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229章 杜家拳法与木人桩
赘婿出山 1229章 杜家拳法与木人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进门,杜林林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李子安的怀里,一双藕臂圈住了他的脖子,踮脚要吻他。可是她的肚子太大了,顶着李子安的肚子,显得有些笨拙,那张娇嫩的樱唇也凑不到李子安的唇上,她那着急的样子让人心疼。

    她这个举动把李子安搞得有点紧张,他的眼角的余光飞快地扫过客厅和楼梯,还有一楼的过道,生怕杜枝山或者钟福、初八谁谁的突然冒出来。

    虽然杜家的人知道他跟杜林林的关系,但这样的行为总归会让人尴尬。

    杜林林似乎知道李子安才看什么,笑着说道:“我身子不方便,我爸去公司了,他走哪都带着初八,所以初八不在家。钟叔本来在家的,但是我让他去海边的房子给我拿针线去了,估计得两三个小时才能回来,现在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她都安排好了,多么的机智。

    李子安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杜林林一声嘤咛,积压在心中的情感一下子就喷涌了出来,抬起一条腿要往李子安的身上爬。

    李子安又被她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我的好媳妇喂,你小心一点,你的肚子都这么大,这个动作很危险,千万不要动了胎气。”

    杜林林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都怪你,我的肚子这么大还不都是因为你使坏,你看我现在多笨拙,以前我两米多高的墙嗖一下就上去了,现在爬个楼梯都得小心翼翼。”

    李子安脸上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这个锅他背得心甘情愿。

    “我们去房间聊。”杜林林说。

    李子安嗯了一声,不等杜媳妇指示,他就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往楼梯口走去。

    “媳妇,什么时候的预产期?”

    “医生说还要两个月。”杜林林搂着李子安的脖子,眼热热地看着李子安,那眼神是标准的望夫眼。

    “那我可得好好准备一下了。”

    杜林林柔声说道:“不要你做什么准备,到时候你来陪着我就行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他想到的准备无非是小孩的衣服,尿不湿、奶粉什么的,可这些东西杜家肯定会准备好,加上那一纸协议,他还真不好准备这些东西。再就是,就杜媳妇这身体条件,估计也不需要什么奶粉,他儿子一出生就能喝上纯天然的生命之水,天然又健康。

    进了杜林林的房间,不等李子安用脚后跟把门关上,杜林林就腾出一只手来把门关上了。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就意识到有特殊情况发生,他又莫名其妙地陷入了紧张之中:“媳妇,你冷静一点,你这个样子不行的。”

    杜林林咬了一下樱唇:“我难得见你一面,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你,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你让我怎么冷静?”

    李子安的心里很担心:“可是你的身子……”

    “我是习武之人,那点动静算什么,你不需要担心,我也不要做什么,你就当你是……”杜林林欲言又止。

    李子安好奇地道:“我就当我是什么?”

    杜林林的脸上浮出了一抹羞涩的红晕,声音也小了许多:“你就当你是木人桩就行了,我来打木人桩。”

    李子安:“……”

    不愧是自幼习武的女侠,就连脑回路也如此的清新脱俗。

    “好不好嘛?”杜林林摇晃了一下。

    李子安又开始担心她的动作太大,慌忙说道:“好好好,你想怎么都可以。”

    杜林林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李子安将她放在了床上,她想要爬起来,他伸手轻轻压住了她,温柔地道:“我看看我们的孩子。”

    杜林林轻轻嗯了一声。

    李子安侧躺在了她的身边,将脑袋轻轻放在了她那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8个月大的婴儿已经有了心跳,李子安的耳朵捕捉到了那轻微的“咚咚”声,心中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还有激动。

    当初余美琳怀李小美和生李小美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对于这方面的经历是缺失的,也是他心中的遗憾。

    现在,这份遗憾得到了补偿。

    杜媳妇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让他体会到了做爸爸的快乐,还有一种对生命从来没有过的感悟,或者说感动。

    杜媳妇一只手放在了李子安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颊,还有他的头发。

    “媳妇,我们的儿子听话吗?”李子安好奇地问了一句。

    杜林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亏你还是大师,你怎么会问我这么幼稚的问题?我们的儿子还没有出生,我怎么知道他听不听话。”

    李子安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他安不安分,会不会踢你的肚子?”

    “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要跟你告状,你儿子一天踢我好几次,你来之前还踢我一次,怪疼的,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在我的肚子里播了一个足球运动员的种。”

    李子安抬起了头来,伸手去撩陆媳妇身上的孕妇裙。

    “你……”杜林林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可是话就只说了一个字,剩下的话也没说出来,也没有去打那不要脸的那只手。

    也倒是的,再过两个月儿子都要生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孕妇裙被撩了起来,圆圆的大肚子也露了出来,那形状就像是一个吹胀了的大气球,白白的肌肤下面依稀可见暗色的血管,唯独没有一丝妊娠纹。

    这个情况也正常,杜媳妇毕竟是自幼习武的女人,腹部有肌肉,而肌肉的弹性肯定要比脂肪好得多。

    李子安又将脑袋贴在了圆圆的肚皮上,去听儿子的心跳声。

    杜林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念叨了一句:“哎哟,有什么好听的,你听了一次还听第二次,难道你想听他叫你爸爸吗?”

    正事不做,净干些外门邪道的事情,不念叨你念叨谁。

    李子安抬起了头来,直盯盯地看着那高高隆起的小腹。他想开天眼看一看,可又怕影响到孩子的成长。

    毕竟天眼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一种能量放射的行为,胎儿那么脆弱,万一影响到了什么那就不好了。

    不看儿子,那就看儿子的妈。

    可他看见的却是一只骆驼。

    那骆驼调皮,看出了一只脚背,脚趾非常的漂亮。

    兴许它刚刚从洒过水的草地回来,脚背湿湿的,看上去有点泥泞。

    “嗯咳。”杜林林干咳的一声,虽然她知道李子安够不要脸,可也架不住这么直接呀。

    李子安收回了视线,一本正经的样子:“媳妇,我们的儿子要是再踢你,你就跟他说给他记小本子上,以后等他出生了收拾他,你吓唬他一下,他肯定就乖了。”

    “老公,我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想活动活动筋骨,我给你打一套杜家拳怎么样?”杜林林显然对什么小本子不感兴趣。

    李子安嗯了一声,答应了心里又不放心,跟着又叮嘱了一句:“你小心点。”

    杜林林爬了起来,自信满满的样子:“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你把墙角里的木人桩给我搬过来。”

    李子安又嗯了一声,跟着就去墙角把那只木人桩搬了过来。然后他斜躺在了床上,用一只枕头垫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杜媳妇打木人桩。

    杜媳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扎了一个马步,重心缓缓往下沉。

    马步扎到底,杜林林又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探出双手,压住木人桩的两条木手,然后提马劈掌,沉马出拳,打的是轻车熟路,有板有眼。

    房间里响起了击打木人桩的声音,啪啪啪!

    还有杜媳妇的呼喝声,哼哼哈嘿!

    李子安看得心中紧张,出声提醒道:“媳妇你悠着点。”

    “嗯嗯,我没事。”杜媳妇接着打木人桩,动作越来越大,呼喝与喘息有着一种武者的节奏。

    李子安心里紧张,觉得不妥,却也不好一直提醒。她难得打木人桩,打得正兴起,他要是在旁边一直哔哔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杜媳妇这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活生生累出了一身大汗。打完之后她也没有忘记武术的套路,收了马步,提腰站起,双手还做了一个抱拳致意的姿势。

    就在这个时候,挨了半个小时打的木人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往她倾倒过来。李子安顿时吓得打了一个寒颤,慌忙伸手扶住那木人桩。

    有惊无险。

    李子安将木人桩搬回了墙角。

    杜媳妇依偎在她的怀里,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李子安伸手为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疼又怜惜又责备:“你看你,都快当妈妈的还这么皮,我们儿子肯定学你,在你肚子里学拳。”

    “你不也教了他一套降魔棍法吗?”杜林林的声音懒洋洋的。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脑子里一团白茫茫的雾。

    按说在天仓里强化学习过,连山顶洞人画的东西他都能看懂,可为什么这句话他就听不懂呢?

    “老公,抱着我睡一觉吧。”杜林林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嗯了一声,搂着她,也闭上了眼睛。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画面,雨后的森林,阳光穿透薄雾洒落下来,湿润的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清香,多么的美丽,还有直达心灵深处的舒服与宁静。

    这不是在做瑜伽,这是眼花之后的幻觉。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