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835章 管家婆的手段
赘婿出山 0835章 管家婆的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以为可以睡四个小时,结果就睡了两个小时。

    李子安起床的时候风间美姬还在梦乡之中,嘴角挂着一丝甜笑,也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美梦。

    他没有吵醒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然后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风间美姬毕竟是普通人,精力不可能跟他相比。大睡炼气术加持,他睡两个小时也能元气满满,可她却不行。晚上她还要磨镜,所以必须要让她睡饱。

    现在这种情况就是,风间美姬怎么开心怎么来。所以不管她有什么需要,他都要尽量满足。

    午后的阳光明媚,宿舍楼下的花坛里鲜花拥簇,蜜蜂在花间飞舞。

    一棵桂花树的树干上,两只昆虫重叠在一起。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殖的季节。

    李子安去餐厅吃了点东西,他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余美琳的座驾就到了大门口。

    冒充门卫的刘军直接将车子放了进来。

    昆丽将车子停在了一块空地上,然后下车为余美琳打开车门。

    余美琳下了车。

    黑色的小西装搭配白色的衬衫,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包臀裙,搭配黑色的丝袜和黑色的半高跟皮鞋,一身曼妙的曲线,高贵冷艳,成熟稳重之中又透露出骄傲和自信,气场强大。

    霸道女总裁?

    不,那不足以形容她,她是真正的女王。

    李子安向两个女人走去。

    余美琳老远就看见了李子安,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抬手招了一下手:“老公,这里。”

    李子安走了过去,将管家婆拥在了他的怀里。

    无论什么语言都没有这个拥抱实在。

    昆丽有点尴尬,别过了头去。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在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老婆,电量够不够?”

    余美琳伸手在李子安的腰上轻轻的掐了一下,微嗔道:“一来就不正经。”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余美琳说道:“电量自然是越充足越好,不过这件事也很重要,等你这边搞定了回家再说充电的事。”

    李子安嗯了一声,松开了与美丽。

    一大群人走了过来。

    那是菊厂的专家团,走在最前面的是郭登和陈晴。

    “余女士,欢迎欢迎。”郭登老远就伸出了双手,姿态放得很低。

    余美琳也不摆架子,迎了上去,也伸出了双手,与郭登握手寒暄。

    昆丽来到了李子安的身边,说了一句:“美琳说这次交易,你为黑锅公司的员工要福利,你把我也算上了,为什么?”

    李子安笑了笑:“你保护我老婆这么多年,为你考虑一下下半辈子的事也是应该的,保镖这一行你也干不了一辈子,你说对不对?”

    昆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谢谢你。”

    李子安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

    昆丽微微愣了一下。

    李子安忽然想起人家是个女同志,这种哥们儿间的肢体语言有点不合适,他跟着又把手缩了回来。

    余美琳正在跟陈晴聊什么。

    昆丽说道:“来时的路上,美琳跟我聊了一些股票上的事,然后就聊到了路途公司,我知道最近的一些事都是路途公司搞出来的,那家公司很神秘,也很难对付。你那边才三个人,如果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这也是美琳的意思。”

    余美琳就连自己的贴身保镖也想派来帮忙,看来她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或者预判。

    余美琳虽然没有他这样的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她的脑子比电脑都还要厉害,能根据现有的情况分析出什么来,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李子安点了点头,谢谢的话就不必说了。

    余美琳跟陈晴聊完了,然后在那群专家的用处下去了车间。

    李子安和昆丽也跟着去了车间。

    进了车间李子安才发现,他装好的那台光刻机已经不见了。车间的自流平地面上留下了重型卡车碾压过的轮胎痕迹,现场也显得很乱。

    这个情况,估计他跟风间美姬睡觉的时候,这边就把光刻机装上车运往机场去了。

    那么大体积的光刻机,到了机场估计得动用胖妞才能装得下,不过这些事情他懒得去操心了。

    “余女士,大师出手果然非同凡响,第一台光刻机已经运往惠州,就在昨天晚上,就在那台机器上诞生了一块近乎完美的光刻机镜片。”郭登抬手指了一下打磨镜片的机器。

    李子安也看了一眼,那块完美的镜片也被拿走了。

    “余女士,现在是万事俱备只等你的操作系统了。”郭登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余美琳。

    余美琳说道:“操作软件已经完成,并且我已经将它并入工业版貔貅智能管家系统,它能将所有的光刻机整合在一起,发挥出最大的产能。”

    “哇!太好了。”郭登激动地道:“余女生,操作系统有带在身上吗?我迫不及待想要看,了解一下。”

    余美琳淡淡地道:“不着急,我得跟比安迪和菊厂谈谈合作的问题,越快越好,我也想我老公尽快回家,他是一家的顶梁柱,没他不行。所以,麻烦你联系一下菊厂和比安迪有关人士尽快联系我。”

    郭登的脸上本来是笑容满面,听了余美琳的话,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李子安也感到有点意外,他以为管家婆是专程来送光刻机的控制软件的,却没想到管家婆是来“打招呼”的。

    他明白管家婆的意思。

    软件我有,但不是白给。

    郭登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眼里带着求助的神光。

    李子安回以微笑,心里有话没说。

    你傻啊,我肯定是站我老婆这边的。

    我八十亿帮忙就已经是优惠了,你们还想我老婆白给控制软件,做人要有分寸,做生意更要有分寸啊。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问鼎集团虽然不是小公司,但比之菊厂和比安迪却只算是小微公司,不会是想让我赠送控制系统吧?你们去买欧洲的落后起码二十年的操作系统,那也得真金白银。再说了,我老公也是出于友情和他个人的爱国情怀才背这个黑锅的,他已经代表我们家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大师不是收了八十亿吗?”陈晴忍不住说了一句。

    她和郭登一样,肯定是站菊厂的立场。

    余美琳淡淡地道:“八十亿买十台世界上最先进的光刻机,这亏吗?我老公背黑锅可不便宜,上次他为tt海外公司背的那黑锅,tt海外公司还给了他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就这些话,至于你们怎么选择,那是你们的事。”

    郭登和陈晴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很郁闷,可是这样的事情他们又做不了主。

    余美琳看了李子安一眼:“老公,要不今晚你回家吧,等他们决定好了再说。”

    李子安跟着就点了点头:“好叻,我也想回家了。”

    郭登顿时着急了:“余女士别啊,我马上就去给领导打电话。”

    剩下的九台光刻机还指望着大师组装,就连打磨镜片这事也还得指望大师指导风间美姬,要是大师回去了,他们去指望谁?

    郭登掏出手机往一个角落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老公,陪我走走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两口子扔下一大群专家离开了车间,然后顺着车间的外面的一条路慢悠悠的散布。

    “老婆,我以为你会把控制系统送给菊厂,刚才你那样说的时候,我还真感到有点意外。”李子安说。

    余美琳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你跟疗养院谈好八十亿的报酬,不只是你认为那是包含了操作系统的价格,他们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商场无父子,那是你的报酬,我为光刻机编写控制程序,他们也得付我报酬,一码事归一码事。问鼎集团虽然上了正轨,但是还是太小了。我要重建天下国,我需要天量的资金和资源,我要将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也要追求利益最大化。”

    李子安笑了,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余美琳。

    她一直都有她自己的目标,并为之努力,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我之所以分开来谈,主要是因为你跟疗养院有合作,你也要借助疗养院的力量对付黑锅公司,同样他们也需要借助你办一些他们办不了或者不好办的事,坏了交情就不好了。所以,这一次你唱红脸,我来唱白脸。”余美琳说。

    李子安伸手搂住了余美琳的肩膀:“你我夫妻,我还不了解你吗?不用跟我说这些,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你是一家之主,这些事情我当然要跟你说,不然怎么彰显你的家庭地位?”

    李子安心里乐了。

    他百分之百确定家里是余美琳做主,但这话他喜欢听。

    充满的女人就是这样,明明是自己做主,但不管是在家里和外面都会把男人捧在自己之上,不扫男人面子,不夺男人风头。这样,一个家才会和谐,才会发达。道理很简单,阴阳要分明,阴是阴,阳是阳。男人是阳,女人是阴,阴阳交融自然否极泰来。如果一个女人太强势,把自己的男人压得死死的,那就成了阴阳颠倒了,那结果自然就是阴阳不调,一个家还怎么发达?

    “小美、桃子和汤晴都很想你,你这边也抓紧点吧,早点回家。”余美琳的声音难得温柔,“我也想你早点回家。”

    “嗯,我抓紧点,争取十天之内搞定。”李子安说。

    十天已经是极限了。

    “还有,路途公司那边要小心提防,我推演了一下,就这段时间他们一定会有动作。”余美琳说。

    “推演?”

    “就是类似战棋推演,当然比不了你的那些手段,我只是根据我能收集和掌握的信息分析敌人有可能采取的行动。”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会小心提防的,不用担心。”

    “余女士!”身后传来了郭登的声音。

    两口子回头看去。

    郭登拿着手机往这边跑:“我们那边的领导下午的飞机,晚上就能到,看你什么时候方便?”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老公,我们回去吧。”

    李子安嗯了一声,松开了余美琳的肩膀,跟着她往回走。

    余美琳会怎么跟比安迪和菊厂谈,他一点都不操心。

    商业谈判这种事情,管家婆是专业的,他是业余的。

    但说装光刻机和磨镜,他若认第二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试问,谁能那样研磨两个多消失不倒?

    仅凭这一点,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不过,一想起今晚还要磨镜。

    李子安的头还是有点晕。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