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四十一章 名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第一时间赶回了深远宿舍,紧闭了大门后,他划破了指尖,取出脖颈处的凤凰胆握住,血液浸透凤凰胆,十秒后,他满身的疲惫消失无踪,可腹部的冰凉感依旧在。

    宁夏心都凉了,证明那玩意儿已经开始融入到自己血脉中了,凤凰胆已经没办法剥夺了。

    “该死。”

    宁夏低骂一声,努力回想和龙矢交锋的场景,他回忆起来龙矢好像提到一个名词“妖胎”。

    一夜好眠后,宁夏埋身进了学宫的各大资料室,他现在是高等学班的学员,东华学宫几乎所有的资料室都对他开放了。

    宁夏不便将“妖胎”的秘密外吐,只能自己翻阅,忙活了大半个月,却毫无所得。

    而那妖胎似乎也没对他造成任何的困扰,他的身子倒是一天天强健起来,突破万石窍,浑身的筋络和骨骼好几次断裂再生,如今已强健到了极点。

    这半个多月的将养,营养一跟上,近乎干枯的肉身得到了滋养。

    本就俊逸不凡的容貌,现在变得越发英俊,纵是粗布麻衣也难掩丰神。

    这日,柳朝元在资料室找到了他,“你小子忙活什么呢,怎么回来了也不打一声招呼,我也好到郭执教处给你销假。”

    宁夏道,“想多看点书,增长点见识,销不销假的,现在也没课上了,大家都忙着修炼,做最后的冲刺。”

    柳朝元笑道,“你小子也知道大家都忙着做最后的冲刺呢,你怎么没有动静儿,等等,不对,你气息不对……”

    宁夏吃了一惊,莫非“妖胎”的事儿被他看出来了?

    “九重了?是不是九重了?”

    柳朝元重重拍着宁夏的肩膀道,“听听,这骨头里的金石之声,果然是九重了。

    好小子,你这才出去多久?虽说导引境,对天才们来说,几乎不存在什么修炼壁垒,但你小子也太妖孽了吧。

    这把年纪了,进阶还能这么迅速,真是超乎想象。

    ”宁夏道,“得了些机缘……”

    柳朝元挥手打断,“不必解释,修炼一道,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和秘密,没人会问你,你也犯不着和谁解释。

    我今天来找你,是提前向你透个消息。

    今次的大考可能和往年的不同,虽然还是一场武试,但会在武试之后,参加一场秘境试炼。

    武试的成绩固然重要,但试炼的结果,将会直接关系到各大中等学宫的招募倾向。

    而且听说,此次的秘境试炼的等级很高,风险极大,联委会为此召开了好几场会议。

    各大世家也都被惊动了,将派出族中的精锐子弟参加……”

    宁夏猜到必定是龙矢说的“玄武秘境”试炼。

    回归东华学宫后,宁夏的日子渐渐平淡下来,他已经接受了妖胎的存在,有凤凰胆在,他并不担心龙矢致他于死命,他的关注重点,很快就放到了修行上来。

    他终日沉浸在巨瀑之下,突破了万石窍,他的三角式威力呈爆发式增长。

    下到巨瀑下的第五天,他已经能从容用百饮刀催动三角式在巨瀑中心演练。

    一日接着一日的磨炼,他的精气神越来越充盈。

    时间不知不觉就溜到了大考前夕,自然也就到了这一届学子结业的日子,空气中都飘荡着别离的气息。

    整个学宫内部的气氛,变得温柔起来,各种各样的聚会开始井喷式出现。

    各种留言册子和笔记卡片也在同学之间彼此传递着。

    宁夏入学两年,其实真正在学宫的时间不长,有印象的同学都不多,称得上朋友的只有王水生一人。

    宁夏原以为这种别离前的忧郁和狂欢和自己无关,他没想到的是,他收到的邀请不少,笔记卡片也极多。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学宫内有如此高的知名度,更有好事者统计过了,整个高等一班,宁夏收到的女同学卡片,仅次于张劲夫。

    宁夏并非不合群,实在是一直忙于修行,真当各种各样的邀请多了后,他也不会完全拒绝。

    这日傍晚,几个高等学班举行结业联谊晚会,宁夏应约到场。

    他本来是打算走完过场,就离开,却没想到最后的赏月会变成了酒会。

    诸位同学互相敬酒,宁夏虽不适应,却也只能随波逐流。

    他端着酒杯,坐在角落,望着左右的灯火,热闹的人群,怎么也融不进去,最后他的视线移到了天上寂寥的星斗,思绪渐渐飘远。

    “宁夏,我们哥俩敬你一杯。”

    宁夏回头,却是张东、卢浩提着酒杯走到近前。

    宁夏怔住了,张东笑道,“不打不成交,头前是我们兄弟不是,但终归同学一场。

    他日再相逢,说不定已在洪荒战场了。

    同为人族,自当并肩作战。”

    卢浩道,“你若不解气,我们连喝三杯,你回一杯。”

    双方本就是意气之争,且已事过境迁,转眼就要星流云散,张东和卢浩也看出宁夏不是凡品,不愿今后的道路多个强敌多堵墙,故而赶来致歉。。

    宁夏举杯一饮而尽,“来日洪荒战场,并肩作战。”

    说完,将酒杯倒转,涓滴不剩。

    “宁夏,我和你喝一杯,你来了才半年,咱们同学一场还真没说上几句话。”

    却是个鹅蛋脸女同学,大大的眼睛仿佛会说话。

    宁夏甚至记不得她的名字,“好啊,我敬你,祝你前程似景,大考大吉。”

    说完,一口将杯中酒水饮尽。

    圆脸学员才要说话,又有几名女学员近前向宁夏敬酒,场中忽然出现了口哨声。

    虽是修士,亦是少年。

    几名女学员羞红了脸,纷纷退走。

    宁夏不禁莞尔,正待离开,忽听一声道,“诸位静静,我给诸位引荐几位好朋友……”

    却是张劲夫端着酒杯从远处行来,他身后跟着几个气度不凡的青年,皆挂着一脸的冷傲。

    听张劲夫介绍完,才知这几人皆是东华城中名族子弟,其中那个唤作陈望道的绿袍高个青年,他的名字才报出,众人都停止了交流。

    宁夏也听柳朝元提过陈望道,此人和一个叫谢雨薇的是东华城中大族子弟中的双壁,实力高绝。

    “行啦,劲夫,都不是外人,不必玩虚的。

    今日,就是要痛饮,求个痛快,我蔡某人虽一直在家中修行,但心却是和大家伙在一起的,别的不说了,先干了。”

    陈望道身后的白袍青年举杯一饮而尽。

    “此人怎么这么狂,这么跟张劲夫说话。”

    “你们还不知道吧,张劲夫的父亲早先在蔡家帮闲,还是蔡家长辈发现了张劲夫的修行天赋,力荐他来的东华学宫。

    张劲夫在东华学宫鼎鼎大名,但在蔡家人面前,始终礼敬有加。”

    “大族子弟,有什么真本事,真不想理会。”

    “……”

    各种议论声入耳,宁夏倍觉无趣,正找机会离开,咔嚓一声,有酒杯落地摔得粉碎。

    “滚开。”

    便听一声娇嫩喝。

    宁夏循声看去,却见一名女学员正怒气冲冲瞪着蔡旭。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