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29章 恩师姬达
赘婿出山 1029章 恩师姬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老人,一头白发,下巴上留着一缕白须,脸庞清瘦,身材修长,别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感觉。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老头子跟大惰随身炉里面封印的老头子长一模一样,也就是……姬达!

    至今,李子安的脑海之中还留存着姬达封印在大惰随身炉里的声音。

    老夫姬达,大周方士也,因一生懒惰,未有将一生绝学传承后人,遂将一生所学封印于大惰随身炉之中,留待有缘人。汝以血唤醒此炉,乃炉灵之所选,与吾亦是有缘,吾将一身绝学传授与汝……

    姬达所说的话,每一个字他都记得。

    李子安从来没有想过,这一辈子有一天还能见到“恩师”,然而命运就是如此奇妙,一次不经意的时空之旅,他居然在这里碰到了姬达。

    “年轻人,汝是何人?奇形怪服,举止可疑,汝意欲何为?”白胡子老头出声质问。

    他说的是古汉语,有点晦涩,但大师好歹也是高中文化,学过基础的古汉语,能听懂。

    “老先生可是姬达?”李子安试探着问了一句。

    “汝是何人,汝怎知吾姓名?”白胡子老头眼神惊疑。

    这话也算是自认身份了。

    李子安心中百感交集,对着姬达深深一揖:“恩师,请受弟子一拜。”

    然后,他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一部分是老天赏饭,也就是他那张盛世美颜,一部分则是祖师爷赏饭,也就是一身的方士绝学。如果没有姬达的传承,他现在恐怕还在月牙村种地。华人最讲究的就是传承,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现在见了恩师,他理当跪拜,不能失了礼数。

    “吾何时收汝为徒?荒唐!”姬达也被李子安搞糊涂了,也有些生气了。

    李子安说道:“恩师,我是从3000年后过来看望你老人家的,我叫李子安。”

    “汝有病!”姬达冷哼了一声,移目看了身旁的女武士一眼。

    李子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低下了头去给姬达磕头。

    咚、咚、咚。

    三个响头一气呵成。

    这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了。

    “恩师,你怎么会在这里?”李子安抬头看着姬达。

    突然,寒芒一闪。

    一把弯刀劈在了李子安刚刚抬起来的脖子上。

    黑暗潮水一般涌来,李子安都没能看见自己飞扬起来的头颅,这就与恩师作别了。

    尼玛……

    恩个锤子的师,那个女武士之所以动手,还不是受了姬达的指示!

    虽然那个时候的姬达还不知道他这个弟子,可是也没有必要指使那个女武士砍杀他吧?不就是穿着和言行举止有点奇怪,多大的仇多大的冤,需要砍头杀人才能化解?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他还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脖子没断,脑袋也还好端端的长在脖子上。不过那死亡的感觉太真实了,他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脖子,确认没有流血,也没有缝隙什么的才放松下来。

    他坐在沙发上琢磨。

    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的姬达自称是大周方士,周朝700多年历史,也就是说他是在这700多年之中的某一年死去。

    这一次他去的是公元前1100年,比周朝建立的时间还早50多年,可是那个时候姬达就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这又说明当时大惰随身炉可能就在姬达的身上,不然他怎么可能活到周朝才死去?

    而且姬达出现在天下国的天之女神的神庙里,还能指挥看守神庙的女武士杀人,这又说明他在天下国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低。

    那么问题来了。

    姬达跟姑师大月儿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子安休息了一下,又激活“时”之天之铭文,选择了一个时间。

    这一次他选择的是公元前1100年6月2日,中午12点。

    这边是在公元前,这个时间点也是标准的饭点,广场上的人应该不多,如果运气够好的话,神庙门口的两个女武士也有可能换班去吃饭,那样的话他挨刀的几率会少一点,甚至有机会进入神庙看看,并且能跟姬达好好谈一谈。

    穿越黑洞的感觉结束之后,有光线洒落下来,还是上一次来的那个位置。他出现在了神庙前的广场上,距离神庙仅有几十米远的距离。

    举目眺望,神庙大门敞开,大门两边各站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武士,白甲加身,配弯刀圆盾。

    广场上有行人走动,但不是很多。一方面是正值饭点的原因,另一方面是天气炎热的原因。这日头太毒了,晒在皮肤上能让人生出一点滋滋冒油的感觉。

    李子安也不观察四周环境,拔腿就往神庙跑去。

    几十米的距离转眼就被甩在了身后,李子安冲上台阶,脚步不停,直接往神庙里冲。

    两个女武士大声呵斥,同时拔出了弯刀。

    李子安根本就不理会她们,直接往大门里冲,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两个女武士。

    两个女武士还是昨天的那两个女武士,右手边的那一个昨天还用弯刀砍掉了他的头。可是时隔一天,两个女武士给他的感觉好像并不记得他。

    不然,一个昨天被自己砍掉了头的人,时隔一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正常的反应肯定不是呵斥和拔刀,而应该是腿软发颤,说话哆嗦。

    不过,这个情况也正常。

    他不曾改变历史,只是通过特殊的渠道进入这个历史时空看一眼,而他也必须死。现在看来,他进来的那一刹那间,这个历史时空才被激活。而他死的那一刹那间,这个历史时空又静止了下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两个女武士同时挥刀,两把弯刀一左一右劈向了李子安的脖子。

    如果是真身进来,李子安只需要两拳就能将两个女武士打飞,可是进来的只是他的意识,战斗力不值一提,根本就打不赢这两个女武士。不过他的意识却还是大师的意识,拥有大师的气魄和反应。

    两把弯刀迎面砍过来的时候,李子安的身体往后一仰,双腿下曲,借着惯性一个滑跪的动作从两把弯刀下划了过去。

    两把弯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劈砍过去的,即便是知道自己不会被真正砍死,但是这命悬一线的惊险情况却还是让他为之菊花一紧。

    两个女武士一刀落空,又惊又怒,跟着就提刀追了上来。

    李子安已经滑到了神庙大门的门槛上,他的双腿一撑,站直和前倾一气呵成,然后一个滚身越国门槛进入了神庙内部。

    神庙里,天之女神的神像下跪着一个白发老者,听到门外的响动回头来看,正是姬达。

    姬达腾一下站了起来,抬手指着李子安:“汝是何人?胆敢闯神庙!”

    两个女武士追了进来,弯刀挥舞。

    李子安往姬达跑去:“恩师,我们好好谈谈!”

    姬达怒斥道:“吾何时收汝这等狂浪子为徒?”

    “你先听我解释!”

    “纳命来!”

    李子安:“……”

    人影一闪,姬达瞬间切过一二十米的距离,也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一把剑,噗呲一下捅进了李子安的胸膛。

    “你……”李子安想说话,可是舌头已经僵住了。

    姬达抬起一脚踹在了李子安的小腹上,长剑从李子安的胸膛之中拔了出来。

    黑暗潮水一般涌来。

    几秒钟后,李子安睁开了眼睛,那句没有说完的话才从嘴里冒出来:“你个老……算了,你是师父,不能骂你。”

    真的是锤子恩师。

    就不能好好聊聊吗?

    杀一次就算了,第二次还是亲自动手来杀,什么仇,什么怨?

    接连两次没有任何收获,却体会了两次失望的感觉,李子安有点心灰意冷了,他心里暗暗地道:“语言不通,再加上恩师是个老顽固,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根本就没法交流,我再进去也只是换个死法而已,没意思。”

    其实,就算是姬达愿意听他解释,他就只能在里面待那么几分钟时间,能聊个啥?

    再就是,连续两次,他的精神也有点疲倦了,混沌能量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想进去也不成。

    余美琳说的没错,现在最要紧是找出延长进入天书的时间。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了放在腿上的天书上。

    他已经能认识所有的天之铭文,也单独激活了好几个天之铭文,知道它们不同的用处。比如那个“阳”,它能帮助他快速恢复状态。

    他将右手的食指压在了“阳”上,一丝混沌能量激活,顿时一股能量传送到了他的身体里,浑身都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恢复状态的速度让他感到惊讶。

    他的视线扫过一个个天之铭文“键帽”,心里思索着:“解决问题的办法可能就隐藏在这些天之铭文之中,我得一一试过才行。”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他以为是莎尔娜打来的,告诉他她和孟刚还有范才伟已经落地了,一看来电显示却是余美琳打来的。

    他划开了接听键:“老婆,什么事?”

    余美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老公,微硬公司派了一个代表团队过来,其中一个女的点名要见你。”

    李子安讶然道:“谁,为什么点名要见我?”

    他很确定他没有跟任何微硬公司的什么女性接触过,对方却点名要见他,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余美琳说道:“盖尔的助理,我问过她,她却不告诉我,她说你来了就知道了,对方这个团队很特殊,你过来一下。”

    “好的,我马上来。”李子安挂断了电话,将天书装进背包,背在背上出了门。

    路途公司十二圆桌议员之中有一个盗贼,至今都没有现身,他怎么也得防着点。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