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880章 美丽的风景
赘婿出山 0880章 美丽的风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国王的尸体被直升机运走了。

    那只是一具尸体而已,不存在任何危险性。

    李子安和董曦回到了村子里。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黄昏了,红彤彤的落日,如火焰一般的晚霞,景色壮美。

    可惜国王已经看不见了。

    李子安站在那个被炸出来的大坑旁边,想到了国王,脑海之中就涌现出了国王的一些记忆片段。

    其实很难说那些记忆片段是“读取”到的,还是那个时候国王的大脑在不受意识控制的状态下,自己呈现出来的。

    据说人在断气之后,大脑是会存活一点时间的,一些深刻的记忆就会浮现出来,就像是放幻灯片一样在大脑之中回放。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人脑办不了这事,只有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才能办这事。

    可惜的是那些记忆片段有价值的很少,绝大多数都是没有价值的垃圾记忆。

    不过这次的收获却是巨大的。

    大惰随身炉进化出了一种新的能量,他还学会了吸星大法。

    那种新的能量是什么?

    无从知道。

    李子安觉得应该给那种新能量取一个贴切的名字,但没等他琢磨出一个名堂来,大坑里的泥土里有一点金色的反光就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大坑有好几米深,好几十平方米的面积,整体的形状就像是一只大国嵌在了地底。那金色的反光在坑底稍微靠上一点的地方,是一块银色的金属片,折射了夕阳的光辉,给人一种金灿灿的感觉。

    李子安心中一动,视线锁定那块银色的金属片,心念一动,大惰随身炉随即响应,一丝精炼炉身血被释放出来,然后一分为二注入进了眼球之中。他的瞳孔深处出现了两点绿豆大小的光点,脑海之中也浮出了一组数据:1.2、1169、2.1、2.0、1.9……

    这三个数据转眼就构成了一个影像,那是一把西洋剑,1.2是它的长度,它有1.2米长,1169是它的重量,它有1169克重,从2.1开始不断递减的数字是它的宽度,它的剑尖宽度仅有0.2毫米,极其的锋利。

    那是国王的西洋剑,之前的爆炸那么猛烈,它居然没有损坏,真的是很牛逼。

    不过它并不算是一把真正意义上的西洋剑,因为夕阳剑无论是花剑、重剑、佩剑都不是这样的数据,这三种形式的西洋剑花剑最长才110厘米,重剑最重也不过770克,佩剑的数据是1.05米,重量不超过500克,数据也不对。

    管它是什么剑,收进自己兜里才是好剑。

    那把西洋剑虽然只是从泥土里露出了一点点,可是李子安却用天眼算无穷尽看到了那剑的全身。

    是这个时候拿,还是等警察和疗养院的人走了再去拿?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有武装警察上车了。余美琳正和董曦在一辆车旁边聊着什么,范才伟和军师也待在租来的丰田霸道车里。还有几个武装警察看着他,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他们一定没有见过大师这样的帅哥。

    一个女人往这边走来,一头酒红色的波浪长发飘飘,蓝底翠青的眸子在阳光下宝石一般漂亮。她的五官极具线条感,却又不失秀美和妩媚,满满的异域风情。

    那是波斯姑娘马赫塔布。

    真的很养眼啊,不过大师更喜欢看她的背影,她有着一只绝世好臀,她的背影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吸引力,会让人想入非非。

    不过大师是个正经人,波斯姑娘隔着他还有好几步的距离,他就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提前打了一个招呼:“马赫塔布小姐你好。”

    马赫塔布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李先生你好。”

    “你没什么事吧?”大师关切地道。

    “我没事,不过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已经去天堂了。”马赫塔布说,宝石一般的眸子里满是感激和敬佩的神光。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没事就好,不用客气,我们也算是有缘人。”

    “我们是有缘人吗?”马赫塔布的汉语很好,她似乎对有缘人这个说法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

    “你命里注定有这一劫,我是大师,生来就是帮人渡劫的,这还不算有缘吗?”李子安笑问。

    马赫塔布笑了:“果然不愧是大师,你这张嘴真的很厉害。”

    李子安心中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他说道:“我知道你不是诚心买那把剑的,回去之后我把你买剑的钱退还给你,你把剑还给我。”

    他还馋国王的西洋剑,但就这样从土里逃出来的话,肯定被疗养院的人带走,董曦也不好说什么。他把剑还给马赫塔布,然后再从马赫塔布的手里买回来,那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拥有那把西洋剑。

    “可是……那把西洋剑已经被炸毁了,我拿什么给你?”马赫塔布说。

    李子安笑而不语,眼角的余光观察那几个看着这边的武装警察。

    那几个武装警察不好意思了,走开了。

    他们的确是在议论大师的盛世美颜。

    “大师,如果那把剑只剩下碎片了,你也愿意退我3亿50万吗?”马赫塔布又说了一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当然愿意,就这么说定了。”

    马赫塔布愣愣的看着李子安,心里涌现的不是赞美的语言。

    而是……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傻逼?

    在商言商,如果是她处在李子安的角度,她卖出了剑,她收了钱,现在那把剑又毁了,她肯定是不会退一分钱的。

    拍卖又不是天猫7天无理由退换,货品一经卖出概不退换,更何况那可是3亿50万的巨额款项!

    李子安看着马赫塔布微笑。

    “你……为什么?”马赫塔布真的想不明白。

    那个不太礼貌的想法又冒出来了。

    这个世上真的有这么傻的傻逼吗?

    李子安说道:“那把剑其实没有毁掉,就在那里。”

    他抬手指了一下大坑底部。

    马赫塔布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也看见了那折射阳光的银色金属片,然后说了一句:“那是剑吗?

    “对,那就是那把西洋剑。”

    “可是它已经被炸坏了。”马赫塔布犹豫了一下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大师,那把剑的确不值3亿50万,如果你真想退我钱,你退我2亿就好了。”

    剩下的1亿50万,就当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不过这话波斯姑娘没有说出来。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还真是一个厚道人。”

    马赫塔布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良心也痛了一下。

    李子安忽然转身跳下了大坑。

    马赫塔布一声惊呼,下意识的伸手去拉李子安,可是慢了一步,伸出去的手只是碰了一下大师的风衣下摆。

    十几米的高度,大师一跃而下,风衣被吹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破破烂烂的裤子。

    一片白色的风景毫无征兆的闯入马赫塔布的眼睛里。

    那是大师的绝世好腚。

    波斯姑娘得两只眼睛珠子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转不动了,还睁得大大的。

    她去巴黎,她去过纽约,她去过爱琴海,她在北极看过星星,她在马尔代夫潜过水,她看过无数美丽的风景,但都没有眼前这个好看。

    而且,她被辣到了。

    大师很尴尬,可是人在空中不好伸手去捂,不然会失去平衡。

    好在只有十几米的高度而已,转眼就到底了。

    大师的双脚落在了坑底,被倒卷起来的风衣缓缓落下。

    盛世美颜,绝世好腚,大师就像是天空中的启明星一样,是那么的闪耀夺目。

    “大师,你没事吧?”马赫塔布关切地道。

    李子安回头说了一句:“我没事,等我一下。”

    他伸手抓住的银色的金属片,使劲往外一拉,一把银色的西洋剑顿时从泥土之中脱离出来。他轻轻一抖,粘在剑身上的泥土便梭梭掉落,银色的剑身光亮如新,经历了距离的爆炸,它居然没有一点损伤。

    真是一把绝世好剑。

    马赫塔布看清楚了李子安拿在手里的西洋剑,激动了起来:“没坏,它没坏!”

    没坏,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手下李子安的退款了,而且是3亿50万的退款,而不是2亿。

    “不知道我能不能将新能量用在奔跑和跳跃上?”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那么神奇的新能量,既然能指挥真气隔空抓果子,那肯定能用在奔跑和跳跃上,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想一想不如试一试。

    李子安抬头看了一眼大坑边沿,心念一动,大惰随身炉随即响应,炉壁上的“恒星”和“行星”光芒骤然增强,混沌状的能量场缓缓旋转了起来。

    一念之间就进入了新状态。

    李子安深吸了一口气,提着西洋剑向马赫塔布所在的方向冲刺,临近弧形坑壁的时候,他的右脚在地上重重一踏,真气汇聚脚底,新能量介入,他的脚下顿时爆出了一个类似音爆的声音,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身体就像是炮弹一般从坑底冲射了起来,嗖一下飞起七八米的高度才往下掉。

    七八米的高度,那是两层楼的高度,而且不是从楼底跳到二楼阳台的高度,而是从一楼楼底跳到二楼天台的高度!

    这样的高度,就算是这个星球上最优秀的撑杆跳运动员度普兰迪斯撑着撑杆都跳不上去,因为他创造的世界纪录不过6.15米,而且还是撑着撑杆实现的,而大师却是从仅有几步冲刺的情况下一跃而起!

    马赫塔布惊呆了,张大了嘴巴,下巴都快无处安放了。

    惯性力消失,李子安的身体往下坠。

    大师虽然牛逼,新能量虽然神奇,但这事地心引力它老人家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眼见就要掉下去的时候,李子安的左脚忽然又在大坑的弧形壁上的一块石头上踩了一脚,那块石头本来就是嵌在硬土层的,冒出了三分之一,结果被他这一踩,整个儿都缩泥土里去了。

    又是一个类似音爆的声音。

    李子安的身体再次冲射起来,再次炮弹一般冲射起来,飞出大坑,飞过马赫塔布的头顶,飞向蓝天。

    马赫塔布仰起了头。

    一股风吹来,大师的风衣随风舞动,下坠的时候直接倒卷了上去……

    马赫塔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聚焦了,眼珠子也有一个很明显的往外凸的反应。

    她去过东京爬上了富士山赏过雪,她去过德里看过白色的神牛,她去过南极跟企鹅合过影,她去过北都爬过长城,但是没有一个地方的风景能她此刻看见的风景相比。

    她的眼睛快被辣瞎了。

    大师双脚落地,风衣自然垂落。

    大师一本正经地道:“我们走吧。”

    他心里想说的其实是……

    我草!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