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六十五章 可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强了,真的太强了,这人到底是谁?”

    “我看除了管钊,孟焕山等寥寥几人,还真没人擒得住他。”

    台下议论如潮,足足过了快五分钟,才又有人登场。

    “孟焕山,是孟焕山,初等第二中央学宫今次大考的魁首。”

    “好强,气势无伦,非同凡响。”

    宁夏接连速败对手,众人早就看不下去了,早盼着有强者登台,能给宁夏一个深刻的教训。

    “金陵,孟焕山。”

    孟焕山皮肤黝黑,身材又粗又壮,仿佛半截铁塔,气势含而不露,十分沉稳。

    “看来这个姓宁的小子要输了。”

    说话的是个黄衣中年,立在三百米外的一座塔楼楼顶。

    在他身旁,立着个清丽如画的丽人。

    丽人淡然一笑,“孟焕山不是他的对手。”

    “噢?可清妹子对姓宁的小子竟有如此的自信。”

    黄衣中年好奇道。

    丽人道,“我收到过宁夏的资料,受人之托,要我多关照此子。

    照实说,按资料上的显示,除了一来就被选入秘境试炼的那几个,旁人应该没人是他的对手。”

    黄衣中年来了兴趣,他十分清楚,身旁丽人是何等的孤傲,便是神一学宫的宫长祝束流的面子,在她面前也未必管用。

    能请动她关照宁夏,他实在想不出该是何等样人。

    就在这时,台上两人已经交上手了,孟焕山大开大合的奔雷拳打得高台上仿佛起了炸雷,连续的抢攻让孟焕山轻而易举地占据了上风。

    黄衣中年道眺见台上的阵势,“可清妹子,看来你的资料不怎么准啊。”

    丽人没有搭话,冷峻地注视着高台。

    高台之下,一片喝彩声,皆是在给孟焕山加油助威。

    实在是王水生替宁夏开得群嘲太狠,拉得仇恨太足。

    全场气氛被挑得火热,攻势如潮的孟焕山却心如寒冰。

    他已经全力出手了,却连对方的一片衣角也抓不到。

    偶尔下辣手时,对方的手臂挡过来,仿佛有千万斤重。

    孟焕山敢对天发誓,眼前的这个对手绝对比当初在玄武秘境遇到的那个妖族至强者还要难缠。

    轰然一声巨响,孟焕山一掌印在宁夏胸膛,他心里咯噔一声,担心掌力用实把人打个好歹。

    下一瞬,宁夏反身绕到他身后,双指锁住他的脖颈。

    “我输了。”

    孟焕山吐出一口浊气。

    宁夏松开他,抱拳道,“好险好险,承让承让。”

    适才宁夏中招乃是故意为之,若是再秒掉孟焕山,怕要彻底钓不上鱼了。

    孟焕山冲宁夏拱了拱手要走,宁夏晃身拦住,“诚惠,五千。”

    孟焕山无奈,掏出一沓铜元钞,拍进他手里,腾身而下。

    宁夏心算汇总,“三万多了。”

    前来得多且快,宁夏却并不开心。

    照这个趋势下去,还得钓四条鱼,才够缴学费。

    他忽然后悔一开始价钱定低了。

    孟焕山都败了,他担心没鱼肯上钩了。

    “还有要打的么?再等一炷香,没有要打的,宁某就下台了。”

    宁夏朗声说道。

    台下议论如沸,几个初等九大中央学宫出身的强者,围着孟焕山连连追问究竟。

    孟焕山道,“强,太强了,别看我击中了他,我怀疑是这家伙故意卖的破绽。

    怎么说呢,跟他对打很憋屈,感觉全方位被压制,单打独斗,恐怕这一届学员没人是他的对手。”

    “孟兄这未免太夸大了吧,据我所知,真正的强者都被选拔去参加一场小规模的试炼了。

    正是山中无老虎,才让这小子称了霸王。”

    一名白衣青年瓮声说道。

    其他几人连连点头,皆认同这个说法。

    孟焕山微微摇头,“参加试炼的几个固然是尖子中的尖子,但其中的郭诚意,我和他交过手,除非动用家传秘术,我不觉得他能胜过台上这家伙。”

    台下议论纷纷,始终无人登台,宁夏无语了,再等片刻,若还无人应战,他只能下场了。

    念头一动,便听他道,“诸位,如果觉得一人不是我对手,可以几人联合。

    宁某实力不佳,最多只能接受六人联击。

    诸位,你们也是参加过大比选上来的。

    总不会六人合击,也没信心击败宁某么?不至于吧。”

    他那白岩松式地口吻一出,彻底激怒了众人。

    一人当先跳上台来,怒喝道,“早看你小子不爽了,五千我出了,就为了揍你,还有没有和我一道的。”

    刷,刷,刷,顿时又有十二人跃上台来。

    宁夏的风头长得此刻,已经触目惊心了。

    虽是六人合击,若真能战败宁夏,也是为上千新生出一口恶气的英雄。

    一千多新生,想要人前显耀,实在太难,眼下正是个机会。

    众人互以目视,皆期望旁人下去。

    宁夏没想到这招如此奏效,心生欢喜,暗道,来的都是客,没有撵客的道理,“诸君既然都登台了,那就一起上吧,呃,没钱的就别上来捣乱了,规矩不能乱了。”

    宁夏说得风轻云淡,口气狂得没边,立时激得全场沸腾。

    哗然声,嘘声,响彻云霄。

    台上十三人也恼了。

    “好,诸位都别留手,只要不打死就行,这小子太遭人恨了。”

    “正是,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他以为他是谁,练气强者么?”

    “郭某自幼受戒,不犯贪嗔二戒,今番听了他的狂言,便是佛陀也要作金刚狮子吼了。”

    台上十三人同仇敌忾,宁夏拱手一礼,“诸君,可以开始了么?”

    “打他!”

    十三人同呼一声,齐冲宁夏奔来。

    一时间,台上拳风大作,奔雷滚滚,台下众人都瞪圆了眼睛。

    远处的高楼上,黄衣中年道,“这小子真是要钱不要命,棺材里伸手死要钱,一人独斗十三人。

    我看他不只是当自己新生中无敌,而是觉得自己练气境以下无敌,真不知是什么让他有了这种不该有的幻……”

    黄衣中年话音未落,化作一道倒抽冷气声,“霸王醉,他炼成了霸王醉,这,这……”

    高台之上,已是人影乱飞。

    原来,十三人才冲到宁夏近前,宁夏祭出了霸王醉,脚如醉汉,拳胜金刚。

    他根本没有挥拳发力,只将身形贴靠了过去,十三人挨着便飞,碰着就滚,只一招,十三人就没一个能在台上站着的了,顷刻间皆或滚或飞,散了个干净。

    “三角式,千石窍,哦不,现在看来应该是万石窍,练成霸王醉不稀奇。

    伯约兄,这样的手段,不配练气境以下第一人么?”

    清丽丽人含笑道。

    黄衣中年道,“如此妖孽,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无怪他能劳动有心人说动可清妹子关照他。”

    清丽丽人道,“说情归说情,我会不会关照他,要看他值不值得关照。”

    两人说话间,高台上的十三败兵一个个铁青了脸,交了钱,跃下台去。

    咔嚓两声,宁夏拆了旗杆,冲众人团团一躬身,起身抱拳道,“诸位同学,宁某今日出此下策,也是无奈之举。

    来自穷乡僻壤,自有父母双亡,侥幸考上神一学宫,奈何囊中羞涩。

    不得已,只能找诸位同学化缘,若有冒犯,实出无赖,见谅见谅。

    哪位同学若不解恨,可以上台揍我一顿,我绝不还手,只要诸位同学能一吐胸中愤懑……”“

    大头他装了,钱也挣了,现在开始卖惨,博同情,这小子好深的心机。”

    黄衣中年讥道。

    清丽丽人道,“伯约兄为何看不到一个无依无靠,赤手空拳少年人的奋斗呢?

    他若只知一味蛮干,将来必定走不远,知进退,则前途未可限量。”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