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四十四章 记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以为这次考核的难度极高,却没想到获得高分的人极多,高等一班就有四个满分,其中又有张劲夫。

    而宁夏选取了八分豆腐,靠着强大的臂力,他才能精准地控稳百斤大刀,分割了豆腐。

    但巧劲不足,还是有一块切开的豆腐流散了,最终只得了八分。

    三场考完,当天的考试就结束了。

    临到晚饭时分,大广场上就放榜了,令宁夏诧异的是,获得三门全满分的,除了张劲夫还有两人,其中一人是过一面之缘的陈望道,和一名叫作谢雨薇的女学员。

    宁夏的名次也极为考前,在三十名之内。

    他在广场上看完榜单正要离开,柳朝元找了过来,将他拉到僻静处,低声道,“考得不错,不过还要加把劲儿。

    上面已经有决议了,这次大考武试总成绩前五名可以进入东华堂,每人选一样宝物。

    东华堂非同小可,东华最精华的宝物就在其中了,不是兵库司可比的。

    归根结底,上面是希望在将最精锐的学员派入玄武秘境前,给他们多一些武装和补充。

    如此大好机会,你千万不要错过。”

    宁夏郑重点头,他忽然有些后悔在第一考考力量时藏拙了。

    以他的实力,如果全力发挥,拿到十一分也是轻而易举的,有这个十一分在,就能抹平比速度时的九分,等若是有两门满分了。

    “不管了,必须雄起了。”

    宁夏暗暗咬牙。

    一夜无眠,次日一早,饱餐一顿,第四场考试开始了。

    这一场考的是耐力,埋身赤砂中,并加热赤砂,赤砂极细,有激发穴窍的作用。

    热砂淬体,极难忍耐。

    “修行,历千辛,经万难,没有百折不挠的勇气,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

    赤砂淬体,穴窍大开,乃痛苦至极,不能忍受的可以提前放弃。”

    一名花胡子监考,朗声说着,一排排浴桶正摆在广场之上。

    已经撑到这一步了,自无人会甘心退出。

    至于痛苦,修行一场,不管境界如何?谁没经个三灾六难。

    区区痛苦,又有何惧。

    然而,高等一班第一组学员,最短的只坚持了三息,最长的也不过坚持了十八息。

    一个个如从开水中跳出一般,即便出了满是赤砂的浴桶,也一个个龇牙咧嘴,心有余悸。

    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性,浴桶里的赤砂会不停地换新。

    第二组跃入赤砂后,这次坚持时间最长的是个平日极为木讷的学员,坚持了足足三十二息,获得了九分的高分。

    反观张劲夫,也不过坚持二十五息,得了八分。

    从浴桶出来后,张劲夫一脸落寞。

    八分的成绩对其他学员而言,已是极好了。

    但张劲夫志在此次大考中拔得头筹,八分的成绩,对他而言,意味着造成了一个“两分”的大窟窿。

    很快,第二组就结束了考核,轮到了宁夏所在的最后一组。

    宁夏从容地跃入浴桶中,随着一声令下,大量赤砂灌入桶内,尚有冰凉感的赤砂,立时激得所有的毛孔都展开了。

    头顶赤日炎炎,赤砂聚热速度极快,几乎每一息温度都在快速升高,毛孔中顿时传来灼热的刺痛。

    仅仅十息,周身的气血就开始奔涌了,已经有两名学员无法忍耐,惨叫着遁出了浴桶。

    宁夏沉凝心神,催动导引诀搬运着体内的气血,眼下的痛苦虽然剧烈,但尚在忍耐范围之内。

    又二十息过去了,这一波只剩了宁夏一人,张劲夫紧闭了嘴唇,瞳孔微缩,他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兆。

    因为宁夏的表现实在太反常了,他坚持到二十息时,周身的筋络已经要暴跳了,面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狰狞地悸动。

    反观宁夏,除了面色赤红,神色竟然平静如常。

    终于,三十息到了,这下连几位监考官都不淡定了,纷纷离席,凑到近前围观。

    虽说前面有一个木讷的学员坚持到了三十儿息,但那人坚持的过程中,反应远比宁夏剧烈。

    宁夏挨到三十息时,满面殷红如血,额头大汗如雨,仅此而已。

    “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满分,满分了……”

    人群中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地喊声,周边的考场全被惊动了。

    这一关实在太难了,迄今为止,东华学宫还无人拿下满分。

    听见叫喊声,霎时,不少人朝这边围拢。

    “四十息了,怎么还不起,这,这是要来个超额达成啊。”

    “是啊,敢问监考,多少息算超额达成?”

    人群中议论纷纷,有人大声喊着。

    花胡子监考道,“六十息算超额达成,但到了这一步,和鬼门关走上一遭也没什么区别。”

    说完,冲浴桶中的宁夏道,“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

    宁夏并不理会花胡子,他满脑子都在诵念“冰清诀”,以坚守意志。

    坚持到此刻,每一粒赤砂都仿佛一粒火种,种进他肌肤的火种,而且这火种还在一点点下沉,要击穿他的筋络,搅碎他的骨骼。

    时间的长度在这一刻被无比地拉长,似乎每一息长得都仿佛一个轮回。

    “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六十,六十了,超额完成了……”

    人群中爆出震耳欲聋地呼喊。

    但浴桶中的宁夏还是不肯起身,这一刻,整个广场上几乎所有的考生、监考都围在他的浴桶周围,组成一个庞大的包围圈。

    人群之中,无数人激动,当然也有人神伤。

    张劲夫望着浴桶中的宁夏,心里不是滋味。

    蔡旭恨恨骂道,“牲口!”赵凯则神色负责,喃喃道,“不愧是能战败我的家伙,不过光会忍痛,也没什么了不起。

    ”“雨薇妹子,此子你怎么看?”一袭青袍的陈望道。

    “身材挺好的,八块腹肌晃得那么多女同学心事重重的,这么好的皮囊,还真没遇到过几具。

    ”一袭白衣的谢雨薇风轻云淡地说道。

    陈望道一脸蒙蔽。

    “七十三息了,年轻人,你真是天赋异禀啊,记录是九十六息,已经三百年没有打破了,坚持住,年轻人。

    ”花胡子监考忽然不哔哔了,改为拼命鼓劲。

    宁夏已经出现了意识涣散的前兆,他觉得自己已经变作一团火焰,可惜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动用凤凰胆,不然就是五百息也不再话下。

    渐渐,他周身聚焦,呼吸都冒着黑气,浑身已有焦糊味传出,意识已濒临崩碎。

    “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一百。”

    全场奇呼中,“一百”的喊声如黄钟大吕般撞进他的心门,宁夏瞬间惊醒,大手一拍浴桶边沿,凌空跳了出来。

    “水,快入水来。”

    柳朝元不知从哪里推出一个盛满清水的浴桶,宁夏赶忙跳入。

    用不多时,整桶清水化作乌青,最后转作墨黑,咕噜咕噜开始冒着热气,惊得一众学员全看傻了眼。

    “五内俱焚,这就是五内俱焚啊,居然还能活着。”

    “不瞒你们说,坚持到十余息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人被扔进了火堆里。他能坚持到一百息,岂不是等若将心肝脾肺肾全部扒出来晾在了碳火架上烤。”

    “非精铁一般的意志,不能成此伟绩啊。”

    纷纷议论声中,柳朝元已经给宁夏换了十余桶清水,直到桶里的清水不再变色,且没有温度,柳朝元才停下。

    “学员宁夏,满分十分,超额达成一分,破纪录两分,第四场考试单科十三分。”

    花白胡子激动地宣布。

    在他的手下出现了如此佳绩,他也是与有荣焉的。

    这一宣布,满场不啻投下一记重磅炸弹,议论纷纷中,宁夏前三科的成绩也在被飞速地散播着,一折算下来,众人惊讶地发现,宁夏全面四科的平均分数竟然是满分。

    “真是头妖孽,不知从何处蹿出来的。

    雨薇妹子,最后一场大考,你我若不能拿到满分,怕真要被这家伙压在身下了。”

    陈望道喃喃道。

    谢雨薇道,“压在身下便压在身下,只要他凭的是实力,而不是投机取巧。

    我一个女流尚且看得开,望道兄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