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七十四章 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一拍脑门,赶忙赶过去,他才想起今天赏功处会在那边发布任务,方便各位新生领取。

    宁夏赶到近处,赏功处安排的十二组登记造册的执教的桌前,正排着长队。

    宁夏没急着排队,赶到不远处的布告栏,仔细打量起了赏功处发布的任务。

    一眼望去,上面的任务种类极多:

    有担任药堂的药童、丹砂堂的临时管事,城防军中的军官,乃至特定的案件侦破,追杀强歼犯……

    各种各样,而且给的功勋点都很标准,都是五个功。

    宁夏盘算一番,便猜到学宫的用意。

    因为学宫规定只有新生期的新生可以积功兑换破宫丹,且五功兑一丹。

    如今赏功处这样设计功点,摆明了是好让新生们通过完成一到两个任务,就获取足够的功点,兑换到一到两枚破宫丹。

    宁夏仔细研究一下,敏锐地发现,布告栏中发布的任务,几乎没有适合自己的。

    比如通过担任特定职务,来获得五个功点。

    但是这些特定职务,都有时间限制,少则七八个月,多则到年终考,宁夏没有这许多时间空耗。

    至于其他比如破案、追凶类的任务,不是宁夏所长,若是接了,没准拖得时间更长。

    宁夏觉得适合自己的任务,就是短平快多,任务短,难度平,结算快,功点多。

    他这个要求,跟去彩票站,要求两块钱开一注必中五百万的彩票差不多,能找到适合的那才怪了。

    两个多小时后,北广场上的人流散的差不多了,宁夏凑到一张登记桌前,“敢问这位执教,赏功处除了布告栏里的任务,就再没有适合我们新生的了?”

    登记桌后的大眼睛执教抬起头来,“你什么意思,要报就报,不报拉倒,没时间跟你穷耗。”

    宁夏拧眉,就在这时,一边的圆脸执教火速拽了拽大眼执教的衣服,凑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宁夏只听见一句“私生子”,正莫名其妙,大眼睛执教猛地瞪圆了铜钱大的眼睛,脸上放出微笑来,“原来是宁夏同学。

    我就说嘛,一般的同学,也问不出这么有深度的问题。

    赏功处的任务很多,这次摘出来的,都是适合你们新生的。”宁夏道,“这些挑出来任务的功勋点,是刻意提高过的吧?”

    大眼执教道,“这是自然。

    学宫最重功点,轻易不肯给予重功。

    这些什么啊药童、城防军军官等等,往日也就一个功就顶天了。

    但为了让学员们成功获得破宫丹,也只能增加功点了。

    其实,学宫的本意就是想给每个学员都分发破宫丹。

    但为了不助长学员们不劳而获的习性,才出此下策。

    宁夏同学,赶紧着选吧,我建议你选药童,其实就是看看药植、树苗,没有旁的任务,很是轻松的。”

    宁夏道,“敢问执教,赏功处里没有上布告栏的任务,我可以接么?能否也按比率浮动功点?”

    大眼执教道,“你是怎么个意思?”

    宁夏道,“适才你说了,当一年药童这个任务其实就只有一个功点。

    是因为新生的缘故,所以才涨到的五个功点。

    也就是翻了五倍,若我接没有上此布告栏的任务,能不能也按五倍的比率增长功点?”

    大眼执教怔了怔,“这个我还真没法给你答案。”

    一旁的圆脸执教道,“这个事儿应该可以商量,毕竟这次上的布告栏的任务,都是我们自己择取的。

    这样吧,你随我们去赏功处走一遭,看看你想接哪些任务,我们帮你去申请。”

    宁夏大喜,当下便随大眼执教和圆脸执教往赏功处行去。

    一路上也打听出了二人的名姓,大眼执教叫蒋干,圆脸执教叫曹冲。

    到得赏功处,宁夏被安排在左侧厢房静坐,蒋干瞅个空档一把将曹冲拽到角落,低声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哪有权限随便让他选择任务,还按比率上浮。

    那是他自己的理解,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多功点都是各分级自己上报的任务。

    支付功点的,是各分级单位本身。

    真给他任务,他要按比率上浮,多出的那部分功点,你贴补?”

    曹冲哂道,“蒋兄,你可知道为何我只用了两年就从助理执教转成了正式执教么?”

    蒋干怔了怔,曹冲指着了指蒋干的耳朵道,“全凭耳聪目明,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位大爷的来头。”

    蒋干摆手道,“你可拉倒吧,你不会真信了他是老黄的私生子吧。”

    曹冲哂道,“若真是老黄的私生子,还真不知道你我给他下这么大工夫。你仔细想想,连老黄都得端着这位大爷,你说我们得罪他干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宁夏肯定是关系通了天,弄不好就是皇族子弟,故意装寒门子弟,来咱们学宫搞历练。

    这种情况,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试想这么简单就能结识一位荒祖,你我下的这点气力,又算什么。”

    蒋干点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这小子眉眼处的穷酸相是演出来,我看他的骨象就透着一股莫名的贵气。

    现在想来,我真是草率了,多亏了蒋兄,否则还真就错过这大好机缘。”

    “机不机缘的,现在谁也说不准,但咱们买好他,又不用什么成本。”

    曹冲道,“你先把赏功处的任务薄拿给他看,我去找马总处说道说道。”

    蒋干应下后,二人分头行事。

    不多时,曹冲折返,沉声道,“我说的一点不错,马总处很乐意开这个绿灯,甚至都没去找黄教务长。

    他的意思是看宁夏选择怎样的任务,反正咱们每个任务的补贴上限就是五个功点。”

    蒋干笑道,“如此再好不过,现在就是不知这家伙会选择怎样的任务。

    我看他的意思,好像是寻常的任务还看不上,说不准要奔那些高难度的任务去了。”

    曹冲摆手道,“不管他怎么选,咱们不阻他就是。”

    半个小时后,宁夏给了二人结果。

    他话音方落,二个拨浪鼓摇了起来。

    “万万不可,此事万万不可,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弄不好就有性命之忧,太冒险了。

    就是挣功点,也没这样挣的。”

    “是啊,没这么干的,这任务六个功点,实打实的六个功点,往日里这样高功点的任务挂出来,早就没了。

    可这个任务,在赏功处挂了五天了,还是无人肯接,中等学班和高等学班,那些练气境的强者都做不到的事儿,你又何必为难自己。”

    蒋干和曹冲苦口婆心地劝着。

    他们不是嫌宁夏取得任务的功点太高,而是担心宁夏把小命玩完。

    宁夏道,“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若取这个任务,赏功处能按多少比率上浮。”

    蒋干和曹冲再劝,宁夏坚持。

    二人无奈,只好随他。

    蒋干道,“其实赏功处一直就没有什么功点上浮一说。

    而且按往年的经验看,新生只能选贴在布告栏上的那些任务。

    不过,你的情况特殊。

    我和曹兄又与你一见如故,在我们的竭力劝说下,马总处才同意破例。

    我们就跟你交个实底,凡是你选择的任务,我们都按最高权限,给你补五个功点,而且仅限两个任务,补多了惊动难免太大。”

    这个补偿方案,是二人精心算计过的。

    其他的学员若完成的速度够快,能达成两个任务,就能得十个功点。

    而这些任务本身才值一个功点,仔细一算,其实所得的补贴,也有八个功点。

    他们给宁夏的补贴是十个功点,不算犯忌讳。

    曹冲道,“我还是劝你三思,功点的事儿,没必要这么急,弄出问题来,反而不美。”

    宁夏拱手道,“多谢两位执教,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得已,二人只好给宁夏走流程,取走他的校牌,在一块黑色晶石上操作片刻,便算他领取了任务。

    随后,宁夏火速出了赏功处,直往西北方向的丹堂赶去。

    丹堂占地广阔,足有四五亩有余,整个的建筑全部呈现金色,寓意和金丹脱不开关系。

    宁夏出示了校牌,言明是从赏功处领取了任务,前来完成任务的。

    一听宁夏此话,把守的门子仿佛被灌了仙丹,立时发出激昂的喊叫,火速奔进丹堂那个略成八字门脸的主楼去了。

    不多时,一群人奔了出头,领头的是个红脸胖子,三十七八岁年纪,头上结着三个发髻,一对蚕豆睛很是灵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