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70章 小姨子的仙人跳
赘婿出山 1070章 小姨子的仙人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子安的心理是拒绝的,然而身体却是诚实的。

    有些反应就跟呼吸一样自然,想避免也避免不了,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

    “姐夫,你看你都这样了,你还跟我装?”余诗曼眼神热热地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看来姐夫今天是逃不出你的魔掌了。”

    余诗曼骑在李子安的身体,一粉拳打在了李子安的胸膛上:“姐夫讨厌,占了便宜还卖乖,我不理你了,姐夫你好坏。”

    李子安一把将她从身上掀了下去,翻身半压着她:“姐夫就坏给你看。”

    余诗曼明显紧张了起来,脸颊红红的,鼻息也咻咻的。

    她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再有一点时间就会有一群人冲进来,拿着相机和摄影机拍她和这死不要脸的姐夫。那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可是为了这个家,她愿意付出那样的代价。更何况,这个死不要脸的真的是太好看了,被他那啥也不亏。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受伤的左手勾住了李子安的脖子,那流血的指头在李子安的衣领和脖子上留下了血迹。

    李子安知道她在干什么,可是他假装不知道。

    “姐夫,我爱你。”余诗曼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能配合她演戏,也能接受身体上被占点便宜,可是“我爱你”这样的话他根本就说不出口。不为别的,别说是爱这个小贱人了,他心里就连一点点喜欢都没有。

    其实,比起阴姬,这个小姨子更具备娼女的特质。前面还在跟人串通暗害他,现在却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对他说“我爱你”,极尽勾引之能事。这样的事情,恐怕阴姬也是做不出来的。

    李子安没说,但这并不妨碍余诗曼的行动。

    她的另一只手又触犯了治安管理法第38条。

    不过也就这点犯罪行为,如果这个时候有警察破门进来,而她又能及时终止犯罪将那只手缩回去的话,警察也拿她没有办法。

    两人到现在都没有违法,因为两人的身上都穿着衣服。

    哗。

    铜制咬合物裂开了。

    李子安撑了起来,捉住了那只违法的手。

    余诗曼微微愣了一下:“姐夫,你……你不喜欢我吗?”

    李子安松开了她的柔荑,然后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姐夫我洗个澡,几分钟就好,我们的第一次,我要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余诗曼笑了,她点了点头。

    李子安下了床,往浴室走去。

    余诗曼看着李子安进浴室,浴室的门关上之后,她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10分钟后过来!

    不过,这条信息编辑好之后,她想了两秒钟,又把“10”改成了“20”,然后才发送出去。

    10分钟肯定不够,至少要20分钟。

    兄妹俩的计划里本来就有发消息这一条,即便是李子安不去洗澡,余诗曼也会去。

    隔壁房间里,余家明看了一眼刚刚收到的信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为什么要20分钟那么久?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见李子安惊慌失措,跪地求饶的样子了!

    他的心里真的是憋着一股怒火。

    老太君将百分之十五股权给了他,他本来可以顺理成章的坐上大江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可是李子安从中作梗,直到现在他都还没能坐上董事长的位置。

    汉克本来已经跟余诗曼订婚了,还答应帮忙收购二叔和大伯家的股权,可是汉克和他制定的计划还没有开始进行,汉克就人间蒸发了。

    更可恨的是,被赶出去的余美琳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将一家小小的新星公司发展成了鼎鼎有名的问鼎集团,公司市值千亿。还有李子安的黑锅公司,明明是一家什么都不生产的皮包公司,居然还能跟菊厂和比安迪那样的大公司合作升级光刻机!

    明明只是一个从山里出来的赘婿,凭什么这么优秀,凭什么混得这么好?凭什么!

    余家明端起桌上的酒杯,将杯子里的小半杯红酒一口喝进了嘴里,然后咽下,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怕。

    杯子里装的虽然是红酒,可他显然是当成姐夫的血在喝了。

    浴室里。

    李子安已经编辑好了一条消息:我怀疑盗贼就在半岛酒店,或者附近,余诗曼和余家明准备给我玩仙人跳,我的房间隔壁有十几个记者,余家明也在其中。我和余诗曼所在的房间里有一个摄像头,估计是盗贼安的,接下来我会给他一个出手的机会,你立刻封锁这条街区。

    这条消息发给了董曦。

    孤独的哨兵:收到,你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李子安:另外,20分钟后派警察来抓我,余诗曼会哭诉我强j她,让警察抓我走,把我的背包也带上。

    孤独的哨兵:你不会假戏真做吧?

    李子安:……

    孤独的哨兵:从现在开始计时,20分钟后一定会有警察来抓你,这次一定不能让那个盗贼跑了。

    李子安:嗯。

    他跟着又在黑锅公司内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各就各位,今天抓贼。

    司机小范:已经就位。

    清道夫老孟:已经就位。

    西罗:已经就位。

    军师:已经就位。

    李子安关闭了手机屏幕,将手机揣进裤兜,然后脱掉衣服洗澡。

    也就走走过场,他只是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将头发和身体打湿而已。

    浴室里有浴巾,但他最先围在腰上的却不是浴巾,而是天纱。

    天纱上身,李子安的心念一动,天纱立刻就有了响应,它就像是拥有智慧的生物一样,释放出菌丝,调整位置与形态。一转眼,它就变成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穿在了他的身上。

    这条三角形的裤子,别说是余诗曼用手来拔下去,就算是用角磨机上切岩石的云石切片都切不下来。

    假戏真做?

    不可能的,大师这样的品味怎么可能吃这种野食?

    所以,保护措施是肯定要提前做好的。

    就当是拍戏,演员的关键部位要贴上胶布。

    再说了,这是正规的谍战片,又不是搜查官之类的片子,肯定要正规才行,违法乱纪的事情大师从来不做。

    搞定之后,李子安又往腰上围了一条浴巾,然后拿着洗脸的白色毛巾出了浴室,一边往床边走去,一边揉着湿漉漉的头发。

    余诗曼侧躺在被子上,右手撑着脸颊,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姐夫,那眼神有点的发痴。

    那姐夫一米八五的身高,盛世美颜甩那些所谓的流量明星好几条街,铁块一样的胸肌,八块腹肌还有公狗腰,一双大长腿满是肌肉感恰到好处,浑身都散发着男人的阳刚气息。

    这样的盛世美男,极品鲜肉,几个女人能看见?

    李子安在床边停下了脚步,笑着说道:“诗曼,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余诗曼轻轻咽了一口唾沫,滋润了一下发干的喉咙,这才开口说了一句:“难怪姐姐会嫁给你,男人中你是长得最好看的。”

    李子安笑了笑:“你姐是看中我的才华才跟我结婚的,不是因为我的长相。”

    余诗曼:“……”

    李子安继续揉头发。

    20分钟时间,他怎么也得浪费几分十分钟,不然他会吃大亏,他浪费的时间越多,他的损失就越小。

    余诗曼直盯盯地看着李子安那因为揉头发而抖动的肌肉,眼神的温度越来越高,心里也越来越滋润。

    “我真想当年去老家照顾奶奶的是我,那样的话,我就能比姐姐先认识你,然后我们就会在一起。”余诗曼的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那个时候我只是一个穷小子,你会看上我吗?”李子安说。

    “姐姐跟你结婚的时候,你不也是穷小子吗?她能看上你,我肯定也能,她的眼光比我挑多了。”

    李子安笑了笑:“这话你在我这里说一下就行了,可不要让你姐听见,不然她会跟你生气的。”

    余诗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们都这样了,你就不怕我姐生气吗?”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这样做是错误的,我得回去了。”

    他作势要走。

    余诗曼忽然爬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你是我的,我不许你走。”

    李子安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我哪里也不去,我就留在这里陪你。”

    余诗曼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墙壁上是的时钟,然后松开了李子安的手腕,忽然抓住吊带裙的吊带,使劲一扯。

    嚓。

    吊带断裂了。

    一片圣光笼罩了这个房间。

    大师的心灵又被净化了,他的脸上是一个虔诚肃穆的表情,如见女神。

    嚓!

    另一条吊带也断了。

    这还不算,余诗曼还干脆撕开了裙布。

    看似养眼和充满诱惑的举动,可李子安却知道,她这是在制造她被强j的证据。

    再过十几分钟,隔壁那十几个小报的记者和自媒体的人在小舅子的率领下冲进来,她伸手的烂糟糟的裙子就不是她撕破了,是姐夫撕破的,而且裙子上还有血,到时候她在用指甲在自己的身上挖几条血槽,那就是被暴力侵犯的铁证了。

    李子安的心里一声叹息。

    多大仇多大怨啊,小姨子你至于下这么本钱吗?

    余诗曼忽然扑了上来……

    仙人跳。

    第一场。

    action!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