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77章 巨额精神损失费
赘婿出山 1077章 巨额精神损失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信息有的是图片,有的是影像,就跟电脑里储存的照片、视频差不多。它们本来在盗贼的脑子里,天纱用菌丝连接之后,那些菌丝就等于是数据线,将盗贼脑子里的信息全都下载了下来,然后输入进大惰随身炉这个“cpu”,经过处理,然后呈现在了李子安的脑子里面。

    一段影像引起了李子安的注意,他的意识一头扎了进去。

    落日的余辉下,一个白人小男孩在街道上学骑单车,他不小心摔倒了,手肘破了,他疼哭了,可是没人来扶他。他爬起来向路边的一幢房子走去,一边叫着妈妈。

    简陋的客厅里没有人。

    他上了楼,推开了一道房门,然后惊呆了。

    一个黑人趴在他的母亲身上做着可怕的事情,他的母亲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疼得直哼哼。

    “妈妈,你怎么了?你们在干什么?”小男孩问。

    女人发现了小男孩,惊讶地道:“哦上帝,彼得!你快出去!”

    那个黑人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忽然冲他走来。

    彼得又被吓坏了。

    好可怕!

    “滚出去!”黑人男子一把抓住小彼得的衣领,将他扔出了门去。

    小彼得摔倒在了过道里。

    他爬了起来,扑向了那个黑人男子,结果那个黑人男子砰地将门关上了。

    小彼得撞在了门上,鼻子出血了,他疯狂地砸着门,可是妈妈没有回应他,反而发出了那种让他愤怒的声音。

    小彼得抹了一把鼻子上的鼻血,下楼去厨房拿了一把尖刀握在了手里。他躲在门边,握着尖刀,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门口。

    门打开了,那个黑人男子抽着烟打开了门,一边走一边拉裤子的拉链。

    小彼得突然扑了上去,双手握着尖刀捅进了那个黑人男子的肚子……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

    又是一个苦命的娃,可是如果没有这样悲惨的童年,小彼得又怎么会成为一个盗贼,并在这个行业里实现了自我的价值?

    类似这样的记忆还有很多,但是李子安却不想将时间花费在那些垃圾记忆上,他找到了一个更快的办法。

    他的意识就像是一头公牛一样撞向了那些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被他的意识所撞碎的无论是记忆片段还是画面,全都散落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就像是他所看过的一本书,一部电影,在他的脑海之中留下了印象,略一回忆就能回忆出相关的内容或者故事情节什么的。

    又一个记忆片段呈现在了李子安的脑海之中,这个记忆片段比较特殊,他的意识又一头扎了进去。

    这是一间密室。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带着绿色兜帽的老人坐着一张红木书桌后面。

    那老人不老,那是路途公司圆桌议会的议长艾伦斯坦。

    盗贼就站在书桌对面,毕恭毕敬的样子。

    “这一次我会亲自去华夏,我在明,你在暗,我们的目标是天书和罗盘,只有你能拿到天书和罗盘,来自圣地的幽灵就是属于你的。”

    盗贼说道:“议长,请你放心吧,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偷不到手的东西,我一定将天书和罗盘拿给你。”

    “圣地的总裁很欣赏你,你会成为新的掘金者,我们终将踏上归途。”

    盗贼沉声说道:“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议长艾伦斯坦也站了起来,声音低沉:“青烟笼罩,归途漫漫。”

    盗贼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议长,我知道圣地的存在,可是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你能告诉我它在哪里吗?”

    议长看着盗贼:“成为掘金者之后你就知道了,现在它在你的心里。”

    “我明白了。”

    “去做准备吧,你先去华夏,我们随后就到。”

    “是。”盗贼退了下去。

    李子安心中一片激动,还有点困惑。

    激动的是,他终于知道变异的幽灵来自哪里了。

    而让他感到困惑的是,听艾伦斯坦提起圣地的时候,那毕恭毕敬的语气,圣地的地位明显在路途公司之上,所谓的圣地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李子安想到了喜马拉雅山脉中的禁地,所谓的圣地和喜马拉雅山脉中的禁地会不会是差不多意义上的存在?

    还有,那个总裁又是谁?

    无从知道。

    又有一个记忆片段引起了李子安的注意,

    他的意识又一头扎了进去。

    那是一条古老的街道,地上铺着石板,街道两边是一座座古老的建筑。

    盗贼来到了一家教堂式的建筑前,大门旁边的石壁上镶嵌着一块石板,上面刻着希伯来语和英语。希伯来语他不认识,但英语却能读出来,那上面刻的是“圣地博物馆,建于1111年,这里曾经是西贝拉公主的府邸”。

    这座建筑就是路途公司的总部。

    上次在耶路撒冷,李子安没有忙着带着天书撤离耶路撒冷,没有机会进去。

    现在,他以盗贼的“第一人称视角”进去了。

    盗贼扣了三下门,坚厚的大木门打开了。

    给他开门的是一个僧人,站在大门旁边,什么都没说,盗贼进去之后他又关上了门。

    里面还真是一个博物馆的布置,大厅里有很多古董文物。

    道者来到了大厅尽头,正墙下放着一只古老的座椅,木质的,上面镶嵌着宝石和黄金,十分的精美。

    盗贼转动了椅子,墙壁上就打开了一道暗门,他走了进去。

    然而,这段记忆就到这里就没了。

    李子安心中一片困惑。

    这是怎么回事?

    毫无头绪。

    不过这也算是收获,毕竟知道了路途公司的机关所在,下次去的时候就不用走弯路了。

    从这个记忆片段出来之后,李子安的意识又撞向了更多的记忆片段,他有天纱在手,万物互联,盗贼脑子里的秘密他都想知道。

    以前没有天纱,他想这样做也做不到,现在有了这手段,他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董曦看了一下手上的战术腕表,又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李子安。她的心中好奇又困惑,已经20分钟过去了,李子安连一句话都没说,就只是用手压着盗贼的额头,这是在审问吗?

    又过了几分钟,董曦想问李子安在干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了下来。

    跟她同样感到好奇和困惑的还有一个人。

    办公室里,扫地僧捧着一只茶杯,看着电脑显示器上的监控画面,看得是一头雾水。

    那小子在干什么?

    一转眼,又是10多分钟时间过去了。

    董曦凑到的李子安的右掌前,直盯盯地地看着李子安的压在盗贼额头上的右掌,她看到了李子安的右腕上有一些白色的类似菌丝一样的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却又看不见李子安的掌心里有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忽然睁开了眼睛,右掌也从盗贼的头上抬了起来。

    董曦还看着李子安的右掌。

    李子安干脆把右掌翻过来,拿掌心对着董媳妇。

    天纱的菌丝早就消失了,他的掌心里没有,手腕上也没有。

    董曦心里好奇,可是没问,因为这个地下室里有监控,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心里是有数的。

    李子安说道:“我已经审完了。”

    董曦讶然道:“你什么都没有问,你就审完啦?”

    办公室里,扫地僧直盯盯地看着屏幕,生怕漏掉了什么细节。

    李子安说道:“我什么都知道了。”

    这时盗贼缓过了神来,听见李子安说这话,当即冷笑了一声:“你审个屁!我什么都没说!他们说你是装神弄鬼的神棍,我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你就是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

    李子安没有搭理他,伸手抓住了他的右臂,往下一扯,然后往肩关节上一投,咯一声响,那被卸掉的右臂臂骨又投上去了。

    “啊——”盗贼惨叫了一声,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刚才他只是有点胀痛,可是臂骨一接上去,锥心的刺痛就传遍了他的每一根神经。

    李子安接着又抓住了他的左臂,使劲往下一扯,然后往上一投。

    咯!

    左臂臂骨也接上了。

    “吸……吸……吸!”盗贼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借以缓解剧烈的疼痛。

    李子安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虽然接好了你的臂骨,但是伤筋动骨100天,这段时间里你最好别乱动,不然恢复不好,那样的话会影响到你偷东西的技术。”

    多么善良的医嘱,可是这样的话落在盗贼的耳朵里却是讽刺。

    盗贼愤怒地抬起右手想要给李子安一拳,可是他的右臂刚刚抬起来一点,关节处又传来锥心的刺痛,他慌忙将手放了下去,再也

    不敢乱动一下。

    董曦一点都不关心盗贼的情况,李子安刚才接骨,她不好问,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开口问道:“老……大师,你说你审问结束,你都审问到了些什么?”

    “很多。”李子安说。

    万物互联之后,现在恐怕就是盗贼本人忘记了的事情,李子安都记得清清楚楚,却就是因为信息量太大,没用的东西太多,他需要整理一下。

    “哈哈哈!”盗贼哂笑道:“你说你审问到了很多东西,那我叫什么名字?”

    李子安懒得搭理他。

    盗贼讥讽道:“你说不出来吧?你是一个可怜可耻可悲的家伙!落在你这样的人的手中,简直是我的耻辱!”

    董曦忽然一巴掌抽在了盗贼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

    盗贼的脸猛地偏向了一边,一丝血水也从嘴角飞了出来。

    骂人家男人前,就得想着人家女人会不会抽嘴巴。

    大师是随便被人骂的吗?

    即便大师不出手,大师的媳妇也会出手。

    “这样耻辱吗?”董曦问。

    盗贼偏过脸庞,怒视着董曦,却不敢还嘴。

    这时李子安也整理完了要整理的东西,淡淡地说了一句:“盗贼先生,你刚才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对吗?”

    “呵——tui!”盗贼如此回应。

    李子安一点也不生气:“你叫彼得,你妈妈叫温蒂。你8岁那天,你妈妈送给一辆儿童单车,你在你家门前骑单车摔破了胳膊肘,你回家去找你妈妈,结果发现你妈妈正在跟一个黑人男子鬼混。”

    盗贼惊呆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那个黑人男子将你赶出了房间,你气不过,你去厨房拿了一把剔骨的尖刀,埋伏在门的旁边,那个黑人男子从你妈妈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你就扑上去,将尖刀扎进了那个黑人男子的小腹中,那是你人生中杀的第一个人,我说的对吗?”

    盗贼心中一片惊悚的感受,李子安所说的这件事是他深埋在心中的秘密,母亲去世之后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可是李子安却如此清晰的描述了出来!

    董曦也目瞪口呆。

    整个过程她都在旁边看着,李子安明明连一个问题都没有提,他是怎么知道这样的秘密的?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可是这还没完。

    李子安又接着说道:“你在开曼银行里有2,280万美元的存款,账号是xxxxxxxxx,密码是xxxxxx。你是上中学的时候暗恋的姑娘名叫艾丽莎,她的父亲是一个木匠,你16岁那年平安夜你爬窗户进入了艾丽莎的房间,你人生的第一次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发生的,但是第二天早晨你被她的父亲打断了腿,我说的对吗?”

    盗贼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子安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盗贼的脸庞,笑着说了一句:“你刚才不停地骂我,对我造成了精神伤害,你被关在这里不方便,我也就不劳烦你了,我自己从你的账户里提取精神损失费就行。”

    “法克鱿!”

    “你存在保险柜里的那些古董文物和艺术收藏品已经为这一句骂我的脏话买了单,你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相反我还很高兴。”

    盗贼:“……”

    他一生的积蓄,魁宝级的各单位为和艺术收藏品,就这么没了!

    骂人一时爽,罚款泪汪汪。

    “媳妇,我们走吧。”李子安说。

    董曦好奇地道:“不用审他了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他脑子里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了,而且他也没什么钱付罚款了,没有必要再待在这个地方了。”

    “好吧,我们回老总办公室。”董曦说。

    她直接开了门。

    李子安本来想问她不是说从里面开不了门吗,可是想想又算了。董媳妇明显是不想离开,所以骗他,他要是提出来肯定挨骂,甚至是拳头,但董媳妇肯定不会给他精神损失费,相反的还会收他的罚金,以亿为单位。

    铁门关上。

    “法克鱿!”盗贼的怒骂声。

    李子安隔着铁门回骂了一句:“法克鱿吐!”

    没钱赔偿精神损失费,大师肯定不能惯着。

    董曦拖着李子安就走。

    这么大个人了,有时候怎么跟李小美似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