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120章 毒死那只鸟
赘婿出山 1120章 毒死那只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尔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铁架床上,床上的床单和被套不知道多久没洗了,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霉味。

    他只用了三秒钟就找回了状态,他猛地从铁架床上撑坐起来,一双眼睛快速观察房间内的情况。

    房间里没人。

    地上散落着一些垃圾,卫生纸、塑料袋什么的,还有缺了一只的拖鞋。

    他的大脑已经有了判断。

    这里是工厂宿舍的房间!

    比尔的视线移到了房门上。

    房门紧闭着,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不过根据他的经验,他判断门外一定站着一个或者两个看守他的人。

    他悄悄下了床,蹑手蹑脚往房门口潜行过去。

    门角有一根木棒,手腕粗,一米出头的长度。

    比尔伸手将木棒抓在了手中,心中也有一丝庆幸和窃喜。

    对方真的是大意啊,看来并不专业,不然房间里怎么会有这样一根木棒,这不就是让他拿着木棒去敲闷棍吗?

    比尔右手握着木棒,左手抓住门把,轻轻地轻轻地往逆时针方向拧动。

    咔!

    劣质的门锁里发出了一个弹珠弹动的声音,也就在那一刹那间,比尔猛地推开了门,举着木棒冲了出去。

    门边果然站着一个人,背对着门口,还在抽烟。

    比尔动作迅猛至极,狠狠一棒子砸在了那个人的后脑勺。

    砰!

    手腕粗的木棒从那个人的后脑勺上弹了起来,反作用一下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棒子打断了其实也无所谓,只要人打倒了就没问题,可是那个人非但没倒,还慢吞吞敌回过了头来,更过分的是叼在嘴角的烟就连烟灰都没掉一粒!

    比尔顿时懵逼了。

    这张脸就是化成灰他都认得,那是大师的盛世美颜。

    李子安转过了身来,伸手拿下叼在嘴角的香烟,弹了一下烟灰,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把这烟头吃下肚子去,我就放你走。”

    比尔看了一眼那红红的半截烟头,然后往地上啐了一口:“呵——tui!”

    地上多了一口浓痰。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你知道我之前扎进你身体里的是什么药吗?”

    比尔微微愣了一下,虽然还保持着镇静,可是眼神里却已经有掩藏不住的紧张了。

    李子安说道:“那种毒药叫化身膏,你的身体会从皮肤开始溃烂,瘙痒钻心,然后是你的内脏,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会全身化脓而死。”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虽然心里已经害怕了,可是比尔的口气还是很强硬。

    “看看你被扎中的地方。”

    比尔跟着抬起了右手的手背。

    他的右手的手背有一个明显的针孔,那周围的皮肤已经有点溃烂的迹象了,伤口里冒出来的也是黑黑的脓水。他不看还不觉得痒,这一看就觉得痒了,而且那种痒很奇怪,是那种痒到了心里面没法挠的痒。

    李子安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我的朋友,看见了吗?你不相信也没什么,你大可以离开这里,然后回去等死。”

    这

    笑,这温和的声音,无一不让比尔心底发毛,可是他还是固执地维持着他的硬汉形象:“你马上给我解毒!”

    李子安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扔在了比尔刚刚吐在地上的那口浓痰上:“我刚才把话说得很清楚,把烟头吃了,我再考虑给不给你解毒。”

    比尔看了一眼掉在浓痰里的烟头,心头一股怒气噌噌往上冒,他的一双拳头也握得青筋冒起。

    德州牛仔出身的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想打我又不敢,不如你走吧,我就不送你了,就连你刚才敲我的那一下闷棍,我也原谅你了。”

    比尔半信半疑的看了李子安一眼,试探地道:“你真的放我走?”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当然是真的,虽然你们那边的媒体把我描述的很不堪,但我还是要跟你说,我真的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比尔哪里还肯跟李子安废话,拔腿就走。与李子安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提防着李子安突然出手袭击,可是直到他走过去了好几步,李子安都没有出手。

    这个家伙就这样放我走了?

    比尔心中有些不信,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李子安正对着他微笑。

    “你看,我是不是一个讲诚信的人?你走吧,我真不会出手袭击你。”李子安的脸上保持着微笑。

    比尔心里一片狐疑,但他不敢停留,扭头就走。

    他刚走两步,身后又传来了李子安的声音:“比尔先生,你把你的拉链拉开看一下,你别多心,我只是提醒一下你。”

    拉开拉链看一下?

    比尔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跳,脚步也停了下来。

    “拉开拉链你的鸟不会飞,但看一眼却有助于你尽早安排后世,以免留下遗憾。”李子安说。

    这话好像是个电讯信号,激活了开关,一股奇痒从那个地方蔓延开来,转眼间就发展到了无法忍耐的程度!

    比尔没撑过三秒钟就着急地拉开了拉链,一看之下顿时惊呆了,就连魂也差点飞了。

    那只鸟好像被开水淋过,烂糟糟的,溃烂的皮肤上还粘着一些黑色的药膏。

    “我用棉签给你涂了相当剂量的化身膏,就你身上的剂量,用不了七七四十九天,只需要半个月你就会全身化脓而死,请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死法有它痛苦。你之所以没有立刻发作,是因为我还给你涂了一点金创膏,那种膏药有镇痛止痒的效果,但是随着你的皮肤溃烂的面积和深度增加,它就没有作用了。”李子安的声音平平淡淡。

    可这样的声音和话语落在比尔的耳朵里却犹如恶魔的语言,每一个音节都让他心惊肉跳,恐惧紧张。

    “你走吧,我不拦你,回去跟爸爸妈妈道个别,然后再定一个好一点的棺材,或许再预约一个靠谱一点的牧师,还有出殡的bgm也要选好。”李子安说。

    比尔忽然转身过来,表情狰狞地道:“我是灯塔领事馆的外交人员,你杀了我,你就不怕引起战争吗?”

    李子安神色一凛:“呃……我倒没想过这一点,我该怎么办?”

    “给我解药!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比尔仿佛从李子安的畏惧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我告诉你,我这次是执行中情局新任局长华莱士先生的命令,我的每一步行动都受cia的监控,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分钟内知道,你根本就瞒不住!”

    “然后呢?”李子安问。

    “然后……”比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看来你还弄不清楚情况,我跟你讲讲吧。你把你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也把灯塔看得太过牛逼了。你在这边从事间谍活动,你就要有死的觉悟。我杀你,就跟杀一条狗没什么区别。难道你还指望灯塔为了你这样一条狗发动战争吗,你太幼稚了,华尔街的那些人才是灯塔真正的主人,他们要的是钱,让他们去欺负一下中东的小国弱国还可以,因为那样有钱赚,可是跟这边打会要他们的命,他们的命那么金贵,他们舍得吗?”

    比尔沉默了。

    “我再跟你说说我,我是cia的头号通缉犯,西方自由世界的头号敌人,我被制裁,我也被通缉,但你看我,我活得多滋润,我有因为你们的制裁掉一根毛吗?”李子安举起了他的左手,故意将1300万的腕表对着比尔,“你看,这是我老婆送给我的表,1300万,漂亮吗?”

    比尔咬紧了牙齿,他真的快忍不住下去了,他忍受着比死还难受的痒,那家伙却还在炫耀1300万的表!

    李子安将手放了下去,心满意足了。

    他本来是想在范才伟的面前炫耀一下的,结果那小子眼瞎,只看到了13万,这事就跟一根鱼刺一样卡在他的喉咙里,现在这根刺终于拔掉了,他也舒服了。

    戴这么贵的表,这么也得让人知道吧?

    这就跟那些纹花臂的,多冷的天都想打赤膊一样。

    “你……你想怎么样?”比尔终于上道了。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不就对了吗?我可以救你,还可以让你发财,我就一个条件,那就是叛变cia,做我的线人。”

    比尔的嘴唇颤了颤,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叛变cia?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要你做的事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给华莱士传递一些我想传递给他的信息就行了,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解药,另外还有200万美元的报酬。这件事完结之后,你走你的,没人留你,你可以拿着这笔钱过上一段快活的日子。”

    比尔还在犹豫。

    李子安说道:“我没有那么时间给你思考,我数到三,如果你还没有做出决定,你不走我走。”略微停顿了一下,他开始数数,“一、二!”

    比尔突然说道:“我能不能不吃那个烟头?”

    李子安一脚踩在了那只烟头上,大步往楼梯口走去:“跟我来。”

    比尔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跟着李子安往楼梯口走去。

    “我的朋友,把拉链拉上。”李子安提醒了一句。

    比尔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将拉链拉上,比狗还乖。

    大师的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我做得是不是太过分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