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69章 人间处处是套路
赘婿出山 1069章 人间处处是套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军师制定的“送葬人计划”里,根本没有开房这一条,可是战场瞬息万变,《孙子兵法》又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既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下不了那样的黑手,那就随机应变,走自己最擅长的路线。

    大师的心里就是这么打算的,所以他跟着余诗曼来到了她提前开好的房间里。

    这是一间新中式风格的行政套房,有会客区和办公区,沙发和办公桌都是鸡翅木的,乌亮的色泽沉稳大气。床是柚木的,合着雪白的床单和被套,特别的高端大气。

    一进门,余诗曼就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穿上了酒店的白色的一次性拖鞋,倒退着往办公桌走去。

    她肯定不是去办公,办公桌旁边有一只酒柜,里面放着洋酒和白酒。

    她是去拿酒。

    李子安也换了拖鞋,进了客厅。余诗曼是为了他看她,所以才倒退着走路的,可是他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开天眼,并增强到二级强度进行侦查。

    余诗曼已经暴露了,以艾伦斯坦和盗贼的智商,现在的行动里肯定没有余诗曼的角色。可是,她仍然有利用的价值。

    浴室里没有藏着什么人。

    他的视线移到了水晶吊灯上,一眼扫过,很快就看见了隐藏在灯座里的针孔摄像头。

    他的心中一动,视线又移到了一堵墙壁上,天眼视线穿透墙壁看到房间里的情况的时候,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隔壁也是一个总统套房,但是那个房间里却坐着十几个人,人手一只单反,有的衣服上还有某某媒体的logo。

    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余家明也在那个房间里。

    一个保镖模样的人正拿着一只红酒瓶,往余家明面前的酒杯倒酒。

    李子安的心里一下子就明白情况了,小姨子和灾舅子这是合起伙来给他来一个仙人跳。

    小姨子将他约到酒店来,先是博同情,然后是遛骆驼引诱。在小姨子的心里,他就是一个贪财好色之徒,她只要把骆驼的脚背给他看见,他就会兽性大发,跟她来房间翻云覆雨。她当然会牺牲,会来真的,当他欲罢不能的紧要关头,房门突然打开,一大群收了钱的小报记者和自媒体的人就从冲进来拍照录像。

    那个时候,小姨子再向众人哭诉她是被强迫的,这么多人看见,还有证据,他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这种仙人跳很低级,几乎没有技术含量,可不知道多少男人中了招。事实上,别说是这么多证人了,那些来酒店开房,因为价钱没说好被女方报警说强j的男人也是有口莫辩着了道。东哥那么有钱,他都拿这种套路没办法,更何况是普通人?

    法院在判这种案子的时候,通常都是偏重保护女方的,再加上肯定会有生物证据,所以就算女人是自愿的,事后诬告也是能给男方造成伤害的。

    小姨子和小舅子为什么要怎么做,敢在老虎头上撸毛?

    原因很简单,余泰山和余泰安都说是老三家想独霸家产,所以串通了坏人绑架了他们,还弄死了高胜美。余家明和余诗曼的屁股本来就不干净,他们肯定会怀疑他这个姐夫的手里有证据,所以才会放手一搏,先弄点不利他这个姐夫的东西出来,拿在手里,让他不敢追究。

    可是,隔壁房间里并没有人拿电脑看这边的监控录像。

    而且,余家明跟余诗曼搞这个仙人跳,显然不会蠢到留下不利于他们的视频证据,因为有视频的话,就能看出来是余诗曼在勾引他,而不是他暴力强j她。

    那么水晶灯底座里的就针孔摄像头是谁安装的?

    李子安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他的心里冷哼了一声,面上却没有丝毫流露出来。

    隔壁房间里。

    余家明拿起那只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移目看着墙壁。

    四目对视,李子安能看见余家明,余家明却看不见李子安。

    李子安忽然觉得余家明有点可怜。

    干这样的事情还喝酒,这不是酒壮怂人胆是什么?

    就这点道行也敢跟姐夫玩仙人跳?

    “姐夫。”余诗曼的声音好像是猫的舌头,有倒钩。

    李子安收回了视线,也结束了天眼状态,他看着拿着两只酒杯走过来的余诗曼,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余诗曼在李子安身前半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身上最凸出的部位差点就撞在姐夫的身上了。如果之近的距离,她的呼吸扑卷到了李子安的脖子和嘴唇上,她的身上擦了香水,那香味很是撩人。

    抛开仙人跳什么的不谈,就小姨子这边的准备工作而言,真的是用心了,诚意满满。

    上这样的当不吃亏,栽进这样的坑里还温暖。

    余诗曼将一杯红酒递到了李子安的手中,声音柔软细腻:“姐夫,我们喝一杯吧。”

    李子安笑了笑:“为什么要喝一杯?”

    余诗曼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甜笑:“姐姐的问鼎集团发展得红红火火,姐夫的黑锅公司也鼎鼎有名,姐姐和姐夫都是超有本事的人,我这个做妹妹的为你们感到骄傲,为了这个喝一杯呀。”

    这话说得好听。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你还把你姐姐的老公叫到这里来?”

    余诗曼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姐夫,你装什么正经呀,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有多少个好姐姐吗?”

    李子安笑而不语。

    余诗曼抬起一只手放在了李子安的胸膛上,手软软的,声音也软软的:“你有那么多好妹妹,可我才是你正统的妹妹,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不要,别人抢着要呢。”

    李子安拿起酒杯与余诗曼碰了一下杯:“说得好,你姐夫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开心农场,天天种田。”

    他一口喝了杯中酒。

    余诗曼也一口喝了杯中酒,然后她与姐夫之间那半步的距离就消失了,她钻进了姐夫的怀里,在李子安的脖颈间呵着热气,呢喃地说了一句:“姐夫,你打算在我的田里种点什么呢?”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想了一下:“最近大葱贵,种点大葱怎么样?”

    余诗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一粉拳捶在了李子安的胸膛上:“姐夫你坏死了,人家不要大葱,人家要种玫瑰花。”

    “大葱好啊,发表诱汗,滋阴通阳,这么好的东西你平时不吃吗?”

    余诗曼踮起了脚后跟,凑到李子安的耳边,柔声说道:“我平时不吃大葱,但姐夫要我吃的话,我就吃。”

    李子安的手放在了余诗曼的腰上,左手的拇指压在了机关戒指的开关上。只要他轻轻按一下开关,再将涂抹了止行膏的合金尖刺扎进余诗曼的腰里,几秒钟之后她就会昏迷过去,余家明和余诗曼精心设计的仙人跳也就没用了。

    可是,这节骨眼上他犹豫了。

    军师制定的“送葬人计划”,是让他“杀死”余诗曼,然后被警察抓走,天书和灵盘被警方收缴,给盗贼一个机会来了的感觉。只要盗贼一出手,那必然会掉进己方布下的大网里。从完成计划的角度来看,余诗曼和余家明设计的仙人跳就是一个送上门的机会。

    他因为强j小姨子被抓,和他“杀死”小姨子被抓,都是被抓,前者似乎更符合他的风格……

    呸!

    前者似乎更合理一些,也更能让那个盗贼相信。

    但是,就照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那岂不是便宜余诗曼这个小贱人?

    大师田里的大葱青如翠,白如玉,那是拿来喂仙兔的,拿来喂猪,真的是暴殄天物。

    将计就计实现计划,这代价太大了。

    这些就是让他犹豫的地方。

    余诗曼手中的酒杯突然失手掉在了地上,啪一声碎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

    摔杯为号?

    如果是的话,还真是讲究。

    余诗曼呀一声惊呼,松开了李子安的腰,转身弯腰去捡。

    白色的吊带滑了上去。

    照相。

    白色的补光灯一闪。

    大师被照了一张青年痴呆相。

    人间处处是套路,可这样的套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

    “哎呀!”余诗曼又痛呼了一声,右手捉住了左手的食指,那跟指头被碎玻璃扎破了,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李子安故作关切地道:“诗曼,你怎么了?”

    余诗曼可怜兮兮的样子:“姐夫,我的指头被玻璃扎破了。”

    李子安凑了上去:“给我看看。”

    余诗曼突然扑进了李子安的怀里,一把抱住了李子安的腰,那根还在流血的指头也压在了李子安的外套上。

    李子安的身上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外套,她的血很轻易的就浸入了布料里。

    这血显然是证据,如果将来真要闹到法庭上去的话,这外套也将成为呈堂证供。

    李子安却假装不知道:“诗曼,快让我看看,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余诗曼却推着李子安往床边走,鼻孔里的呼吸急促:“姐夫,一个小伤口不要紧的,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李子安讶然道:“诗曼,不是说跟我聊天吗,你这是要干什么?”

    余诗曼用身体推着李子安走,一边喘吁吁地道:“姐夫,我都这样了,你还装,你真的是坏死了。”

    “不是,姐夫是个老实人,真不懂。”

    “你老实个鬼,你刚才还跟我说给我吃大葱,我就是要吃,大葱拿来我蘸酱吃!”

    李子安想要将她推开,一把就推十几米远,可是他没有。他很配合的往后退,不过没退几步就无路可退了,他的脚后跟磕在了床脚上,然后失去平衡倒了下去。

    余诗曼顺势压了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