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赘婿出山TXT下载 > 赘婿出山目录 > 0241章 来啊,相互伤害
赘婿出山 0241章 来啊,相互伤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上午李子安提前做好了午饭,然后跟汤晴和老太君打了个招呼就提着合金工具箱出了门。

    临近11点的时候,李子安来到了淮海路,也就是使馆街。

    街上人来人往,一如既往的热闹。

    李子安慢吞吞的走着,十几分钟后才走到淮海路123号,那是潘人龙的房产。

    潘人龙最近一段时间销声匿迹,也不知道是离开华国了,还是刻意的低调。

    李子安在123号的外墙墙角停下了脚步,伸手掏出了一包大重九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吸了几口。

    将檀香藏在香烟里,通过抽烟吸檀香烟,这样总比在大街上点一根檀香吸檀香烟好得多,至少不会有人好奇的盯着。他也不担心吸烟有害健康,用拔毒膏泡个澡,肺里的烟油就没有了。

    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进入了焚香状态。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

    无数的人说话、办公、行走的声音,还有风声、钟表运行的声音等等,数以万计的声音,绵绵密密。

    唯独,123号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行走,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捕捉到人的心跳和呼吸声,这房子里就没人。

    难道潘人龙真的离开华国了?

    那次绑架康海川和康馨的行动,潘人龙或许有参加,行动失败之后逃出华国,这也算是正常操作。

    李子安从墙脚下走了出来,将烟头放在了垃圾桶上的收集烟头的烟灰缸中,又往前走。

    他来到巴黎的故事时刚好,正是饭点,陆陆续续有人进入餐厅。他不知道汉克有没有早到,想进去问问前台有没有定桌,却没等他走进去,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大师。”那是汉克的声音。

    李子安转过身去,一眼就看见了正往他走来的汉克,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正装皮鞋,白色的衬衣配黑色的领带。男要俏,一身皂,不得不说这货的穿衣品味很高,这么一穿气场强大,帅气逼人。

    汉克在李子安的身前停下了脚步,面带笑容:“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本来是我请你吃饭,我却来迟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不用废话,你定桌了吗?”

    汉克不以为意,脸上保持着笑容:“早就定好了,我们进去吧。”

    李子安跟着汉克进了餐厅,然后来到了一个包间里。

    汉克点了餐食,还点了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精致的人就要精致的生活。

    服务生拿着点餐单离开了。

    汉克说道:“知道我为什么约你来这里吃饭吗?”

    李子安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他。

    如果不是想知道汉克是怎么得到那张照片的,还有黄波有没有死,他都不会来这里跟汉克见面。不过他知道,这货在开口之前一定会做足前戏。

    “以前,我和美琳经常来这里吃饭,也就是这个包间,这么多年了,这里还是老样子,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汉克的语气里带着点感伤。

    这是在刺激老子吗?

    李子安笑了笑:“昨天晚上美琳还在跟我商量要带个二胎,她要个儿子,还是说什么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儿子是妈妈的保护神,她生个儿子,她就不怕我和女儿欺负她了。可你知道的,我哪里敢欺负她呀,疼爱都来不及,从来都只有她欺负我。”

    这下,换汉克看着李子安不说话了。

    “对了,你和美琳在这里吃饭,你们常点什么菜?”李子安很上心的样子。

    汉克沉默了一下才接话:“美琳她喜欢这里的法国鹅肝和牛排,每次我都会多点一支玫瑰花,每次收到我送给她的玫瑰花,她都会很开心。关于她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从来不曾忘记。”

    他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眼神很温柔。

    李子安插了句话:“美琳其实有时候也信封建。”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你连你自己的妻子都不了解,美琳是个无神主义者,她从不信鬼神,你居然跟我说她信封建?哦,我明白了,你是干这行的,你这样说是想暗示我你在这方面取得的成就吗?我告诉你,哪怕你一单生意能赚几百万,但我仍然看不起你的行业和你这个人。”

    李子安笑了笑:“你错了,我不是想暗示你什么,是这样的,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说的,女人在上面做的话就容易生男孩,所以就很强势,非要在上面,搞得我好被动。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主动的,但为了满足她想生儿子的心愿,我也就只能随着她了,谁让我爱她呢,你说对不对?”

    汉克嘴角的那一丝轻蔑的笑意消失了,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有你这样聊天的吗?

    聊尼玛逼啊!

    “你还有什么你与美琳的故事要跟我讲的?”李子安看着汉克,依旧是很认真的样子。

    你跟我讲少年时代的初恋的故事?

    我给你讲夫妻之间的成人的故事。

    汉克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说真的,我真的想不通,美琳怎么会选择你这样的人。”

    李子安很认真的问了一句:“你真的想不通?”

    汉克点了一下头:“据我所知,你没有读过大学,你们结婚的四年,你都在大山里务农,你的年收入只有几千块,她那么优秀和骄傲的女人,你来告诉我,她怎么选择你这样的人?”

    “你这是有怨念啊。”李子安说。

    汉克耸了一下肩:“你也回答不出来吧?”

    李子安笑着说道:“答案不就在你眼前吗,非要我说出来?”

    “我不懂你的意思。”汉克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面带笑容:“你瞎啊,我比你帅很多,女人都看脸的,我就用这张脸就征服了她。”

    汉克的脸上的肌肉僵住了。

    这天聊的,真的是……

    尼玛逼啊!

    李子安语气淡淡的说了下去:“你的确很优秀,你上过西点军校,现在还莫名其妙的成了高生公司的大中华区的首席执行官,你觉得输给我这样的人,你很不服气对吗?”

    “难道我应该接受这样的结果吗?”汉克反问。

    李子安笑了笑:“美琳又不傻,如果不是我比你优秀,美琳会选择我吗?”

    汉克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呵呵,那你说说你哪些方面比我优秀?”

    李子安说道:“我比你帅。”

    汉克:“……”“其次,我器大。”

    汉克:“……”

    “我医、卜、星、相样样精通,我要是想赚钱的话,有人会抢着给我送钱。你要是不靠你父母,你算什么东西?”

    汉克的眼神越来越冷。

    李子安笑了笑:“我给你打个总结,你没我帅,你器也没我大,你也没我有本事,你告诉我美琳凭什么选你,不选我?”

    汉克已经不想听他说话了,脸色也阴沉得可怕。

    包间里的气氛沉默又尴尬。

    这时一个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上餐食和酒。

    包间里的两个客人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都瞪着对方,那凶悍的眼神就像是准备抢食的两只狼。

    服务生离开了。

    李子安端起了酒杯举了一下:“谢谢你的酒。”

    汉克连酒杯都没有碰一下,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大概是掐死李子安,哪里还有心情跟李子安喝酒。

    李子安自己喝了一口酒,然后说了一句:“你要是觉得我这个大师是假的,不如试一试,我来给你卜一卦,我想我一定能纠正你对这一行的偏见。”

    汉克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这货的身上藏着什么秘密,有什么动机和目的,只要卜一卦,他就能知道。

    套已经下好,就等这货钻进来了。

    “试一试又不损失什么,你不是不服气吗,来我给你卜一卦。”李子安继续游说。

    汉克忽然笑了:“呵呵呵……”

    “我说的话很好笑吗?”

    汉克说道:“我调查过你,那些找你排忧解难的人都说你料事如神,能知人心中所求,我要是找你卜一卦,你就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还有我想要什么,你觉得我会上你的当吗?”

    李子安心中有些失望,但也没法,他不能将汉克摁在地上,然后捉住汉克的手指在他的掌心之中画画。

    “好吧,废话我们都说了不少,你的时间宝贵,我也没时间陪你回忆你的少年时代的伤心故事,说正事吧,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李子安看着汉克的眼睛。

    “你给黄波下毒,你以为黄波死了,对吗?”

    “那天晚上你也在现场,对不对?”李子安反问。

    “不用套我的话,我只说我想说的。”汉克说。

    “那你说。”

    “黄波没死,那张照片是昨天拍的,他活得很好。我相信他不会忘记你对他做的一切,他迟早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他对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不过,我有他的情报,我能告诉你他现在在哪。”汉克又恢复了他的自信。

    “他在哪?”

    汉克淡淡地道:“我的情报不会白给你。”

    “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李子安从他的眼神里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汉克哂笑了一声:“我是谁不重要,你别忘了我是从西点军校毕业的,我自然有我的渠道。”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你去了一趟新地,告诉我,你们在那里发现了什么?”汉克也看着李子安的眼睛,眼神锐利。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