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小说 49章 袭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工作的推进,不可能一帆风顺,就在宁夏推进到第一批公示名单的第三家冯家时,宁夏遭到了突袭。

    一个黑袍人乱军之中,只取宁夏,丹元发动,灵力都被禁锢,宁夏才放出地火龙珠,解开了丹元禁锢。

    一个恐怖的神魔扑入了他的识海,霎时,便震碎了他的识海,那恐怖杀意甚至还不及放出。

    宁夏从马上衰落之际,黑袍人从他身边掠过,一刻也不曾停留,宁夏胸口多了个血洞。

    黑袍人掠空离开,全场一片混乱。

    铁立新吓坏了,拼死命将宁夏抢回,以为宁夏已经完了,忽地瞥见宁夏悄悄冲他使动眼色。

    铁立新恍然大悟,赶忙着人将宁夏台上车驾,返回宁夏居所。

    当日傍晚,阖城都知道宁夏遇刺的消息,整个承天府所有的酒楼彻夜灯火通明,不知多少人通宵狂欢。

    “谁干的?”

    床榻前,曹英眉头拧起。

    宁夏道,“这个还真想不出来。”

    曹英道,“如此一来,咱们的如意算盘可就全废了。”

    宁夏裹紧被子,“照计划行事,但有一点,你得回禀边老大,我这边提着脑袋替他推进改制。不求他替我复仇,但谁在背后下黑手,还有那个黑袍人必须找出来。

    不然,我这边立时撂挑子,继续过我闲云野鹤的日子。这个烂摊子谁愿意接谁接。”

    曹英赶去西花厅,面见边章,将宁夏的要求说了。

    边章眉头扬起,“这小子,这小子……还真是胆子包了身,都这样了,他还敢干,这是真不怕死啊。

    老夫还真缺这样的属下,你去转告他,十天之内,我一定给他个交待。”

    曹英道,“大君的意思是……继续推进?”

    边章道,“开弓没有回头箭,虽说都是君象先顶在前面得罪人,但谁不知道是我在君象先背后推波助澜。

    反正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都得罪了,没什么好怕的。”

    曹英返回宁夏居所,通报了边章的意见,便即离开。

    他才走,宁夏翻身坐了起来。

    他不由得暗暗后怕,亏得料到改制推进工作,不可能顺利,提前将凤凰胆握在手里。

    识海才爆开之际,他就溢出了鲜血。

    不然,等他身死再复活,可就要出大乱子。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身死了,即便再通过凤凰胆复活,他也没办法再用君象先的身份。

    后怕过后,宁夏开始反思,反思黑袍人的手段。

    黑袍人是结丹期修为,这是不会错的。

    但黑袍人展现出的手段,远远超过了先前那个抱着天涯琴来杀他的老头。

    那恐怖的攻击,直接冲破进了他的识海,并瞬间破碎了识海,让恐怖杀意都没来得及释放。

    这种神识打击,前所未见。

    宁夏怀疑这种打击手段,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相攻击。

    其手段之霸烈、残酷,超出了宁夏的预料,他也越发渴盼着快速提升神识,好寻萧有信指点一下凝聚神相的法门。

    第二日,张朝、肖焘等几位协办率队赶到冯家时,冯家大门紧闭,张朝等人想要跃入冯家院内,竟然遭到了重重禁制困锁。

    肖焘冷笑,“我看也用不着折腾了,摆明了人家是知道君老大不行了,换了态度。这个乌龟壳,咱们是啃不下来了。

    依我看,为今之计,咱们还是向州衙缴令吧。缺了君老大,谁来也玩不转。”

    张朝道,“张某只知听命行事,铁营长,大声通报三遍后,如果乌龟壳还没反应,就给我发炮。”

    铁立新得过宁夏的嘱咐,知道关键时刻该听谁的。

    当下,他取出扩音器,开始大声宣读。

    三遍未到,冯家大门洞开,一行人行了出来,其中有五人身着官袍,其中三人还佩戴着二级、三级官徽。

    除此外,其余几人也各个气宇不俗,像是一方雄强。

    张朝率众人赶忙行礼,居中而立佩戴三级官徽的红面中年摆手笑道,“中枢的大政方针,的确要推行,但行事还是要讲方式方法。

    一味逞强,动用蛮力,虽然合规,但一个不好,就会伤人伤己。张协办,我说的没错吧。”

    张朝懵了。

    他虽打定主意,按令行事。

    可真当一个三级官站在他面前时,他心中还是响如擂鼓。

    他如何看不明白,冯家,不,或者说各大家族根本就是联合好了,准备的这一出。

    就是要用强大的压力,逼迫他们不敢寸进。

    有时,张朝也会想,君象先能做到的,自己未必做不到,不就是拿法规行事,用灵阵炮迫人,只要硬得下心,一切都可复制。

    可真事到临头,他却发现根本没这么简单。

    且不说他根本硬不下心,甚至连胆量都没了。

    一个三级官的官威,就压得他连呼吸都困难了。

    “肖协办,怎么,真的连同僚情谊都不讲了,要一条走到黑。”

    立在三级官后面的红袍青年含笑道,“郑兄临走前,还请我喝了一顿,专门交待你肖兄的事儿。瞧瞧,郑兄是多讲情谊,现在看来,肖兄翅膀早就硬了,哪里需要我关照。”

    红袍青年佩戴着二级官徽,乃是飞虎卫的一员卫将,名唤褚千,手下权柄极重。

    肖焘连连拱手,“褚兄言重了,言重了,不过是例行公事,例行公事。张协办,我看今天就到这儿吧,凡事不可太操切……”

    郑元子走了,肖焘也无意和君象先顶牛。

    君象先若在,他跟在君象先身后,耀武扬威,倒也痛快。

    如今,君象先身受重伤,传闻生不如死,活不了多久,他实在不愿继续将身家性命绑在督导司这艘破船上。

    张朝面色胀红,额头、鼻翼,起了细汗,所有人都盯着他。

    他却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

    “是谁在扰乱我督导司执行公务?”

    一道声音传来,张朝忽觉如山的压力都消解了,身子一软,险些坐在地上。

    霎时,人群分开道路,一个绿袍飘飘,英俊无匹的青年阔步行来,不是宁夏又是何人。

    “这,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这,这是怎么回事……”

    “太不稳妥了,这事办的……”

    堵在冯家大门前的诸位大人们齐齐变色。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