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六十八章 坚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有涯和一干执教一言不发地退走,宁夏愣在当场,被徐子林带了下去。

    “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啊,昨日还是绝顶天才,如今成了废物,如此差的根骨,基本已经不可能破开丹宫了。

    练气境已和此子无缘,可清妹子,你这回怕要失望至极吧。”

    在距离北广场百米远的教学楼三楼,黄衣中年含笑对一旁的清丽丽人说道,看向她的目光欣赏中带着一丝迷醉。

    清丽丽人道,“只能说是天意,至于失望也谈不上。

    不过,世上没有绝对封死的大门,能不能闯过这一关,看他自己的造化。

    不过,我既然受人之托,自是要忠人之事,即便他此生止步导引境,我给他在学宫寻个职位,保他一世太平就是了。”

    黄衣中年瞪圆了眼睛,“可清妹子,到底是谁托付的你,你竟这么上心?”

    清丽丽人看了看左侧墙壁上的挂钟,“时间要到了,我得去给高三班上课了,改日再聊。”

    说完,迈着轻盈的脚步,袅娜地去了,柔美的身段看得黄衣中年又是一阵迷醉。

    北广场上的根骨测试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宁夏已经被徐子林带出了广场。

    临去时,徐子林让眼光晶亮的贾秀全负责全班秩序。

    徐子林一直将宁夏带到了僻静的余波亭,叹息一声道,“谁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你这样的根骨,基本已经告别了练气境,我真的替你遗憾。

    但有些事真的不是人力能够逆转的,你也要想开一些。

    人生其实……”

    “徐执教,我这样的根骨需要多少破宫丹才能破开丹宫?”

    宁夏沉声问道,测出了极差的根骨,让他受到的打击不小,他不想灌鸡汤,只想听办法。

    徐子林道,“这么说吧,四品根骨破开丹宫的都少,五品根骨至今没听谁成功破开过丹宫。

    你的根骨更是天下少见,就像人家议论的说你是五品根骨,是因为最低根骨就是五品。

    我的意思是,你就把这五年的学宫生涯,当一段美好的回忆吧。

    五年结束,我会想办法替你弄到一张肄业证,凭着这张肄业证,你不管是在汝南还是回老家,都可以谋到一份不错的差事。”

    宁夏看得出徐子林眼里的急切,他找自己来这里,绝不只是为了给自己谋划未来,“执教的意思,是想让我主动辞去班长之位吧。”

    徐子林面上涌过一丝潮红,摆手道,“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只是个辅导执教,你现在的情况,我即便让你继续担任班长一职,你也很难服众。

    与其……”

    “我同意辞去班长的职务,执教不必为难,没事的话,执教去忙吧,我想静静。”

    宁夏并没把这个班长的职务看得多重,也能理解徐子林。

    但徐子林完全可以不必要现在就提出来,伤口上撒盐是真不怕他会疼。

    徐子林拍拍宁夏肩膀,阔步去了。

    宁夏在亭中坐了,心乱如麻,望着湖中欢快地几条游鱼,竟忍不住生出羡慕来。

    就在宁夏在余波亭空坐之际,教务大楼,教务长黄有涯召开了一次小型会议,几个招生执教尽数被召回。

    人才聚齐,黄有涯就忍不住拍了桌子,“这个宁夏到底是谁招进来的,这么差的资质,是怎么通过审核的。

    我再三强调,不管学员个人成绩有多好,一定不能省了观骨这一步。

    现在好了,弄出这么个笑话进了学宫,怎么收场?”

    黄有涯话音方落,他左侧的颜副教务长也发言了,“是啊。这小子要是低调点也行,一来学宫就出了好大风头,现在正是开学季,敏感时期。

    听说消息已经传到乾阳和志坤去了。

    如今他测出了这么差的根骨,立时就是天大的笑话。

    乾阳和志坤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咱们神一这次的脸可就丢大了。”

    乾阳学宫、志坤学宫和神一学宫,同为吴国的三大中央中等学宫,一直以来互为竞争对手。

    “我没有招募宁夏,咱们对口的是九大中央初等学宫,虽然也有网罗其他片区的天才,但诸位也知道,现在各大片区的天才都被看得很紧,轻易抢不到人的。

    我也很好奇,以宁夏展现出来的素质,在没有测试根骨前,怎么可能被咱们抢过来呢。

    还是说,当地的中等学宫已经知道了宁夏是花架子,所以根本不关注他,咱们这才把人抢过来了?”

    “我也没招募宁夏。”

    “我也没有。”

    在座的几位招生执教纷纷发言,都表示没有招募宁夏。

    黄教务长奇了,颜副教务张长一拍额头,“我想起来了,祝宫长临闭关前,曾跟我说过一次,他托了老大关系,费了不小的劲儿,才从中枢抢了个老大的彩头,说乾阳的费宫长和志坤的蔡宫长都气死了。

    我问他是什么彩头,他说中枢要将一个学员调派到中央学宫来就读,在咱们三家中等学宫中选择,最后这彩头被咱神一得了。

    莫非这个学员就是宁夏?”

    黄有涯连连点头,“是了是了,老颜这一提醒,我也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档子事儿。

    难道宁夏是中枢哪个大人的子弟?”颜副教务长摇头道,“决然不是,若是中枢大人的子弟,哪个大人会这么蠢,把事情闹大,要三家学宫来争?不怕弹劾吗?何况,宁夏连学费都交不起,应该是平民子弟。”

    黄有涯咂摸道,“这就太奇怪了,既然是平民,哪怕再是天才,也断然无法惊动中枢呀。”

    忽地,一名圆脸执教惊声道,“诸位,别忘了前些时候的玄武秘境试炼,人族最后险胜妖族,好像最后一个出结果的就是东华学宫,这个宁夏好像就是来自东华学宫。”

    黄有涯一拍大腿,“原来应在此处。

    这小子真是好机缘,如此说来,是因为他立了奇功,入了青华帝君的法眼。

    帝君发话了,中枢才抢着做这个人群,现在都捋顺了。”

    颜副教务长迟疑道,“若是如此,这个宁夏现在怎么料理?赶他出学宫肯定不合适,好歹有帝君的面子。

    可若说培养,就他现在的情况,就是神仙来了也没辙,愁啊,真是愁。”

    黄有涯大手一挥,“有什么好愁的,我也想开了,顺其自然吧。

    中枢若是有人问起,咱们把他的现实条件一摆,中枢也说不出什么来。

    至于乾阳和志坤两家估计也没脸嗤笑了,即便是废人,当初他们不也没抢到?”

    …………

    “鉴于客观条件,宁夏主动提出辞去班长一职。

    按照上次投票的结果,我宣布,由得票第二高的贾秀全暂代班长一职,下次班务会的时候再举行补选。”

    晚课时分,徐子林杀过来宣布了决定。

    贾秀全梦想成真,很是兴奋,站起身来,团团拱手行礼,除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响应者寥寥。

    宁夏如木雕一般,静静坐在角落,翻阅着那本新生手册。

    忽地,一张纸条从旁边悄悄滑了过来,他朝纸条看去,上边落着娟秀的字迹,“放弃很容易,坚持一定很酷。”

    宁夏心有触动,纸条攸地收回,他才看清坐在他身边的依旧是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同学,他竟记不得她的名字。

    宁夏冲她微微点头,便转过头继续神不守舍地假装看书。

    时间流得很慢,他煎熬地熬过晚课时间,下课铃响,他趴在了桌上装睡,不想将自己裹进让人潮。

    等了十余分钟,他身边的漂亮女同学却还不起身离开。

    宁夏正等得不耐烦了,准备起身先走,一道身影从他背后绕了过来,便听一个浑厚的男声道,“再给我一万。”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