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六十七章 下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我自荐,我愿意替同学们服务。”

    贾秀全站起身来,团团一拱手,没人理他,众人都看向宁夏。

    徐子林道,“既然大家都举荐你,宁夏你好歹也表个态。”

    贾秀全微微皱眉,心里泛着苦水,他是要力争初等三班班长的,而且他也试探过徐子林的态度。

    徐子林似乎也很支持他,他没想到才一个下午的工夫,徐子林的态度就发生了改变。

    此刻,徐子林要宁夏表态,摆明了,徐子林自己也看好宁夏。

    宁夏道,“多谢同学们好意,我这个人懒散惯了,就不参加竞选了。”

    徐子林微微皱眉,他是很希望宁夏担任这个班长的。

    下午宁夏在斗将台上折腾的那一出,让他也出了不小的风头。

    虽说他只是辅导执教,可手下有这么个宝贝,学宫的大人们也会多多关注到他徐某人,这就是个极大的加分项。

    宁夏退出竞争后,又有两人跳出了参加竞争,贾秀全信心满满,并不把其他人视作竞争对手,已将班长视作囊中之物。

    很快,徐子林就发下选票来,要诸人各自写上认可的班长人选。

    十几分钟后,计票结果出来了,贾秀全脸都绿了,他和其他两个参加竞选的学员得票都不超过五票。

    其余的选票竟然都写的“宁夏”。

    “众望所归,宁夏,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徐子林乐呵呵道。

    宁夏不愿无端与人结仇,但送上门的荣誉,他也不想再推出去。

    就这样,宁夏便成了初等三班新鲜出炉的班长。

    晚课散后,宁夏谢过上前道贺的同学,拾起新生手册就出了教室,他留下的一张写废的选票,却被一旁的苏冰云悄悄收走。

    出了教室,宁夏赶去后勤处,按王水生的交待地寻过去,没费多大工夫就找到了王水生。

    两人在王水生的单人宿舍喝了几杯,宁夏便离开了,明天还要测试资质,必须慎之又慎。

    临去之时,他给王水生留下五千元,毕竟高台之上,王水生扯的那条横幅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王水生死活不肯收,硬给宁夏塞了回去,还说宁夏坚持要给,就是不把他当朋友。

    无奈,宁夏只好收回。

    一夜好眠,次日一早宁夏醒来,洗刷一番,跑去食堂吃罢丰盛的早餐,便朝三班教室赶去。

    不到上午九点,在徐子林的带队下,初等三班全班集合到了北广场。

    九点半左右,二十三个初等班,一千多新生全部阵列在了北广场。

    广场中央摆放了二十三个黑色石块,皆四四方方,通体发亮,有半人来高。

    宁夏虽是初见,却也猜到这必是传出中的测根石,用来测各人根骨的。

    众人列队完毕,一群身着执教服的中青年们皆手持香烛,先祭拜了天地。

    一个长须中年走上中央的高台,朗声道,“尔等初入神一学宫,今日测尔等根骨,不为裁汰优劣,只为方便学宫因材施教。

    根骨分为一至五品,一品为上,五品最下,测得上品的不要得意,测得下品的也不要悲伤。

    根骨不足法,人定能胜天。

    好了,现在开测。”

    长须老者在上面声嘶力竭地喊着,底下各人悄悄开着小会。

    “不愧是教务长黄有涯,当年在家父手下时,就很能喷,现在是越喷越上头了。”

    “教务长太虚伪了,说什么根骨不足法,人定能胜天,这是给谁灌迷魂汤呢,哪个学宫不重视学员的根骨,根骨不行的,连进阶都是问题。”

    “说的是啊,亏得我老子在我三岁时,给我洗毛伐髓,让灵力浸染,不然今天这关可不好过。”

    “我敢打赌咱班长一定是一品根骨,说不定就是天品。”

    “这个赌没谁跟你打,厉害成他那样,有天品的根骨再正常不过。”

    黄有涯发表完讲话,新生们便以班级为单位,开始测验根骨。

    宁夏作为班长,要助徐子林维持秩序,自然要往后排。

    其实宁夏并不对自己的根骨成色抱有多大希望,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一半靠咬牙死扛,一半靠凤凰胆托底。

    至于根骨什么的,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超出常人的地方。

    所以,今次测试根骨,他并没报多大期望,有个二品他就烧高香了,能有三品他也可以接受。

    “一品,哈,孟焕山就是孟焕山啊,了不起。”

    “哇哇,终于开出了一品。”

    东边人群传来了骚动,好像是五班的孟焕山测出了一品根骨。

    “哈哈,想不到我赵觉远也有今日,一品,一品啊……”

    根骨真的很重要,开出好的根骨就基本预定了灿烂的前程。

    随着测试的进行,人群中时不时爆发出惊呼。

    宁夏听得心中痒痒,冲徐子林打个招呼,朝测根石行去。

    他这一动,人群忽然骚然。

    “都别挤,都让让……”

    一名青年执教行了过来,大声呵斥着。

    三班的学员只能让开口子,教务长黄有涯率领不少执教朝这边走了过来。

    其他班上的学员们也不测了,都朝宁夏这边望来。

    实在是宁夏昨日掀起的风潮太大,俨然是千余新生中的第一人,他测出怎样的成绩,自然是人人关心,个个在意。

    宁夏也没想到弄出这么大动静,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将手掌抚在测根石的顶端,一旁负责测评的执教吩咐他轻轻鼓动气血。

    宁夏依言照做,才鼓动气血,整个黑色测根石瞬间被点亮。

    “好强的气血。”

    “导引境有这么强气血的么?”

    “看着气血的强度比许多练气修士都强啊。”

    “不愧是宁夏啊。”

    一片压低的议论声中,测评执教吩咐宁夏松开手,黑色测根石一阵闪耀,光芒忽然灭了。

    “怎么回事儿,测根石坏了么?”

    “不对劲儿啊,一到五品分别对应金紫绿白青五色,即便是传说中的天品,也应该是白金色啊,怎么没有光亮。”

    “莫非超过了天品,超出了测根石的测量范围?”

    议论如潮,一干执教也激动了。

    黄教务长涨红了脸喊道,“换测根石,换测根石……”

    很快,一块崭新的测根石被搬了过来,宁夏再度扶手上去,鼓动气血,不多时测根石再度亮起,接着熄灭。

    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一众执教也面面相觑,完全不能理解。

    “搬顶级测根石过来。”

    黄教务长豪气干云,隐隐觉得有大事有发生,心里忍不住阵阵火热。

    十分钟后,一块黑得几乎透明的测根石被搬到了场中,整个北广场所有人的视线都朝这边汇聚。

    其他区域正进行着的正常测试也停止了,都朝宁夏这边看来。

    不管能不能看到,都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宁夏大手抚上那块顶级测根石,顿时一股冰凉直透双掌,他鼓动气血,整块顶级测根石被点亮,顿时放出刺目的华彩。

    不久华彩敛尽,只剩了一抹微弱萤火的青光。

    所有人都傻眼了,黄有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才终于确信自己所见。

    “五品,最下品。”

    有人悄声打破了沉默。

    全场顿时弥漫着巨大的哗然声。

    “说五品都过了,这么微弱的光芒,绝对连五品都没有。”

    “没办法,规定的最下品就是五品,人家是考满分的只因试卷限定了最高分,这回反着来了。”

    “怎么可能有这么差的根骨,他这一身修为怎么来的?”

    “是啊,谁能想明白?按道理说,我神州万国境内灵气也不算太差,婴孩降生,天门未闭前,都会被灵力滋润,养育根骨。

    可以说,只要有修行过的,就不可能出现这么差的根骨。

    他这种情况,弄得好像根本不是在咱们神州万国境降生的一般。”

    巨大的议论声遍布全场。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