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145章 儿啊,为父为老不尊了
赘婿出山 1145章 儿啊,为父为老不尊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丽吃过午饭就走了。

    李子安和沐春桃还有汤晴腻了一会儿,然后将黑锅公司战斗部的四大金刚召集到了排忧工作室开会。

    黑锅公司后勤部两人缺席这次会议,一个是汤晴,她要给李小美上课。一个是沐春桃,下午股市开盘,她还得加仓问鼎集团的股票。

    石钢计划还没有披露,一旦披露那股价肯定要乘坐火箭嗖嗖往上涨,现在不买更待何时?

    这是违规的。

    可是,她无意中知道了这个内幕,她总不能假装不知道吧?

    股市上,庄家和基金的长柄镰刀挥舞得呼啦呼啦地响,韭菜成片成片地倒,也没见几个被抓起来啊。

    想那么多干什么?

    全仓就完了。

    不过,就算是两个后勤部的女人没事,李子安也不会让她们介入。

    正常的女人就要过正常的日子,枪林弹雨的不来。

    排忧工作室里,西罗刚好点燃一支烟,还没来得及抽一口,莎尔娜就要把他叼在嘴角的烟抢了过去,摁熄在了烟灰缸里。

    西罗尴尬地耸了一下肩。

    李子安拿起一只粉笔,在汤晴用过的晓黑板上写下了“阿汗国”三个字。

    “李,难道你想将战场设在阿汗国?”莎尔娜一眼就看出了李子安的用意。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对,阿汗国是最合适的战场。”

    “老板,我在阿汗国待了三年,现在澳洲和灯塔的军队还在那片土地上,我在一支特种兵战队里当狙击手,那些畜生……”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孟刚的神情有点痛苦,眉宇间也有了很明显的怒意,“那些畜生连平民和小孩都不放过,以杀人为乐,甚至还进行杀人比赛,简直就是一群人渣和变态。我们将战场设在阿汗国,我们就会面对那些人渣和变态,它真的适合吗?”

    这些事,李子安刷新闻的时候偶尔刷到,的确是灭绝人性,畜生不如,可是有灯塔撑腰,那些杀人的澳洲特种兵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惩罚。不过他一点都不在乎那些澳洲特种兵,亦或者是灯塔在阿汗国土上的军人,真要遇上了,他会好好教那些人渣做人。

    或者,干脆回炉算了。

    “是啊,老大,那个地方在打仗,如果我们在那边跟路途公司开战,路途公司的人随时可以呼叫灯塔的空军支援,我们很容易被定点清除掉。”西罗也有些怀疑李子安的策略有问题。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范才伟很安静,老板说往哪里走,他就去哪里,在他的经验里这准没错。

    李子安说道:“你们知道这个地方是谁挑的吗?”

    西罗和孟刚对视了一眼。

    确认过眼神,都是那个眼珠里有“?”的人。

    莎尔娜说道:“你说的是那个101局特别行动科的孙丽吧?”

    两个极高智商的女人隔空交上火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就是她,她说阿汗国现在仅有2500个灯塔士兵,澳洲和大英估计也有点,但也就几百的规模。”

    莎尔娜说道:“两三千的军队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但是我们可不是军队,几十个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她一定有说服的你的理由,你讲讲。”

    李子安说道:“她说阿汗国的地理位置符合我们想要的两个条件,那就是环境对我们有利,那边可不只有灯塔和澳洲的士兵,还有塔版武装组织。另外,阿汗国的地形也对我们有利,路途公司从色列过来要穿越半个中东,那里全是色列的敌人。如果情况对我们不利,往西我们可以进入波斯,往南我们可以进入巴斯坦国,这两个国家跟我们这边的关系都很好。再不济,我

    们可以往东走瓦罕走廊回国。”

    莎尔娜说道:“利用敌人的敌人牵制敌人甚至消灭敌人,那个孙丽果然厉害啊,我真想见见她。”

    “这次行动,你们应该有机会见面。”李子安说。

    “老板,就连军师都要佩服的女人,那个孙丽的智商一定很高,你得小心啊。”范才伟终于忍不住要参与进来了。

    李子安有点不解:“我为什么要小心她?”

    “万一她诱惑你,你又……经不住诱惑,那么聪明的女人,你一定会有麻烦的。”范才伟说。

    李子安有些无语:“我是那种经不住诱惑的人吗?”

    范才伟:“很像。”

    西罗:“很像。”

    孟刚:“很像。”

    三个男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李子安:“……”

    说什么生死与共的兄弟,特么都是塑料兄弟。

    莎尔娜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有些人啊,的确要小心才行。”

    李子安化尴尬为话题:“我听孙丽的口气,高明大概不会去,但估计会再派个人一起去,我也不知道是谁,101局的人我就见过高明和她。她说她会根据101局的情报选定一个确定的地方,最快明天给我消息。这是我了解的情况,军师,具体的行动计划就交给你了。”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

    “你们也做一下准备,该陪老婆孩子的陪陪老婆孩子,该陪女朋友的陪陪女朋友,该泡妞的去泡妞,到了那边可就没舒服日子了。”李子安对三个糙汉子说。

    西罗和范才伟也点了一下头。

    “老板,多久动身?”孟刚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我估计就这几天吧,所以你们要尽早准备好。”

    “知道了。”孟刚说。

    …………

    午后的阳光明媚。

    李子安来到了一家私人医院里。

    这是杜氏集团的产业,从喜马拉雅山脉禁地回来,他都还没有去看看杜媳妇,这又要动身去阿汗国了,怎么也要去看看杜媳妇。

    来之前他给杜林林发了一条消息,杜林林就给了他一个定位,说在医院里检查胎儿的情况,他就赶过来了。

    护士站的两个护士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四只眼睛都有点放光的感觉。

    李子安可以戴一只鸭舌帽,遮住了半边脸,可即便是只露半张脸,还是挡不住帅气侧漏啊。

    “请问,杜林林在几号病房?”李子安停下脚步问了一句。

    “在……”一个护士正要说出来,她旁边的另一个护士去碰了一下她的胳膊肘。

    另一个护士问道:“你是杜小姐什么人?”

    李子安说道:“我必须回答吗?”

    那个护士说道:“当然,不然我们不会你,你也见不到杜小姐。”

    这里是杜家开的私人医院,杜林林就是老板,她事先就交代过了,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许去打扰她。大师虽然够帅,可也没有饭碗重要。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我是杜小姐的亲人。”

    那个护士狐疑地道:“什么亲人?”

    最先开口的那个护士忽然想起了什么,凑到那个护士的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那个护士神色一凛:“先生,请问你……是姓李吗?”

    “嗯,我是李子安。”李子安说。

    那个护士慌忙站了起来:“对不起,我马上带你去见杜小姐。”

    李子安跟着她来到了一间vip贵宾病房,然后为李子安打开了门,恭恭敬敬地道:“李先生,杜小姐交代过,如果是你来了

    ,就把你带到这里,你自己进去就行了。”

    “谢谢。”李子安走了进去,一眼扫过,豪华的病房里却没有人,而他的第六感却捕捉到了门后藏着一个人。

    调皮。

    他假装没发现,继续往病房里走。

    那个护士关上了门。

    杜林林蹑手蹑脚地跟在李子安的身后。

    李子安在病床前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咦,人去哪了?难道媳妇给我的定位是错的,不可能啊。”

    杜林林忽然从后贴了上来,伸手捂住了李子安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李子安忍着笑,一本正经地想了一下:“嗯,郭德缸。”

    杜林林:“……”

    你耳聋啊,这么娇滴滴的声音你也猜得到郭大爷的头上?

    “不对啊,岳云朋!”

    杜林林没好气地道:“错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再猜错取你狗命!”

    “余千!”

    杜林林松手,一粉拳砸在了李子安的背上,却又舍不得,力气小小。

    李子安正要转身,他的背上突然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低住了。

    杜林林凶巴巴地道:“打劫!”

    李子安笑了:“你是劫财还是劫色啊?”

    “我才不要劫你的色呢,把钱逃出来!不然杀了你!”

    李子安笑着说道:“女侠饶命,小生只是一个穷苦书生,要钱没有,要不女侠你劫个色吧。”

    杜林林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子安转过身来,这才发现杜林林的手中拿着的“凶气”是一根钢勺子,他伸手将她搂住怀中:“媳妇,想死我了。”

    杜林林依偎在李子安的怀里:“我也想死你了,你能来看我真的好开心。”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愧疚。

    几个媳妇之中,他感觉最亏欠的就是杜媳妇,因为他跟她相处的时间太少了。

    他也想多花点时间陪陪她,可是他做不到。

    不过这却是杜枝山想要的结果,他偶尔来看一看杜林林,将来他跟杜林林剩下的孩子相处的时间也会很少,他跟那个孩子的感情也就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个孩子也就成了真正的杜家的孩子了。

    这是签了合同的,从契约精神的角度去看,这事好像又是对的。

    “老公,你刚才说什么?”杜林林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说我想死你了。”

    “不是,前一句。”

    李子安仔细想了一下:“我说……女侠劫个色?”

    杜林林打了李子安一空心拳。

    李子安的身子僵了一下,担忧地道:“媳妇,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会有危险的。”

    “我想吃自助餐。”

    李子安:“……”

    杜林林眼热热地看着李子安:“你难得来看我一次,你就忍心?”

    李子安拦要将她抱了起来,往病床走去。

    他真的不忍心。

    杜媳妇就一个吃自助餐的要求,这样的小小的一个要求他能不满足吗?

    “老公。”

    “嗯。”

    小心翼翼。

    “媳妇。”

    “嗯……”

    空调微风徐徐,窗帘微微晃动。

    不是风吹纱,而是纱随风。

    你吹过来,我才随你动一下,你不吹,我就不动。

    生活就是这么有趣。

    大师的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儿啊,为父为老不尊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