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三十九章 万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龙矢忙着调兵遣将之际,宁夏的冲关也到了紧要关头,将沸的气血,疯狂地朝万石窍汇聚。

    整个万石窍传来汩汩的热意,但距离破关,总是差一步。

    连续一个昼夜的冲关,宁夏觉得自己仿佛在幽冥地狱的油锅里,反反复复滚了无数回。

    迄今,他的凤凰胆已少了三道纹路,没有此物相助,他是万万撑不到此刻的。

    不说肉躯能不能坚持,单是精神早就崩溃了。

    就差这临门一脚了,宁夏却被死死卡在原地,退无路,进无门,身心遭受着巨大的煎熬。

    然而,宁夏绝想不到,就在他生死存亡之际,一场围剿已经来临。

    叶弥天才安排完龙矢调兵遣将,自己一马当先杀奔洞窟来了。

    隔着还有一百多米,叶弥天就瞧见洞窟所在的蕨类植物丛中冒出腾腾赤气,靠近到十余米外时,他甚至感受到了热力。

    叶弥天吃了一惊,如此惊人的热力,只能说明洞窟中人正在搬运气血。

    可如此惊人的热力,便是他搬运气血时也做不到。

    “不好,这家伙在冲破万石窍。

    此事无比凶险,梨儿不可能不知,既知,又怎会不等我来。

    这人不可能是梨儿。”

    叶弥天只觉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叶弥天二话不说,迎着洞窟方向就是一掌,狂暴的掌力顿时将洞口的植被连根拔起,一道狂猛的气旋,直扑洞口。

    霎时,洞口生出一道银白色窗帘似的光晕,气旋撞上光晕,顿时没了声息。

    “玄帘珏!”

    叶弥天瞪圆了眼睛,怒声喝道,“哪里来的鼠辈,敢占我儿洞窟,还不速速死出。”

    玄帘珏禁制才发动,宁夏涣散的精神差点当场崩溃,叶弥天呼喝声传来之际,宁夏暗道不妙,心念电转,传出一道神识,“老东西,要害死我么?”

    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发现破绽的,但他敢保证,只要对方没见到自己的真容,就不敢百分百确信洞窟中人不是葱猴-。

    宁夏神识传去,叶弥天吃了一惊,“难道是搞错了,真是梨儿?”

    因着他纳新妇的缘故,葱猴对他从来不客气,以前葱猴没修出神识,只能嘶吼,现在修出神识,嘶吼换作了怒骂。

    “你到底是谁?”叶弥天不确信了。

    宁夏传神识道,“老东西,是不是疯了,我是谁都不知道!滚,我正在冲关,想害死我,给那贱人腾地方,你明着来就是。”

    宁夏从龙矢处知晓了葱猴和叶弥天闹矛盾的情由。

    他这一怒骂,叶弥天彻底把握不住了。

    “你母亲忌日是何时?”

    叶弥天厉声道。

    宁夏暗叫糟糕,这个他没办法答,念头转动,传神识道,“老东西,你也配提我母亲,她老人家在天有灵,也不愿见你这负心人。

    老子借你的这些资源,日后自会还你,老子就是死,也不用你来护法。

    你想害死老子,来啊。”

    叶弥天连连摆手,“不不,梨儿,我怎会要害你,你还年轻,很多事,你不明白……”

    叶弥天彻底不怀疑了,主要是宁夏的情绪和语调把握得太妙了。

    当然,最主要一点,还是因为叶弥天纳新妇,的确对亡妻心怀愧疚,愧疚的情绪一代入,理智立时下线。

    他不敢再攻击禁制,也不敢再要求葱猴打开禁制,放他进入护法,只盼着葱猴能顺利冲关。

    不多时,龙矢率领大部队赶到,隔得老远,叶弥天便远远挥手,示意龙矢的人马不要近前。

    龙矢只好勒停部队,自己奔上前来,“洞主,怎么回事,为何不攻,洞内的贼子必定正在冲关,这可是大好良机。”

    叶弥天木讷地摆摆手,“弄错了,洞中就是梨儿,是咱们太过大惊小怪了。”

    龙矢道,“这不可能,真是少主,怎会错过夫人忌日。

    真是少主,缘何不得洞主到来,反而自行冲关。”

    叶弥天道,“他不过是怨恨我,罢了罢了。”

    龙矢没有代入叶弥天的情绪,脑子清醒得很,冲洞口方向朗声道,“你若是少主,说出夫人忌日,否则,休要怪我不客气。

    洞窟内,宁夏精神再度崩溃,不得已他再度动用了凤凰胆,听见龙矢喝问,他忽然抓住了重点。

    先有叶弥天,后又龙矢,此二人先后入场,都不问旁的,都问夫人忌日。

    只能说明,他身份的暴露,就是从葱猴母亲忌日露出的破绽。

    这个破绽早没有,现在来了,只能说明葱猴母亲的忌日就在最近几日。

    宁夏传神念道,“龙叔,老东西疯了,你也疯了,母亲忌日我岂会忘记。

    你道我为何要抢在老东西来临之前冲击万石窍。

    只因我想着赶在母亲忌日的时候,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当年母亲尚在时,常对我说她视龙叔为家人,让我好生尊重龙叔。

    却没想到龙叔竟然和老东西走到了一处,母亲在天有灵,也定不会原谅龙叔。”

    龙矢也听得一呆,连连摆手道,“不会的,不会的……”

    葱猴母亲就是龙矢死穴,他肯跟着葱猴母亲作随侍陪嫁到叶弥天家,对葱猴母亲的感情自然非比寻常。

    宁夏这一叱责,仿佛按住了龙矢的情绪开关,龙矢内敛的情绪如汹涌的潮水,顿时破闸而出,“少主,踏实冲关,老奴稍后再向少主请罪。”

    宁夏不再回复,事实上,为了应付二人,宁夏已发动了全部的残余心智。

    他和二人周旋不到一分钟,便消耗了两道紫纹,实在是整个过程太凶险了。

    万石窍,他久冲不破,精神时刻处在崩溃边缘。

    分心和两人沟通,精神就不断地崩溃。

    “不管了,再不搏,怕要死在此处了。”

    宁夏一咬牙,从腰囊中取出霸阳果一口吞了。

    霸阳果才入口,他就握上了凤凰胆。

    几乎一瞬间,气血就疯了,久冲不破的万石窍瞬息撞开。

    顿时,他周身仿佛化作了铜锣响鼓,发出剧烈鸣响。

    痛苦并暴爽的感觉,瞬间吞噬了宁夏,他再也忍不住发出嘶嚎来。

    声音才一传出,叶弥天和龙矢同时变色,叶弥天惊呼一声,“狗贼,老子要你死。”

    叶弥天暴喝之际,暴怒的龙矢已先行发动,对着洞口处的禁制发起了强攻。

    洞窟内的宁夏,全身灌入,疯狂催动着导引诀,霸阳果供应的滚滚热力被导引诀源源不绝地导入四肢百骸。

    他破碎地筋络,遍布裂纹的骨骼,一点点被滋养着。

    他身体持续了近半分钟的鸣响,宁夏长身而起,催动铁钩獠牙在墙壁上划了几道,火速沿着开凿的暗道冲了出去。

    “都给老子攻。”

    轰击了近五分多钟,玄帘珏禁制虽摇摇欲坠,但始终没有破碎。

    叶弥天终于忍耐不住了,大部队拥上前来,不过一击,整个玄帘珏禁制轰然破碎。

    叶弥天飘然入洞,龙矢随后扑入。

    两人还没等和宁夏照面,便发动了攻击,满室一阵乱响,哪里还有宁夏踪影。

    “这不可能!”

    叶弥天暴喝。

    龙矢指着墙壁上刻就的文字,叶弥天寒声念道,“叶兄美意,龙岩笑纳。

    龙岩,龙岩……”

    叶弥天咬牙切齿,龙矢指着洞窟左上角道,“暗道,那处有暗道,狗贼才走没多远,还来得及。”

    呼喝声中,龙矢奔到洞外,厉声呼喝,冲大队人马发布着命令。

    顿时,众人分散行动,少部分分散各处,请求支援,大部分开始拉网搜山。

    叶弥天和龙矢杀进洞窟时,宁夏刚离开五分钟,他手足并用,刚翻过一座山峰,隐在山顶的一株巨木后,一眼看到叶弥天带来的阵容,暗暗咋舌之余,心中着实打鼓。

    此刻,他的凤凰胆只剩了两道紫色纹路,偏偏自己还在陷在重围中,两条小命可不足以拼出这片绝地。

    思虑片刻,宁夏断了突围的念头,竟调头往回走去,这个档口,他只能赌一把“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这一点在前世的小说、影视上常常见到。

    宁夏再度从开凿的隧道潜回洞窟,洞窟已空无一人,暗暗自得道,“看来多看一些闲杂书,还是有益的”

    他缓步行到洞口,正打算在门边隐匿身形。

    嗖地一下,一片寒光直罩他的头颅。

    才定睛时,宁夏瞪圆了眼睛。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