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960章 大雕萌妹
赘婿出山 0960章 大雕萌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视频很大,差不多1g的量,传输了好几分钟才传送完毕。

    李子安想当场打开看看,忽然想起马赫塔布就在隔壁,如果不开声音的话就等于没有灵魂,考虑了一下他又把手机收了起来,与西罗聊起了正事。

    “等一下我就要出去做一些准备,我那边搞定之后,你就带着马赫塔布先离开沙加。”

    西罗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可以带着马赫塔布小姐先离开,可是交换了人质之后,你一个人带着马哈德,你能安全撤离吗?”

    李子安笑了笑:“耶路撒冷都困不住我,沙加成就更困不住我了,你放心吧,我已经有了计划。”

    “什么计划?”

    李子安说道:“给那个卖加特林机关枪的人发一条消息,让他约个地点,就今天中午,我跟他见个面。”

    西罗讶然道:“你不是说不买加特林机关枪了吗?”

    李子安淡然一笑:“我不买枪,我买人。”

    西罗微微愣了一下:“买人?”

    李子安拍了一下西罗的肩膀:“你给那个卖枪的人发消息吧,我出去看看你拍的视频。”

    西罗点了一下头,李子安虽然没有解释买什么人,可是他有点明白李子安的计划了,也就不多问了。

    李子安从关押人质的房间里走出来,看见马赫塔布正在从背包里拿食物和水,他说了一句:“我要出去观察一下环境。”

    “你小心一点,快点回来,你还没吃早饭呢。”马赫塔布说。

    李子安嗯了一声,穿过被炸了一个大窟窿的客厅,推开户门走了出去。

    门外室楼梯间,楼梯被炸得残缺不全,墙体上到处都是裂缝,也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垮塌的感觉。

    李子安关上门,就在门外打开了西罗拍的视频。

    刚开始,卢比奥很不情愿,碧黛拉也抵死不从。西罗导演操起ak步枪,用枪柄一顿好砸之后,卢比奥悲愤的就位了,他嫂子也咬着牙流着眼泪就位了。

    正式进入剧情的时候,西罗导演来了一个特写,从拍摄的角度来看,他应该是跪在地上,双手拿着手机,手机的摄像头从悬空45度往下压,最后停留在了一个与地面平行的拍摄角度上。

    “卧槽,这么专业?”大师心中感叹。

    他一直认为西罗的天赋就是做贼,却没有想到那小子居然还有做导演的天赋。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视频里的拍摄角度又变了,给了卢比奥一个脸部特写。

    卢比奥无比的悲愤,也显得很抗拒,甚至不愿意看手机的摄像头。

    不过该干的工作他也没有停下。

    视频的拍摄角度又变了,西罗导演给了碧黛拉一个面部特写,拍摄的角度是俯瞰拍摄角度。

    碧黛拉抗拒的扭开了脸,脸上也是一副悲愤的表情,眼泪一颗接着一颗从眼角涌出来。

    西罗导演一直拍着她的脸。

    大师心中又是一声赞叹,专业。

    看这种视频的人,谁想看卢比奥那张臭脸?

    拍这种视频的导演,最基本的功夫就是要把主次弄明白。

    没过两分钟,碧黛拉咬住了嘴唇,却也挡不住一些含混的声音从嘴里传出来,她的眼泪流得更急了。

    她终于把头扭了过来,怒视着西罗导演,那眼神之中充满了仇恨和复仇的欲望。

    西罗导演往后退,又跪在了地上进行平面拍摄。

    大师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倒不是他稀罕什么,而是这视频是要发给沙巴家族的,他得严把质量关。西罗是导演,那么他就是制片。

    另外,作为黑锅公司的总裁,他的发现员工的才能,然后才好培养。

    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了,是那种静悄悄的打开,然后一颗脑袋从门口里探了出来。

    李子安听到响动,慌忙回头去看,然后就看见了马赫塔布的脑袋。

    恰好在这个时候,视频里的卢比奥的工作态度很勤奋了,机器运转的声音也变得特别明显。

    偏偏,碧黛拉又发出了一些听不明白的声音。

    门口四目相对的两人也不说话,就那么尴尬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视频的声音在继续。

    马和塔布忽然把头缩了回去,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臭不要脸的。”波斯姑娘小声的骂了一句。

    门外,大师的视线又回到了手机屏幕上。

    他的确不是那种怎么要脸的人,刚才倒是很尴尬,可是一转眼就什么感觉了,该干嘛干嘛。

    视频里,卢比奥疯狂的工作着,没过几秒钟就做出了一件产品。

    西罗导演又给特写了。

    画面定格,视频结束。

    “我要不要给西罗投资点钱,让他进入影视圈发展?”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然后他又摇了摇头。

    法律不允许。

    违法的事情不能干。

    李子安收起了手机,推开门走了进去。

    西罗蹲在墙角啃着一块面包,他的旁边还放着一瓶矿泉水。

    马赫塔布给李子安递来了一块面包和一瓶水,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你看那种视频是什么感觉?”

    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李子安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波斯姑娘给了大师一个白眼:“不要脸。”

    李子安一口咬在了面包上。

    简单的早餐吃完,西罗掏出手机看邮箱,然后说了一句:“老大,那个卖枪的人回信了。”

    李子安说道:“他同意见面了吗?”

    “他同意了。”

    “他约在了什么地方见面?”

    “城市广场,一家烟馆。”西罗说。

    “一家烟馆?这是一个招牌的名字,还是别的什么?”

    “我也不清楚,他在信中就写了一家烟馆。”

    “应该不难找,我去看看就知道了。”李子安说。

    “他让带上钱,那支枪他要卖5万美元。”

    “我知道了,我先去城市广场踩个点,你和马和塔布就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西罗点了一下头。

    马赫塔布的嘴唇颤了颤,想说什么话又没有说出来。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你们千万不要出去,如果有什么异常的情况,立刻发消息给我。”

    西罗说道:“老大你放心吧,你也小心一点。”

    李子安看了马赫塔布一眼:“你跟我来房间一下。”

    马赫塔布微微愣了一下:“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进来再说。”

    他先进了她之前睡觉的房间。

    马赫塔布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

    西罗心里也很好奇老大为什么把马赫塔布叫进房间里去,有什么话要背着他说?所以,他悄悄的移目看了一眼,结果他看见李子安伸手把门关上了。

    命硬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老大不会是看了他拍的视频,受不了要解决什么问题了吧?

    房间里,马赫塔布有点紧张地道:“你、你关门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你还有多的衣服吗?”

    马赫塔布好奇地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就说有没有。”

    马赫塔布摇了一下头:“你忘记了吗,我也是被你绑架来的,我就只有身上的衣服,如果我有多余的衣服,我早就换了,身上的衣服太脏了,让我不舒服。”

    “那把你身上的衣服脱给我。”

    “啊?”马赫塔布顿时愣在了当场,一张脸也红了。

    李子安说道:“你别误会,我这样出去很容易被认出来,我把我的衣服脱给你,你穿我的衣服,我穿你的裙子出去。”

    “你扮女人那也很容易穿帮呀。”马赫塔布又紧张了。

    “这边的女人大多数都戴着头巾,我穿上你的裙子,戴着头巾,没人会发现的。”

    “好吧,可是……”马赫塔布欲言又止。

    李子安转过身去:“我不看你,我脱我的,你脱你的,然后我给你扔过来,你给我扔过来就行了。”

    “我……”马赫塔布还是很犹豫的样子,心里也满是羞耻感。

    李子安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你不是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吗?你就当我是你的丈夫,两口子换衣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句话发挥了作用。

    马赫塔布咬了一下樱唇,声音小小的:“好吧,你、你转过去,不许看。”

    李子安转过了身去,开始脱风衣、衬衣和裤子。

    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大师的心里出现了声音。

    回头跟人家安慰一下她,让她不要尴尬吧。

    不过他终究没这么干,因为那太不要脸了。

    他很快就将自己剥得只剩下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然后把风衣、衬衣和裤子都扔到了后面去。

    马赫塔布也将她的衣服扔了过来,裙子上赫然躺着一只连体口罩。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李子安心中无语,伸手将那条连体口罩捡了起来,回头递了过去。

    下一秒钟,他就呆若木鸡了。

    灯光太刺眼。

    “啊!”马赫塔布尖叫了一声。

    李子安慌忙回过了头去,尴尬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我没必要用这个,你拿回去吧。”

    他背着手将那只连体口罩递了过来。

    马赫塔布却没有伸手接:“你、你得戴上,你胸平,戴上这个更逼真一些。”

    女人心细,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

    李子安心里琢磨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又拿了回去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可是不会扣后面的扣子。

    马赫塔布凑了上来,帮李子安扣好了扣子:“好了。”

    李子安回头说道:“谢谢。”

    马赫塔布忽然从后贴住了李子安:“不许回头。”

    李子安的身子顿时僵住了,整个人就像是触了电一样,说话的声音也颤颤的了:“我、我不回头。”

    马赫塔布这才退回去,开始穿李子安的衣服。

    窸窸窣窣的声音里,大师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她的逻辑是不是有点什么问题?

    宁愿贴在他身上,也不允许他回头看一眼?

    “我好了。”马赫塔布说。

    李子安却没有回头,特意问了一句:“我可要转身了吗?”

    马赫塔布没好气地道:“你刚才都回两次头了,现在我穿好衣服了你这么正经的问我,你要点脸行吗?”

    这话李子安不知道这么反驳,他转过了身去,一脸一本正经的看着马赫塔布。

    马赫塔布的身高矮他一点,差不多一米八的样子,穿他的风衣和裤子稍显有点宽松,他穿马赫塔布的裙子则显得有点紧绷,不过看上去也不别扭。

    马赫塔布看着李子安的胸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真像。”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马赫塔布的视线45度斜下,笑容就变成了一个嫌弃的表情:“你这样出去,人家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个男人。”

    李子安:“……”

    马赫塔布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了:“万事小心,不要让我为你守寡。”

    李子安拥抱了她一下:“等我回来。”

    这一次马赫塔布没有推开李子安。

    一分钟后李子安从房间里出来。

    西罗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快步走到客厅中间的被钻地弹炸出来的窟窿,直接跳了下去。

    这里是5楼,他连飞虎爪都不用,在3楼的时候轻轻点了一下窟窿的边缘,先缓了一下速度,然后就直接到了1楼。

    马赫塔布追到窟窿旁边,小心翼翼的往下看的时候,窟窿底部已经没人影了。

    李子安在一堵墙后停下了脚步,从风衣兜里取出了一团白色的织物。

    这是古墓石棺之中与天书放在一起的织物。

    昨天晚上,在那架直升机上,李子安其实有想过引诱阴姬说说这织物是什么东西,可是转念一想,当时他脸上和手上满是白色的菌丝,就跟蒙着一层丝袜一样,阴姬明明看见了却没有说什么,很有可能真当他脸上套的是丝袜了。那也就意味着她也不知道织物是什么东西,他要是提说的话,那就等于是提醒了对方。

    这织物现在是他的秘密防身武器,还是保密的好。

    李子安将织物折叠了一下,罩在了头上。

    这一次他并没有与织物建立连接,只是那它当阿拉伯姑娘的头巾来使用。不过,只要又情况,他只需要一个念头,一点混沌能量就可以与它连接。

    搞定之后,李子安从一堵垮塌了墙体上走了出去。

    大雕萌妹出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