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608章 人渣中的战斗渣
赘婿出山 1608章 人渣中的战斗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

    巴掌还没有落在脸上,余诗曼就惊声尖叫了一声,整个人侧倒在了沙发上,一双手也捂住了脸庞。

    李子安的巴掌在空中停顿了下来,最终也没有抽到余诗曼的脸上。

    他真想打的话,余诗曼根本就躲不了。

    大庭广众之下打一个女人,甚至做出“杀人”这么可怕的事情,别说有小孩子在场,就算没有小孩子在场,他也做不出来。

    这不是莎尔娜制定的“送葬人计划”不好,这是他的问题。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他杀过不少人,也坑过被不少人,被打打掉的牙齿差不多都能给鲨鱼镶一嘴烤瓷牙了,从这些方面来看,他算得上是一个杀伐果断,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可是,真正昧良心的事,他却是一件都没有做过。

    他一直觉得他变了,可变的只是能力,他的本质没变,他的骨子里还是月牙村的那个淳朴的青年。

    唯一违法乱纪的事也就只是下片,可那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一片赤诚。

    余诗曼的尖叫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其中就有那个女人的视线。

    “妈妈,那个叔叔在干什么?”一个小女孩问她旁边的妈妈。

    “那个叔叔在……”那个小女孩的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拿厌恶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将手放了下去,坐回到了沙发上,他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也只是猜测,或许我真的误会你了。”

    余诗曼一听,跟着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眼泪花花地道:“姐夫,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模仿我,我是无辜的。我被家里人误会,我、我……我也很痛苦的呀,嘤嘤嘤。”

    她真哭了,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

    一是演技到位,再就是她真的紧张和害怕了。这不要脸的姐夫手段毒辣,余家豪现在都还在牢里。有他在场,干什么死了,可连针对他的调查都没有,关系之硬可想而知,万一这个阴险毒辣的姐夫报复她,她该怎么办?

    还好,姐夫心软了。

    看来,今天的穿着打扮很合姐夫的胃口,骆驼也没有白遛。

    但这并不是她想要的最好的结果,她还得巩固一下,再争取一下她想要的最好的结果。

    “嘤嘤嘤……”小姨子哭得梨花带雨。

    更多的人看了过来。

    好些人的眼里都带着鄙夷与质疑,仿佛是在说,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你算什么本事?

    也许是这些人的眼神起到了鞭策的作用,李子安起身绕过了咖啡桌,坐到了余诗曼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小姨子的肩,温声安慰道:“诗曼,别哭了,好多人都看着呢,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在欺负你。”

    余诗曼忽然倾斜过来,扑在了李子安的怀里,脸贴着李子安的胸膛继续嘤嘤嘤。

    “诗曼,你这……”李子安很尴尬的样子。

    余诗曼哽咽地道:“别人不相信我没有关系,可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吗……嘤嘤嘤……”

    温香软玉在怀,没有泡沫垫的紧贴,再加上楚楚可怜的模样儿,哭泣的声音,不知道多少男人会被唤醒保护欲和占有欲。

    可是大师却不在那部分男人之列。

    大师虽然也是有虫之人,但是那些虫子从来没有上脑过。而且大师的品位极高,并不是长得漂亮的女人都能入他的法眼。

    然而,他非但没有将小姨子推开,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既然你要演戏,那姐夫就陪你飙一场戏吧。

    “我知道,你别哭了好不好?你这样哭会伤身体的,听话,不要哭了。”李子安温声安慰道,搂着小姨子芊芊细腰的那只手也轻轻滑动,送去实实在在的关心与祝福。

    同时,他的眼角的余光也在偷偷的观察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堂而皇之的看着他和余诗曼,毕竟好多人都看着,正好给了她一个直接观察的机会。

    李子安的心里琢磨着。

    之前是一个东南亚面孔的男人,现在又变成了一个纯粹华夏面孔的女人,不知道路途公司在华夏安插了多少间谍。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十几亿人里出一些数典忘祖的败类也是正常情况。

    “姐夫,你真的懂我的心吗?”余诗曼不哭了,声音软绵绵的,她倒在姐夫的怀里,一只柔荑有意无意的压着姐夫的大腿,五指用力地抓着姐夫的大腿肌肉。

    这招在表演学里叫什么名堂,大师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那个地方很敏感。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忍住了打手的冲动,心里也觉得亏。为了抓到那个盗贼,他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诗曼,我的心也是肉长的,你对我的心我能感觉不到吗?我知道的,我都知道。”说话的时候李子安心念一动,大惰随身炉之中释放出一丝精炼炉身血,一分为二注入进了两只眼睛之中。

    天眼算无穷尽,一级增强。

    开启天眼状态,李子安所看到的景象就变了,一眼的感觉他不是坐在一家五星酒店的咖啡厅里喝咖啡,而是坐在一个天体俱乐部里跟志同道合的人追求自然的真理。

    小姨子倾斜在他怀里的姿势格外诱人。

    那月儿虽然没有八月十五的月圆润,但也差不多了。

    这也死得他的天眼视线停滞了起码两秒钟,然后在往该去的地方去。

    那个女人的自然状态沉浸在了他的天眼视野之中,相关的数据和信息也通过大惰随身炉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山有多高,海有多深。

    一眼掌握。

    那个女人的身上藏着针孔摄像头,腰上还藏着一只监听装置,非常小巧和精致,还有英文,一看就是高端货。

    没有枪械武器,但是小西服的衣兜里有一只精巧的电击器。那东西虽然小,可是电压和电流都很强,猝不及防之下电晕一个壮汉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又一丝精炼炉身血从大惰随身炉之中释放出来,一分为二,投进了两只眼睛之中。

    天眼算无穷尽,二级增强。

    那个女人的脸庞冰雪一般消融。

    那是一张真脸,不是仿生面具。

    李子安又往别的地方扫视了一眼,搜索可疑的目标。

    一眼扫过,有的养眼,也的辣眼,还有恶心的。

    这就是生活。

    整个过程也就两三秒钟而已,他这边也有合理的掩饰,那就是刚才很多人都在看他,他现在看一看还有多少人在看他,这也是一个很正常的反应。

    侦察的结果出来了,这咖啡厅里就那个女人有问题,其他的人都很正常。

    这个情况在意料之中,艾伦斯坦已经撤退了,去了冲绳那霸的军事基地,最多也就是遥控指挥而已,路途公司方面不可能在搞出什么大手笔的行动。

    李子安结束了天眼状态,心里又开始琢磨一个问题。

    盗贼的眼线跟进来了,那么盗贼在什么地方?

    却不等他想出一个头绪来,身体的一根神经突然绷紧了,他的身子也微微僵了一下,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

    小姨子的那只手已经触犯了治安管理法第38条,而且情节很严重,完全可以处治安拘留7日。

    “姐夫,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余诗曼的声音软绵绵的,而且好像还含有酒精,听着就有点醉人。

    “你想跟我说什么?”李子安的声音也很温柔。

    小姨子的那只手继续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我在这里一个房间,我们进去一诉衷肠怎么样?”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就连房间都开好了,这个小姨子就那么肯定他这个姐夫会跟她去房间里一诉什么衷肠,她把他这个姐夫当成什么人了?

    姐夫堂堂正正,一身正气!

    “嗯,好的,我们现在就去你开的那个房间,我们好好聊聊。”李子安笑着说。

    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才从李子安的怀里爬起来。

    李子安先站了起来,伸手将余诗曼拉了起来,然后他又绕过咖啡桌,将放在沙发上的背包提在了手中。

    “姐夫,我刚才就想问你,你来跟我聊天谈心,你背这样的包干什么?”余诗曼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看了小姨子一眼,她眼神里的好奇都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她不知道他的背包里装着什么东西也正常,阴姬不可能跟她说。

    “是一本书和一只罗盘,你知道姐夫是干什么的,这两样东西都是我办事的时候用的。”

    余诗曼的眼睛里闪过的一是一样的神光,却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姐夫,待会儿能给我看看吗?我特别崇拜你,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很好奇。”

    李子安心中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

    “姐夫,你就给我看看嘛。”余诗曼撒娇的样子很可爱。

    “嗯,当然没有问题。”李子安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我们走吧,去你订的房间。”

    余诗曼伸手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那个女人拿着勺子喝了一勺咖啡,然后倾斜勺子,从不锈钢勺底看着李子安和余诗曼结账离开,直到看不见了才放下勺子。

    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果然是十帅九渣,在那个家简直就是渣男之中的战斗渣,呵tui!”

    这就有点不专业了。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但如果归咎到大师的盛世美颜上,那也是没有问题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