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高考不成即修仙TXT下载 > 高考不成即修仙目录 > 五十八章 三色豆
高考不成即修仙 五十八章 三色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宁夏纠缠得已经够久了,君象羽不打算再留手了,他适才施展的“重甲”,乃是他的必杀技之一。

    他要一招击败宁夏,彻底结束这场战斗,宁夏愿意捏碎试炼符遁走最好,若是不愿,他只能亲手送宁夏上路。

    岂料他才要动,宁夏往口中塞了个三色豆子,竟弹身站了起来。

    他又一招“重甲”杀到,宁夏再度被击飞出去,只是这回,宁夏虽飞,拳架不倒,整个人竟还能保持站立。

    君象羽鼻翼轻颤,想不明白哪里不对。

    他很清楚适才自己第一招“重甲”时,宁夏已经身受重伤,那突如其来的一击,连宁夏掌中的獠牙都击断了,强大的拳势未消,直接重创了宁夏胸腹,必定伤了脏器。

    宁夏能站起来,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诡异的是宁夏竟还有余力,能防下他第二击“重甲”。

    且他的第二击“重甲”拳,竟连宁夏的拳架都没轰散。

    其实君象羽想得一点不差,宁夏在受第一击重甲时,已经身受重伤了,只不过他悄悄消耗掉一记紫纹,恢复了伤势。

    现在宁夏的紫纹,还剩下三道。

    满血复活的宁夏想明白了,要正面硬怼战胜君象羽希望不大,只能打持久战。

    是以,他干脆放弃了对攻,那翻来覆去的两招“霸王拳”对君象羽已不可能构成什么杀伤了,索性他只用三角式,只守不攻,将君象羽当成东华学宫后山崖壁下的瀑布。

    “老君,你也不过如此嘛,使出你压箱底的本事,咱们再战。”

    宁夏高声喝道。

    君象羽心头火起,长身再起,直扑宁夏,连续的重拳扑击,宁夏被他打得好似风中浮萍,四处乱飘,但三角式始终稳固,拳架始终不散。

    攻了三四十招后,君象羽停止了攻击,立在原地,剧烈地喘息。

    与此同时,宁夏也拆了拳架,开始搬运气血,却发现体内的气血无比的僵硬、凝塞。

    实在是君象羽适才的攻击太霸烈了,就好比一柄巨锤,不停地往他身上夯击,坚持到此刻,他整个身子都麻痹了。

    “了不起。”

    君象羽沉沉一吐气,朗声喝道。

    忽然,他脸上、手臂上开始布满细密的鳞甲。

    宁夏意识到不妙,划破手指,任由血液流溢,再度搬运气血,淤塞的气血终于滚动,他周身气力渐复。

    “碎甲!”

    君象羽厉喝一声,整个身子化作一道虚影,直扑而来。

    轰然一声巨响,宁夏被砸飞出近二十米,半空中胳膊已经抬不起来,周身无处不溢血。

    君象羽却没有追击,而是立在原地,剧烈地喘息。

    他也不是铁打的,和宁夏斗到此刻,他也很疲乏了。

    适才更是发动了血脉之力,加持压箱底的绝招,来破灭宁夏。

    一招击出,他用不着看结果,就知道宁夏完了。

    他喘了两声,抬头看去,却见宁夏又往口中塞了一个三色豆。

    嗖地一下,宁夏身子凌空一拧,竟稳稳落在了地上。

    君象羽眼珠子都要瞪爆,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极限。

    “什么丹药,竟有如斯奇效。”

    君象羽忍不住喝问。

    宁夏冷声道,“说了你也买不起。

    不错,拳头很硬,老君,再来。”

    三言两语,君象羽地心火又被撩拨起来。

    他也往口中塞了一把药丸,迎着宁夏又开启了暴击模式。

    “碎甲!”

    君象羽再发绝招,宁夏再度击飞,这回君象羽不再给宁夏吞服三色豆的机会,直接连招。

    岂料,宁夏舌头一吐,一颗三色豆,从舌头下翻卷而上,又吞了下去。

    半空中,他和君象羽展开了对攻。

    “霸王举鼎”、“霸王开山”,一套反连招,君象羽竟被打个措手不及。

    原来,两人交手到后半段,宁夏几乎只守不攻,君象羽已经快忘了宁夏还会主动进攻这事儿。

    他更没想到宁夏半空中飘飞都能借助三色豆恢复气力,一个始料不及,连续挨了几记重拳,喷出一口血,闪身逃开。

    “嗬,嗬……”

    君象羽半弯了腰,剧烈喘息,宁夏竟有如此神效的药丸,仿佛能无休止的恢复,君象羽的心态渐渐崩了。

    一旦面临着一个怎么也打不垮的敌人,任谁都会从心底生出一股无力感。

    事实上,宁夏的情况,绝没有君象羽想的那么好。

    三色豆不过是他事先自己调制的糖豆,目的就是为了给凤凰胆做掩护。

    毕竟,他频频复原,不给敌人个解释,很容易给自己招惹麻烦。

    弄个三色糖豆,转移敌人的注意力,让人以为他能快速恢复,全得益于这三色丹丸,如此,凤凰胆就安全了。

    然而,坚持到此刻,他凤凰胆内的紫纹,只剩了一道。

    而扛着巨大压力闪击完君象羽后,他已经很疲惫了。

    宁夏虽然忧虑,面上却风轻云淡,“老君,我瞧你也是条汉子,奈何我有神药相助,你是战不败我的。

    况且,我也不想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神药,你速退吧。”

    打下去,结果难料。

    宁夏便展开心理攻势,想让君象羽知难而退。

    君象羽笑了,喃喃道,“来前,余伯就说了,我此行会遇到此生的大劫。

    一直以来,我都在好奇劫在何处?如今看来,应该是应在你身上。

    你是叫什么宁夏吧,很好,看我君象羽今日灭劫。”

    忽地,君象羽周身腾起汹汹赤气,蒸腾的气血,在空中弥漫,霎时,他通身布满了鳞甲,一直蔓延到脸上。

    “血脉燃烧,糟了……”

    宁夏没想到他的心理攻势不但没让君象羽受挫,反倒是逼出了他的最强状态。

    宁夏深吸一口气,三角式抢先发动,原地打出拳架,不停地聚势。

    嗖地一下,君象羽动了,一串虚影包围了宁夏。

    宁夏敢对天发誓,这绝不是导引境该有的本事。

    他的三角式没支撑过两招,便被君象羽狂暴地轰击打破了拳架。

    君象羽一拳赛一拳的沉重攻击,接连打在他的要害处。

    宁夏只能一只手死死握住凤凰胆,任由他轰击,撑到一缕意识将灭之际,才让鲜血浸染。

    凤凰胆复活时间是十秒,短短十秒内,君象羽轰又出了上百拳,他相信宁夏就是块精铁,也该轰碎了。

    他狂暴的拳势才消,已濒临破碎状态的宁夏,忽地复原,一记沉重的勾拳扫在君象羽下巴处,将他打飞出去。

    “这,这不可能。”

    君象羽喷出一口鲜血,周身蒸腾的血气已衰微到了极致。

    宁夏冷笑一声,舌头翻卷,又是一颗三色豆,从舌根底下翻到了舌头上面。

    君象羽懵了,他不相信天下竟有这样的神药,他那上百记重拳下去,就是结丹老祖的金身,怕也要被轰碎。

    宁夏不理会他,身形一晃,迎着君象羽冲了过来。

    消耗掉最后一记紫纹,他心里的担负忽然没有了。

    既来过这奇异的仙侠世界一场,现在便是死了,他也无憾。

    说不定是南柯一梦,一觉梦醒,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心结既消,他已能坦然地直面君象羽了,堂堂正正一战便是。

    君象羽不知宁夏所想,自己的意志近乎消沉,那么狂暴的轰击,占尽上风,宁夏都能不死,他看不到自己还有战胜宁夏的希望。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