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890章 百年前的老喷子
赘婿出山 0890章 百年前的老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太阳出来了,红彤彤。

    晨风吹开窗帘,金色的晨曦和风一起进入风间,红木地板上投下了片片金色的光斑。

    空气和被窝里满是好闻的味道,不是她的香,而是她们的香。

    这样的早晨真好。

    李子安真的很想睡个大懒觉,可是作为一个家庭的男人,女人们都起床了,他怎么好意思赖在被窝里?

    他撑着手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感觉腰酸得厉害,整个身子都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这个状况太正常了。

    给管家婆充电,管家婆活蹦乱跳了,总得试试电动小马达的性能吧?

    电动小马达嘀嘀嘀地转。

    然后,他就成这个样子了。

    也亏得是大惰随身炉傍身的大师,换个人,恐怕早就住进icu了,还躺被窝,躺棺材还差不多。

    李子安下床穿好衣服,准备去洗漱。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董曦打来的,他划开了接听键,声音亲切:“媳妇,什么情况?”

    董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老公,老总要见你,我这边走不开,你让小范送你过来吧。”

    “哦,呵……行,我马上过来。”李子安说。

    “你才起床吗?”

    “嗯,你怎么知道?”

    “听你声音就没精神,你先吃点东西再过来,你迟点也没关系,老总又管不了你。”董曦说。

    “好的,待会儿……”

    一个“见”字还没有出口,董曦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

    李子安拿着手机愣了三秒钟,自家媳妇,自家媳妇,没事,没事,冷静,冷静。

    他进了洗手间,发现牙膏已经挤好了,就连杯子里的水也倒好了。

    洗漱完,他出了门。楼上传来李小美朗朗读书声,还有汤晴的声音。不见沐春桃,但餐桌上却放着给他准备好的早餐。

    他走了过去,牛奶杯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公,我回家去给我爸做早饭了,要是凉了的话你放微波炉里热一热。

    这是沐春桃的字迹。

    这大概是受到了汤晴影响,她现在也变得贴心了,也懂得照顾人了。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心里也暖暖的。

    媳妇多就是好,管家婆驰骋商场,汤媳妇带孩子,桃子照顾他,这日子就是这么滋润。

    吃过早餐,李子安上楼跟汤晴打了个招呼,然后叫上小范去了疗养院。

    奔驰大g行驶在路上。

    “昨天这么样?”李子安随口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样?”范才伟眼神闪烁。

    李子安笑了:“我问你跟那个女博士怎么样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范才伟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说话还是有点不利索:“我们……那个,去开房了。”

    “第一次?”

    范才伟就像是被烟头烫到了手,一下子就激动了:“我才不是第一次,我很早就、就有过了。”

    就这反应,大师几乎可以肯定小范是第一次,但是这种尴尬的事情就不好说破了,他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是跟那个女博士是第一次开房吗?”

    “嗯嗯,我跟文惠是第一次开房。”范才伟的脸更红了。

    李子安笑了笑:“那个……”

    “老板,八次,每次一小时!”范才伟很自豪的样子。

    坐在副驾驶座的大师偏过头去,用异样的眼神看了范才伟一眼。

    同志,你这就吹牛了啊。

    如果吹牛要负法律责任,你这个恐怕要坐半年牢。

    “呵呵。”李子安笑了一声。

    “呵呵。”范才伟也笑了一声,掩饰不住的心虚。

    扯什么八次,一次一小时,他就三次,第一次一分钟,第二次三分钟,第三次十分钟。

    某个领域向来就是男人吹牛的重灾区。

    李子安也不好再聊人家的私事了,他掏出手机,激活了人生管家,然后将手机贴在耳朵上,让美晴曦杜春子给他讲索伦沙巴的探险日记。

    美晴曦杜春子的萝莉音丝丝缕缕。

    1901年3月15日,雨

    已经连续下了三天雨了,道路泥泞,旅馆的屋顶有点漏雨,打湿了我的被子,这该死的天气。阴姬又出门了,穿着她的绿色的裙子。我在窗户前看着她,在那泥泞肮脏的街道上,她就像是泥泞里长出来的一棵葱翠的植株,开出了美丽的花朵。

    她从不告诉我她出去干什么。

    她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

    我是不是爱上她了?

    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不需要爱情,我需要的是真相。

    我也得行动起来了,我得去港口租一艘好一点的船,挑几个水性好的水手。

    上帝保佑,让我找到传说中的诺亚方舟。

    1901年3月18日,晴

    天气终于晴朗了,我和阴姬离开了糟糕的旅馆,船已经租好了,那个该死的荷兰佬要了我一大笔钱,我想他的老婆一定很嫌弃他那猪一样的身体。我诅咒他的那个玩意永远趴着,一年缩短一厘米。

    在去港口的街上我遇见了一个卖奴隶的奴隶贩子,他有好几个奴隶,我不喜欢黑色皮肤的,我挑了一个东方清国人。他很木讷,留着长长的辫子,只会几句简单的英语,我跟他说什么他都说也是、也是,真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不过他很强壮,那个奴隶主说他还会功夫,这也是我买下他的原因,他除了能帮我清理马桶,他还能当一个保镖。

    我们登上了飞翔的荷兰人号,跟一群粗俗的水手还有他们的猪一样的船长出发了。

    上帝保佑,这次会有所收获。

    1901年3月19日,晴……

    1901年3月22日,雨……

    疗养院快到了。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

    这一次听下来,索伦沙巴在他心里的形象也算渐渐清晰了。

    那是一个刻薄尖酸,却又有点理想和追求的守财奴,另外还是一个喷子。

    还真是一个复杂的人呐,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海底的那座小镇感兴趣,还说那是诺亚方舟。

    后面的日记或许有描述,不够他也不着急,一天听一点故事也不错。

    范才伟将车停在了大门口,李子安下了车,打空手进了疗养院。

    他也没有穿从国王身上扒下来的那件风衣,怕被扫地僧发现,然后就要他上缴。

    没走多远就看见董曦往他走来。

    董媳妇1米95的身高,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尤其是细腰大长腿构成的曲线特别诱人,制服往身上一套,别有一番英姿飒爽的味道。

    似乎是出动了什么开关,大师的腰又莫名其妙的酸了一下,那感觉就像是他想要启动什么部件,但是能量不足,启动不起来。

    “媳妇。”李子安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小声地道:“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别叫我媳妇,被同事发现影响不好。”

    李子安嗯了一声,跟着她走。

    “老公。”不要李子安叫她媳妇,可她却叫老公。

    “嗯。”李子安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

    “你要节制一点,你看你脸色那么差。”

    李子安:“……”

    “美琳姐也真是的,就算你是发电机,那也得休息是不是?”

    李子安:“……”

    说说聊聊,扫地僧的办公室到了。

    “董曦,你去忙你的吧,我和小李聊聊。”高山的第一句话。

    “是。”董曦出去了,还带上了门。

    李子安面带笑容:“高叔叔好。”

    “坐,我给你泡杯茶。”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还是我自己来吧,这种事情怎么能劳烦高叔叔您。”

    “在我这里你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坐吧。”高山向饮水机走去。

    李子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心里也琢磨着高山想跟他聊什么,然后思维就莫名其妙的转移到了昨天晚上跟管家婆聊的计划上。

    打死微硬公司。

    管家婆让他跟疗养院打个招呼报备,他说不能打,当时他的态度是坚决的,可是看见高山,他的心里又有一丝犹豫。那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字都不说,真的好吗?

    高山端了一杯茶过来,放在了李子安的面前,然后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带着穿透力。

    李子安笑着说道:“高叔叔,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我看了尸检报告,你扯掉了那个叫国王的恐怖分子的蛋。”

    “您老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这事吗?”

    高山忽然笑了:“干得漂亮,看了尸检报告我就知道那个家伙死得很惨,干得漂亮,解气!”

    李子安笑了笑,那笑容腼腆中又带着点青涩与纯真,关键是好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阳光的大少年,心灵干净得一尘不染。

    这样一个人,谁会相信他残忍的扯掉了国王的蛋?

    不,国王的蛋肯定是自己掉落的。

    “我把你叫过来,主要是想听你聊聊耶路撒冷的计划,我知道你就要去耶路撒冷了。”高山说。

    这个消息一定是董曦给他说的。

    董曦毕竟是疗养院的人,职责所在。

    有些事情她能帮忙瞒着,一些事情则不能。

    “是罗盘指引的方向,这次的目的地是耶路撒冷。”停顿了一下,李子安又补了一句,“高叔叔,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呃,什么事?”高山面带微笑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他仿佛已经洞悉了一切。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