音也还有点颤:“我……我被击中了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温声说道:“不要害怕,那只是不存在的影像,你可以想象成你是在打3d游戏,你的角色中枪了,你本人并没有中枪,你随时可以再开始新的游戏。”

    元气加上贴心的安慰,马赫塔布放松了一些,她凑了过来,依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声音甜腻:“我的丈夫,你真好。”

    李子安伸手搂着她的小蛮腰,轻轻摩挲。

    “虽然是假的,可是……”略微停顿了一下,马赫塔布才说出来,“可那感觉太真实了,我感觉我的脑袋真的被子弹击中了,我想动动不了,痛死我了,我甚至能感觉我的灵魂离开我的身体,那个过程太可怕了。”

    “都过去了,你看我,死着死着就习惯了。”李子安换了一个角度安慰她。

    马赫塔布轻轻打了李子安一下:“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你要是有个……我该怎么办?”

    李子安笑了笑:“好吧,我不说这样的话了,免得你当寡妇。”

    “你还说!”马赫塔布举起了粉拳,样子凶凶的,可是落下去的时候就变成了样子货,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而且打的还不是地方。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是那种看上去很疼,实际上却很享受的表情。

    人就是这么奇怪,刚刚因为真实的死亡感受心有余悸,一转眼功夫就胡思乱想了。

    李子安捉住了她的手:“调皮,你现在这种情况,你要安分一点。”

    “那要看我的丈夫想不想,你要是想我不安分的话,我就不安分给你看。”马赫塔布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那笑里藏着神秘。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

    大师书读的少,理解能力的确有点差

    。而且有些知识是天仓所没有的,也就没法灌输给他。

    “我的丈夫,你想不想快乐?”马赫塔布抿了一下嘴唇,眼神儿会说话。

    李子安犹豫了一秒钟,然后点了一下头。

    他又不是傻子,而即便是傻子也想要快乐。

    “我就知道你想。”马赫塔布戳了李子安一指头,那眼神儿又变成了俏媚的白眼。

    李子安对波斯媳妇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什么是大智若愚?

    大师就是一个行走的大智若愚。

    “我的丈夫,我给你表演一个才艺节目好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说着很正经的话,马赫塔布的脸颊却泛起了一抹红晕。

    李子安又憨厚地点了一下头,觉得不够,跟着又嗯了一声。

    这个嗯,它是重鼻音,越发地突出了大师的纯洁,以及没有杂质的心灵以及眼神。

    大师满怀期待地看着波斯媳妇,等着她表演才艺节目,可是等了半晌却不见波斯媳妇开始她的表演。

    他有些沉不住气了,试探地问了一句:“媳妇,你要给我表演一个什么才艺节目?”

    “你猜。”

    李子安:“……”

    马赫塔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就喜欢看你猜不到的样子,好吧,我来告诉你,我准备给你吹一个最后的莫西干人。”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顿时冒出了一个莫西干人的样子,倒立而起的鸡冠发型,脖子上挂满了兽骨项链,身上满是青色的纹身。

    他纳闷了:“媳妇,你说给我吹一个最后的莫西干人,你所说的才艺表演是指理发吗?”

    马赫塔布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的天啊,你怎么会想到理发上去了?”

    “莫西干不就是一种发型吗?就像是鸡冠的那种。”李子安说。

    “墨西哥人是北美印第安人呀,我的丈夫!”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知道墨西哥人是北美印第安人,可是你说你给我吹一个莫希干人,而我知道的是莫西干也是一种发型,所以我想到你的才艺表演是理发,这不很正常吗?”

    “我的天啊!”

    没文化真可怕,只是这样的话她没有说出口。

    “到底是怎么个吹法,你要吹出什么样的莫西干人?”李子安不耻下问。

    马赫塔布说道:“我的丈夫,我说的是我们那边的纳伊,也就是竖笛的一种,不同于你们这边的竖笛,我们那边的竖笛头部比较大,方便吹奏。”

    “哦,我明白了,原来是吹竖笛,那么你说的最后一个莫西干人,应该就是一首曲子了。”李子安终于领悟了。

    马赫塔布笑了笑:“你真笨,我这就把纳伊拿出来给你吹奏一曲最后的莫西干人,另外我在搭配我们那边的肚皮舞跳给你看,你一定会很开心很快乐的。”

    李子安的心中依然激动了起来,他又发出了一个重鼻音:“嗯!”

    “你躺下,不要影响到我。”

    说完,马赫塔布不等李子安躺下去,就伸过一只手来抵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往下一推。

    李子安很顺从地躺了下去,头枕着枕头,浑身放松,等着看波斯媳妇表演才艺。

    马赫塔布将行李箱拉了过来,抓住拉链,轻轻一拉。

    哗

    啦一声,行李箱的拉链拉开了。

    马赫塔布从行李箱中掏出了一支玉竹纳伊。

    李子安看见了,果然跟波斯媳妇描述的一样,那就是一支竖笛,头部比较大,跟普通的笛子不一样。

    马赫塔布抿了一下嘴唇,就要去吹那纳伊,即将碰上的时候又抬起了头来,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着急着想要听到那动人的音乐,嘴上去很含蓄:“媳妇,你怎么了?”

    马赫塔布的脸上满是羞涩的红晕:“我这是第一次为你表演才艺,我要是吹得不好,你不要笑话我。”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会不会,我媳妇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

    “那我开始吹了。”马赫塔布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嗯嗯。”

    马赫塔布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咬住纳伊的头,开始吹奏。

    美妙的音乐在房间里响了起来,最后一个莫西干人。

    李子安以为她的才艺会很一般,可是她这一吹奏,他才发现波斯媳妇原来是深藏不露,她的气息绵长,看似轻柔却蕴藏着野性的力量,吹奏出来的声音也清脆悦耳,并且有着一种洞彻灵魂的力量,听在耳朵里简直是一种艺术上的享受。

    他忍不住拍了两下巴掌,赞叹地道:“媳妇,你好棒!”

    波斯媳妇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眼是白眼,可眼神里却含着俏,含着笑。

    也许是她的丈夫的赞美和鼓励激发了她的激情,还有艺术细胞,她开始一边吹纳伊,一边跳肚皮舞,小腰扭来扭去,小腹就像是波浪一样起舞,满满的异域风情。

    李子安沉醉在了美妙的音乐和舞蹈之中,身心愉悦,就连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一首最后的莫西干人吹完,听者还沉浸在艺术的海洋之中,吹奏的人也觉得不够,又吹了一首星光灿烂的旗帜,而且还是竖笛加长版。

    大师彻底服气了。

    回味间,他心中也在想着一个问题。

    波斯媳妇简直是一个被经商耽误了的音乐家,她如果去当音乐家的话,她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竖笛演奏家。

    马赫塔布将纳伊收了起来,起身去酒店的冰箱里拿了一盒酸奶,一边喝着酸奶,一边问:“我的丈夫,我吹得怎么样?”

    “你吹得很好,不,简直是棒极了。”李子安毫不吝啬赞美的语言。

    马赫塔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快乐的笑容:“你喜欢就好,我以后经常吹给你听。”

    李子安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这个时候的他,哪里还记得什么波斯媳妇不对劲啊。

    那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狼,它重要吗?

    它一点都不重要。

    马赫塔布将酸奶盒扔进了纸篓,又抽出一张纸巾擦了一下嘴角,然后来到了李子安的身边,依偎在他的怀里:“我的丈夫,我想在你的怀里睡一觉,好吗?”

    “睡吧,我的宝贝。”李子安的声音很温柔。

    马赫塔布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搂着他,看着她那异域仙子般的脸庞,心中一片柔情。

    可是,毫无征兆的,那只并不存在也并不重要的狼又冒了出来……

    孽畜!

    你这是要闹哪样?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