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253章 牛逼的袖刃
赘婿出山 0253章 牛逼的袖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余美琳上班去了。

    汤晴带着李小美去上课去了。

    李子安一个人在房间中摆弄汤晴给他的新装备。

    不得不说汤晴的手真的很巧,他打开盒子看见她制作的袖刃,一眼就喜欢上了。

    它被伪装成了一只护腕,织物下覆盖着合金材质,还有机关,但如此复杂的结构却一点也不显臃肿,仅比普通的护腕厚一倍的样子,但如果把衣袖拉下来,别人就很难发现了。

    李子安将袖刃拿了出来,掰开,套在了右腕上。

    汤晴给的说明书上,袖刃上有一个激活的按钮,它被设计在了袖刃的下部,隐藏在织物下面,用手按,或者将袖刃在腿上碰一下都能激活。

    李子安试着按了一下,袖刃原本套的不是很紧,可激活之后就把他的手腕套得死死的了。手腕关节上也多了一个东西抵住了。

    那就是释放袖刃的机关。

    他将右手的手掌往上抬,手腕压迫到了释放袖刃的机关,就在那一刹那间,袖刃的筒状主体颤了一下,一把七八厘米长的银色利刃就从袖刃之中弹了出来,它的形状像刺刀,非常锋利。

    如果不是李子安说他被枪手袭击,合金工具箱上又有弹痕,汤晴恐怕还不会给这利刃开刃,这次她连问都没问就给这利刃开了刃。

    李子安将右手手掌往下压,手背后面的腕骨又抵住了一个机关,一下触发之后,利刃缩了回去。

    随后,他又在袖刃的背面找到了触发袖箭的机关,那个机关被设计成了环形,位于袖刃的尾部。按照说明书上的介绍,他只需要抓住袖刃上的圆环转动,就能依次释放四支袖箭。

    它类似一个左轮手枪的原理,转动弹鼓之后依次发射,只是比左轮手枪少了两发而已。

    李子安找来了一本杂志,放在地上,转动圆环机关。

    嗖!

    一支袖箭从机关之中飞射了出去,一头扎在了杂志上。

    那是一支介乎于弹头和箭头之间的袖箭,仅有三四厘米左右的长度,头尖尾圆,后面还带了一小节“箭杆”。

    李子安将袖箭拔了出来,它不仅扎穿了那本杂志,还在木质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个被扎过的痕迹。

    威力惊人!

    汤晴说过,她预计的射程是三十米,近距离发射有如此的威力,三十米的有效射程是没有问题的。

    随后,他将袖刃打开,给袖刃和四支袖箭上都抹上了止行膏。他不求用这袖刃、袖箭去杀谁,他只要用袖刃或者袖箭伤到对方,止行膏就能撂倒对方,这就够了。

    李子安将袖刃放进了合金工具箱,并将之固定好。

    这种大杀器当然不能随时戴在手上,万一误触了机关,一支袖箭飞出去扎人屁股上,那就不好了。

    李子安上了楼。

    李小美同学趴在她的小桌子上愁眉苦脸的看着面前的作业本,汤晴站在她旁边,本来是一副严肃的表情,看见李子安进门之后,她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李子安说道:“小汤……”

    没等他把话说出来,汤晴就将一根手指放在了她的唇间。

    “小美,继续做题,我和你爸爸聊两句。”汤晴说。

    “哦咯。”李小美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然后继续愁眉苦脸的盯着面前的作业本。

    如果怨念能结题,她恐怕能解开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七大数学难题。

    汤晴一出来,李子安就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笑着说道:“小汤,我试过了,你做的袖刃非常厉害。”

    “你可别随时戴在手上,那东西很危险。”汤晴有些担忧地道,还下意识的去看李子安的手臂。

    李子安将外套的袖子拉了起来,笑着说道:“我放工具箱里了,正因为我试过,知道它很危险,所以才把它收起来了,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我是不会使用的。”

    “那就好,我真不该给你做这么危险的东西。”汤晴说。

    “你做的工具箱救过我的命,你做的袖刃没准还会救我的命,你这样想就行了。”李子安说。

    汤晴笑了笑:“好吧,只要能帮到你我就高兴,回头你再给我一点你的膏药,我再给你做几支大香,我觉得那东西更安全,也符合你的大师身份。”

    李子安说道:“你太累了,先休息几天再做吧。”

    汤晴点了一下头:“嗯。”

    做袖刃这几天的确把她累坏了。

    “爸爸,我也累了,我可不可以玩一会儿啊?”房间里传出了李小美的声音。

    李小美同学一直在偷听。

    李子安还没说话,汤晴的眼神就过来了,那是一个严肃的眼神。

    汤晴制止了李子安,跟着就走了进去:“小美,题都做完了吗?”

    “没有,我还在做。”李小美说。

    “做完了才准玩。”汤晴严肃地道。

    “哦咯。”李小美垂头丧气的样子。

    李子安不好意思再打搅汤晴教学了,他下了楼,然后出门上天台去教杜武练武。

    师徒二人对练了一会儿休息。

    李子安想起了他给杜林林补的那一卦,试探的问了一句:“杜武,假如你大伯让你继承他的事业,跟他去做生意,你想不想去?”

    杜武说道:“我现在只想打拳,我不想做生意,哦对了,师父,过两天我要去美国了,我跟狄米崔斯的比赛日越来越近了,我的经纪人在那边给我安排了训练场地和教练,我得集中训练一段时间,另外还要控制体重,我现在有点超重。”

    李子安说道:“那就去吧,你的折枝拳也练得差不多了,专业的教练能教你比赛的技巧,我对那种比赛又不熟,教不了你。”

    “我一定把狄米崔斯的金腰带夺走,给大伯和师父你争光。”杜武有点兴奋。

    “杜武,如果你大伯非要你继承他的事业,转战商场,你愿意吗?”李子安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这一次杜武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是大伯养大的,我没见过我的父亲,也没见过我的母亲,对我来说大伯就是我的父亲,他如果非要我跟他学经商,我再打几年拳就跟他学经商,不过……”

    “不过什么?”

    “师父说的继承是什么意思?”杜武都听李子安提了两遍了。

    李子安说道:“就是继承嘛,继承家业的意思。”

    杜武跟着说道:“师父,林林才是大伯的继承人,不是我,如果有一天我真要弃武从商,那也是辅助林林。”

    他或许真是这样想的,可是杜枝山却不会这样想。

    这事还真是不好处理,清官难断家务事。

    李子安不好再问了,笑着说了一句:“我就跟你随便聊聊,你走的说话我再给你一些拔毒膏,你拿到美国去泡澡,对你有好处。”

    “多谢师父。”杜武抱了一下拳。

    “你跟我客气,我就不给了啊。”李子安说。

    杜武呵呵笑了笑。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将手机掏了出来,看了一眼便划开了接听键:“喂,董小姐你好。”

    手机里传出了董曦的声音:“我在你们小区外面,见面聊。”

    嘟嘟嘟……

    电话又被挂断了。李子安保持听电话的姿势三秒钟才放下手机。

    杜武看着李子安:“师父,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他是从李子安的姿势,还有表情来判断的。

    “没事,你继续练,我得出一趟门。”李子安说。

    杜武点了一下头,又开始练拳。

    折枝拳虽然简单,可他跟李子安当初练拳的感觉是一样的,一遍一遍的练,熟练度每提升到一个层次,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李子安回到家里跟汤晴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提着工具箱出了门。

    小区大门的外的马路边停着一辆哈佛H9,李子安走了过去,隔着车窗玻璃看见了坐在驾驶室里的董曦。

    即便是这坦克一样的越野车,她坐在里面,她的头也快顶到车顶了,换一般的家用轿车,她还真没法开。

    李子安拉开车门上了车,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上午回来的。”董曦启动车子上了路。

    “我们去哪?”

    “你上次去过的那个地方。”董曦说。

    李子安想起了那个地方,那是一家疗养院,他在那里给丘猛动了手术,还遇见了一个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扫地僧”。

    “去那里干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董曦的话不多,脸上的表情也很严肃。

    “你们没有逮捕汉克吗?”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董曦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那个汉克不是一般的人,他的身份是高生公司大中华区的首席执行官,要抓捕这样一个人,那必须得有确凿的真凭实据,我这里没有,你有吗?”

    李子安也不说话了,只是耸了一下肩。

    那天他跟汉克在巴黎的故事里的对话,董曦的人的确有录音,可是汉克的话滴水不漏,打听的事也不是华国的军事机密什么的,怎么可能凭借那样一份录音就抓捕一个跨国公司的高管?

    “不过,他的确很可疑,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调查他。”董曦说。

    李子安跟着就打开了话匣子:“岂止是可疑,那个家伙一看就是电影里面演的反派,而且是要毁灭世界的那种,调查他这事,只要你一声招呼,我肯定两勒插刀也帮你办。”

    “你还挺热心的啊。”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李子安说道:“那当然,我是爱国青年。”

    “你怕不是因为人家跟你老婆是初恋,怀恨在心吧?”

    李子安:“……”

    “你老婆知道你跟你的美女助理有染吗?”董曦的问题有点多。

    李子安无语地道:“我们能不能聊点别的?”

    “我必须要了解这个人,我能帮你删掉照片,你就不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而且,你说过只要我想听,你就会给我讲你跟沐小姐的故事。”

    “我老婆知道。”

    董曦讶然道:“她知道不跟你闹?”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你想我老婆跟我闹吗?”

    “好吧,你不想聊就算了,这次带你去是要跟你聊骨灰的事,已经有化验结果出来了。”董曦说。

    李子安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了:“什么结果?”

    “我是刚接到通知,我也是去看了才知道。”董曦说。

    说话的时候,她又移目过来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视线快速下落,看了一眼李子安的裤子,并在那裤子上停了两秒钟。

    这个眼神好奇怪。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与汉克见面的时候,说过的一些话,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