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七十九章 试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牛有德委屈得想要发疯,他觉得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过错,而且他已经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宁夏最后一次下地脉通道后,他怕宁夏做手脚,特意检查过地火,确定没有问题,才放宁夏离开。

    现在地火又出问题,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几位丹堂的长老却不管这些,地脉一日不好,他们的炼丹大业就要大受阻碍。

    牛有德俨然成了他们奋进在丹道大业上的拦路虎,必要除之而后快。

    当下,便由风长老牵头,一起上报到了风纪处。

    动静闹得这么大,宫长都惊动了,只能下令彻查。

    牛有德本就一屁股屎,他自以为高明的盗洗功点的手法,哪里经得过风纪处的一帮火眼金睛。

    往日是没有人发难,牛有德可以逍遥。

    现在丹堂的几位长老发难,他那一屁股屎全被查出来。

    以至于洪副掌事也无颜继续留在丹堂,只能自请调离。

    牛有德这一倒台,他麾下的一帮城狐社鼠,也被一扫而空。

    宁夏是在第二天去赏功处领受新的任务时,听说的牛有德完蛋的消息。

    宁夏的反应很平淡,蒋干和曹冲越发认定。

    是宁夏背后的人出手,弄掉了牛有德以及牛有德背后的洪通。

    宁夏也看出来,二人明显是误会了。

    但这种误会能大大提升自己的办事效率,他觉得这种误会继续存在也没什么不好。

    至于牛有德的完蛋,在他预料之中,只是时间要早了一些。

    无须说,牛有德倒霉,根子还在宁夏身上。

    他算不得上睚眦必报的人,但牛有德的行为在他看来不可原谅。

    设若他就是个老实的平凡人,这和血带泪的亏,岂非要吃定了。

    所以,他打心眼里不想就这么算了。

    他最后一次下到脉道,看似在帮牛有德解决问题,其实是在给牛有德埋下致命的隐患。

    他下到脉道后,的确将原来抽出来的两块铜纹恢复到原位,但随后他又新抽出一块铜纹。

    只是抽出的幅度不大,应该可以让脉道正常运转。

    但隐患埋下,用不了多久,脉道必定还要出故障。

    当然,宁夏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操作就一定精准。

    他想的是若脉道无法暂时恢复正常,大不了他再下脉道一次。

    然而多次在脉道折腾的他,已经抽拿铜纹弄出了经验。

    他抽出铜纹的位置正好,第一次试验时,地火恢复正常。

    按宁夏的猜测,下次脉道报修,应该会在一两个月后。

    哪想到才撑了三天,丹堂便又有丹炉爆炸,忍无可忍的风长老亲自出手解决了牛有德。

    “现在脉道可修复好了?”

    宁夏只是讨厌牛有德,但丹堂的功点确实收了不少。

    收了好处就得办事,不为牛有德,只求心安。

    蒋干道,“风长老亲自下到了脉道,哪里还有修不好的道理。

    只是下这一趟脉道,风长老少说也有修养个一年半载,代价不小。”

    一旁的曹冲道,“还得说宁夏你天赋异禀,屡次下到脉道,竟然安然无恙,精气神更胜往昔。”

    陪着两人闲话一阵,宁夏道出此来赏功处的本意,却是想要领受新的任务。

    对此,蒋干和曹冲早有心理准备。

    当初他们对宁夏的承诺就是可以领取两次功点补贴,一次补贴就是五个功点,宁夏不来才怪。

    然而,宁夏此来可不光是为了五个功点的补贴,更重要的是他急切地想要收拢功点。

    现在他到手的有十七个功点,能兑换三枚破宫丹,算上联委会给他的奖励,他已经有四枚破宫丹在握了。

    但宁夏心里丝毫不托底,他对自己根骨之差耿耿于怀,只想尽可能做万全准备。

    当下,宁夏在赏功处的任务栏,一番苦苦寻觅,最后在左上角的一个任务上定住了眸光。

    宁夏才道出任务,蒋干和曹冲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位大爷就没有走寻常路的时候,就是寻刺激也没有这样干的。

    两人又是一番苦劝,宁夏执意甚坚,二人无奈,只能帮宁夏领受了任务。

    待宁夏离开,二人火速去求见了黄有涯。

    “什么,这么离谱的任务,你们怎么也会录入,还能坐视宁夏领取。”

    黄有涯才听完缘由,立时就炸了。

    原来,宁夏这回领取的是“试药”的任务。

    丹堂会开发不同的药剂,新型的药剂要投入使用,需要人来试药。

    有些特殊的药剂,非得有一定实力的修士来试药,不能简单地抓来罪囚。

    而试药的过程中,频繁出现死亡事件,风险极高。

    所以这,这样的任务只要挂出来,不是穷疯了的修士,基本就不会选。

    宁夏这次选择的“试药”任务,对外给出了五个功点。

    在一众任务里,算是赏功甚高的任务了。

    一见黄有涯气急败坏,蒋干和曹冲对宁夏的身份越发托底。

    蒋干一脸急切地道,“教务长,我以为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万不能让宁夏冒此奇险啊。”

    黄有涯越想越是担心,急急朝丹堂赶去。

    听说黄教务长到了,丹堂的几位长老都出来迎接,黄有涯急问宁夏的情况,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根本不了解情况。

    蒋干一通分说后,几位长老心里同时咯噔一下,暗想,“莫非那个传言竟是真的?”

    不多时,丹堂的刘副掌事被找了过来,试药这一块儿,平日正归他负责。

    刘副掌事一听原因,立时变了脸色,“已经服药了,正在观察室,等着看反应呢。”

    黄有涯眼前一黑,曹冲急道,“试的什么药?”

    “龙精虎猛丹,药效至阳,有鼓胀气血,强壮筋骨的奇效。

    只是这龙精虎猛丹是根据古方炼制的,具体的药性到底如何,并不托底,可能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刘副掌事越说,黄有涯等人脸上越黑。

    “能不能终止,老刘,有没有挽救措施,如果有,立时给我上措施。”

    黄有涯急声喝道。

    刘副掌事双手一摊,“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措施,只能静观其变。”

    刘副掌事话音方落,一个大胡子中年冲了出来,“爆了,爆了,刘副掌事……”不

    待众人反应过来,黄有涯如离弦的箭,瞬息冲到大胡子中年身边,一把提了他,朝前飚去。

    众人随后跟上,不多时,进了一间秘密房间。

    宁夏正瘫在地上,大口喘息,脸色潮红,挂着满足的微笑,仿佛那事方毕。

    黄有涯火速抓起宁夏的手腕,一番探查后,将他手臂放了下来,疑惑地看向刘副掌事。

    刘副掌事瞪着大胡子中年道,“叫你观察,你乱跑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儿?”

    大胡子中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在观察,他吃了丹药后,开始的时候,满脸青筋,面色赤红,到了后来,整个身子好似被吹大的气球,连宽大的衣袍都被撑得圆润起来。

    我生怕他爆体而亡,就急来禀告了,谁知道是这种结果。”

    “我没事,感觉很好,刘副掌事,这龙精虎猛丹能不能匀给我几颗。

    药效强大,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筋骨不强劲的人服用,真的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宁夏躺在地上说道,似乎还在回味。

    此次试药,他是做好了消耗一道紫纹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靠自己的实力硬生生撑过了龙精虎猛丹的药效,且服用一次后,自感收获不小。

    此时,刘副掌事已经通过和风长老等人的神识交流,知道了宁夏和黄有涯的关系,含笑道,“这龙精虎猛丹是初次炼制,药材配伍极为珍贵,暂时没有成品送你……”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