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85章 我们才是反派
赘婿出山 1085章 我们才是反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先是余美琳,然后是康馨,现在她又在打董曦的主意了,他得弄清楚她究竟是什么目的。

    不然,身边的媳妇都被她拐走完了。

    他这边媳妇没了不说,还傻乎乎地给她打工。

    姑师大月儿摇了一下头。

    李子安试探地道:“为什么不要?我所知道的,娼女身上的火种也有两百多年了,老品种,还熟透了。”

    “上次我跟你说过,火种没有等级之分,只有属性和角色定位,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人身外挂。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火种不只有属性,还有种性。”姑师大月儿却在关键处停了下来。

    李子安有点着急:“什么种性?”

    姑师大月儿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可以理解成人性,这也是为什么成了火种的宿主会有第二个人格的原因。你的妻子身上有王者的人格,但是随着融合的程度加身,她身上的王者人格是不是越来越难以察觉出来了?”

    李子安心中若有所思,他虽然没有回应,但是他心里却觉得姑师大月儿说的有道理,他也有点理解火种的“种性”的意思了。

    “你刚才说娼女身上的火种种老还够成熟,但是娼女身上的火种有着娼性,如果取来转移到谁的身上?”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的确,他想不出转移到谁的身上合适,而且他也不愿意。

    “商人重利,商人身上的火种种性贪婪、自私,如果取来,你又觉得转移到谁的身上合适?还有巫师,巫师身上的火种种性阴毒邪恶,你又打算转移到谁的身上?”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还是回答不出来,可是姑师大月儿这么一说,他对火种“种性”的说法的理解更深了。

    那个有着战士种性的火种有着忠诚、勇敢的种性,所以姑师大月儿从汉克的身上取走了,经过改造,然后转移到了康馨的身上。

    现在姑师大月儿又在打牧师身上的火种的主意,牧师身上的火种有着忠诚、正义的种性,所以她已经提前物色好了宿主,也就是董曦。

    从这两个火种种性来看,都有忠诚这个种性,一个勇敢,一个正义,都是光明面的种性,也可以理解成“好人”。而娼女、商人和巫师身上的火种种性是黑暗面的,可以理解成“坏人”。

    那么,顺着这个思路去理解,以姑师大月儿为代表的禁地就像是变形金刚中的“博派”,而以议长艾伦斯坦为代表的圣地是“狂派”。禁地相当低调,发展一个成员的时候会考虑火种的种性,要光明面的种性才收。而圣地进攻性更强,不计较火种的种性,行事风格不择手段,甚至是直接介入政治,干预这个世界的文明进程。

    这个比喻虽然有点不恰当,但意思大致就是那么个意思。

    “这么说,我们代表的是正派咯?”李子安看着姑师大月儿的眼睛,虽然隔着一层面纱,可是在他智慧的眼神下,他仿佛洞穿了她的眼睛进入了她的心灵。

    “呃。”姑师大月儿的嘴里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呃?”李子安好奇地道:“你呃什么呃?”

    “你错了。”

    “我哪里错了?”

    “在这场战争之中,我们才是反派。”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

    大师这样的光明磊落,纯洁又善良,一身正气的人物,怎么就站在反派的阵营里了?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你是在……开玩笑吗?”李子安还是问了一句,他比较在乎这个。

    姑师大月儿的回答很干脆:“我没有开玩笑。”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我就当你是在开玩笑。”

    “把天书给我。”姑师大月儿伸出了手。

    李子安将天书递到了姑师大月儿的手中。

    “等她醒来,你问一下她愿不愿意加入天下国,成为神庙的神官。如果她愿意,你就可以带她来禁地。如果她不愿意,你就让她在禁地外等着,你自己来禁地。”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说道:“等她醒来我会问她的,你先看看天书,然后我们聊聊。

    ”

    “我拿回去看,我在禁地等你。”姑师大月儿说。

    李子安说道:“在这里聊也一……”

    却不等他把话说完,姑师大月儿突然启动,身影一晃,眨眼就消失在了皑皑白雪之中。

    李子安跟着开天眼,却也只是捕捉到了一抹残影。

    他就看着姑师大月儿消失的方向,足足一分钟都没有动一下。

    禁地又不打卡,她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

    还是,她是故意在他的面前秀一把她的堪比声音的速度?

    好半响李子安才回过神来,他没有进帐篷,而是往之前姑师大月儿杀人的地方走去。两个杀人地点,他最先去的是悬崖下面。

    雪地上残留着几个人形凹坑,不见尸体,不见枪支,甚至看不见血迹。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之前他就只是跟董曦在帐篷里说了几句话,就那么一点时间,姑师大月儿就把杀人现场清理得这么干净,她是怎么做到的?

    他跟着又去了左侧的杀人地点。

    一样的情况,雪地上只有几个人形的凹坑,没有尸体,没有枪支,也没有血迹。只要一场雪,这里什么都不会留下,那八个天竺山地师巡逻兵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李子安看着雪地上的凹坑,心中一片困惑:“难道她真的是什么神?”

    不过,一个跑起来能媲美音速的女人,有什么特殊的办法处理掉几具尸体,不留痕迹,这也算不上什么多稀罕的事情。

    反正,与姑师大月儿沾边的人和事,就没有一例是正常的。

    李子安回到了帐篷里。

    董曦还在昏迷之中。

    大师忽然好心疼自己的董媳妇,不远万里跟着他来到这里,却被人敲了闷棍。

    李子安坐在睡袋旁边,看见董曦额头上的头发有点乱,他伸手董媳妇梳了梳头发,一边自言自语:“或许上次我给姑师大月儿建议把那个战士中性的火种转移到你的身上,然后姑师大月儿就留意上你了,她说要把牧师身上的火种转移到你的身上,让你成为神庙里的神官,你愿意吗?”

    董曦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可能有。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愿意了。”

    他真的不想董曦成为什么神官,跪在姑师大月儿的神像前嘀嘀咕咕的念经。

    对了,把姑师大月儿当成是天之女神来膜拜的宗教是什么教?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问。

    这个世界上的宗教千百种,可姑师大月儿的宗教显然不在其中。

    白衣美女教?

    天之美女教?

    外星人福音教?

    无从知道,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浆糊灌脑一般的感受。

    李子安将手伸进睡袋,放在了董曦的心脏上,心念一动,往董曦的身体里注入了一股真气。

    大师真没有占便宜的想法,这样做只是为了真气能更快进入心脏唤醒董媳妇。再说了,自家媳妇怎么都不算占便宜。

    “嘤咛……”董曦的喉咙里传出了一个呻吟声,眼皮也颤了颤。

    李子安将手缩了回来,关切地道:“媳妇,是我。”

    董曦睁开了眼睛,愣了几秒钟,然后腾地坐了起来,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她已经走了,刚才我想拦着她的,可是我不是她的对手,我没她快。”

    董曦这才回过神来:“你说的是那个白衣女子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董曦回想当时的情况,可是脑子连一点姑师大月儿来过的印象都没有,更别说是想起姑师大月儿是怎么打晕她的了。

    “那八个天竺士兵已经被她处理了。”

    “尸体呢?留着尸体是一个麻烦,我们得挖坑埋掉。”董曦说。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有尸体,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但是雪地上什么都没有。”

    “好邪门的女人,我都没有看见她却被她打晕了,你这么厉害也不是她的对手……她是鬼吗?”

    “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但有一点我是肯定的,那就是

    她至少有三千多岁。”

    董曦惊得合不拢嘴了。

    李子安说道:“她把天书带走了,让我去禁地找她,另外……”

    “什么?”

    “她跟我提说了一件事。”略微停顿了一下,李子安才说出来,“她让我干掉路途公司的掘金者牧师,她想把牧师身上的火种转移到你的身上,让你成为新的宿主。”

    董曦讶然道:“她想干什么?”

    “她想让你成为神庙的神官,你见过她的神庙,神庙中的神像就跟她一模一样。”李子安简单地描述了一下。

    董曦沉默了,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太突然了。

    李子安说道:“她说如果你同意,我就可以带你去禁地找她,如果你不同意,那你就在禁地外面等我,我一个人去见她。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个的,可是我知道你曾经想成为精武女王身上的那个王者级的火种的宿主,所以我才跟你提说,你自己做决定。”

    “为什么是我?”直到现在董曦仍然不敢相信,也还迷糊着。

    “她说牧师身上的火种的种性是忠诚和正义,你的身上也有忠诚和正义的特质,所以跟你很匹配。她是这么说的,但我相信一定还有别的原因,但她没有告诉我。”

    董曦又沉默了。

    她的确尝试过成为精武女王身上的王者级火种的宿主,可是没有成功,那次她其实就考虑过后果了,但她还是做出了决定。现在她又面临同样的事情,她该做什么样的决定?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他其实已经看出来了,她愿意。

    没有人甘心平凡,这个世上也没人能抗拒火种所带来的超强的能力,漫长的寿命。

    “如果我成了牧师身上的火种的宿主,我还能给您生孩子吗?”董曦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应该能,但不会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你美琳姐其实也怀了二胎,但是你也看见了,都好几个月了,她的肚子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你要成为那个火种的宿主,你就得考虑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你做不了母亲。”

    董曦又沉默了。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李子安也不说话了,该说的他都说了,做决定的是董曦,因为那是她的人生。

    董曦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看着她,他其实已经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答案。

    “我愿意,或许换一个活法也不错,要是生不出正常的孩子,给你生个哪吒也不错。”董曦说。

    李子安:“……”

    真是如此。

    “你这是什么反应?”董曦问。

    李子安笑了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明天一早我带你去禁地吧。”

    董曦忽然凑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李子安。

    “老公,我知道成为火种的宿主会变得很奇怪,在我不正常前,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吧。”

    “什么美好的回忆?”李子安不懂。

    而且,这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只是事先提出来的说法,还得等他这个天下国苦工干掉牧师之后才能实现,这么早留什么美好的回忆?

    董曦忽然跪了下去。

    李子安微微张开了嘴巴,有话却说不出来。。

    跪求美好的记忆,这个就没法拒绝了。

    只是,他真没觉得有必要这样,来日方长嘛,何必在这样沉重的话题下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然而,董媳妇显然不需要他的意见。

    她就跪在地上跟他说,态度认真,语速很快。

    李子安忍着不出声,就听她说美好的回忆。开始的时候,他的心肠坚若磐石,任由他怎么说就是不动摇,可是说着说着他就动摇了,差点就被她说服了。

    “媳妇,你不用说了,我听你的好不好?”李子安的声音温柔。

    董曦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笑了:“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睡觉吧。”

    “嗯哒。”大师很乖。

    董曦伸手关了灯。

    可是大师什么都看得见。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