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932章 黑妞,该吃药了
赘婿出山 0932章 黑妞,该吃药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梯在58楼停下,这部电梯到不了楼顶天台。

    电梯门打开,李子安捧着鲜花走了出去。

    电梯间所对的是一条走廊,走廊两侧是办公区。

    楼梯间在电梯间的旁边,也就几米的距离。李子安从电梯里出来,以鲜花遮脸,几步就走进了楼梯间。

    这个时候正是办公时间,走廊里没人,办公区里倒是有很多人,但是没人往这边看一眼。

    楼梯间上去就是大厦天台,但楼梯间出口有一个保镖守着。

    李子安在拐角处停了下来,在这个位置,他看不见那个保镖,那个保镖也看不见他。

    他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块止行膏,用指甲掐下一小块,拿在了手里,然后往上走。他的脚步放得很轻,几乎没有脚步声。

    楼梯间的出口很快就到了。

    李子安瞅见了那个保镖,那个保镖正眺望着远处的山峰,嘴里叼着一支烟。他的右手轻轻一送,混沌能量和真气便裹带着那一粒小小的止行膏飞向了那个保镖。

    香之一手就如同是手臂的延伸,频繁的使用,他的操控也更加熟练了。

    那一颗小小的止行膏的药丸直接到了那个保镖的嘴角,李子安本来想直接给那个保镖喂进嘴里的,可是那个保镖只抽烟不张嘴。他灵机一动,直接将那一粒止行膏药丸放在了烟头上。

    灼热的感觉瞬间传递过来,李子安的手也被烫到了。他的双手放在开水锅里煲汤都没问题,可是烟头的温度有好几百度,比开水的温度高好几倍。不过毕竟不是真正的被烟火烧,只是感觉太过逼真而已。

    那一粒止行膏药丸在烟头燃烧,烟头上也冒起了一缕黑烟,一部分烟雾则被那个保镖抽进了肺里。

    似乎是察觉到烟的味道不对,那个保镖跟着收回视线去看烟头,他看见了那一缕还没有消散的黑烟,还看见了站在楼梯间出口处的李子安。他顿时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张嘴要喝问,手也伸向了腰间,准备拔枪。可是这两个动作都还没有完成,他的眼前就是一黑,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李子安走了出去,将那个保镖拖到了楼梯间的后面,然后他又拿起那束鲜花向帆船形住所走去。行走间,又一颗绿豆大小的止行膏药丸被香之一手托着飞了出去。

    第二个保镖的位置就在帆船形住所的外墙下,要进入住所就必须从他眼前走过。

    李子安刚刚现身就被那个保镖看见了。

    “你是谁?”那个保镖喝问了一句,却不等他采取下一步行动,一颗黑色的药丸就飞进了他的嘴里,顿时把他呛住了。

    他以为是什么虫子飞进了嘴里,并不在意,他伸手去拔枪,准备制服不回话的闯入者,可是他刚刚把手伸到腰后,眼前便是一黑倒在了地上。

    直到他昏迷倒地,他都没有看见那个拿着鲜花的人长什么样子。

    香之一手其实改命叫“药之一手”其实也是很合适的,给人喂药于无形之中。

    当年,如果潘金莲会这手段,她大可以在武大郎穿街过巷吆喝着卖烧饼的时候,像大师这样给武大郎喂几颗毒药,神不知鬼不觉就把大郎给做掉了,武松也拿她没办法。

    四个保镖还剩两个。

    两颗药丸在混沌能量和真气的托举下飞向了另外两个保镖,李子安跟在那两颗小药丸后面向两个保镖潜行过去。

    香之一手的距离有限,他必须得靠近才行。

    另外两个保镖还在那里交谈着什么,说的是希伯来语,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不过也不重要。

    李子安这距离两个保镖差不多10米远的距离停下来脚步,这个距离是香之一手所能达到的极限距离。

    这门绝学虽然灵活多用,但终究是弱了一点,需要动点脑子巧用。就像是现在,他只能用下药的方式搞定目标,如果没有他炼制的止行膏,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用香之一手搞定。但如果是姑师大月儿,她大概只需要隔空挥动一下拳头,就能把那两个牛高马大的保镖打趴在地上。

    两颗小药丸飞到了两个保镖的身边。

    李子安的右手拇指和中指隔空一弹,一颗小药丸就飞进了其中一个保镖的嘴里。那个正在说话的保镖也被呛到了,张嘴想要吐出来,可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你怎么了?”他的同伴问他。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右手拇指和中指又轻轻弹了一下,第二颗小药丸也飞进了那个询问的保镖的嘴里。

    几秒钟之后,两个保镖都倒在了地上。

    李子安走了过去,直接将两人拖进了园林里的花丛里。

    四个保镖全部搞定了。

    李子安往帆船行的住所走去,他的手里还拿着那束鲜花。

    虽然干的事绑架的事,可是作为大师必须要讲究一点风度,不能跟那些粗鄙的绑匪相提并论。

    帆船形住所到了,李子安从侧面的一道门进入了内部。

    之前的鹰眼侦查,他对住所内部的结构了如指掌。此刻马赫塔布、卢比奥、碧黛拉和那个黑珍珠应该都在客厅里,可是他并没有去客厅,而是去了那四个保镖睡觉的房间。

    虽然那4个保镖突然醒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几率,他也要防范于未然。

    那个房间很快到了。

    房门并没有反锁,李子安打开了房门,往地上扔了两颗特制的弹弓弹丸。

    两颗特制弹丸着地燃烧,两团黑色的烟雾在房间之中蔓延开来。

    三个保镖浑然未觉,其中一个却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在屋子里蔓延的黑烟,还有站在门口的李子安,猛的爬了起来,一只手也伸向了枕头,想要去拿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枪。

    却不等他的手碰到藏在枕头下面的手枪,一团劲风突然扑面而来,轰然轰在了他的脑袋上,巨大的冲击力下,他的头狠狠的撞在了铁架床床头的墙壁上,瞬间昏死了过去,血流满面。

    这不是香之一手,这是真气拳。

    同样是隔空操作,香之一手属于精细操作,而真气拳却是粗苯型的操作,打出去就管不了了。

    那个保镖脑袋撞墙的声音很响,可是另外三个保镖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已经被特制弹丸的毒烟弄昏死过去了。

    李子安关上了房门,他没有直接去客厅,而是去了监控室。

    监控室就在四个保镖休息的房间的隔壁,里面没有人看守。

    监视墙上有十几个监控画面,覆盖了大厦天台的角角落落,却没有住所内部的监控画面。

    李子安关闭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然后把主机的硬盘拔了下来,放在地上,蓄力之后一脚踩了下去。

    咔嚓一声响,硬盘碎成了齑粉。

    这样一来前面拍到的监控录像没了,后面发生的也不会有。

    李子安拿起放在桌上的那一束鲜花,离开了监控室,然后往一楼的客厅走去。

    客厅。

    碧黛拉和马赫塔布谈得很愉快。

    卢比奥就坐在两个女人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两个女人交谈。哈玛就站在他的身后,一双眼睛时而看向落地窗外,时而看一眼马赫塔布,保镖的专业性很高。

    “碧黛拉女士,情况我已经跟你说明了,你能给你的父亲培德奥先生打一个电话吗?”

    碧黛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为难的神色:“马赫塔布小姐,你是想现在就让我给我父亲打电话吗?”

    马赫塔布说道:“是的,我想听听你父亲的看法。”

    碧黛拉移目看了卢比奥一眼。

    卢比奥说道:“马赫塔布,不要着急,我和我嫂子一定会想办法救出你的父亲的,跟我聊聊李子安吧,你是怎么知道诺亚方舟的?”

    马赫塔布说道:“诺亚方舟是圣经里的故事,我当然知道。”

    卢比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知道我说的可不是圣经里的故事,在来之前你跟我说李子安要找的东西是诺亚方舟,我说的是这个诺亚方舟。”

    马赫塔布说道:“来之前我也说的很清楚,如果你能帮我救出我的父亲,我不但愿意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我甚至愿意配合你,帮你抓住李子安。”

    卢比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悦的神色:“我把你当成知心的好朋友,你说要见我嫂子,我立刻就带着你来这里了,可是你却不断的跟我提条件,我想问你,在你心中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朋友?”

    马赫塔布正要说话,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里突然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已经来了,就在这房子里,随便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这是大师的声音。

    马赫塔布下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左右两侧,虽然没有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可是这句话却给他带来了安心和勇气。

    “嗯?”卢比奥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狐疑的神光,“你在看什么?”

    哈玛的视线也移到了客厅内部的通道口,可是并没有什么人从里面出来。

    这时马赫塔布说道:“卢比奥,我已经上过一次当了,我不想再上第二次当。如果你想从我这里知道关于李子安的情报,或者想让我帮你抓住他,那你就得满足我的条件,放了我父亲。”

    卢比奥有些生气了:“你说的好像是从警察局保释一个轻罪疑犯一样,你的父亲关在关塔监狱,那可不是一般的监狱,就算是我嫂子的父亲想要从里面捞一个人出来,那也需要一段时间,还有大量的钱才行。”

    “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马赫塔布说,大师来了,她有的是底气。

    卢比奥和碧黛拉对视了一眼。

    却不等两人交换完眼神,哈玛忽然直盯盯的看着眼前,就在她眼前一直不到的距离悬浮着一颗绿豆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

    大郎,该吃药了。

    不!黑妞,该吃药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