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1019章 宛如梦境的反差
赘婿出山 1019章 宛如梦境的反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迷的人对于时间是没有知觉的。

    杜武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头顶的吸顶灯,还有刷着白色乳胶漆的屋顶,可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的时间。

    大脑短暂的空白之后恢复了正常,他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母亲爆炸了,他被炸伤了,是智者救了他,然后将他带到灯塔领事馆里进行救治,路途公司的医生给他打了麻药……

    然后就没了。

    “李子安和杜林林那个贱人,还有杜枝山那个老不死的应该都被炸死了吧?我虽然被炸伤了,但值了!哈哈哈……”杜武笑了,脸上的表情狰狞。

    仇恨是一种毒药,它会让人的灵魂扭曲和变态。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杜武想要坐起来,可是用手去撑床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双手都被一条铁链锁着。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走了进来,看了杜武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等等!”杜武出声叫住了护士,“为什么把我锁起来?快给我解开!”

    护士回了一句:“我没有这个权限。”

    “你把医生给我叫过来!”杜武生气了,这次行动他是功臣,为了炸死李子安,他甚至贡献了他的母亲,凭什么把他锁起来?

    这时又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子走了进来,看了杜武一眼,说了一句:“什么情况?”

    护士说道:“医生,他醒了,他的情况看上去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哦,那我去跟老总说一下。”医生抽身就走。

    杜武一头雾水,心头也有点莫名其妙的慌:“你给我站住!”

    那个医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杜武:“你有什么事吗?”

    杜武说道:“让医生过来!”

    那个医生说道:“我就是医生。”

    “我要的不是你这个医生,是路途公司的医生!”杜武吼道,他真生气了,这些人在搞什么飞机,不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路途公司的战士!

    即将成为议员的战士!

    那个医生也没说什么,离开了房间,那个护士也离开了,出去的时候还带上了门。

    杜武的右手运力一扯,铁链咔嚓一下绷紧,接口出现了裂痕。他的动作牵扯到了背上的伤口,撕裂般的疼。他深吸了一口气,运力于右臂,然后使劲一扯。又是咔嚓一声响,铁链断裂了,他的右手也恢复了自由。

    他看了一眼还套在手腕上的铁链,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原来是在考验我,这样的铁链怎么可能困住我?别说是现在的我,就算是从前的我也能轻易扯断它!”

    现在的他的身上有“幽灵”,那肯定不一样。

    杜武又运力左臂,然后猛地往上一扯。

    咔嚓!

    左手手腕上的铁链也被他扯断了,他坐了起来,发现脚上也有两条铁链,分别锁着他的两只脚踝。

    他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还有完没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打开,又有人走了进来。

    杜武移目看去,他以为是那个给他改造的医生,但看到的却是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大师的盛世美颜。

    这张脸若是生在西晋,潘安大概也会仰天一声长叹:既生安,何生安?

    杜武顿时懵了,脑瓜子里嗡嗡作响。

    李子安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话的声音也亲切:“杜武,你醒啦,你受了伤,你躺着就好,就不用拜师父了。”

    “我拜你妈!”杜武的情绪突然崩溃,他怒吼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子安在床边停下了脚步,毫无征兆的,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在了杜武的脸上。

    啪!

    杜武的脑袋猛地一偏,一颗牙齿合着一口血水飞了出去。激怒攻心,他的右拳抽向了李子安的小腹,但没等他的拳头打中李子安的小腹,他的右手手腕就被李子安抓住。

    李子安的左手又是一挥,狠狠一巴掌抽在了杜武的另一边脸上。

    又是啪一声脆响,杜武的脑袋偏向了另一边,又有一颗牙齿合着一口血水从他嘴里飞出来。

    杜武被这两巴掌抽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人懵了,也怕了,握着拳头不敢还手了。

    怎么还手?

    别说是他的双脚被铁链捆着,身上还有伤,就算他四肢活动自如也没伤,他也不说李子安的对手。不为别的,因为李子安是他的师父。他会的,最厉害的功夫都是李子安教他的。

    这时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嗯咳!这边都看着呢。”

    这是董曦的声音。

    这里也不是医院,这里是疗养院。

    李子安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打死他的。”

    董曦的声音:“我只是提醒一下你,你自己看着办就行。”

    “嗯嗯。”李子安很“乖巧”的回应了一下,然后拉过床边的一只木椅子坐了下去。

    他必须装“乖”,因为他心虚。

    董媳妇肯定是看见他抱着康馨做坏事了,但直到现在她都没有问他,她越是不问,他就越是心虚。不管怎么样,装乖是对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杜武总算是冷静了。

    两边脸都被打肿了,他不冷静也不行。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里是疗养院,你跟路途公司的人在一起,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记得我在灯塔的领事馆里!”杜武的情绪又有点失控了。

    智者准备的炸弹威力巨大,都没有把他炸死,他应该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才对,怎么一觉醒来就在疗养院里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李子安说道:“你以为你干了那样的事情,你还能像从前一样自由自在的活着吗?我知道你们逃进了灯塔领事馆,路途公司的医生和智者妥协了,把你送出来交给了我。”

    “这不可能!”杜武的情绪激动,“他们说过,要把我带到耶路撒冷去,下一步改造之后,我会成为路途公司的战士!”

    李子安莫名有些心酸。

    此刻的杜武让他想起了一些往事,也让他对杜武这个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杜武终究是一个老实人,他这边都还没有上手段审问,杜武自己就说出来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医生针对他的改造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至少分了两步。这跟他所了解的火种不一样,或许是一个仿造的火种。

    可是火种是史前人类文明的产物,怎么可能仿造?

    杜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要把我怎么样?”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还不明白吗?不是我要把你怎么样,是法律要你承担责任。你和路途公司的人串通,在自己的母亲的身上装炸弹,你们虽然没有炸死我,但是却炸死了好几个无辜的人,这可不是你想逃脱就能逃脱的。”

    “别跟我扯这些!”杜武的表情狰狞,“你杀的人比我还多!在意塔利,我轻眼看见的,你杀了那么多人!”

    李子安沉默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最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都是你,最该死的人是你,我是无辜的!你们没有证据!”杜武冲李子安吼,唾沫星子喷飞。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有我帅吗?”

    杜武顿时愣住了。

    这画面就像是一只狂吠的电子狗,突然被人取下了电池。

    他知道李子安是在调侃他,可是这却又是事实。

    “能好好跟我聊聊吗?如果不想跟我聊,我就离开,换别人来。”李子安说。

    杜武沉默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终究是逃不过被审问,他宁愿被李子安审问,而不是某个警察或者特工。

    “杜武,你摸着你的良心问一下你自己,我对得起你吗?”

    杜武看着李子安,他的心中有答案,可是他不愿意去面对,也说不出来。

    李子安说道:“我叫你武功,我用拔毒膏给你强身健体,我还在枪林弹雨中将你救出来,可你是怎么报答我的?”

    “你毁了我的一切。”杜武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了,但这一次他的语气很平静。

    李子安说道:“那是你私心作祟,杜家的家产本来就不是你的,那是林林的,我只是主持了公道。你觉得是我让你失去了一切,你大可以找我报复,为什么连杜枝山和杜林林都想害死?你就算不是杜枝山亲生的儿子,他对你也有养育之恩,而林林也待你不薄,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杜武心虚,不敢看李子安的眼睛,他低下了头。

    “你是我的徒弟,我没把你教好,我也有责任。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你跟聊聊你是怎么认识路途公司的智者和医生的吧,还有你身上的幽灵,它又是从哪里来的。”李子安说。

    杜武又抬起头来看着李子安:“你把我害得这么惨,你还指望我告诉你这些?”

    李子安说道:“你知道这边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一心求死,你可以不跟我说。但如果你还想活下去,你最好好好考虑一下。这样吧,师徒一场,我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两分钟后你要是不跟我说,我就走了,我们不会再见面。”

    杜武沉默了。

    李子安也不催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心里默数着时间。

    两分钟是的时间过去了。

    李子安起身往门口走去。

    杜武忽然开口说道:“等等,我说!”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但转身过去的时候,他的神色就恢复了正常,平静里不见一丝笑容。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