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四十章 寄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看清了向他出手之人,正是龙矢,一张巨大的狼脸,毛发丛生,绿色的眼珠子,尖锐的獠牙,开张的血盆大口,喷出腥风。

    龙矢的脸是狼脸,身子却是人身,不仅直立站着,还穿了一件考究的绿袍。

    龙矢掌中长剑宛若秋水,瞬息之间便递到宁夏头顶,激射他的面门,喷吐的剑气是宁夏从没接触过的力量,他一个矮身向后翻滚过去,左肩被撩飞大片衣襟,带出一抹血光。

    他才翻身避过,龙矢猱身扑上,丝毫不给他闪避的空间。

    令龙矢意外的是,宁夏根本没想过闪避,才滚开避过剑气,他一个弹身,竟朝龙矢胸口撞来。

    龙矢心惊之余,冷笑连连,剑气再吐,宁夏竟毫不退让,微微侧身,硬生生拿左肩扛了剑芒,一招小擒拿术的“野马分鬃”使出,左拳右掌,一上一下,竟连一丝拳风也没带起。

    迅猛地拳掌眨眼递到近前,龙矢没见过这么凶悍的打法,剑芒破开宁夏左肩的皮肉,来不及刺深,便立时回撤,想要威胁宁夏要害,与此同时,龙矢右掌轰出,直击宁夏砸向他面门的铁拳。

    两人才对掌,龙矢觉得自己被高速奔行的巨象撞上了,嗖地一下,他被砸飞了出去,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

    宁夏砸出的拳头余势不绝,轰在墙壁上,打落大片的岩块。

    宁夏抄起一块香瓜大的岩块,便朝龙矢砸去,石块破空,宛若炮弹。

    龙矢满面赤红,狼容狰狞,掌中清水剑剑气大盛,他迎着宁夏直进,剑花挥洒,不管来势多么迅猛的岩块,都被他的长剑轻易地挑落。

    铛的一声,长剑击飞最后一块石块,剑锋横在了宁夏脖颈处。

    龙矢是练气三重修为,和宁夏隔着一个大境界。

    宁夏虽然妖孽,但以他目前的实力,却不足以战败跨大境界的敌人。

    龙矢一把扯住宁夏的头发,砸在墙壁上,啪的一下,宁夏的俊脸开花。

    龙矢犹不解恨,砰砰两脚,踹在宁夏心窝上。

    宁夏蜷缩了身子,宛若一只大虾米。

    他身虽痛,心情却不错,龙矢没有一剑结果自己,下手也没往自己要害处招呼,虽然在摧残自己的身体,但相比冲破万石窍时在地狱油锅里来来回回地折腾,这点痛苦和挠痒痒也没什么区别。

    他关注的重点是,龙矢为何不朝自己要害处下手。

    龙矢好一顿施暴后,一把将宁夏提起来,抵在岩壁上,狼面狰狞地喝问,“少主是不是死在你手里?”

    宁夏呸出一口血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少主,我不过是紧急避险,躲入那个无名洞窟。

    没多久,你就来了,在洞口絮絮叨叨,我听了些信息,因势利导,混些资源。

    现在我落在你手里,要杀就杀,多说何益。”

    龙矢冷笑一声,长剑直斩,宁夏刷地一缩脖子,龙矢放肆大笑,“你也不像你表现出的视死如归,证明你还不想死。”

    宁夏梗着脖子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要说惧意,他当有有一些,但适才的缩脖,不过是配合龙矢演戏。

    当龙矢在冲他施暴时,始终不往要害处下手,宁夏就有了一个基本判断,判断龙矢暂时还不想杀自己。

    不想杀自己,就是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

    而要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则必少不得用死亡来威胁自己。

    他若真表现得无惧死亡,龙矢就很难下台了。

    所以,宁夏决定表演一下,给龙矢这个机会。

    龙矢狞笑道,“不干什么,借你用用。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东华学宫的人,想不到我一番辛苦,培养的竟然是个人族。

    论苦修和天赋,你的确足够耀眼。

    便是少主在,也绝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

    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何不杀你。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竟然会舍不得杀你。

    是的,你就像我精心画好的一幅画,我是真舍不得就此将你毁弃。

    尤其是在玄武秘境即将开启的当下。

    开启了万石窍的你,忽然进入,又该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呢?

    我真的想看看,我的作品到时会是何等的惊艳众人……”

    龙矢絮絮叨叨地自语着,宁夏静听,嗅到了一线生机。

    “好吧,我给你个活下去的机会。”

    说着,龙矢长剑一划,剑气喷吐,宁夏的腹部瞬间被划开。

    龙矢运指如电,瞬间封死了宁夏的天元、天关两处穴窍。

    顿时,宁夏动弹不得,只剩了嘴角还能踌躇。

    龙矢扯出宁夏一截肠子,用剑化开,鲜血飚飞。

    紧接着,龙矢探手入怀,取出一个透明的瓷瓶,瓷瓶内盛着一个拇指大的浑身几乎透明虫子,仔细看去,那虫子五官四肢分明,只是皱皱地缩成一团。

    龙矢眼目放光地盯着那透明的瓷瓶,喃喃道,“我得此妖胎多年,想不到用到你的身上,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着,他将那透明虫子从瓷瓶中取出,捏住尾端,用力一挤,那虫子剧烈挣扎起来。

    尾部缓缓凝结出一滴青色的汁液,那滴青色的汁液才滴入宁夏破开的肠子内,宁夏的身子陡然鼓胀。

    天元窍和天关窍的禁制立时被冲破,宁夏疼得整个人在地上剧烈翻滚起来。

    等他疼得差不多了,龙矢再度往他肠子里滴入一滴。

    连续滴入三滴,透明虫子变得奄奄一息,龙矢才再度将那透明虫子放回瓷瓶中,看着满地翻滚的宁夏,喃喃道,“不愧是冲破万石窍的奇葩,筋络、骨骼之强,超乎想象,也只有你这样的家伙,才承受得起妖胎寄体吧。”

    约莫半个小时后,宁夏停止了挣扎,惊讶地发现周身的伤势竟然复原了,连腹部巨大的创口也愈合了。

    他站起身来,诧异地凝视着龙矢。

    龙矢冷声道,“不必好奇,我给你施加的秘法,会增加你的防御能力和恢复能力。

    我要你在此次的试炼中,到玄武秘境弄到丹果。

    否则,我只需捏碎这个瓷瓶,就是天仙也救不得你。

    半个时辰后,往小汤山方向走,我会调开那里的防线,给你打开缺口,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话音方落,龙矢闪身不见。

    宁夏怔怔立在原地,摸了摸肚子,除了一丝冰凉的感觉袭来,没有任何异样。

    接着,他又摸了摸脖颈处的凤凰胆,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龙矢只给了一个小时,他赶忙就着洞窟中的肉干和清水,做了个简单的补充,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顺着隧道攀了出去。

    他在密林中疾驰,动作较之冲破万石窍前,轻盈了不知多少。

    平时根本做不出来的动作,现在也可以轻易地达成,他甚至可以自如地在林中学那猿猴飞荡,双臂仿佛有使不完的气力,根本没用半柱香,他就抵达了小汤山。

    经过学宫和城防军的清剿,外加宁夏等人上次的试炼,小汤山内的妖兽基本已被清理一空,整个小汤山也就成了黑风峡谷在西南方向和东华城的隔离地带。

    进入了小汤山,宁夏紧绷的神经就松弛了下来,晚霞的艳影挂上刘记烧腊铺的蓝色幌子的时候,宁夏抵达了东华学宫。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