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923章 谁是白马王子
赘婿出山 0923章 谁是白马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军师究竟是忙着去给那艘豪华游艇命名去了,还是去制定绑架努比奥的计划去了,谁也不知道。

    李子安也不着急。

    他刚才说的其实就是他想要的计划,又黑又粗,干就完了。

    绑架这种事情,还要什么技术含量?

    只是波斯姑娘需要一点信心,也就只有麻烦军师动动脑子,炮制一个有点技术含量的精密计划了。

    不过估计很悬,因为军师并不在这里。

    “大师,你的公司究竟是干什么的?”马赫塔布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子安微微一笑:“你精通汉语,你对黑锅这个词是怎么理解的?”

    马赫塔布想了一下:“黑色的锅。”

    李子安笑道:“你的这个理解也正确,但黑锅在汉语文化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栽赃陷害。一个人做了什么坏事,然后诬陷说是某个人干的,诬陷的人就是甩锅的人,被诬陷的人就是背锅的人。”

    马赫塔布眨巴了一下眼睛:“汉语还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和复杂的语言,我学了七八年了,听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还是一个学生。”

    “学汉语,别说是你一个外国人,就是我这样的汉人也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学,那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你想,几千年的文化沉淀,一个人怎么可能几年十年就精通了?”

    马赫塔布微微翘了一下嘴角:“大师,我怀疑你是在转移话题,我问的是你的公司是干什么的,你怎么跟我聊起汉语来了?”

    “我就是专业背黑锅的人。”李子安说。

    “呃?”马赫塔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按照她刚刚理解的黑锅的定义,大师是一个专门被人栽赃陷害的人,这世上怎么还有专门干这个的?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我的黑锅公司不生产锅,我们只是黑锅的搬运工。”

    马赫塔布:“……”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所以,你不必担心绑架了卢比奥之后你会惹上什么麻烦,不存在的,所有的黑锅我来背。”

    “坏事我们一起做,黑锅你一个背,这好吗?”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我是专业背黑锅的大师,如果让你一个女人背黑锅,我还用在黑锅界混吗?”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专门干这行,哪里还有什么黑锅界。”马赫塔布说。

    李子安竟无言以对。

    马赫塔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帮我救我的父亲,你还背这么大一个黑锅,你能获得什么好处?”

    “我不需要什么好处。”

    马赫塔布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那我怎么报答你?”

    “我也不要你报答我。”李子安说。

    “你不要好处,也不要报答,那你……为什么这样帮我?”马赫塔布始终理解不了。

    她怎么也不相信现今这个世道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不要任何好处,也不要任何报答,却愿意为人赴汤蹈火。

    就算是土贼打劫,那也是有所图的,要么劫财,要么劫色,对不对?

    你什么都不劫,你这不是没诚意吗?

    李子安似乎也看出了问题,他想了一下说道:“要不,我想想……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马赫塔布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子安讶然道:“你笑什么?”

    马赫塔布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有趣的人。”

    李子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现在这世道,像他这样纯洁善良的人真的不多了。

    “我答应你,只要能救出我父亲,不管你要什么回报,我也都会给你。”马赫塔布看着李子安的眼睛,那眼神之中充满了信任与感激,还有敬佩。

    “能跟我聊聊你的父亲吗?”李子安说,他不想跟她聊什么回报。

    他本来就是要搞沙巴家族的,在搞沙巴家族的同时救出马赫塔布的父亲,这种一箭双雕的事情为什么不做?而且,他在这边的行动也需要马赫塔布协助,所以他真没想过要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马赫塔布掏出手机,操作了一下,然后起身过来,坐到了李子安的身边,并凑过来将手机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个阿拉伯男子,三十多岁的年龄,高鼻深眼,五官的轮廓跟马赫塔布有些相似,穿着军装,看上去英俊有型。

    “他就是马哈德先生吗?”

    “对,他就是我的父亲。”马赫塔布的声音里忽然多了一丝伤感,“我记得他从前的样子,可是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却一点都不知道了,我甚至不知道……”

    她说不下去了,宝石一般的眸子里也泛起了一层泪花。

    李子安略微沉默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你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活着,对吗?”

    马赫塔布摇了一下头:“不,我舅舅家有点消息来源,他说我父亲还关在关塔监狱里。我也相信我父亲还活着,那种感觉……我形容不出来,但我确定他还活着。”

    李子安完全理解她的心情,她这是害怕她说不确定的话,他就不帮她救她的父亲了。

    “这样吧,我给你卜一卦,你心中所求之事,吉凶祸福,上天都会有所提示。”

    “不……挂?”马赫塔布听不明白。

    李子安说道:“就是占卜,很简单的,你照着我说的做就行了。”

    “嗯。”马赫塔布答应了。

    李子安将右手伸到了马赫塔布的面前,掌心向上:“你闭上眼睛,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便写写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马赫塔布点了一下头,然后将一根手指放在了李子安的掌心之中,但又犹豫了一下才闭上眼睛,开始在李子安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

    画卜术,这门手艺大师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用过了。现在其实也可以用更高级的绝学,比如推天预言术,但那样的话会付出严重的代价,所以能不用则不用。

    再就是,使用推天预言术,得是他去抓她的手,依照她那边的习俗,那差不多是一种很严重的侵犯了,会让她感到不适。而使用画卜术,是她来触碰他的手,而且处碰面只是一根手指,她的感觉会好很多。

    大师真的是宅心仁厚,一身正气,德艺双馨。

    可即便是这样,马赫塔布的脸也是红红的,显得有些紧张。

    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停。”李子安说。

    马赫塔布停了下来,抬起了手指,一双美目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六图长亮。

    卦象浮现,一颗甘蔗树上栖息着一只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着。一个老头躺在一直躺椅上,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在他的旁边的一块草地上还有一匹白马在啃着青草。

    卦辞浮现: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大师睁开了眼睛,一脸懵逼。

    我这是正经卜卦啊。

    你出这样的卦词,你是几个意思?

    “大师,什么结果?”马赫塔布有些着急。

    李子安笑了笑:“这一卦很好,你的父亲还活着,他会安享晚年。”

    “这是真的吗?”马赫塔布有点激动,很高兴,却也有一点不相信,“你是根据什么这样的说的?”

    李子安说道:“卦象是一只喜鹊栖息在一根甘蔗上,一个老头坐在旁边晒着太阳,老头旁边的草地上有一匹白马在吃草。卦辞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马赫塔布一头雾水。

    李子安接着说道:“喜鹊是报喜的,甘蔗象征着苦尽甘来,老头晒太阳,那是安详万年的好兆头。”

    “那白马象征着什么?”

    “这个……”

    “嗯?你快说呀。”马赫塔布催促道。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白马象征的是白马王子,白马在老头身边吃草,又有一点驸马的意思,也就是说老头要有女婿了。你父亲就你一个女儿,他有女婿了那就是说你要有丈夫了。后面的四句卦辞也补充了这个卦象,前两句说的是情,后面两句说的是果。不过,这卦辞也有不确定的地方,那就是你和那个男人是百年修得同船渡,还是前年修得共枕眠,那还得看你们的缘分,看你们的造化。”

    大师本来只是想解释一下关于她父亲的部分的,没想解她的爱情姻缘的,毕竟他这种级别的大师不是街边摆地摊的算命先生,可她这边追着问,他干脆就明明白白的给她解了。

    马赫塔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也不说话。

    李子安好奇地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谁是那匹白马?”马赫塔布问。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怎么知道?命中该来的,怎么也会来,你不要着急,你命中的白马王子一定会出现的。”

    马赫塔布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我才不着急呢,也不知道你算的准不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吧,你的白马王子一定会脚踏气色祥云来娶你的。”

    “我、我不跟你说了,我回房间去休息了。”马赫塔布不敌李子安的调侃,起身回房间去了。

    李子安目送她进门。

    豚鱼之美,天作之美。

    马赫塔布回头看了一眼,把门关上了。

    李子安收回了视线,将那两只手机存储卡拿了出来,然后把手机也拿了出来。

    该干活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