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十一章 卧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到一间明厅,有过一面之缘的柳执教居中而坐,见他过来,起身迎了两步,含笑道,“受委屈了,我今天见你,就是给你个说法。”

    宁夏拱手一礼,“执教,抓我可是故布疑阵?”

    柳执教笑了,“正是如此。护宫队也混进了奸细,抓你只是放出的烟雾弹,真正的奸细果然放松了警惕,露出了马脚。就在今天上午,混进护宫队的奸细和他的上线一并被剪除了。

    这几天委屈你了,我和护宫队打过招呼了,算你出外勤。奖金回头下发给你。”

    外勤一天五十奖金,九天就是四百五。

    一听说有如此丰厚的奖金,宁夏苦闷的心情立时平复了,“执教,我觉得我可以再撑一两个月。”

    柳执教莞尔,“听你的意思,似乎是想赚钱?”

    宁夏心道,谁和钱有仇。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想赚钱又不是什么过错。你若真有此意,我这里有个任务,却不知你敢不敢接。”

    柳执教盯着宁夏道。

    “愿闻其详。”

    宁夏来了精神。

    柳执教道,“护宫队在招募时,比较宽松,混进人奸的几率很大。所以,学宫内部对护宫队一直都有采取相应的措施。

    此次,我们剪除了混在护宫队的奸细晁佃,搜检护宫队奸细上线的神识得知,此人叫尹闯,来自一个叫‘血杀教’的人奸组织,该组织近期会针对东华城有大动作。

    但具体的动向并不明朗,现在想要找一个人冒充晁佃,打入血杀教,刺探消息。”

    宁夏皱眉道,“尹闯既死,血杀教没道理猜不到是晁佃暴露,现在用晁佃的身份过去,和找死没区别吧。”

    柳执教端起茶杯呷一口,“就是考虑到还要用晁佃这重身份,我们并没有选择在二人接头的时候,抓捕尹闯。而是让尹闯死在一场帮派冲突中,做的很巧妙。

    至于晁佃,是尹闯自己发展的下线,血杀教并不清楚晁佃的资料。而且尹闯和晁佃有过约定,一旦晁佃联系不上尹闯,可以选择在城中固定的地方重复出现,一定会引起血杀教的注意。

    届时,晁佃只需反复在归元寺、夏家塔、韩杰碑,按顺序反复来回,就一定会有血杀教的人前来接触。”

    宁夏听不出什么破绽,“如果假晁佃去到血杀教,又该汇报什么消息呢?”

    柳执教道,“具体资料,我们已经准备妥当了。如果你同意前去,这些资料自然会发给你。”

    宁夏道,“为何不在学宫内找学子们来完成,他们的修为和基本素质,应该远胜于我吧。”

    柳执教道,“学子们身上沾染学宫的味道太浓了,老辣的人奸一眼就能看出破绽。何况,晁佃正出自护宫队,自然是在护宫队内找人最为合适。当然,我们的人选很多,既然你自告奋勇。我不介意把这个机会给你。”

    话虽如此,其实宁夏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一则,宁夏的社会关系简单,不容易露出破绽。

    二则,从过往的经历看,宁夏有血勇。

    打入敌人内部,不怕不够精明,就怕胆子不够大。

    “执教,参加这个行动没问题,我不怕危险,不知道报酬怎样?我最近勤学苦练,勉强修到导引二重。若有可能,我想加入学宫。”

    他觉得这是个提要求的好机会。

    柳执教诧异地盯了他一眼,“你都导引二重了,这才多久?怎么做到的?”

    宁夏道,“多亏程执教相助。”

    柳执教微微颔首,“程老本事惊人,他既肯指点你,是你的缘法。此次任务,学宫给出五个功点。既然你想加入学宫,我可以帮你疏通关节,其他的,还得靠你自己努力。”

    宁夏道,“五个功点会搭配五千铜元钞一起下发么?”

    他先后两次赚到过功点,一次一功点,一次两功点。

    前一次并没有随着功点发下相应的铜元钞,倒是后一次,发下两千铜元钞。

    如果此次任务正能获得五个功点,发不发铜元钞的区别可就太大了。

    柳执教哈哈一笑,“这个学宫还真未有明文确定,我可以帮你申请,问题不大。”

    “既如此,这个活儿我接了。只是有一点,具体的细节,还要仔细敲定好。谁也不能保证护宫队就没有其他奸细,所以从现在起,学宫应该掌握每一名护宫队队员的动向,直至我完成任务。”

    宁夏沉声说道。

    柳执教眼睛一亮,“看来是找对人了,你能如此谨慎,此事就成了一半。但是,妖人的邪恶也会远远朝出你的想象的,务必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行动在即,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包括提前兑现那五个功点,我都可以帮你申请。”

    宁夏道,“执教还是先帮我问有没有铜元钞发下吧,如果有,我想先得些钱,囊中实在羞涩。”

    出任务在即,宁夏想扩充一下实力,先冲破天权窍,到导引三重很有必要。

    本来,只靠着修炼大成的千钧斩,他可以无波无折的修到导引三重。

    但所需要的时间太过漫长,三五个月也是正常,他等不及了。

    他决定借助兽肉,强冲一把。

    他现在尚有两个功点,只是钱不多了,若全用来购买兽肉,接下来的生活就成问题了。

    何况,他身边还多了一张口。

    柳执教点点头,“且等消息吧,你先回去休息,程老这一阵可是没少为你的事儿和学宫闹腾。”

    宁夏回到宿舍,程老头正躺在他床上睡觉,一旁的矮桌上放着一盘吃了还剩几粒的花生米,程老头整个人酒气熏天,睡得鼾声大作。

    宁夏咳嗽好几声,程老头才悠悠转醒。

    宁夏初被捕,程老头暴跳如雷,非要南怀远拿出宁夏是奸细的证据。

    不得已,南怀远向他吐露了内情,程老头这才消停。

    “你小子这也算遭了无妄之灾,不过没事儿,我打听过了上面算你出外勤,也算安安全全的白赚一笔。”

    宁夏的荷包,事关程老头的酒肉,他自然关心得紧。

    宁夏取出一沓铜元钞,放在桌上,“多谢执教关心,新近在暗室我默背了不少文章,错漏处极多,现在我想巩固一下。”

    程老头来了精神,一把抓起桌上的铜元钞,“有这股精气神,就不怕事情办不成,你好生努力,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儿,去三食堂找我就行。”

    说着,提了床边碧绿酒葫芦,哼着不知名的山野小调去了。

    程老头去后,宁夏取出纸笔,回忆囚室墙壁上的错漏,尽数誊抄一遍。

    这才取出书籍,一个个地攻克谬误,填补疏漏。

    学习就是一个反复再提高的过程,他觉得他现在这股子劲头,远远大于他高三三模的时候。

    这一用功就到了月上中天,中途他只取食堂用了一回餐,便又返回继续用功。

    笃笃两下,门被敲响,“是我,柳朝元。”

    宁夏开门,柳朝元正立在门外,头顶一轮清月,晚风吹得他衣袍猎猎。

    “学宫答应了,可以匹配功点,发给你五千元,先预支你两千元,会连同这九天禁闭的外勤费用一起下发。此外,行动定在三天后开始,届时我会亲自来和你核对一遍细节。”

    交代完,柳执教离开。

    次日一早,宁夏得到了下发的两千四百五十元。

    他第一时间消耗一个功点并一千元,购入十斤兽肉。

    随即,紧闭了宿舍大门,开始吃肉练功。

    柳执教对护宫队大队长费鸣有过交待,暂时,宁夏不用参加护宫队的任何行动。

    程老头新得了钱钞,忙着醉生梦死,也没时间来理会宁夏。

    正好,宁夏可以专心修炼。

    十斤兽肉下肚,宁夏满面胀红,浑身筋络坟起,他挥动斩马刀,呼,呼,满室生风。

    他掌中的斩马刀越耍越快,映出道道重影,灼热的气血奔涌,在导引诀的作用下,经天元窍、天关窍、直抵天权窍。

    汩汩热流注入天权,轰地一下,他周身发出清脆的鸣响声,天权窍冲开,导引三重成了。

    哗的一下,九重刀影合二为一,一只茶杯被刀风扫中,杯身上立时现出整齐地裂纹,裂纹迅速放大,咔嚓一声,茶杯从中断裂。

    “九影归一,千钧斩巅峰之兆。”

    宁夏紧握着斩马刀,光洁道刀身上映出他的笑脸。

    咕噜,咕噜,他腹中忽起一阵激鸣,拉开门,才想奔去食堂,抬头望见漫天星辰。

    他正愣神,一道身影从远处行来,到得近前,才看清是柳执教。

    和柳执教一番谈话,宁夏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他已在宿舍练刀足足三日了。

    明天就是行动时间了。

    柳执教和他商谈了足足两个小时,各方面的细节和资料,都给的很详细,重点关头也再三强调。

    宁夏也事无巨细地都询问了,尽可能地在细节方面不留下破绽。

    柳执教去后,宁夏去小食堂弄了盆炒饭,祭了五脏庙,返回宿舍,倒下就着。

    次日一早醒来,他将凤凰胆从脖颈处取下,放进袖口的袋囊里,出了东华学宫,直朝城西行去。

    他按照柳执教告知的既定线路,来回走了几趟,又去到约定好的三处地标,来来回回好几趟。

    忽地,一个斗笠客悄无声息地靠近他,低声道,“跟我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