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71章 人渣禽兽
赘婿出山 1071章 人渣禽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李子安绝对没有假戏真做的意思,可是余诗曼却有。

    小姨子很着急,可是着急也没用,因为姐夫那条坚守道德与法律底线的三角形的裤子实在是太邪门了,她怎么也除不掉。

    “咿呀!”余诗曼使劲抓着天纱往下扯,可是那块白色的纱布就像是用强力胶水黏在了姐夫的身上一样,她这边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是它还是纹丝不动。

    李子安平静地躺在雪白的床单上,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

    仙人跳第一场从导演喊action到培养感情的前戏,再到现在已经八分钟了,加上他在浴室里的时间,十五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难怪小姨子这么着急,再过五分钟警察就来了,她这边都还没有拿到真正的犯罪证据。

    有些证据是需要深入取证才能拿到的,她能不着急吗?

    “姐夫,你这裤子是怎么回事呀?”余诗曼着急得很。

    李子安笑着说道:“还是我来吧。”

    他爬了起来。

    余诗曼两眼喷火似的看着姐夫。

    姐夫的身材真的是太好了,看着就润眼。

    李子安很轻松的就将天纱的一头拉了起来,却又故意只拉起一点点。

    “我来!”余诗曼迫不及待地伸手过来。

    李子安却又捉住了余诗曼的手,温柔地道:“诗曼,你不许看。”

    “呃……为什么?”余诗曼一脸懵逼的样子。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姐夫害羞。”

    余诗曼:“……”

    她向自由女神发誓。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只铁锤在她的手上,她会毫不犹豫地砸这死不要脸的头上。

    尼玛!你这死不要脸的还害羞?

    你这话恐怕就连路边草丛里的蚂蚁都骗不了!

    偏偏,在她又急又气又无语的时候,这臭姐夫又说了一句:“诗曼,你把眼睛闭上。”

    余诗曼的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我不!”

    李子安说道:“那我也不,我真的很……害羞。”

    余诗曼又扑了上去,抓住天纱拉扯,可诡异的是,刚刚这臭不要脸的姐夫明明已经解开了,可她还是扯不掉拉不下。

    又是一分钟过去了。

    李子安一点都不着急。

    就算这个时候隔壁的那些记者和警察冲进来,他的目的也能达到,还少吃了亏。可是余诗曼却不一样,她的心里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深入取证,一个就是假戏真做,这两个目的她一个都没有达到,她怎么能不着急?

    “诗曼,你别这样,姐夫真的害羞。”李子安假惺惺地道,还故意装出很紧张和腼腆的样子。

    余诗曼恨得牙痒痒的,可是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她立马妥协了。

    “好吧,我闭上眼睛。”余诗曼真的闭上了眼睛。

    李子安将手放在她的肩头上,轻轻的压着她的肩头,将她放倒了下去。

    这个动作却让余诗曼感觉像是被压在了水里,她快被淹死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一点点天纱的“菌丝”突然释放出来,扎进了余诗曼的大腿肌肉里。

    轰!

    余诗曼的眼睛突然睁开,眼神,迷离,却又闪烁着神秘的神光。这一刹那间,她仿佛乘坐了一只火箭发射升空,转瞬间就飞上了太空,然后在繁星点缀的星空之中飞呀飞。一下子飞到月亮上,在广寒宫里跳了个芭蕾舞,一下子又飞到了太阳神,在太阳神殿里蹦迪,一下子又飞到银河系的中央,在璀璨的银河里游了个泳……

    她本来就处在那种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状态下,那里经得住姐夫的万物互联的手段。更何况,这还是天纱做连接媒介的万物互联,它轻易就能给她造成十几倍的暴击伤害,血槽清空,秒杀!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

    还有三分钟时间。

    余家明和那些记者还有自媒体的人怎么还不过来?

    如果说整个计划有什么地方他不能控制的话,也就只是余家明带人过来的时间。

    如果余家明带人过来的时间比董曦安排过来的警察更靠后,那就是一个破绽。

    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这点,因为在酒店里有监控,他已经将这边的情况跟董媳妇说了,董媳妇的经验那么丰富,肯定会随机应变。

    但是这三分钟时间,他却还要继续演下去。

    李子安拉过了被子,盖在了他和余诗曼的身上,然后他在被窝里做假动作,还故意发出了正确的声音。

    如果不是水晶灯灯座里的那只针孔摄像头,这一步其实都没有必要,现在演的戏,其实就是演给那个人看的。

    被子有频率的抖动着,各种音响效果也同步呈现,营造出了一个道德败坏的热闹场面。

    可实际上,大师什么都没有干,只是撑着床垫在做俯卧撑。他的身上还有天纱演变的裤子,并没有迈过违法乱纪那条线。

    又是两分钟时间过去了。

    余诗曼缓过了神来,心中一片奇怪:“姐夫,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李子安就趴了下来,压在了她的身上,抖了抖腿,喉咙里还刻意发出了一个重重的哼声。

    做戏做全套。

    细节决定品质,大师演的戏从来都是老戏骨的水准。

    余诗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她很清楚姐夫刚才是什么情况,可是她这边却没有感觉。她以为是自己头晕的原因,可是她自我感觉思维很正常,而且越来越清晰。

    她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难道我瘫痪了,没感觉了?

    这也太可怕了吧!

    然后,她悄悄的将右手往下探。

    就在这个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一大群人涌了进来。

    余家明冲在人群最前面,一马当先。

    在他身后,一大群记者和自媒体人举着长枪短炮对着双人床一气猛拍。

    咔咔咔!

    电子闪光灯闪个不停。

    余诗曼的手缩了回来,现在验明真假已经不重要了。

    李子安从余诗曼身上翻身下来,故作紧张的样子:“你们怎么进来的?不许拍!不许拍!”

    咔咔咔!

    电子闪光灯闪得更欢快了。

    你说不许拍就不拍,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吗?

    这是法制社会!

    余家明指着李子安的鼻子,愤怒地道:“李子安,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李子安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余诗曼突然哭诉道:“哥哥……他、他强j我……我……呜呜呜……”

    一句话没说完,眼泪就夺眶而出。

    小姨子真的适合去娱乐圈发展,前三分钟还在广寒宫中跳芭蕾,太阳神殿里蹦迪,银河系中心游蛙泳,这会儿说哭就哭,眼泪还是真的。就这本事,现在有几个所谓的专业演员能做到?

    余家明愤怒地道:“李子安,你这个禽兽!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我姐吗?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妹妹吗?禽兽!”

    咔咔咔!

    一大群记者和自媒体人没有漏过李子安的任何一个表情变化,他们也在期待着掀开被子的那一刻,那一定很精彩,那一定很惊艳。

    李子安慌忙解释:“家明,你不要误会,我和你妹妹是自愿的,我没有强迫她。”

    “你放屁!”余家明怒骂了一句,然后冲到了床边,一把抓住两人身上的被子,然后用力往外一扯。

    被子没了。

    余诗曼蜷缩在床上,身上的吊带裙破破烂烂,身上还有血迹。她用蜷缩的姿势保护身上的重点部位,可是哪里藏得住,美丽的风景遮遮掩掩的曝露了出来。

    咔咔咔!

    十几只长枪短炮对着李子安和余诗曼拍个不停,看似两个都拍,其实好些镜头都只对着余诗曼拍,而且还专挑好的角度拍。

    这些照片显然是拿回去给自己欣赏的。

    余家明知道那些家伙在拍哪里,他的心里充满了羞愤和耻辱,可是他没有阻止,因为这是对付李子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这些照片是证据,这些记者和自媒体人都是证人,有了这些证据和证人,他不但要李子安放弃追究绑架的事,他还要李子安。把那百分之五的股权乖乖的交出来,并送他登上大江集团董事长的宝座!

    所以,妹妹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

    就在这节骨眼上,余诗曼偷偷地瞅了一眼李子安的身上。刚才有被子她看不见,现在没被子她就看得清清楚楚了,李子安的身上居然还穿着那条不可思议的三角形的裤子。

    小姨子的心里纳闷了,难道刚才这臭不要脸的只是假装办事?

    却不等她多琢磨一下,余家明又厉声说道:“姓李的,你说吧,这事怎么了?”

    李子安翻身下了床。

    余家明顿时紧张了起来,他指着李子安,样子虽然够凶,可是声音却有点颤:“姓李的,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李子安一脸苦逼的表情:“家明,你真的是误会了,你让那些人别拍了……我跟诗曼,我跟诗曼是两情相悦,她是自愿的。”

    余诗曼跟着又哭了起来:“呜呜……你说谎,我不答应你,你就是撕我的衣服,你把我的血都打出来了,你看你看,这都是你做的好事!呜呜呜……”

    李子安有口莫辩,懵逼了。

    “可恶!”余家明又抬手指着李子安的鼻子,“你个畜生!人渣!余家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才招了你这样的赘婿!”

    这死不要脸的姐夫不敢动手,他的底气又足了,思维也敏捷了许多。

    对呀,当着这么多记者和自媒体人的面,这人渣怎么敢动手?

    李子安一脸痛苦的表情,他哀求道:“诗曼,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快告诉他们真相,我并没有强j你,你是自愿的,你快告诉他们呀。”

    余诗曼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

    大灯闪亮。

    咔咔咔!

    那一群苍蝇一样的小报记者和自媒体人哪里错错过这样的机会。

    余诗曼心中羞愤欲绝,也不擦眼泪了,用手掩住,哽咽地道:“我、我相信你才将你请到房间里来谈事情,可是没想到你是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你、你居然强j我,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李子安呆住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余家明冷哼了一声:“姓李的,你说这件事怎么解决?是你自首,还是我报警?”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一群警察涌了进来。

    他顿时懵逼了。

    他说报警,那不过是吓唬那个人渣姐夫的,他根本就没打算报警,可是警察却突然冲了进来。

    这是什么情况?

    谁特么报的警!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