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十四章 巷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一个照面,众执教和血杀教的高层绞杀到了一处,练气修士的力量非同小可,这种层次的战斗,宁夏等一干导引境的修士完全插不上手。

    交战区域的狂暴灵力波动形成一条天然的阻隔带,东华学宫和血杀教的导引境修者无法跨越这条阻隔地带,被隔在了两边。

    “众人听命,散至学宫各处,准备巷战,保全自身为上。”

    左焕山的喝声传来,学宫众人迅速撤退,任谁也看明白了,众执教只是苦苦支撑,若不散开,将会出现大的溃败。

    宁夏更清楚,左焕山是在用空间换时间,拖住血杀教众人,诱敌深入。

    左焕山下令众人撤退,东华学宫众人建制不乱,各个板块的成员各自组队撤离。

    护宫队大队长费鸣下令,护宫队以各小队为基本单位,各自为战。

    宁夏得令,当即领着他所属小队的队员,往后山遁去。那里地形复杂,腾挪的余地最大。

    他们退得快,追兵来得亦快,宁夏奔行之际,耳畔时不时传来惨呼声,他心中不忍,却知道自己不能停下脚步。

    他死死将凤凰胆握在左手中,率领小队的十八人有惊无险,避入后院,后山近在咫尺,宁夏却不打算率队撤往那处。

    他很清楚,那里迟早成为最激烈的战场所在,去那处看似安全,实则危险。

    他率队才撤入后院,便将小队分成四组,分别占据巷道左右两侧有利位置的宿舍,分别隐入其中,张弓搭箭。

    其中仅有的两张劲弩也被分列两侧,并严肃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两张劲弩决不能发射。

    而他自己则攀高到了巷道高处,隐在房顶位置,亦张弓搭箭,静待恶战爆发。

    许是宁夏等人的隐蔽工作做得既好又迅速,他们隐蔽了足足七八分钟,始终没有追兵赶来此处。

    不远处倒是时不时传来打杀声,宁夏心生惭愧,却知道力量微薄,自己人这帮人即便全填进去,也改变不了大局。

    还是听从左副宫长的吩咐,小心潜藏,保存有生力量。

    又潜了三分多钟,数道人影疾驰过来,人人带伤,狼狈不堪。

    宁夏隐在高处,一眼就看到了陈管事和刘副管事。

    几人奔行的方向正是这边,已是慌不择路,身后五名血杀教帮众各自拎着染血的兵刃,已追到十几米外。

    噗通一下,刘副管事扑倒在地,陈管事才要将他扯起,一把长刀已经递到陈管事咽喉处。

    陈管事闭目待死,却发现已贴着毫毛的大刀迟迟没有砍下,他睁开眼发现,冲他下刀的秃眉大汉咽喉处中箭,口角溢血,噗通一下倒地。

    几乎同时,剩下四人也被射倒在乱箭之中。

    陈管事等人正惊疑间,发现了屋顶上的宁夏。

    宁夏冲陈管事等人点点头,手上做着手势,不多时,四扇宿舍门打开,他麾下的队员拥出,拖得拖尸体,拉的拉陈管事等人。

    不过三十秒,战场已被打扫完毕,地上的血腥一时间来不及除尽,勉强从花池里取了些浮土盖住。

    几乎众人才隐入宿舍中,将门窗闭好,不远处又传来了打杀的动静儿。

    众人皆屏住呼吸,那打杀的动静儿竟渐渐远去。

    趁着这个空当,陈管事、刘副管事等人包扎的包扎,补充体力的补充体力。

    很快,又形成新的战力。

    又两分钟后,轰然一声巨响,不远处地一间宿舍被轰塌。

    滚滚烟尘中,费鸣的身影钻了出来,紧随其后的还有十余人,除了护工队员,还有学宫的学员。

    宁夏看到了王水生,他们才冲入巷道,二十余追兵紧随其后掩杀而来。

    领头的是个身高一米九多的红衣壮汉,提着一柄巨斧,声势迫人,看他气血喷张,至少有导引七重修为。

    费鸣等人几乎个个带伤,费鸣手中的斩马刀也折了,一只手死死捂住半边肩膀。

    “穷途绝路了,还不乖乖受死。”

    红衣壮汉仰天咆哮,他手下众人也随之散开两队,死死阻住了去路,前面已是死路,出口被堵死,的确是穷途绝路。

    “诸君,事已至此,有死而已,大丈夫死则死矣,随我除魔。”

    费鸣怒喝一声,断刀一挥,一马当先,迎着红衣壮汉等人反冲而去。

    王水生等人或横眉怒目,或神色凄婉,却无一人后退,皆随着费鸣冲锋。

    红衣壮汉桀桀怪笑,手中巨斧挥动,仿佛起了狂风,卷得巷道中央花池里的花草尽数倒伏。

    就在这时,宁夏从屋山后现出,弯弓搭箭,气血催发,箭矢如龙,直射红衣壮汉。

    嗖地一声,箭矢被红衣壮汉的巨斧拨落。

    “好胆,敢偷袭你家爷爷。”

    红衣壮汉喝声未落,箭如雨下。

    扑簌簌的箭雨突然而至,一举将红衣壮汉等人射蒙了,巷道本就不宽,箭雨左右夹逼,两轮箭雨过,红衣壮汉率领的二十余人倒下大半。

    其中,红衣壮汉左肩胛处挨了一箭。

    他的修为实在不凡,手持一把开山巨斧,竟能灵巧的拨落箭矢,若不是威力极大的两只劲弩,专门照顾他,也很难让他吃这一箭。

    两轮箭雨后,宁夏直接在屋顶上奔行起来,“弟兄们,杀贼除妖。”

    轰地一下,四扇大门全部打开,二十余人轰了出来。

    根本不须招呼,早就憋闷已极的费鸣等人迎着残存的血杀教众人就去了。

    宁夏动作最快,奔到近前,直接从屋顶上跳动,斩马刀凌空劈出,直取红衣壮汉头颅。

    他全力催发,巅峰境的千钧斩凌空连闪九道重影,九影归一,斩马刀发出阵阵蜂鸣。

    宁夏斩马刀下劈刹那,红衣壮汉只一眼就看出宁夏修为远不如自己,并不当他一回事,只挥斧来迎。

    直到这蜂鸣声响起,他才霍然变色,再想变招已经晚了。

    便听轰然一声响,宁夏掌中的斩马刀斩在巨斧上,红衣壮汉虎口剧震,哐当一声巨斧落在地上。

    交战众人都瞪圆了眼睛。

    费鸣、王水生、陈管事等都是知晓宁夏根底的,怎么也想不到不到一年的时间,宁夏竟从一个修炼素人炼到如此境地。

    巨斧落地刹那,宁夏虎口也是剧震,哐当一声,斩马刀断作两截。

    宁夏猱身扑上,双手架住红衣壮汉轰来的拳头,左掌擒住红衣壮左手食指,大成境的小擒拿手使出,咵嚓一声,红衣壮汉左手食指应声而折。

    红衣壮汉虎吼一声,宁夏闪电一般将那半截斩马刀插进了红衣壮汉喉咙深处。

    所有人都恍惚了一下,随即战意昂扬。

    迅速将剩下的残敌杀死。

    宁夏请费鸣下令,毕竟他是护宫队的大队长。

    费鸣一片咳血,一边畅快大笑,“若无你布阵,我们都交待在此处了,你既调度有方,我就不来瞎指挥了,包括我在内,现在开始都听你号令。”

    宁夏领命,当即命众人打扫战场。

    很快,整个巷道再度被清理干净,地上铺了大片浮土掩盖血迹。

    没有谁会指望这点小把戏,能彻底掩盖交战的痕迹。

    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不要使人一眼望来,就朝这边赶来。

    所有人都分散躲入了航道两边的宿舍,疗伤的疗伤,喘息的喘息。

    此战凶险无比,连番大战,所有人都疲惫不堪。

    宁夏继续隐在屋山后,大口地喘息。

    他并不是累,而是紧张。

    穿越以来,他见惯了血腥,自己都横死过多次,但亲手杀人还是头一遭。

    到底是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青年,纵使杀的是个恶人,胃里还是一阵阵泛酸。

    残酷的现实没有给宁夏太多适应的时间,几乎他才在屋顶上伏好,又有人马朝这边来了。

    不远处,连续七人跃过屋脊,翻到了巷道中。

    同时,巷道口有人朝这边包抄而来。

    屋顶上并没有什么遮挡,那从屋顶上翻落的七八人都看见了宁夏。

    宁夏也看到了他们,他惊讶地发现适才从屋顶上翻过的七人中,有六人都是学宫的学员,一个青袍客单枪匹马追得六人落荒而逃。

    其中便有宁夏的老熟人夏冰和陈子龙,他记得这两人都是导引高重修者。

    此刻,在青袍客的追击下,他们竟只剩了逃亡的份。

    陈子龙几人才在地面落定,青袍客踏翻的一个瓦片便迎着宁夏射来了,半空中那些瓦片碎成三瓣,仿佛化作三个尖锐的利矛,直射宁夏眉心。

    一脚趾威,竟对力量掌握到如此妙到毫巅的程度,宁夏心生恐惧,新拾捡的一柄阔背长刀被他快速劈出,刀锋所过,三块碎瓦尽数被劈飞。

    青袍客轻“咦”一声,仗剑朝陈子龙等人杀去。

    与此同时,从巷口包抄而来的七八人,已经彻底封锁了陈子龙等人的退路。

    “有死无生,杀!”

    陈子龙绝望地喝声传出。

    嗖地一下,一支利箭射出,凌空直取青袍客,半空中,宁夏翻身从屋顶跳落。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