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922章 一只大老鼠
赘婿出山 0922章 一只大老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什么情况?

    李子安顾不上多想,拔腿就往那个房间冲去。

    “啊!”马赫塔布又尖叫了一声,那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李子安也顾不上那许多了,冲到门前的他肩头一侧,直接撞开了房门,然后奋不顾身的冲了进去。

    他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但听马赫塔布叫的那么恐惧,他的心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那就是路途公司的掘金者潜入进来了。

    当初在德意志,国王也是从天而降,一点也不将牛顿放在眼里。国王虽然死了,可谁又能保证路途公司里没有第二个国王,甚至比国王还要厉害的人?

    然而……

    看见那个潜入房间的家伙,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那不是穿着黑色夜行衣的杀手,而是一只老鼠。

    它站在房间的地板上爬来爬去,寻找逃走的路,恰好马赫塔布和他又堵住了它离开房间的路,它也很紧张,它也很害怕。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马赫塔布突然转身过来,双腿一屈一弹,嗖一下就跳到了李子安的身上,腿锁腰,手圈颈,一秒钟就变成了李子安身上的一个挂件。

    大师一下子就僵住了。

    这样的情况西游记里也出现过,第365回,齐天大圣遇到了盘丝洞的蜘蛛精,突然被喷了蜘蛛丝,缠住了,动弹不了了。

    蜘蛛精凶猛。

    大圣的金箍棒蠢蠢欲动。

    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大师,快、快赶走它啊!”马赫塔布紧张得哇哇叫。

    李子安本来是想让她下来,这样他才好去赶走老鼠,可是看她这么紧张和害怕,他也不好开口。

    大师从来就是这么一个宅心仁厚,品德高尚且乐于助人的人。

    他伸手搂着马赫塔布的腰,然后往那只老鼠走去,一边凶巴巴的呵斥道:“小东西,你给我滚出去,不然打死你!”

    那只老鼠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它扬起了头来从李子安吱吱叫了两声。

    兔子被逼急了都敢咬人,更何况是老鼠。

    它这一叫不打紧,却把马赫塔布吓得不轻,她将李子安抱得更紧了。

    “你、你快赶走它呀!”她抖个不停,声音也颤颤的。

    她这一抖一颤不要紧,大师却要紧了。

    一股热血血气顿时上了头,额头都红亮亮的了,真个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李子安真动了怒气,他探出右手,隔空一抓,那只老鼠顿时蜷缩成了一团。

    香之一手真的是多面手绝学,还可要抓老鼠。

    “吱吱吱……”老鼠拼命挣扎,可是它根本就看不见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它。

    李子安抱着马赫踏步快步走到窗户边,伸手打开了窗户。

    马赫塔布紧张的要死,她将一颗螓首埋在李子安的脖颈间,继续颤,继续抖:“你、你快点呀。”

    “不要害怕,我马上就把它弄出去。”

    “弄出去,弄出去,我不要看见它。”

    李子安的右手往窗外一挥,被他隔空擒住的老鼠无端飞了起来,嗖一下飞向了窗外。

    那只老鼠吱吱叫着,往地上坠落。

    28楼的高度,上帝不但关上了它的窗,还往它的门上烧了电焊。

    李子安又把窗户关上了。

    “它、它……赶出去了吗?”马赫塔布还很紧张。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把它扔出去了,你可以下来了。”

    马赫塔布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松开了李子安的脖子,还有他的腰。

    上下同时解锁。

    马赫塔布回到了地面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的视线45度斜下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的脸红了。

    西游记367回,大圣是真的伸手去挠耳朵了,金箍棒就藏在他的耳朵里。不过那一回大圣并没有将金箍棒拔出来打死蜘蛛精,要等到369回才打死蜘蛛精。

    老吴家庭困难,怎么着也得多赚点稿费换酒喝。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就这一句话十好几个字。

    李子安知道波斯姑娘在偷瞧什么,他的心理也很尴尬,可是他根本就避免不了那出自于本能的反应。

    “那个……”李子安转移的话题,“我看你不是一个胆小的人,怎么这么怕老鼠?”

    马赫塔布说道:“老鼠毛茸茸的,那么脏,那么丑……你不害怕吗?”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老虎他都敢打,他还会怕老鼠吗?

    “呃,你应该不怕。”马赫塔布的视线又45度斜下看了一眼。

    大师还是那么优秀。

    比陈大秀还秀。

    波斯姑娘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也更红了,本来已经放松下来的神经就有点紧张了。

    有的东西比老鼠更可怕。

    李子安又开始转移注意力:“今晚我就住这个房间吗?”

    他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很小,布置也很简单,就一张类似榻榻米的木床,还有一只衣柜。木床的下面是封死的,衣柜的门也是关着的,难怪那只老鼠无处可逃。

    不过也是很奇怪的事情,那只老鼠是怎么跑进来的?

    真是见了鬼了。

    “床单和被子被老鼠爬过了,我担心会有什么细菌,不卫生,要不你去睡我朋友的房间吧,我睡沙发。”马赫塔布说。

    李子安说道:“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去睡沙发?我睡沙发吧,再说了,你的朋友应该是一个女人,我睡她的房间不合适。”

    “这……那好吧。”马赫塔布同意了,她觉得李子安说的有道理。这里并不是她的房子,李子安去睡她朋友的房间的确有点不合适。

    李子安说道:“那我们出去吧,不用再收拾这个房间。”

    被老鼠爬过的床单和被子,一般人可能觉得没什么,毕竟也看不见。可是大师是个讲究人,他是不会去睡被老鼠爬过的床单和被子的。更何况,那只老鼠还把波斯姑娘吓得那么惨,他得讲究一点才行。

    马赫塔布跟李子安回到了客厅里,看见李子安的酒杯空了,又去酒柜将那瓶红酒拿了过来,附身倒酒的时候,她又悄悄的用眼角的余光28度角瞅了一眼李子安。

    大师大器。

    大师木秀于林。

    李子安干脆坐了下去。

    尴尬的状态不那么明显了,他也总算自然了一些。

    马赫塔布这边却尴尬了,她偷瞧大师分散了注意力,结果倒了一个满杯。

    这在社交场合里是很失礼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马赫塔布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实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她总不能跟李子安说我在看你那啥分了心,所以才给你倒了一个满杯吧?

    “没事,你一定是在想你父亲的事分了心,我正好口渴,我喝一口就好了。”李子安凑过来,就着高脚杯喝了一大口酒。

    尴尬的情况又消失了。

    马赫塔布坐在了李子安的对面:“大师,再跟我说说你的那个以人换人的计划吧。假设,我们以卢比奥为目标,我们要怎么做?”

    李子安说道:“很简单,绑了,然后给老沙巴打个电话,让他拿你父亲来交换。”

    马赫塔布讶然道:“就这么简单?”

    她以为大师的计划会很精致,环环相扣,处处都是精心的设计,却没想到如此的简单粗暴。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或者,我亲自去他们家找老沙巴,跟他聊聊换人的事。”

    马赫塔布:“……”

    讲真,她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又黑又粗的绑架计划。

    李子安笑了笑:“绑个人而已,哪有那么复杂。你要做的事就只是将他约出来,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马赫塔布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大师,我们这样做跟那些坏人又有什么区别?仅仅是在跟你讨论这件事,我的良心已经在谴责我自己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沙巴家族的人的,但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人渣,不配称为人,他们是豺狼,要对付他们就只能用猎枪。”李子安说。

    老沙巴为了阻止菊厂获得先进的光刻机,不但亲自指使卢比奥来搅局,还请来了路途公司的商人来帮忙,不但想要将菊厂置于死地,还想连问鼎集团一起灭掉。就冲这个,他就不在乎用什么手段。

    他从不轻视对手,如果他的对手光明正大的来搞他,他也会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回击。但如果他的敌人用下三滥的手段整他和他身边的人,那么对不起,他会做得更黑更恶。

    卢比奥、国王和商人连手,用马赫塔布作饵想要炸死他,他还跟沙巴家族讲什么光明正大,讲什么道义?

    一个字,干就完了!

    马赫塔布沉默了,她还是没能做出决定。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说过,不用急着做出决定,你考虑好再答复我。”

    马赫塔布看着李子安的眼睛:“我也说过,只要能救出我的父亲,无论是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哪怕是我的生命。绑架卢比奥,这是罪恶,但我愿意承担,只是……”

    “只是什么?”

    “大师,你的计划也太简单粗暴了吧,你能不能制定一个有点技术含量的计划?”马赫塔布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李子安笑了:“行,我的公司里有专门干这事的人,我马上让她制定一个绑架卢比奥的计划出来。”

    他掏出手机,进入黑锅公司内部群,发了一条消息:军师,马上制定一个绑架卢比奥的计划出来。

    军师:马上?这么着急?

    李子安:明天早晨给我就行。

    军师:好吧,对了,那艘游艇我已经付款了,后天就会到货,我们收了游艇就动身去海法。那艘游艇还缺个名字,你来命名吧。

    李子安想了一下,发了一个名字:黑锅号吧。

    军师:果然,没文化,还是我自己来取名字吧。

    李子安:……

    马赫塔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很是复杂。

    波斯姑娘的心里在想着一个问题。

    他的黑锅公司究竟是干什么的?

    居然还有人专门设计绑架计划!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