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十章 入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冲程老头深深一躬,“执教于我相助实多,但晚辈听人说,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贤师择徒,贤弟子亦择师。晚辈虽然感念前辈,但实在不敢贸然拜师,免得误伤双方。”

    他哪里看不出来程老头是把他当了天才人物,急着收入麾下。

    他心里是万分愿意找个修行上的引路人的,即便程老头看着并不太着调,但这档口,他也没有挑挑拣拣的余地。

    但凡事不能太上赶着,程老头一招揽,他就下拜,将来被看轻看贱怎么办。

    程老头眉头微皱,暗道“草率了”,他起身道,“你小子还别太挑,有朝一日,你知道老夫是谁,只怕要哭着喊着拜师。想当年,老夫参加洪荒战场的战斗时,你小子还不知道出生没出生。

    现在老子筋脉断了,修为虽废,但一身的经验、见识那是无价的财富。你以为老子来这里做个给杂役宣讲的执教,是老子水平不行?你不妨去打听打听你们东华学宫的宫长南怀远不知求了老子多少次,让老子担任高等班的金牌执教,都被老子嫌麻烦放弃了。

    信不信,只要老子答应,南怀远得赶紧着拿八抬大轿来请……”

    他话音未落,朱大妈粗壮的身影堵住了大门处的光亮,“姓程的,你还要不要脸,有钱你不还给食堂。竟又去烂赌,现在输的毛干爪净,又怎么说。你欠食堂的三百块,到底结是不结。”

    朱大妈围着围裙,一手拿铲,一手持勺,义愤填膺地痛斥着。

    程老头满面尴尬,摆手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人生难得几回搏,搏赢了自然什么都有了,不就是点小账么,三天,三天后一定给结了。”

    朱大妈还待怒叱,宁夏取出腰里的油纸袋,点出三百元,塞进朱大妈手里。

    朱大妈奉命而来,虽不好意思,也只能收了,悻悻瞪程老头一眼,转身去了。

    “好不晓事的妇人,你给他钱作甚,我凭本事赊的饭。”

    程老头嘟囔道,心情大坏。

    他本打算卖弄一把,显露自己的不凡,好让宁夏心服口服,乖乖拜在他门下。

    朱大妈这一搅合,什么气氛都没了。

    程老头没了心情,宁夏却来了兴致,“敢问执教,我可是将这千钧斩修到了大成?”

    程老头没好气道,“算是到了大成吧,距离巅峰还有一点距离。”

    “还请执教指点。”

    “有什么好指点的,你现在修为太弱了。千钧斩虽说只是一阶功法,但供导引三重修士全力催发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阶功法?不知这功法是怎么分阶的?”

    “功法无高低,修者有高下。不要太执着于功法的高阶低阶。所谓功法分阶,是指该功法修炼到极致所能承载的力量极限。明明许多人连低阶功法都无法修炼到极致,就去想什么高阶功法,无异于缘木求鱼。

    就说这千钧斩吧。算是学宫主流的低阶功法,真正能修到巅峰,发挥其全部威力的,又有几人?功法的高阶、低阶,你不必太过介怀,找到合适自己的路,一直走下去,成就不会太差。”

    宁夏道,“执教所言极是。还有一点,我自吸收了神识功法后,再催动这千钧斩,感觉气血勃发,运行顺畅,和初练时不可同日而语。”

    程老头提起碧绿葫芦闷一口酒道,“这是自然,你现在才导引一重,修炼大成的千钧斩足以大幅度催发你的气血,助你顺利突破,直至导引三重。而修到了导引三重,你双臂气力大增,同样会使千钧斩的威力达到巅峰。这是一个互相激励的过程,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专心修炼。”

    宁夏点头,“执教,我想现在就加入学宫,您觉得可行么?”

    程老头眼睛一亮,沉吟片刻,“还有两年左右,就要进行大考了,现在加入的确不是好时机。但对天才来说,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修行路上,一步慢,步步慢的例子太多了。机会难得,你搏一把也好。

    你现在已经积累三个功点了,我替你引荐一下,加入学宫不是问题。但学宫的学习费用很高,一学期两千铜元钞的学费且不说。还有生活费,住宿费,压力很大,你现在有这么多资金么?”

    这一问,把宁夏问的底气全无。

    程老头道,“你也不用沮丧,我建议你暂时还是在护宫队待上一阵,一来继续提升修为,二来也好谋生,若有出任务的机会,没准可以再赚上一笔。

    当然,时间不等人,学宫内的课业任务也很繁重,我先帮你弄一套课本,由我来专门给你补习。这待遇不比你加入学宫来得差。只是这补习费嘛……我也不要了,管肉管饭管酒就行。”

    宁夏唬了一跳,以为程老头要趁机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就这点要求,他觉得自己可以承受,对程老头的看法大为改观。

    他哪里知道因为一夜吸收了神识功法,程老头已认定了他是传说级别的天才,死活要收他这个徒弟。

    程老头也是没办法,自身形象太差,生怕宁夏转投别处,宁肯自降待遇,也要先把授业老师的名分坐实了再说。

    就这么着,两人一拍即合。

    护宫队近来安宁无事,宁夏开始潜心修习。

    他那间单人宿舍,白天是他演武修炼的炼房,晚上就是程老头上课的课堂。

    宁夏做梦也想不到,就读东华学宫,除了要学习和修炼有关的《筋络学》、《针石学》、《基础药典》等,还要学习《诗》、《书》、《算经》、《货殖》等。

    他问过程老头缘由,程老头答,“不是所有的学宫子弟,都能晋升中等学宫的,绝大多数要么肄业、要么毕业踏入世俗,总是要有一技之长,谋生之能的。此外,修习《诗》、《书》、《算经》、《货殖》等,能开阔人的见识,丰富人的思维,严密人的逻辑。

    很难想象一个连功法都读不明白的家伙,会有多少成就。真正的大修士,哪个不是学富五车?连脑子都炼出肌肉的,往往成就有限。”

    宁夏认可程老头的解说,心中立时托底。

    他好歹是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高考也是五百八十多分的存在,基础知识要锻炼的种种能力,他早就具备了。

    然而,按程老头的说法,所教授的课业,都会在大考中有相当的分数。

    届时,按综合成绩录取。往年也有修炼高分者,最终因为综合分数不够,被刷下的。

    既然是一考定终身,宁夏只能静下心来求学。

    正如他自以为的,他的种种基础能力,早就经过人教版的各种教材培养得差不多了。

    程老头再教授宁夏,宁夏除了对陌生的名词会有问题外,整个教学过程进行得极为顺利。

    弄得程老头不住暗暗惊呼捡着宝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宁夏的进步很快。

    文化课方面,程老头教授了一个月后,已经停课了。

    因为他发现,在数理、文辞的贯通上,宁夏丝毫没有问题。

    教授的药理学和针石学,现阶段要求的只是记忆和背诵。

    是以,接下来日子,宁夏都在狂啃课文背诵,往脑子里塞东西。

    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他的修为终于突破进了导引二重。

    他并没有消耗自己的两个功点,去兑换兽肉,而单单只靠苦练千钧斩,就冲破了关隘。

    并且,经过他坚持不懈的修炼,第三窍天权窍也已经有了微凉之意传来。

    修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着,也大大激励了宁夏。

    他终日埋首在狭小的宿舍修炼,以强大的毅力,催逼着自己是进步。

    这日上午,他在宿舍修炼完毕,奔入小食堂疯狂一顿大补,才要返回宿舍。

    半路上,四名身着学子服的修士冲了出来,一拥而上将他擒了,立时五花大绑拖走。

    领头的正是夏冰,冲他身上啐一口道,“早知道你不是好东西,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从妖兽出没的灾区冲出来。瞧你这细皮嫩肉的,还敢冒充灾民。呸,该死的人奸。”

    抓捕的动静闹得很大,左右很快未满了围观的护宫队队员、杂役,还有学子们。

    夏冰根本不容宁夏分说,直接用布团堵了宁夏的嘴。

    很快,宁夏被投进一间囚室,没人审问他,到饭点,会有还算可口的饭菜送来。

    囚室昏暗,望不到天光。

    初始的时候,他还会恐惧,仔细一想,大概猜到自己应该是被作了道具。

    但囚室生涯实在难熬,仿佛被投进了一个密闭的大箱子,连时间的流逝也感知不到。

    他只能用送餐的次数估摸着时间,并在墙壁上划线记录。

    闲到极处,他开始默背这几个月学习的典籍,凡是想不出来的地方,他捡了石块在墙上写出前后的句子,中间用横线空出,以期将来出了这囚室,再重点复习

    送餐次数积累到二十七道横线时,终于有人来将他提出了囚室。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