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788章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赘婿出山 0788章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美琳真的不正常。

    可她表现出来的的不正常出现在她的身上却又很正常。

    这是不是很难理解?

    李子安就理解不了余美琳为什么偏偏要把沐春桃放在床上,可他偏偏又理解余美琳这个人。

    他都快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的管家婆相处了,偏偏他跟她又是这个世界上最般配的人,因为再也找不出二个这么不正常的女人了。

    沐春桃和汤晴都躺在床上,一个竖着,一个横着,桃子的一双大长腿还压在汤晴的身上,两个女人都睡得很香的样子。

    “要不我还是把桃子送回家再回来吧。”李子安觉得还有必要挽救一下。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把桃子留下来吗?”余美琳反问了他一个问题。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

    余美琳说道:“路途公司已经盯上我们了,你的黑锅公司已经被灯塔制裁,很快我也会成为目标,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所以我需要更强的电力来促进我的进化。”

    李子安觉得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又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那个……你不会是编出这样一个理由骗我吧?”李子安试探的问了一句。

    余美琳瞪了李子安一眼,声音也变了:“寡人像是在开玩笑吗?”

    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连人格都说换就换。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好吧,你把桃子叫醒,我给她解酒。”

    “你傻啊,她醉醺醺的不会问东问西,还不会尴尬,更不会拒绝你。我再左右一下她的想法,调动一下她的情感,效果会更好。”余美琳很专业的样子。

    “那小汤呢?”

    李子安这边却觉得很尴尬,毕竟像他这么纯洁的人不多了,却要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满足管家婆的非正常的要求,所以他觉得有必要问清楚。

    “小汤当然也是一样的情况,你放心吧,我这边会用念力配合你。”余美琳说。

    “念力?”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又听到了一个新名词。

    “就是影响和控制别人的大脑的力量。”

    “这也是我出去背黑锅这段时间,你破解的信息吗?”

    余美琳说道:“等会儿你休息的时候,我再好好跟你聊聊。”

    李子安:“……”

    就在这个时候,沐春桃醒转了过来,嘴里冒出了一个含混的声音:“老公,你……你在哪啊?”

    李子安没应,不过他知道沐春桃不是自己醒来的,而是余美琳让她醒来的。包括她说的这句话,甚至也可能是余美琳让她说的。

    另外,他对念力这个词有点怪怪的感觉……

    她什么时候成了星球大战里面的绝地武士了?

    或者,漫威里面的“充电女王”?

    却不等他多墨迹一会儿,余美琳就在后面轻轻推了他一把,还催促了一句。

    “你还愣着干什么,人家在叫你,那是想你了,快去。”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没等他走到床边,汤晴别睁开了眼睛,醉眼朦胧,也用软绵绵的声音说了一句:“子安哥,你在哪儿?我好想你,我想抱抱你……”

    这真的是要命了。

    李子安的心中有发出了一个沉重的叹息声,命运果然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

    可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大步走了过去……

    余美琳就站在旁边看着,一双美目之中很快就闪烁起了两点绿幽幽的光。随着吸收的电力增强,那两点绿光越来越亮,面积也越来越大,不到10分钟时间,她的两只瞳孔圈都被渲染成了帝王绿般的颜色。

    这不正常。

    可她本来就不正常。

    李子安在变强。

    她在不断的进化。

    两口子真的是绝配。

    发电,一直发,一直电。

    天亮了。

    东边的天际出现了一片血红的朝霞,随后一轮红日跃上天空,四处洒金。

    它才是真正的年少多金。

    沐春桃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浑身酸疼,脑袋也晕乎乎的。她缓了一下,慢吞吞的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她就看见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一个姓李,一个姓汤。

    姓李的和姓汤的都很辣眼睛。

    沐春桃轻轻啐了一口:“真不要脸!”

    就在这句话后,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然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还是……斗了一晚上地主?

    她又不是猪,结合着姓李的和姓汤的,还有她自己身上的情况,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她心里雪亮雪亮的。

    一股羞耻感毫无征召的就涌上了心头,沐春桃伸手掐住了李子安的腰,而且是用指甲掐的,一边掐一边骂人:“你个死不要脸的,你居然跟我三人行,我掐死你!”

    李子安一动不动的躺着。

    他其实早就醒了,可他必须装睡。

    “你装死是不是?”沐春桃干脆伸手拧住了李子安的耳朵,哗啦一下拧了半圈。

    李子安还是躺着一动不动,稳如死狗。

    “你……怎么了?”刚刚还凶巴巴沐春桃突然又紧张了起来,她松开了离子安的耳朵,将手伸到了李子安的鼻孔前探了一下。

    还好,有气,没死。

    她是真的担心李子安斗.地主斗的太高兴了,把把好牌,把她和小汤斗得落花流水,然后乐极生悲,来个心肌梗塞什么的,那就完犊子了。

    “你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你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沐春桃就伸手拧住了李子安的耳朵,继续逼问。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那就是你永远也别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李子安还是躺着不动,稳如死狗。

    沐春桃心中气恼,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一声脆响。

    李子安还是一动不动,这一个响亮的拍击声却把汤晴惊醒了。

    汤晴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沐春桃,又看了一眼李子安,然后又看了一眼她自己。整个过程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她的一张俏脸却就在这短短的两三秒时间里由白皙的颜色,变成了三月里的熟透了的樱桃的颜色。

    “小汤老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沐春桃明知故问,一脸纯真而又无辜的表情。

    汤晴心里也揣着一面明镜,可是她却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然后,她也问了同样的话,“你知道什么什么事了吗?”

    “哎呀……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沐春桃捂住了额头,好生懊恼的样子。

    汤晴就静静的看着沐春桃,看着她表演。

    她怀疑沐春桃大学上的是横店影视大学,不然演技怎么会这么好?

    沐春桃将捂额头的手放了下来:“我倒是没什么,可是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也没什么。”汤晴说。

    “你跟他……”沐春桃指了一下李子安,话没说完,可意思却是很明显的。

    汤晴摇了一下头。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我跟子安哥没什么,他把我当妹妹,我把他当哥哥,义结金兰那种。”汤晴说。

    沐春桃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神里有话。

    我信你个鬼!

    义结金兰?

    我看你跟这不要脸是开花结果吧?

    “可是现在他把你……”沐春桃又只说了一半。

    汤晴耸了一下肩:“我没事,我不在乎,我乐意。”

    她已经没那么害羞了,三人斗.地主这种事情她又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心理上多多少少有点经验,也有点免疫力,接受现实的速度也要比沐春桃快得多。就这么一点时间,她的感觉就自然多了。

    沐春桃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张纯净的白纸被墨水染黑了,一朵鲜花被蜜蜂蛰了,再也不纯洁,不美好了,可是这些苦水又没地儿去倒。

    李子安也挺难的,眼皮都不敢眨一下,只能心里暗暗祈祷:“你们两个扯够没有啊,扯够了就起床去吃早饭啊。”

    沐春桃的视线又落在了李子安的身上。

    冤有头债有主,这白纸墨水之仇不找他报找谁报?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等着你解释呢,你再不开口,我拿剪刀给你一个咔嚓。”沐春桃威胁道。

    李子安还是一动不动,稳如断了电的石英钟。

    沐春桃左瞧右瞧去找剪刀,剪刀没找见,陌生的环境忽然提醒了她什么,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小汤,这里……是美琳姐的房间吗?”

    汤晴点了一下头。

    “美琳姐呢?”沐春桃又问了一句。

    汤晴摊了一下手:“我也才刚刚醒,我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沐春桃顿时紧张了起来,慌忙跳下床去拿衣服。

    汤晴的反应很平静,因为她知道沐春桃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昨晚肯定有人发电,有人充电。出于内行,有些话她就不跟沐春桃说了。

    沐春桃慌慌张张,却不等她穿上什么衣服,房门就打开了。

    余美琳走了进来。

    沐春桃瞬间就碳化了,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其实是想钻床底下去的,可这床与地板的距离也就两三厘米,除非她把自己拍扁塞进去,可她这样的厚度,那是能拍扁的吗?

    四目相对。

    沐春桃心里紧张得要死,她真的怕余美琳突然扑上来,抓住她的头发给她一顿好打,然后就这样把她押出去游小区,让她以后都没脸见人。

    余美琳平静的脸庞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春桃,早上好。”

    沐春桃一脸懵逼,却还是不能的回了一句:“早……上……好。”

    余美琳又说了一句:“小汤,你去帮我把小美叫起来,带她下来吃早饭。春桃,你要是没事的话来厨房帮我一下,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

    沐春桃的脑子里嗡嗡直响。

    她怀疑她遇见了一个假的余美琳。

    余美琳转身又出去了。

    汤晴麻溜了下了床,穿好衣服出去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李子安和沐春桃。

    大师继续稳如断了电的石英钟。

    沐春桃这才回过神来,她也麻溜的穿上了衣服,但没有出门去帮忙,而是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咬着他的耳朵说了一句:“你就睡吧,就算你睡成雕像,我也要跟你算账!”

    李子安一动不动。

    沐春桃转身离开,走了一步,突然转身,一粉拳打在了李子安的身上。

    猴子偷桃。

    而且,她用了力。

    李子安还是一动不动,稳如片场的死尸群演。

    沐春桃转身出去了。

    李子安爬了起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终于过关了。”

    他太难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