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八章 世界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外勤是有补贴的,每日有五十元铜钞,三百五十铜钞落袋,让宁夏心里安定不少。

    他没想到的是,三百五十元铜钞的补助,只是好处的第一波。

    鉴于他独斗头鼠,有效掩护了大部队,积功升为第三中队、第二小队的小队长。

    此次出外勤,第三中队第二小队损失最大,小队长阵亡,队员损失五名,重伤多达十七人,基本残了。

    没多久,第三波好处也来了,学宫奖励他两个功点,并发下一枚玉制的功牌。

    宁夏本以为,这两个功点是奖励他危机关头,拯救王水生的。

    稍稍打听,才知道,救亡不计功,此为同袍互助,也容易冒功。

    这两个功点,是奖励他斩落头鼠一只耳朵的。

    他听了同僚的分说才知道,学宫内的功点,极难获得,往往都是做出非常之举,才会得到。

    以他导引一重的修为,斩落头鼠一只耳朵,就是非常之举。

    仔细一想,当初他在后厨劈柴十万斤,对当初的他而言,也确是非常之举。

    换作现在,他再去劈柴。

    十万斤柴,绝不会再要三个多月,但他已失去了劈柴的资格。

    即便去劈了,哪怕得柴百万斤,学宫也绝不会有功点赐下。

    此番和功牌一并发下的,还有两千铜元钞,此为功点的配套奖励。

    一战而得这么多奖励,让宁夏心潮澎湃,忍不住盼望下一次的外勤行动快些到来。

    升任第二小队小队长后,宁夏并没有因此而多出什么公务,除了集训时,他负责召集整支小队外,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当然,荣升小队长后,他得到了一间单独的宿舍。

    不过,他很少去宿舍歇息,依旧早晚继续泡在炼房用功。

    和头鼠的一番缠斗,让他深切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出刀的速度还是不够快,临阵时手忙脚乱,千钧斩的套路都把握不住。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一遍又一遍地演练,不停地挥洒着自己的汗水。

    这日傍晚,王水生来炼房找他,请他吃饭,为上次的救命之恩,向他表示感谢。

    宁夏婉拒,奈何王水生执意甚坚。

    宁夏只能随着王水生来到他的小队长宿舍,才在一张方桌后坐定,王水生捧出一大捧油汪汪的红肉,和一坛竹叶青。

    只一眼,宁夏就认出盆中之物乃是兽肉。

    “王兄,这,这也太贵重了吧。”

    “若非宁兄我这条命都没了,这个功点本就是因宁兄所得,现在换成兽肉,和宁兄共享,有何不可。”

    王水生独自断后,也得了大功,奖励了一个功点和一千铜元钞。

    他感激宁夏,便将这一个功点和一千铜元钞兑换成了这十斤兽肉,作宴相谢。

    见王水生说的诚恳,宁夏也不矫情,便和王水生共分这十斤兽肉。

    兽肉入腹,化作滚滚热流,宁夏和王水生皆盘膝而坐,催动导引诀,导引着气血。

    这一段时间,宁夏辛苦用功,又积攒了可观的气血,在导引诀和兽肉的效用下,这些气血被缓缓化开。

    很快,他的天关窍终于有阵阵温热传来,他心知开辟天关窍,不会太远了。

    他导引完毕,早停功的王水生含笑道,“宁兄,头顶热气蒸腾,周身气血强大,想必距离破天关窍已经不远了。如此进步神速,果非常人。来,我敬宁兄一杯。”

    两人对饮一杯,王水生道,“敢问宁兄之志?”

    宁夏道,“宁某唯愿修炼有成,屠尽妖兽,为桑梓复仇。”

    他现在的人设他,他只能说出这番话。

    事实上,他前半句是肺腑之言,他苛求力量,自然只能寄托修炼。

    后半句也未必是错,妖兽乃是重要的资源,若能得而诛之,那是再好不过。

    王水生道,“我知宁兄的悲惨遭遇,妖兽实在可恶,殊不知比妖兽更可恶的却是妖人。若无他们操控妖兽,就凭这些蠢物,怎能突入城池腹地。”

    宁夏道,“王兄可知这些妖人的来历,他们是妖兽变化而成的么?”

    王水生诧异盯了宁夏一眼,道,“看来宁兄对修炼世界的事所知不多。反正今天有空,我就详细和宁兄唠叨几句。妖人,的确是妖兽所化,修炼到筑基境,妖兽可以半化人形,只要隐匿得好,很难发现他们非人的破绽。除了妖人外,再有就是人奸了。

    所谓人奸,他们是彻头彻尾的人族修士。或因苛求修炼资源,或因想要快速修炼,或因无非突破修炼屏障,不惜卖身投靠妖人,提供人族信息,甘为走狗,或潜伏我人族修士内部,作为奸细。

    近来的妖兽横行,少不了人奸的身影。可惜,这帮家伙个个阴险狡诈,隐藏极深。”

    宁夏道,“妖兽如此猖獗,我人族那么多大能,不能施展神通,一举将妖兽荡平么?”

    王水生道,“你可知洪荒战场?”

    宁夏摇头,冲王水生抱拳,“还请王兄一吐为快。”

    他现在的世界观很小,只有东华学宫。

    虽说他现在是蝼蚁之身,见不到天地之大,从别人口中听听也是好的。

    王水生道,“洪荒战场,乃是一块域外战场。相传洪荒时代就有了,早先只是人族大修士获取机缘的所在,不知从何时开始,那里出现了妖族大能。人族和妖族仿佛乃是天敌,双方一见面,就掀起了震撼诸天的惊世大战。”

    “这一战就持续了数万年岁月,从那时起,妖兽就以洪荒战场为跳板,开始侵略我神州万国。有鉴于妖族大能的破坏力实在太过惊人。人族的几位圣皇、大帝,运用莫大法力,引动诸天星斗之力,在神州万国之界,布置强大的神州七剑禁锁大阵。

    大阵既成,妖族圣者便再也不敢轻犯我神州万国世界。一旦轻入,便会引来神州七剑追杀。正是有了这神州七剑禁锁大阵,整个神州万国世界,才得以保全。

    然而,妖类的种族实在太多了,种群也实在太庞大。他们源源不断地通过洪荒战场,朝神州万国世界蔓延,便是强悍如人族的圣皇、大帝们,也难以扭转局面。数万载以降,这些妖类已经在神州万国世界,占下无数聚居地。

    若非我人族修士天才绵延不绝,在洪荒战场不停绞杀妖族强者,整个神州万国世界早就支撑不住了。即便如此,妖族大昌也是不争的事实。单看这小小的东华城,辖区每年都在缩减,妖兽侵略,一日胜过一日。

    长此以往,我人族繁衍数万载的神州浩土,恐要沦为暗无天日的鬼魅妖域。到时,我辈人族只怕想要为奴为婢亦不可得,弄不好便要亡族灭种了。”

    宁夏默然,他以为自己的处境已经很不好了,没想到整个人族的大环境已经这么恶劣了。

    “时不我待啊,宁兄,不瞒你说,明日我将向学宫提出申请,正式加入学宫。”

    王水生满面坚毅地说道。

    宁夏吃了一惊,“据我所知,还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就要大考了。王兄现在加入,并没有多少准备时间,倘若通不过将来的大考,就会被肄业。也就丧失了继续在学宫就学的机会,为何不等上两年。

    以王兄现在的修为,等上两年,再加入学宫,能读满五年,通过大考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王水生道,“话虽如此,但妖孽横行,我辈苦无除妖法,好生叫人气闷。我真真是等不住了,大好光阴,岂能白白蹉跎。其实,宁兄,这句话我也想送给你。

    你现在应该有十七岁了吧,按你的年纪,现在才导引一重,即便再两年内修到导引三重。那时,以你的年纪和修为,学宫大概率不肯收录的。

    与其两年后,被学宫拒之门外,不如现在就申请加入学宫,至少可以在其中就学两年,至少可以接触到神识功法。”

    王水生的话如当头棒喝,宁夏怎么也没想到他正青葱一般的年纪,竟会被嫌老。

    “敢问王兄,我只有导引一重,这样的微末修为,学宫肯收录么?”

    “你虽只有导引一重,但你已经累计积功三点,于情于理,学宫都会对你开方便之门的。”

    “对了,何为神识功法?”

    “神识功法是大修士用神识写就的功法,和普通功法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譬如咱们现在修的千钧斩,咱们只能照着功法修炼,在一招一式中慢慢领悟,只能是日渐日渐,渐渐掌握。耗时久,见效慢。

    而神识功法则不然,他是大修士在深刻理解此功法的基础上,用神识录下的功法。当你观看神识功法时,大修士对此功法的理解,会一点点灌入你的意识。若是意识足够强大,便是一夕之间,彻底将千钧斩领悟到巅峰也不是没有可能。”

    宁夏精神大震,“加入学宫,就能获得神识功法么?”

    他用功不可谓不勤,几乎日练夜练,就是这样狠下苦功,依旧没将千钧斩练出什么门道。

    功法的领悟,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

    神识功法的出现,无疑让他望见了巨人的肩膀,他盼着有朝一日能踏上去。

    王水生又替他满上一杯,举杯道,“宁兄,你是大好男儿,切勿虚度青春,言尽于此,你我有缘,学宫再会。”

    言罢,王水生将杯中酒饮尽。

    宁夏亦举杯饮尽。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