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高考不成即修仙TXT下载 > 高考不成即修仙目录 > 第二十九章 囧境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二十九章 囧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是一夜劳神,宁夏都要崩溃了,忙活了快十天,他真正记住的就只两个字,而且这两个字还不稳固,一直有松动的迹象,只要三五天不巩固,一准会遗忘。

    他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文字,如果是这种情况,他选修神魔文的意义快要消失了。

    劳心劳力也就罢了,还耽误时间。

    这十来天他基本什么也没干,就沉下心来,弄这神魔文了,却没个好结果。

    一觉睡醒,宁夏脑袋昏昏沉沉,只觉一个个神魔文符号在脑海中跳跃,忽地,这些符号跳跃到一个奇怪的洞窟。

    铛的一下,宁夏陡然惊醒,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在葱猴的洞窟中也看到过这些弯弯曲曲的符号。

    当时,他打扫战场,嫌里面太过脏乱,很多杂物都舍弃不要。

    其中就有一条巾绢上似乎有这些神魔文存在。

    他苦学神魔文没有头绪,只能想着从旁的地方打开局面,一想到葱猴的洞窟有神魔文出现,他仿佛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

    当下,宁夏赶去见了柳朝元,说了他要外出游历的事儿,柳朝元知道他近来研究神魔文十分劳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并嘱咐宁夏可以多在外面待一段时间,基础成绩这一块,有他这个主任执教在,就无须宁夏担心。

    有柳朝元托底,宁夏放松了许多,他先赶去赏功处,将武试斩获的十五枚血核兑换了三十个功点,外加三万铜元钞。

    花了一个功点和两千铜元钞,兑换了一把百饮刀,然后又赶回赏功处,兑换了一些银元、铜元,将功牌和大量的铜元钞全部存在赏功处的储物柜里。

    霸阳果太过珍贵,宁夏不舍,只能随身携带。

    他行出东华学宫,转到城中,买了不少肉干背了,径自出了东华城,往小汤山赶去。

    花了三个多小时,他再度扎进了试炼时的甲区,只是那处已经没了妖兽的踪影。

    宁夏路感不凡,一路翻山越岭,临近傍晚,他赶到了霸阳果生长的那片崖壁。

    一路攀岩而上,花了十余分钟,他再度跳进了洞窟。

    距离他和葱猴大战,过去小半个月了,洞窟外已布满了蛛网,外面的蕨类植被已长得很茂盛了。

    他才在洞口落脚,扑面而来腥臭的味道,却是洞窟中原来存放的当作血食的尸身已经发臭了。

    宁夏忍耐不得,花了不少的气力清理尸臭,好在洞窟内壁被葱猴引来活水,他在洞窟内凿出一条水渠,直通到洞窟外,借着这潺潺流水,总算将洞窟里尸臭清洗了个差不多。

    他费这偌大工夫,就是想暂时在此安身,借此地来研究神魔文。

    只因他已经在不远处的石床上,找到了好几布满了神魔文的巾绢。

    他在洞窟内住了三天,研究得头昏脑涨,也没研究出个子午卯有。

    他的心气彻底被浇灭了,盘算着既然已经撞了南墙,不回头也得回头了。

    挨到傍晚,他终于决定打道回府,再也不想这些腾云驾雾的美事了。

    岂料,他才行到洞口,便见一道身影远远飘来,座下似乎驾着一架机关鸟。

    远远看去,看不清那人模样,只知道绝非人类。

    宁夏大惊,想要遁走,自知凭自己两条腿是决计比不过机关鸟的。

    不得已,他只好缩回洞窟内,隐在洞口内侧,准备一旦那人进洞,他就发动攻击。

    当然,他心里抱了不小的希冀,希望那妖兽只是路过,根本不知此处有个洞窟。

    岂料,才三十几秒,呼呼的风声越来越大,显然那妖就是奔着此间的洞窟来的。

    宁夏屏住呼吸,紧握百饮刀,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怪异的是,那妖到得近前,却不进洞,隔着茂密的蕨类植物,先说话了,“少主,这都快一年了,您这气性也太大了。

    夫人身死,这是谁也不愿见到的事,洞主春秋正盛,能替夫人守这两年,已经殊为不易了。

    少主真不该因为洞主纳妾,就生如此大气。

    你们终归是父子,此次龙矢奉洞主之命,请少主回返。”

    龙矢才开口,宁夏心都凉了。

    能口吐人言,证明已经炼化了喉骨,这至少是练气境的妖兽。

    好在他经历的风浪多了,遭逢惊变,思维依旧清晰,他快速分析着龙矢吐露的信息,判断出葱猴少主是因为母死父纳妾,和父亲闹翻,遁到此处。

    外间的那个龙矢,应该是葱猴少主家家臣一类的角色。

    显然,那个龙矢很怕葱猴少主又发少爷脾气,不敢踏进洞窟来,甚至只敢隔在洞窟外四五米的地方,冲里间说话。

    茂密的蕨类植物遮挡洞窟,宁夏看不见龙矢的容颜,龙矢也看不见洞窟内的情况。

    弄清此点后,宁夏心中稍稍安稳,念头一转,提了百饮刀,用刀身在洞窟内砸得啪啪作响。

    龙矢叹声道,“少主,你这又是何必?你若再顽固下去,洞主也要发怒了。我劝少主还是三思。”

    嗖地一下,宁夏将洞窟中的一个玉盒扔了出去。

    龙矢摇头苦笑,探手取出一个金色珠子,喷一口清气,在那金色珠子上,刷地一下,金色珠子化开,散成一团光晕,嗖地一下将洞窟大门封住。

    宁夏急了,刀身在洞窟中砍得越发用力。

    龙矢道,“少主,我奉洞主之命来劝你。

    洞主严令,少主若是不从,便要被圈进在此处,龙矢也没办法。

    洞主还说了,少主要么自己想清楚了,向他认错,要么自己凭本事走出去。

    外面的禁制是禁罗珠,少主修到神识一重,自然能出去。”

    说完,洞窟外又有劲风激荡,显然是龙矢驾乘机关鸟离开弄出的动静儿。

    宁夏要疯了,他不过来探个洞窟,竟莫名其妙被囚禁在此处了。

    他尝试着往洞窟外扔出石子,洞口的禁制没有丝毫动静儿。

    当他尝试着将一只脚跨出洞窟时,光晕重生,一股巨力从他脚下传来,他被掀飞出去,砸在石床上,弹身而起。

    “还真是邪了门。”

    宁夏暗生焦急,却毫无办法。

    等了约莫两个小时,忽然一个瓷瓶被扔了进来,甚至隔着瓷瓶,宁夏都能闻到瓶内浓郁的血气。

    “公子先进补吧,每半个月我会送一次。”

    龙矢话音方落,又扔了一个布袋进来,“好生修炼,袋里的宝贝,是洞主千辛万苦求来的,只有这么多,料来足够公子冲破神识一重的了。

    属下提醒一句,事已至此,洞主是绝不会收回成命的,公子只有凭自己的本事走出来。”

    说完,龙矢驾着机关鸟再度离开。

    宁夏捡起瓷瓶,才扒开瓶塞,便有腾腾雾气冒出,直冲他的鼻孔,顿时一股无比辛辣地滋味传来,滚滚热流流溢全身,周身的气血都要沸腾了。

    “好霸道的玩意儿,不会是大妖精血吧。”

    宁夏小心翼翼往口中倒了一小口,顿时,满腹生火,周身筋络充满,他一边催动导引诀,一边搬着拳架,一招一式地在洞窟内演练起来。

    他猜到不错,龙矢送来的正是大妖精血,这玩意儿可比兽肉精贵得多。

    宁夏花了足足十三天,几乎日夜不停的修炼,才将那一瓶精血吞噬吸收,周身气血大壮,地关窍终于有了一丝震动的异样。

    两日来不眠不休地导引,吞噬,演练,他已疲乏至极,也顾不得会不会露馅,捡了件葱猴少主的旧衣,当被子披了,躺在石床上竟呼呼睡去。

    一觉睡醒,不知多久,洞窟口又多了一个瓷瓶,却不见龙矢的踪影。

    这回,宁夏不急着吞噬精血了,抓过那个布袋,探手入内,抓出一块赤色硬铁来,眼睛才凝上去,便一阵剧痛直达眉心。

    “神魔骨片!”

    宁夏虽忍受着剧痛,心中却欢喜至极。

    他不敢将袋里的神魔骨片全部倒出,只在口袋外摩挲,确定了内中还有五块神魔骨片,大小和倒出来的这块相差不大。

    当下,他盘膝坐地,开始盯着神魔骨片观想,默默运转程老头传授的凝识诀。

    霎时,神魔骨片内沉浸的意志被他引动,宁夏的识海中忽然有一点点星芒闪烁,只是那些星芒都无法持久,在他识海中闪烁过后,便沉寂了。

    然而就是这每一次闪烁,带给宁夏的都是碎骨一般的剧痛,不消十秒钟,他已经痛苦地冷汗涔涔,牙齿咯咯打颤。

    剧烈的痛苦并不能摧折他的念头,他能真切地感受到一股来自遥远世界的沧桑气息,仿佛听到了风在悲鸣,夜在抽泣。

    剧烈的痛苦让他难以忍耐,然而这种浩然的沧桑气息又让他心神沉迷。

    终于,宁夏的意识行将崩溃之际,他割破了手指,握住了凤凰胆。

    好在这种瀚海的沧桑之感,并没有中断,他急需聆听着,一张脸也变得越来越诡异,半边脸龇牙咧嘴,眼眶将裂。

    另外半边,则平静如湖,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他整个人仿佛被撕裂开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他第三次割开手指,整个神魔骨片上再没有一丝异样的气息。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