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十二章 紫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穿过熙攘的街市,跃过一条又一条巷口,忽地,一间小院打开一间柴门,斗笠客当先行了进去,宁夏跟行进来。

    才进门,两名身形彪悍的汉子便将柴门封死,死死堵在门前。

    斗笠客将宁夏引进堂屋,便在屋外立定。

    阳光正好,堂屋内光线很好,一名三十几许的红裙女,和一个脸上生着蜈蚣一样刀疤的中年人安坐堂中,审视着宁夏。

    “你是何人?”红裙女沉声道。

    宁夏道,“我的上线是红蝎子,他给我取的代号是紫钉。我已经有快十天没有收到红蝎子的指令了,到约定的地方也见不到他,但是现在我有紧急情况通告,找不到他,只能按他交待的备用联系方式来联系他。你们是什么人?红蝎子在哪里?”

    红裙女道,“你有什么情况要汇报?”

    宁夏道,“见不到红蝎子,我不能说,这是规矩。红蝎子人呢?”

    红裙女冷笑道,“红蝎子是我的下级,他发展了紫钉我知道。但红蝎子一定没有向你们招出,他带紫钉见过我。”

    宁夏心中大惊,脸上却堆出迷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是假的紫钉?简直荒谬,红蝎子呢,你叫他出来。旁人不认识我,难道他也会认错?”

    他不知道红蝎子是否真的带紫钉见过这红裙你,根据柳执教给的情报,紫钉这个级数的下线,没有接触红蝎子上线的机会。

    邪教内部组织颇为严密,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免紫钉被擒,牵出一大串。

    事到如今,宁夏只能相信柳执教的情报,故作镇定,咬死了要见红蝎子。

    红裙女轻蔑一笑,“你早知道红蝎子身死,何必大声嚷嚷。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否则,你便是想死也难。”

    说着,红裙女素手一挥,搭在了宁夏肩上,仿佛一个烙铁放了上来,剧烈的痛胀传来不说,宁夏通身筋骨酸软,险些站立不稳。

    “你,你……好没由来,红蝎子,红蝎子……”

    宁夏强忍剧痛,大声呼喝。

    “行了,阿阮,不必再逗了,小家伙眸光清澈,只有委屈和不甘,是自己人。”

    刀疤脸呵呵笑道。

    红裙女娇笑一声,松开宁夏肩膀,顺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好俊的脸蛋儿,难得眼睛干净,可愿和姐姐一起参修欢喜禅?”

    宁夏心里素质强大,但也没见过这等阵仗,立时俊脸烧红。

    刀疤脸咳嗽一声道,“阿阮,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玩笑。紫钉,你说有情况通报,到底是何情报?”

    宁夏道,“东华学宫可能有一次大的行动。因为护宫队的小食堂正在赶制干粮,份量比上回巡视行动大得多。至于是什么行动,我探听不到,但随行辎重车队的车辕,都向南摆放。估计这次行动行进的方向,是在南方。”

    红裙女和刀疤脸对视一眼,刀疤脸道,“莫非是血魔教又在搞什么大动作,这些邪门歪道,尽会瞎折腾,无端消耗圣教力量。”

    宁夏没听过什么血魔教,却听程老头说过,妖族内部不是铁板一块,连带着发展出来的人奸组织也各有主子,互相之间也常有不对付。

    红裙女冷笑,“理会他们做什么,他们要找死,由得他们去。只是这倒是个好机会,血魔教的人把学宫的人和城防军都吸引到了南面,城北可不就空虚了。到时候,咱们的机会就……”

    红裙女忽然住口,刀疤脸道,“怎么不说了,计划挺好的。”

    红裙女撇了一眼宁夏,刀疤脸哈哈一笑,“多虑了,紫钉是咱们自己人,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说话之际,他阔步行到宁夏身边,轻轻拍在他肩膀上,一脸地和煦。

    不待宁夏说话,他大手霍地伸出,下一瞬,宁夏看到了自己的后背。

    “草。”

    宁夏最后的意识从这具肉躯消散,下一瞬,他的意识附着上了凤凰胆。

    类似的死亡,已经在他穿入时,求生于妖兽横行的村庄内,上演过多次了。

    红裙女大怒,“邢老三,你疯了,你杀他作甚?”

    邢老三哂道,“一个最下线的蝼蚁,留着何用?莫非你真瞧上这小子了,要和他双修?”

    红裙女心中恼恨,她还真这样想过。

    似宁夏这样俊美的皮囊,她还不曾遇到过,正心痒难耐,人却没了。

    心中不爽,红裙女却冲邢老三抛个媚眼,“一天天的,就知道吃味,这毛头小子还能比得上邢大哥不成?只是少了这小子,咱们再弄情报,会很麻烦。”

    邢老三道,“怕什么,花蛇已经混进了东华学宫。再说,这小子镇定得过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不管他传的情报是真是假,放他回去,总是隐忧。还是杀了干净。”

    红裙女点头道,“有道理。现在咱们怎么办,如果城防军和东华学宫真的针对血魔教展开行动,咱们这边动是不动?”

    邢老三道,“当然要动,只是去城北小打小闹有什么意思,这次要动咱们就搞个大新闻,直奔他东华学宫去了。”

    红裙女瞪圆了眼睛,激动地道,“会不会风险太大,凭咱们的实力……还真可以试一试,此事一旦做成,上面说不定会赐下破宫丹来。届时,你我冲击练气境,就大有希望了。老三,我好兴奋,快……”

    红裙女开始自解罗衫。

    邢老三一脸银笑,红裙女飞个媚眼,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宁夏,随即闪入里间。

    邢老三招呼一声,门口把守的斗笠客行了进来,将宁夏的尸身拖了出去、

    邢老三道,“老五,这家伙的腰囊我没翻检过,应该有些存货,你拿去买酒。”

    斗篷客欢愉地应一声,才将宁夏拖到院中,就开始在宁夏身上翻检起来。

    一番搜检,大失所望,除了几张小面额的不能在市面上流通的铜元钞,什么也没落下。

    至于那凤凰胆,早在他拖行宁夏的时候,宁夏用意识熟练地催动凤凰胆,从袖口滚入胸前,一路游走,钻入裤中,卡入了股沟。

    时间一点点流逝,夜幕渐渐降临,趁着夜色,斗篷客找了一个麻袋,将宁夏的尸身装上车,拖到一处死胡同,直接抛尸,扬长而去。

    宁夏依旧静静等待着,直到夜色深沉,他将意识沉入凤凰胆中。

    下一瞬,凤凰胆发出一抹微光,宁夏原来的尸身瞬间化作一道杂乱的气流,随风消散,连尸身也没有留下。

    紧接着,一个光溜溜的宁夏从麻袋里爬了出来,他迅速地拾捡起散在地上的衣衫,快速穿戴好,抓起凤凰胆重新带回脖颈。

    借着夜色,他抓起麻袋,悄无声息地离开。

    路上宁夏挥了挥拳头,气血震荡,修为依旧。

    绕过三个巷口,麻袋被他扔在了一个倒在街边昏睡的乞丐身上,他则快速朝学宫赶去。

    收到他回来的消息,柳朝元第一时间赶到他的宿舍,询问情况。

    宁夏道,“幸不辱命,已经锁定了据点位置,但不建议攻击。”

    他此去,柳朝元并未安排尾巴,主要是怕被血杀教的人发现,以致前功尽弃。

    柳朝元派宁夏前去,散布消息是一方面,锁定血杀教老巢才是主要目的。

    柳朝元道,“可是探听到什么了。”

    宁夏道,“那里只是个据点,有六七人,一个红裙女……我通报咱们将有向南面的活动后,血杀教的人自己推测咱们是要收拾血魔教。听他们的意思,肯定是要展开行动了。但当着我的面,他们什么也没说,只放我回来,让我继续刺探情报。”

    此次,宁夏借着凤凰胆收集到的有用情报极多。

    但他没办法一股脑儿地都倒给柳朝元,这不符合逻辑。

    柳朝元的脑子又不傻,试想,一个血杀教最低级的外围,怎么可能去一次就刺探到如此核心的情报。

    除非宁夏拿出凤凰胆作旁证,当场演示一遍死而复生,否则没办法让柳朝元信服。

    所以,宁夏只会汇报符合正常逻辑的情报。

    柳朝元点点头,“很好,做的很好,你好生休息,奖励稍后就会发下。”

    说着,柳朝元便待离开,宁夏道,“还有两件事,是我的感觉和揣测。一件是,我离开时,有感受到邢老三的杀意。虽然这杀意只是一晃而过,但我确信是不会错的。

    当此之时,他们若只有我一个细作,怎么可能对我心存杀意。如果当时,他们真对我动了杀意,只能说明,他们还有别的消息渠道。换言之,他们还有人潜入学宫内部。而且这个人的层次一定比紫钉要高,能接触到更高级的情报。

    所以,如果真有这么个人,我以为这个人一定藏在学宫内部,可能是学子,甚至可能是哪个执教。”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